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九百三十七章 威利
    一个年轻的战士他看上去还很不适应这个血腥的地方踉踉跄跄地逃离了战场,年轻人身上穿着用铁板和人造革制成的护甲,两条简陋的彩色布条从他的护肩缝隙中垂坠下来,上面沾染着他自己脸上淌下的鲜血,他手中的铁剑已经弯曲卷刃,这劣质的兵器没有给他带来一点点战果。他所处的一方人马在混战中完全落入了下风,于是年轻人只能在自己人全军覆没之前拼死逃脱。

    这名士兵飞奔过一道街角的矮墙,他在惊慌失措中根本没有看清矮墙边隐藏着什么阴影,一条腿突然从墙角伸出来,把他结结实实地绊倒在地。

    郝仁上前按住这名士兵,他之前构思了一路该怎么跟当地人初次接触以及介绍自己,但愣是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跟其中一人说上话,看样子任何周密计划都赶不上戏剧性的变化。那名士兵被按到之后更是大惊,他以为是中了敌人的埋伏,立刻浑身紧绷着不敢反抗,并努力抬起头用眼角的余光想看看是谁俘虏了自己,于是他看到一群穿着奇装异服的陌生人,年轻人喘着粗气:“各位大人……还有女士?我……我只是个士兵……”

    “安静,我们知道你是士兵,而且有很多东西想问你,”郝仁稍微松开手,但用眼神让这名士兵不要做出过激反抗,“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打仗?”

    士兵惊讶地看着这个奇装异服的男人,但惊恐让他不敢问太多东西,只有老老实实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高塔王国与铁城邦在这里争夺齿轮镇的控制权,我只是听命行事,不知道更多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不自觉地用手遮挡了自己胸口挂着的一块彩色布片,似乎是担心自己所属的阵营会带来杀身之祸,郝仁注意到这个小动作之后随口问了一句:“那你是哪边的人?你叫什么名字?”

    “……高塔王国,”士兵小声说道,“威利。我的名字是威利?摩尔莫。”

    这时候莉莉扒着头向外面看了一眼,低声呼叫起来:“他们好像要打完了……然后朝这边过来啦!”

    混战中的双方人马已经决出胜负。那些佩戴着和威利同样标记的战士们寡不敌众,终于一哄而散,留下几具尸体和一地血迹,而与他们为敌的士兵应当就是铁城邦的战士们则分成几批,一些留在现场收集战利品,一些则分头去追赶逃跑的敌人们。有几个人高马大的战士朝这边跑过来,其中一人高声喊叫着:“这边!我刚才看到那个贵族家的小崽子朝这边跑了!那个娘娘腔跑不远。抓到他一个胜过十个人!”

    郝仁无奈地看了薇薇安一眼:“把所有人放倒,但别下死手,咱们不是来搞破坏的。”

    说着,他便主动从藏身的墙角阴影中走了出来,其他人紧随其后。

    铁城邦的士兵们看到从前面突然钻出来几个奇装异服的陌生人,顿时纷纷惊讶地停住脚步,但很快他们便现这群人身上毫无护甲,于是认定这是一群侥幸找到了古代储藏柜的流民,立刻举起武器怪叫着冲上来。

    薇薇安对这些人张开双手。一道强大的寒气在她身边汇聚,空气中凭空凝结起大片冰霜,然后向着那些士兵席卷而去。紧接着南宫三八也掷出了莱塔符文,符文在空气中爆裂开来。瞬间攫取敌人的心智,让那些士兵根本无法躲避薇薇安出的极地风暴。

    铁城邦的战士们在看到一股冰霜向着自己袭来的时候便被吓得屁滚尿流,有人惊恐地高声喊叫:“冰女巫!他们有个冰女巫!寒冬果然降……”

    这名士兵的喊叫声戛然而止,巨大的冰雹将他砸晕过去:薇薇安已经刻意减弱了攻击威力,否则她大可以直接用低温把这些肉体凡胎的人冻成冰屑的。

    这些铁城邦的士兵来势汹汹地冲过来,却在一瞬间便全部倒地,这一幕被远处正在瓜分战利品的那些人看个正着,他们愣了片刻,突然反应过来。便一个个出惊呼声没命地向着远方跑去,奔逃的时候不断高喊“冰女巫”或者“寒冬”之类莫名其妙的字眼。南宫三八手里拎着附魔弩比划了几下跟郝仁商量:“都放倒么?我能保证只射腿。”

