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九百五十三章 “父亲”
    反应炉故障!仅仅是因为反应炉故障!

    一个辉煌的文明,一场不归的流亡,一次最终的挣扎,谁能想到这一切最后却被一次机器故障给破坏了?这个休眠设施本应该按照计划持续运行更多年,但由于方舟的聚变炉突然损坏,休眠设施的主机便受到影响,提前激活了这里所有的休眠舱。郝仁不清楚保管库主机是基于什么逻辑做出这个决定的,但他知道这一切肯定出了设计者当初的预期。饶是薇薇安这样见惯了生死兴亡的人,此刻也只能幽幽感叹一句:“真是命运弄人。”

    这时候数据终端却突然像是现了什么:“等一下,这前面好像还有个房间。”

    它一边说着一边飞快地向着长桥另一端飞去,郝仁不明所以,但还是紧紧跟上。一行人跑过这条长达百米的宽阔长桥,来到了圆柱型空间的对面。这里有一扇小门,门上没有任何标识。

    数据终端入侵门禁系统,很快弄开了这扇小门。

    门后是个较小些的房间,郝仁第一眼便看到这里明显不像保管库的其他地方那么整洁。这房间的地面上可以看到无数杂物,空掉的食品罐头和纸盒子几乎堆满一半的空间,而房里剩下的地方则被各种电缆与设备占据着。在看到房内景象的一瞬间,他就意识到一件事:这里曾经有人生活过!

    “这里也有个休眠舱!”莉莉眼尖,她第一个在那些杂物后面找到了东西。其他人过去一看,果然看到一个银白色的金属箱被安置在墙角。但和外面那些小型休眠舱不同,眼前的这个金属箱尺寸明显更大。

    它是给成年人准备的。

    数据终端飘过去检查了一下,顿时出惊喜的声音:“里面还有生命反应!”

    郝仁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大吃一惊,但这时候他也顾不上追究什么细节了:“赶紧激活这玩意儿!”

    数据终端在刚才便已经搞明白这种低技术休眠舱的工作原理,它把自己连接到休眠舱的控制电路中,确定了内部人员的生命特征以及舱内维生物质一切正常之后便开启激活流程。休眠舱的外壳上亮起几盏小灯,随后从容器两侧“嗤嗤”地冒出一阵冷气,伴随着一阵细微的机械摩擦声。休眠舱的盖子慢慢向上滑开,露出了里面沉睡者的真容。

    一个苍老、干瘦、须杂生的老人。

    郝仁有点愣,他没想到里面的人会是这幅模样。躺在休眠舱中的老人看起来已经行将就木,皱纹爬满他的每一寸皮肤。暗色的老年斑和枯瘦的头颅让他看上去简直像是一具可怕的干尸,那又长又乱的头和胡须也似乎从未整理过,乱糟糟、脏兮兮地贴在老人胸口,就像鸟兽的巢穴。

    在休眠舱激活之后,充满舱体的粘稠液体在某种磁场的作用下缓缓向两旁褪去。而躺在那里面的老人则浑身抽动了一下,随后慢慢睁开眼睛。

    他眼神空洞地看着郝仁,整整两分钟都没有任何动静,直到一旁的莉莉不小心碰到什么东西弄出了声响,老人的眼睛才猛然骨碌一下,一种强烈的震惊和激动神色出现在他脸上,过于剧烈的情绪波动甚至让他的表情显得有些狰狞。这个枯瘦的如同干尸一样的老人一下子抓住郝仁的衣袖,手劲大得不可思议,他喉咙里出含义不明的“嚇嚇”声,竟像是话都不会说了。

    “冷静。冷静,”郝仁努力挣脱对方手腕之后反手扶住他的胳膊,“深呼吸,先深呼吸——好了,你别激动,现在这里很安全,你有时间慢慢跟我们说明情况。”

