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九百九十章 信物?
    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生在猎魔人集团内部的事情简直可以用疯狂错乱来形容——对一个组织严密的战斗集团而言,高层集体性情大变并不足以引这种规模的混乱,但如果上层的所有精锐战团也跟着一起神经的话那就是一场灾难了,而且他们手中还控制着猎魔人的根基命脉,这便足以将所有人卷入漩涡之中。白火亲身经历了这一切,但她仍然感觉很难把事情原委跟郝仁他们解释清楚:有太多专用名词需要解释,有太多组织机密需要斟酌,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事情她到现在自己都没弄清楚。所以她只能先把事情经过笼统地说一遍,好让郝仁对整个事件有个大致了解。

    就像她说的那样,情况最初出现异常便是在哈苏从安卡特罗领地返回猎魔人总部之后。猎魔人的最高统帅们刚开始还很正常,并且郑重对待了哈苏带回来的情报,但在短短几天时间里,那些被称作“圣人”的最高层猎魔人却一个接一个地性情大变,并且毫无预兆地抓捕了身为组织高层干部的哈苏,随后便开始了精神错乱一般的内部肃清运动。他们刚开始的目标似乎还只是像哈苏一样对“猎杀本能”产生疑虑的猎魔人战士,但很快打击对象便扩展到毫无逻辑的地步,最后情况就演变成了整个“长老教团”对下层猎魔人的混战。

    等白火把事情大致说清楚之后,郝仁便开始询问那些生僻的名词:“‘圣人’跟‘长老教团’分别是什么?”

    白火语气肃然:“‘圣人’是猎魔人的最高阶级,是一手创立了猎魔人组织的最高统帅们……”

    “创立猎魔人组织的?”郝仁眉毛一挑,“你说他们全都是从神话时代早期活到现在的老家伙么?”

    白火点点头:“没错。每一个圣人都是最早期的古老者之一,几乎跟红月女伯爵一个年代。”

    “他们都是些啥样的人啊?”莉莉满脸好奇地问,“听上去还有很多?”

    “圣人一共有十三位,每一个都非常强大,并且掌握着从上古流传至今的所有奥秘知识,可以说是这颗星球最强大最博学的存在。但实际上并没多少猎魔人见过圣人的真身——他们很神秘,平常都隐居在灵界钟塔的上层。自从神话时代结束之后他们就再也没亲自出马了,”白火在谈及“圣人”的时候脸上忍不住带着畏惧的表情,就仿佛在谈论一些已经出认知的、不可名状的存在,“除了长老教团的领们之外。就只有长者级别的猎魔人能见到圣人,但即便在那种情况下,圣人们也都戴着面具,并且通过语言之外的方式与人交流。所以对绝大多数猎魔人而言,‘圣人’几乎是个等同于传说的概念。虽然大家都知道他们是自己的领袖,但几乎没人有机会接触他们,大部分情况下都是长老教团的议会代为转述圣人的旨意,我们就只负责执行命令而已。”

    郝仁听到这儿忍不住有点愣神:“……我去,这么神神叨叨的,跟自己人见面还戴着面具什么的……我老板是个上帝都没这么拽啊。他们这是不是有问题?”

    白火赶紧摇头:“不,这是有原因的。据说圣人们在漫长的神话战争中都接触了太多的禁忌知识,来自凡人世界之外的奥秘扭曲了他们,让他们的面容怪异,声音中也带上了可以把人拉入深渊的负面力量。所以他们才这样。而且据说圣人中的第一位,‘无名者’被扭曲的最厉害,他把自己关在灵界钟塔最顶层的一间密室里,完全不与外界交流,数千年甚至都没人见过他,其他的十二位圣人也很少提起他。甚至有猎魔人猜测‘无名者’是不是已经陨落了……”

    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秘辛都是猎魔人内部才知道的事情,而且像南宫无敌和南宫三八这样的半吊子都不清楚,郝仁初次听闻之下第一反应就是有种隐晦且令人起鸡皮疙瘩的感觉从心底弥漫上来,这种非人接触的东西着实让人不安:“原来这样……听着毛毛的。话说那个‘无名者’就是猎魔人组织的最初创始人喽?听上去真不敢确定他还是不是活着。那‘长老教团’是干什么的?”

