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九百六十四章 这个宇宙里的敌人已经够多了
    金碧辉煌的星际战舰中,所有事物都在一瞬间静止下来,空气中漂浮的微尘,各种设备上浮动的字符,在战舰通道里游走的维护机器人,一切都仿佛被按下暂停键般瞬间陷入凝固,而那些在飞船里走动的人员则渐渐变成了半透明的影子,最后一个个抖动着消失在空气中。

    四周安静下来,唯留郝仁站在纳库鲁面前,他身上还穿着那件“军官制服”,不过这身衣服正在逐渐褪色变形,变回他平常的穿着。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郝仁笑着摊开手,又重复了一遍这个问题,“是我刚才那些问题太心急了?”

    “我从踏上飞船就感觉很不对劲,”纳库鲁面若冰霜,这个骄傲的弑神者终于尝到了失败的滋味,这种失败是比在战场上落败被俘更让他不能忍受的,在战场上落败他可以承认自己实力不足,但现在——他只感觉受到彻彻底底的愚弄,“这艘船的很多地方都不合规定,错误的东西被摆在错误的位置……我真该早点意识到,这不过是你的阴谋。”

    郝仁看看四周,这艘船是他根据帕蒂安号——也就是之前从苏卢恩之门俘获的那艘叛军战舰——布置出来的场景,他几乎模拟了这艘船的一切细节,甚至还安排了恰当的船员和一些正在运作的设备,但现在看来假象就是假象,能骗过外行人,却骗不过一个真正的叛军士兵。

    但最后他还是不在意地摇摇头:“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你终于开口了不是么。”

    纳库鲁对郝仁怒目而视,这次他眼神中的轻蔑和鄙夷终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愤怒和敌意,或许直到现在,这个骄傲的家伙才真正把眼前之人视作一个强敌:“卑鄙狡诈!如果我从一开始就不期望能离开这个牢笼,我根本不会上你的当!”

    “不,你不是不该期望离开牢笼,”郝仁面无表情地看着纳库鲁,“而是压根就不该期望自己能清醒过来。”

    随着这句话音落下。整个世界开始崩塌。

    这一幕幻境结束了,金碧辉煌的“神之战舰”仿佛黄沙般土崩瓦解,光芒如流水般从视野中褪去,一切声音都在瞬间消失。只余下空洞的回响在黑暗中不断沉沦。纳库鲁——他一度以为自己重获自由,但当黑暗褪去之后,他慢慢睁开眼睛,却现自己还是躺在那个坚固的囚室中,身边围绕着一群嗡嗡作响的奥术生物和自律机械。

    郝仁就站在囚室外面看着他。四周是完好无损的水晶监狱,所有的立柱仍然闪烁着熠熠光辉,水晶穹顶以一种令人绝望的威压感从上方压迫下来。根本没有什么围攻与突袭,也没有突然闯进来的救援部队,在真实的冰冷现实中,弑神一族早就在一万年前灰飞烟灭了——纳库鲁第一次如此真切地感觉到了这点。

    郝仁抱着膀子等纳库鲁完全清醒过来,淡淡地问道:“宇宙根源是什么?”

    囚犯低着头不一言,就像一块死气沉沉的石头。

    “是另一个神明?另一种强大种族?某种力量?还是你们自己创造出来的精神信仰?”郝仁不为所动地继续追问,“你们是在听到‘宇宙根源’的声音之后决定弑神的?”

    囚犯继续保持着沉默。

    “你已经开口一次了,”郝仁摇摇头。“再坚持下去还有啥意义——而且你的种族都已经灭绝,你现在还坚持保密又是给谁看呐?”

    他的任何问题都注定得不到答复,纳库鲁似乎已经打定主意不再对任何人说任何话。郝仁见状也不甚在意,他对其他人摆摆手,表示今天就到此为止,随后便领着人准备离开这个地方。但在离开之前,他突然停下并扭头对囚犯说了最后一句话:“对了,你猜你现在是清醒的还是睡着的?”

    囚室中的男人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终于有点反应,他下意识地抬头看过来,但随后又重新低下头去。

    离开监狱区之后。郝仁立刻接通了负责照看整个梦境系统的卓姆:“重新修正对囚犯1号的梦境编织,在任何场景中都不能让他接触到可以判别当前是否是现实世界的道具或线索,另外减少那些刑罚性质的幻境吧,根本没用。”

    莉莉这时候突然戳了戳郝仁的胳膊:“房东房东。我怎么觉得咱刚才的手段不那么磊落呢?”