    老人浑身颤抖着,他用惊疑不定的视线在眼前这些陌生人身上缓缓扫过,然后挣扎着要从休眠舱里爬出来,莉莉见状赶紧上前帮忙搀扶。并和郝仁一起把老人扶到旁边的椅子上。

    而那位老人在这个过程中一直仿佛神志不清地嘟哝着什么东西,等他坐下之后郝仁才勉强听懂对方在说什么,他在不断重复几个词:“你们来了,你们终于来了。我等了好几百年……我几乎以为你们都死了……”

    “等我们?”郝仁第一反应是愣了一下,但很快醒过味来:对方并不知道自己几个是从哪来的,这位老人在等的其实是避难所城市里的那些人。

    “你恐怕搞错了,”薇薇安也听到了老人的咕哝,她下意识解释道,“我们不是方舟里的人。我们是路过的,我们的飞船正停在你们的飞船外面。”

    “你们……不是?”老人从冬眠状态苏醒之后思维有些迟钝,他反应了一下才明白过来薇薇安是什么意思,并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些陌生人,“可你们……”

    他的话说到一半便戛然而止,因为他终于注意到了在不远处盘成一大团的南宫五月,一个半蛇半人的生物——他意识到这些人真的来自方舟之外了。

    “我……”老人张着嘴,在极大的混乱中不知该如何组织语言,最后他叹了口气,“船里还有人活下来么?”

    “幸存者很多,虽然状况都不太好,但我们来的还算及时,”郝仁抓住对方枯瘦如柴的手,好让他保持平静,“能跟我们讲讲这艘船的情况么?你又是什么人?为什么你会被单独冻结在这个房间里?”

    “我的……”老人上下晃着脑袋,努力回忆一些事情,“我……忘了自己叫什么,我应该有个名字的,但我忘了……”

    薇薇安按住对方的肩膀:“可能是休眠时间太长导致的短期记忆障碍,你别着急,说不定等会就恢复了。除了名字呢?你还记着别的什么?”

    老人皱着眉,慢慢说道:“我记着我是要……哦,对了,我是‘父亲’,我要去教导孩子们。哦,对了,对了!我想起来了,我是要领着那些孩子重建社会的,我是最后一个没有生病的成年人!”

    “你没有生病?”郝仁一下子严肃起来,“终端,检查一下。”

    数据终端过去绕着老人的身体飞了一圈:“衰老,但健康,不可思议。”

    “飞船里到底生了什么?你们从哪来?为什么会生瘟疫?这种疾病只传染成年人?”郝仁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往外蹦,“还有飞船里的那个金色圆盘……你从头跟我们讲讲。”

    “我们的故乡……毁灭了,”老人抓着郝仁的手,在开头的一分钟里他只是不断重复着这几个字眼,随后才组织起更多语言,“据说其他星球上也生了同样的事情,可怕的生态天灾。我们在末日来临前接到了一个高等文明来的警告,我们建造了方舟,付出大半人口的代价才从故乡逃出来……你们知道么?你们知道么?这个宇宙生的事情,你们一定也经历了,但你们肯定比我们先进,你们甚至有余裕来调查别人的飞船……但我们仅仅是活下来就要拼尽全力。”

    老人的神智时而糊涂时而清醒,语言激动又错乱,但郝仁没有打断对方,因为他知道一旦打断,恐怕这个风烛残年的人就更不知该如何说话了。

    “……我在飞船上出生,在飞船上长大,我的父亲,祖父,祖祖辈辈都是这样。我们的船越来越少,人也越来越少,但我们一直努力活着,因为我们不想让血脉断绝……有一个神器保护着我们,哦,你刚才好像提到它了,那个黄金圆盘,是当初给我们降下警示的那个高等文明把神器带来的,他们还教我们如何利用神器的力量躲避追杀……但并不总是奏效,它只能延缓追杀者的步伐……”

    老人沉重地喘着粗气,他需要休息一下才能继续说下去,而趁着这个机会,郝仁立刻让数据终端调出了“星空之民”的影像。

    他指着那些不定形的光团让老人看:“他们是不是长这样?”

    “……没错,就是这样。”(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