    “他们是最精锐的猎魔人战团,直接接受圣人们的统帅。平常镇守在科尔珀斯——科尔珀斯就是猎魔人的总部。长老教团全都是从神话时代存活至今的强大战士,而且每一支大队的领导者都至少是‘长者’级别的猎魔人,像我这样的‘大师’级猎人在他们的战团里面只能算是个小队长,”白火说着。摇了摇头,“从中世纪至今,长老教团就从未进行过大规模的作战了,没想到他们再度拿起武器却是对付我们自己人。”

    “圣人和长老教团都疯了么?”薇薇安很严肃地问道,“他们疯的‘症状’是怎样?跟咱们之前遇到的混沌之影现象是不是有关系?”

    这种集体疯、胡乱攻击的情况有点类似当初混沌之影造成的混乱,听到白火的描述之后薇薇安和郝仁都想到了这方面。不过白火却摇摇头:“我也怀疑过。但很明显跟混沌之影引的狂躁不同。圣人和长老教团并没有失去理智——根据我们好不容易抓到的几个高层俘虏的情况,他们都神志清晰,逻辑清楚,很明白自己在干什么,只是他们的……怎么说呢,整个世界观好像完全换掉了似的。他们判断善恶是非的方式异常极端,并且能用非常清楚缜密的方式宣扬他们的新世界观,而且这种情况在越是高层的猎魔人中就越是明显。最底层的那些‘叛军’倒是有些神志不清的症状,但跟混沌之影引的癫狂症仍然是不同的。”

    “也就是说……不太像是‘神血原罪’的影响么,”薇薇安若有所思地轻声说道,“那就是别的东西影响了他们的思维。你有眉目么?”

    “没有,”白火摇摇头,并伸手从怀里掏摸着什么东西,最后她掏出了一个精致的白金小盒递给薇薇安,“但在事情生之前,一位圣人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他留下这样东西,并叮嘱要把这个交给‘招来红月的女伯爵’。”

    薇薇安顿时大吃一惊:“啊?!给我?”

    白火用力点头:“就是给你。”

    “额,”薇薇安一边接过白金小盒一边嘴角抽抽着嘀咕起来,“说实话,一个猎魔人统帅竟然让你捎东西给一个血族,我觉得他那时候神经恐怕就已经不正……嗯?这不是……”

    白金小盒打开,一块晶莹剔透的血红色结晶静静地躺在里面,宛若血滴,又仿佛宝石,泛着迷人的光彩。

    郝仁跟莉莉探着脖子看过去,同时惊呼起来:“血晶石?!”

    “这个真是你们那什么‘圣人’交给你的?”郝仁猛然转头看着白火的眼睛,“你不是说只有长者级别的猎魔人能面见圣人么?”

    “是贝多利斯圣人交给我的导师的,在他们第一次见面之后。随后不久导师就被抓了,而这样东西就辗转到我手上,”白火解释道,“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他会有这样东西。”

    白火脸上带着不似作假的好奇神色,显然她也想不到一个猎魔人统帅怎么会跟一个血族祖宗联系上,但郝仁突然想到了薇薇安生存的年代:她甚至在猎魔人对异类神灵宣战之前就已经到处乱跑了,就冲着这份资历,貌似生啥事都能解释……

    而且更重要的是血晶石就摆在眼前:这种结晶的用处大家已经知道,如果真想搞明白是怎么回事的话,薇薇安只需要做一件事。

    她捏着这块鲜血结晶慢慢送到嘴边,郝仁见状拽了她一下:“你确定真要吸收这个?”

    “已经确认是我留下的血晶石了,”薇薇安轻轻点头,“既然是我自己留下的记忆,那就肯定是准备在某一天唤醒用的,没什么问题。”

    郝仁皱着眉,吩咐数据终端激活一个医疗仓以备意外,而与此同时,薇薇安已经将那块血色结晶放进嘴里。

    白火愣愣地看着这一幕,眨眨眼:“……原来这个是吃的?”(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