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九百四十四章 废土狂奔
    生活中从来不缺少乐子缺的只是现乐子的眼睛,就像这个荒废颓败的避难所飞船一样,它处处充盈着压抑和行将朽亡的阴影,然而当老学士一脚油门把众人送上大路之后,郝仁就完全顾不上感伤这个地方的衰亡了。

    因为晃的他压根就没法思考……

    他之前还在担心该怎么在情况恶化之前带着老学士和威利赶到“先祖洪炉”附近,但现在看来当时的担心完全没有意义。奥罗学士不但能承受得了年轻人风驰电掣的度,还能顺便承受与度相伴的震动幅度。庇护所居民果然不同凡响,作为一个在这恶劣世界度过一生的老土著,奥罗学士的体质早就非同寻常,即便看上去风烛残年,老爷子还是不可以常理度之。郝仁就跟小伙伴们一起在车厢里晃来晃去,看着外面那些残破的千年古城万年古道唰唰地往后撤,在壁炉城里积累下来的阴郁压抑感不知不觉便消退了。

    他油然而生一种在末日废土上驱车狂奔的豪迈。

    车子渐渐驶离了壁炉城的势力范围,工厂大楼和附近几座地标建筑的身影在视线中慢慢后退成几个小点,前方是一片荒废空旷的废城区。干燥肮脏的路面上尘土飞扬,汽车驶过时卷起了高达数米的沙尘,这些沙尘又打着旋被抛在后方。道路两旁那些破破烂烂的建筑群中偶尔会冒出一些人影,那是居住在废土区域的流民,这些不受任何王国庇护也不向任何国王效忠的废土自由客们穿着破布和皮革缠成的衣衫,在寒冬前夜的瑟瑟冷风中钻出自己的小窝,一边挥舞着用手中的长矛和投石带一边对大道上疾驰的钢兽战车出野蛮的吼叫,看上去敌意十足。然而却没有人胆敢真的冲上来和这辆钢铁怪物搏斗。

    威利,这个胆小的年轻士兵脸上显得有些紧张,但他还是小心装好手中弩箭。随后打开车厢一侧的木板,用弩箭指着路边那些从窝棚里钻出来的流民。嘴里出哈嘿的示威声。那些在脸上涂抹油彩穿的像是野人的流民见状纷纷更大声地喊叫起来,但却真的开始退让:他们手中简陋的长矛和投石带并不是军用弩的对手,而且他们更惧怕那呼啸而过的钢铁怪物。

    莉莉大声问道:“这些人为什么这么大敌意?”

    “他们是流民,没有王国庇护”威利同样大声答道,“这些人抢不到工厂和农场,壁炉城里的狗都比他们吃得好,咱们这些从城邦出来的人在野外可不受欢迎”

    南宫三八呵呵冷笑两声:“这可真是夹道欢送。”

    这时候莉莉突然听到什么声音,她往车厢后面看了一眼:“又有一辆车跑过来啦”

    郝仁回头看去。只见到车厢后面的大道上只有一片尘土飞扬,而在那连天蔽日的尘雾之中有个隐隐约约的黑影正逐渐追上来,虽然还看不清来者模样,却可以听到一阵同样震耳欲聋的动机轰鸣在沙尘中轰响。威利立刻紧张地握住手中弩箭,并从车厢角落的一个小箱子里拿出了一个用牛皮纸包着的火药包。

    片刻之后,果然又有一辆车冲破沙尘追了上来,这车全身上下都用皮革和厚实的布料包裹着,车厢两侧则用铁丝捆扎着一串串白森森的人类腿骨,车头两旁浓烟滚滚,火星从动机里迸溅出来。看上去就像从地狱里冲出来的恐怖战车。一个穿着打扮与奥罗学士差不多的中年人站在这战车的车头上,用一套样式怪异的连杆控制着引擎和方向,他全身上下都不断往下抖落着沙子和石子。脸被熏的黢黑,一边疯狂加一边对奥罗学士高声怒骂:“高塔的杂种你和你的车都应该被厄多斯的怪物们嚼烂了咽下去你这老不死的怎么敢跑在我前面”

    “是铁城邦的人”威利手一抖差点把火药包掉出去,“他们的学士也出了”

    南宫五月看了一眼那站在车头上肆意大骂的铁城邦学士,又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这边车头的奥罗老爷子:“他们的学士比咱们的学士看着精神多了。”

    却未曾想奥罗学士虽然年岁已大,听力却十足敏锐,他听到南宫五月的评判,顿时有些恼怒地拍了一下面前的机器,随后郝仁就感觉屁股底下这辆车从动机里崩出一个自肺腑的短音:“轰”

    莉莉马上脸都绿了:“他要干嘛?”