    郝仁摆摆手:“让这些人回去。兴许他们跟自家老大报信之后咱们就能早点遇见这地方的大人物了。”

    他意识到这座方舟城市里的秩序已经遭到某种毁灭性的破坏,原本的飞船管理员和系统维护人员恐怕都荡然无存,所以要找到这个“世界”当前的统治者就不得不从头计划了。

    逃命的人跑得飞快,尽管他们身上穿着沉重的钢板护甲,但还是眨眼间便消失在街道尽头,很快现场便只剩下郝仁一行以及一群满身盖着碎冰的铁城邦战士了,哦,还要算上一个正在愣神的“高塔王国”士兵。郝仁回头看了这名士兵一眼,好奇地问:“冰女巫是什么意思?”

    威利听到这个名号禁不住浑身一抖,他现在看向郝仁他们的眼神就和那些铁城邦战士被冰雪袭击的时候一样惊恐:“传说是真的……传说是真的……你们是寒冬的使者,你们是寒冬的使者!你们要冻结这个世界……”

    莉莉终于忍受不了这个从一开始就哆嗦个没完而且胆小如鼠的家伙了,她一巴掌拍在威利头上:“冬你大爷冷静点!我们刚才救了你的命!”

    南宫五月小声在旁边提醒:“事实上刚才是咱们把他绊倒按住的,否则这倒霉孩子应该已经跑掉了……”

    莉莉一挥手:“不考虑细节问题,而且刚才伸腿的是房东。”

    郝仁伸手按在威利肩膀上,让这个惊魂未定的年轻士兵恢复了一点精神:“放松,放松,我不知道你说的冰女巫和寒冬是什么意思,但我们确实不是坏人。”

    “你们懂得巫术……”威利小心翼翼地看着薇薇安,悄悄向旁边挪了两步,“但祖母确实没说过冰女巫和寒冬使者还会和人说话……你们真的不是寒冬使者?”

    莉莉想了想,蹭一下子把自己的火焰爪子掏出来:“你看,多热乎!我还会用火!”

    威利:“……”

    “我们是……外乡人,从这里路过,”郝仁别扭地说着这个鬼都不信的借口,在一个只有一百公里长的封闭世界里提及“外乡”是件很古怪的事,但他实在没办法跟眼前这个胆小又无知的年轻人解释飞船外面有什么,“你知道这里有什么地方可以歇歇脚么?”

    “这里是铁城邦的地盘,他们可能会用斧子砍掉所有外来人的脑袋,”威利双脚并在一起,不安地晃来晃去,“但如果你们能护送我回到我家族的领地,我可以作为你们的担保人,让你们在壁炉城有个温暖的房间。前提是如果你们不会在城里卷起暴风雪的话。”

    “一路护送,换一个落脚点,很划算,”郝仁无所谓地耸耸肩,“你说的那个壁炉城在什么地方?”

    威利指着远处一条宽阔的大街:“沿着丰饶之路走到尽头,再沿着王国大道走一段,就可以看到壁炉城的围墙了。但这条路最近但最危险,不光有铁城邦的士兵,还可能遇上自由城的掠夺者……”

    郝仁正想着能尽量多遇上点人呢,于是立刻点头:“哦,那就走这条路。”

    威利:“啊?”

    “遇上麻烦的话我们负责摆平,”莉莉斜眼看了威利一眼,“你就负责带路就好。”

    威利缩缩脖子,默不作声地轻轻点头。

    “那这里这些人怎么办?”南宫三八指了指倒在地上的那些被薇薇安用冰雹砸的满头包的倒霉蛋们,“这个家伙应该已经快醒了。”

    一个最强壮的铁城邦士兵轻声呻.吟着,正从昏迷中悠悠醒转。威利见状立刻上前用剑柄把这名士兵再度砸晕,随后弯腰从对方胸甲上扯下那块描绘着阵营徽记的破布。随后他又从旁边几名铁城邦士兵身上扯了几块破布下来。

    “你这是在做什么?”郝仁好奇地问道。

    “把他们的徽记带回去,”威利脸色涨红,“……交差。”

    薇薇安嗤笑一声:“但实际上你只是逃跑了而已。”

    “算了,这是他自己的事,”郝仁无所谓地摆摆手,并转向威利,“我们会帮你保守这个秘密。现在,带我们去见见这个地方比较有权势的人吧。”(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