    “磊落管个毛用,想从这种人嘴里撬东西还怎么讲骑士精神,”郝仁撇撇嘴,“我现在就遗憾自己当时演技实在不行,而且场景布置的简陋了点,否则只要能再多问两个问题他就把关键的东西说出来了。啧。不过也没差,至少现在掌握了点新情报。”

    伊扎克斯都禁不住对郝仁另眼相看:“说实话你这点子有点厉害啊,当年我手下那帮典狱官成百上千,就没一个跟你似的这么有创意的,你要是能直接操控灵魂,去当恶魔兴许都比我合格多了……”

    郝仁一听这个就忍不住扯着嘴角:“嘁,就你那成天捧着人民日报过日子的节奏,但凡是个脑袋上长犄角的都比你合适当恶魔好么?”

    伊丽莎白一听这个不乐意了,使劲用脑袋上的小犄角顶着郝仁的腿肚子转圈:“我爸是恶魔之王!我爸是恶魔里头最厉害的!仁叔叔也不能说我爸……”

    别看小丫头片子只有一米多点,可她脑袋上那犄角可是货真价实的高阶恶魔象征,这牟足了劲顶过来还真不可小视,登时郝仁的大腿肚子上就金光乱冒,刚性护盾都被小丫头给顶出火花来了,离远了看着跟裤裆里放炮似的。郝仁赶紧把这个熊孩子摁住,一边抓着她的犄角把小丫头拎到半空一边扭头朝中央大厅的方向走去:“先去跟穆鲁他们商量商量,看他们对这个‘宇宙根源’有啥看法。”

    很快他便在中央大厅找到了正在等待消息的三位守护巨人。三位巨人原本是想跟着一起去监狱区审讯囚犯的,但他们知道自己看见那逆子之后会控制不住情绪,所以为了防止碍事,他们就一直在这里等着。等郝仁把自己的成果告诉三位守护者之后,他们先是对这次成功的“审讯”表示惊讶万分,随后便对那突然冒出来的“宇宙根源”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和不解。

    “你们也不知道这个‘宇宙根源’指的是什么?”薇薇安眉头微皱。

    “这听上去像是个笼统的称号,”穆鲁摇着头,“可能是个种族,也可能是个伪神,还可能只是个精神信仰,不过第三种可能性不高——因为听上去那些逆子是在这个‘宇宙根源’的帮助下才获得力量的,所以那东西应该真实存在才对。”

    “那个叫纳库鲁的家伙确实提到‘宇宙根源’把某种可以对抗神性的力量植入了整个逆子种族的灵魂中,”郝仁摸着下巴,“但咱们在逆子的武器装备上又现了可以对抗神性的符文,你们说那些符文是叛军从女神那里偷学过来的,这两种手段都用来对抗神性,但来源截然不同。”

    “他们的符文可以对抗母亲的力量和造物,但符文的用处有限,离开符文之后,那些叛军还是肉.体凡胎,”列门杜萨点点头,“所以他们需要更本质的‘晋升’,好让自己本身也变成可以对抗神的兵器。现在看来这种力量并不是他们自己的,而是来自第三方。”

    穆鲁嗤了一声:“他们的一切都是偷来或骗来的,根本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

    “我现在最头疼的是——怎么突然又冒出个宇宙根源来,”郝仁叹了口气,感觉空前头大,“这个宇宙的敌人已经够多了,我实在不想招惹上更麻烦的家伙。”

    莉莉倒是看得开:“这个宇宙的敌人已经够多了,所以并不怕再多一个。”

    其他人顿时以一种刮目相看的眼神看向莉莉,没想到鱼狗双怂之一竟然也会有这么豪迈的气概,莉莉被这一圈眼神看的一哆嗦,赶紧缩着脖子:“我就是觉得这么说挺牛逼的……”

    郝仁叹了口气:“莉莉说得对,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反正我来这梦位面就没打算清闲——咱还是讨论讨论这个‘宇宙根源’到底像是个啥玩意儿吧。”(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