    郝仁看了一眼奥罗学士在一堆连杆和转轴中忙碌的动作,咬着后槽牙:“……飙车”

    茫茫废土上。两辆仿佛从艺术博物馆里开出来一样的破烂战车拉着长长的沙尘风暴疾驰而过,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彻空荡荡的废都旷野。两位学士站在或坐在车头上,一边拼命加快度一边互相咒骂。奥罗学士终究年岁已高,他无法在对骂中占据上风,所以他用自己娴熟的技艺不断猛轰油门,一辆老战车却成功连续六次把铁城邦的骸骨战车甩在身后,而铁城邦的学士则疯狂地在后面按着喇叭,像一头被激怒的公牛般紧追不舍。

    奥罗学士高声对威利叫道:“这混蛋,他的车上有喇叭如果你那总督父亲能稍微给我一点点权力,我早就给钢兽战车换个新喇叭了”

    郝仁在汽车引擎的轰鸣声中头晕脑胀,他简直想要一嗓子把老学士吼回去:你听听这车的动静它光动机转起来就能响彻整条街,安个喇叭都不一定有车轮子的动静大,装个那玩意儿是为了给轴承伴奏么?

    这场疯狂的离奇的怪诞的飙车持续了不知道多久,郝仁只记得在旅程的后半段他几乎感觉整个世界都被飞扬的沙尘和刺耳的引擎轰鸣声给充塞了,但四王国的停战协议看样子是真的,铁城邦战车上的士兵虽然跟着他们的学士一起不断对这边出吼叫,但最终还是没有任何摩擦冲突生。在这番癫狂的废土狂奔末尾,两辆车全都安然无恙地抵达了终点:他们来到这封闭空间尽头,先祖洪炉的巍峨身姿在前方傲然挺立。

    “吱嘎”一声,钢兽战车在黑烟和灰尘中停下,浑身上下的铆钉和铁丝铰链一阵嘎嘎乱响,老战车傲气地停在路口,自豪地展示着它这一路是多么风光不但所有轮子都还健在,甚至车厢也还好好地绑在底盘上。

    而铁城邦的骸骨战车也紧跟着停在旁边,它那挂满车厢的骨头在狂奔中被震落好几根,几个铁城邦士兵从车上下来之后懊恼地看着这情况,心中盘算要如何才能补上这缺失的几根骨头。

    奥罗学士一撩长袍,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在离开车头的一瞬间,老学士的腰立刻以肉眼可见的度弯下去,然后他慢慢踱步到威利面前,轻轻咳嗽了两声,用慢慢的语说道:“孩子,我们到了。”

    众人:“……”

    老头的buff看来是过去了,离开车头就失效

    铁城邦的士兵们对威利和奥罗学士怒目相视,但由于四国停战协议刚刚签订,而这里又是最靠近先祖洪炉的地方,即便是被一向被称作“蛮民”的铁城邦也不会在这种节骨眼上挑衅生事,所以这些像维京人一样穿着皮革甲胄背着斧头和投枪的士兵们也只是对这边怒目而视而已。并且他们的注意力很快便放在郝仁一行身上:郝仁他们的奇装异服在这给地方到哪都是视线的焦点。

    不过在这个社会秩序一团糟的避难所中,区区奇装异服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顶多会有人对你那身光鲜的衣服产生点贪婪之心,而如果你有足够自保的能力,大可以无视这点麻烦。

    “我上一次来这里还是刚刚举行完成年礼的时候,”威利躲闪着那些铁城邦士兵的眼神,然后跟郝仁搭话,“高塔王国的王城就在先祖洪炉旁边,是一座伟大的巨堡,到这里就是王国的地盘了,外邦人也不敢随意生事的。”

    郝仁没有吭声,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那“先祖洪炉”上。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