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九百一十六章 解释这一切
    郝仁尽可能把自己在幻境中看到听到感觉到的事情原原本本说出来,然而语言能描述的东西终究有限,他通过某种“越感应”所知晓的事情是很难描述的。在女神被弑神者刺杀的一瞬间,有海量的信息涌入了他的脑海,他当时未能察觉什么,但这时候这些信息开始从他脑海深处浮现出来,并让他知道了先天敌对现象出现的整个过程。

    可真要描述的时候,他只能粗略地把这描述为“神血在恶行的扭曲下生了污染,从神血中泄露出的灾难性力量侵染了现实之墙,导致通过现实之墙来到表世界的种族纷纷生扭曲”。至于这个过程究竟是如何生的,他难以用语言表达出来。

    幸而在场三人都是经常接触神秘领域的专家,他们从郝仁苦思冥想的表情中便能猜测出他刚才所看到的不只是幻觉那么简单,“体验”所传达的信息是没办法跟别人共享的。

    “总之知道这个大概过程就行了,”薇薇安阻止郝仁想要把事情继续解释下去的尝试,“我们不追究原理。”

    “现在咱们知道先天敌对现象的根源了,”伊扎克斯摸着自己光溜溜的脑门,“那么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个现象到底能不能彻底终结?如果咱们在这里把黄金圆盘净化的话,世界上其他异类之间的先天敌对会真正结束么?”

    郝仁坦率地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现在什么都没法保证。只能确定黄金圆盘就是最初把先天敌对感应带到这个世界的‘载体’,但这种敌对性在一万年前就已经扩散到各个种族的血脉里面了,咱们在这里净化圆盘大概只能保证情况不继续恶化,要让各个种族血脉里已有的敌对性消失……或许只能寄希望于时间。”

    “就好像已经扩散的感染么……”薇薇安若有所思地嘀咕了一句,“那最近两个月各个种族之间的先天敌对感应突然减弱到底是怎么回事?”

    郝仁对这点倒是比较有把握:“目前看来跟圆盘无关,或者至少不是直接关系,到一个月前为止这个圆盘都被好好地封印着,和外界没有交流。”

    “不是圆盘的原因?”薇薇安皱起眉来,“那这线索等于又断了。”

    “等等,如果圆盘和外界真的没有感应。那一个月前封印突然失控的原因又是什么?”伊扎克斯提出一点,“为什么猎魔人和安卡特罗家族之间举行换血仪式之后混沌之影就突破了这里的防线?我觉得这是个证据,证明了黄金圆盘哪怕在被封印的状态下其实也是影响着世界上的先天敌对感应的而一旦各个种族的先天敌对感应终止,它就会重新活跃起来。把自己携带的负面力量重新散出去。”

    郝仁回头望向祭坛上的黄金圆盘,那件巨大的神器仍然在半空中静静地悬浮着,它此刻已经停止旋转,就像个沉默的金属面具一样纹丝不动地固定在半空,对所有投向它的质疑和询问都保持缄默。

    “要解释这个问题。就必须搞明白神血污染的详细因素,从而推断出这个变质的神器现在到底是怎么运作的,”郝仁慢慢说道,“现在除了知道是弑神过程导致神血污染之外,咱们对它的内在原理一无所知。”

    他的言下之意很明白:黄金圆盘隐藏着无穷无尽的秘密,然而现在的条件是不够分析这个大家伙的。

    “不管怎么说,事情算是解决了,把这东西运回去再分析吧,”薇薇安听出郝仁的意思,她点了点头。“不管其他种族的先天敌对要什么时候才能彻底消失,起码现在不用担心那帮小兔崽子再跟当年一样打出狗脑子来了事情不会重新恶化的。”

    哈苏看仨人终于讨论完了,这才实在忍不住地站出来:“那什么,都讲完了吧?我是不是可以问问题了?”

    郝仁看着哈苏一愣:“呀,你还在呢啊?”

    哈苏冷汗顿时都流到脚面了:“我不在这儿还能在哪?不是你让我在这老实听着呢么?”

    郝仁揉着额头:“额……抱歉,刚才让神器冲了脑子,一时间有点糊涂。话说要跟你解释这个问题啊……这到底从哪开始讲呢?”

    一直以来,有关梦位面的事情都是只有郝仁他们几个知道,知情人顶多再算上对这件事一知半解的海瑟安娜等几个曾共同行动的伙伴们,而有关创世女神、梦位面大灭绝、弑神战争的内幕就更是个不对外公开的秘密了。真要按照保密条例来算的话。其实地球上的异类们是有权知道梦位面的事情的,只是郝仁始终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把这个近乎天方夜谭的、时间跨度达到一万年的巨大秘密公布出去,所以他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而现在事情终于自然而然地展到了这般局面,一位老猎魔人阴差阳错地卷入了回收创世女神神器的现场。郝仁觉得是时候把某些事情告诉这些特殊的当事人了。

    或许将哈苏这样的老猎魔人当做第一个情报接口正是最合适的。

    他看着哈苏的眼睛:“你知道这颗星球上的自然种族们都从哪来么?”

    哈苏的独眼中闪过一道光芒,他注意到郝仁的问题直指核心:“你说包括猎魔人在内所有非人种族的来源?”

    郝仁默默点头。

    “虽然阿姆图拉的学说有很多成分被认为是天方夜谭,”哈苏微微垂下眼帘,“但至少有一点我很赞同:地球上的自然种族绝不是自然诞生在这颗星球上的,这不符合自然规律。”

    “你能这么想那就好了,”郝仁欣慰地呼口气。接着用严肃的语气说道,“在这个宇宙之外,与我们的现实世界比邻而居的时空中,有一个被称作梦位面的地方……”

    在黄金圆盘的光辉照耀下,郝仁和哈苏坐在古老祭坛的边缘,将另一个世界曾经生以及正在生的事情细细述说,薇薇安和伊扎克斯则在旁边不时做出补充。数据终端也漂浮在哈苏面前,将自己记忆库中那些特殊的影像资料放给老猎人观看。在数据终端的全息投影中,哈苏看到了霍尔莱塔广袤的绿色草原,黄金之星上光辉夺目的古老遗迹,冰冷灰白的流浪星球,还有蔚蓝的海妖之星艾欧。

    郝仁的语言描述让哈苏大致了解了梦位面的存在,而更有力的情报则是数据终端记录下的这些画面。在过去两年间,这个碎催、毒舌、跳脱、古怪,看上去毫不靠谱但事实上格外可靠的ai助手跟着郝仁参与了每一次冒险,当它把内置的记忆库展露出来,郝仁自己都没想到这个pda竟然记录了这么多东西

    “档案编号xxxxx,当前位置霍尔莱塔-龙脊山脉,长子已经苏醒,生物威胁评估极高,本机持续观察……”

    “档案编号xxxxx,当前位置塔纳古斯,确认本星球已遭遇生态清洗,审查官已提取当地文明数据库……”

    “档案编号xxxxx,当前位置艾欧星球,识别代号伊娃的星球意志已经重新沉睡,艾欧海妖文明登记为……”

    “档案编号xxxxx,当前位置流亡方舟,确认该星球原始文明已经灭绝,执行者为失控的长子。正式登记该灭亡文明,审查官已提取该文明数据库,预计留档编号……”

    数据终端把那些没有保密等级的资料一个个投影出来,用机械式的平铺直叙语气读着与档案一并记录的摘要。这些东西并不是为了展示别的什么东西,它们的作用只有一个:

    让哈苏亲眼看看地球上的异类们曾经是生活在怎样的家园世界的。

    老猎人能听懂郝仁说的每一个字,但他要理解这些东西似乎还需要时间。在数据终端展示完最后一个星球影像档案之后,他忍不住转向郝仁:“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我只能告诉你我的工作内容就是穿梭各个世界,观察并反馈各个文明的情况,但我们的具体组织以及世界之外的真相是机密,”郝仁对哈苏有限介绍着自己的情况,“就像你看到的,我已经去过很多地方了。”

    郝仁跟哈苏说了很多,但他知道自己并没有触犯保密协议,这保密协议的核心只有一条,那就是除非情况需要,否则不得干涉正常文明的展进程,而在这之上的追加描述则是“某一层次的文明个体只可以知道他们信息波及范围内的知识”,换句话说,地球人只可以知道地球的事情,太空种族只可以知道自己宇宙的事情,而异类他们是特殊的情况,他们与两个宇宙都有牵连,因此他们有权同时知道自己故乡宇宙和当前所生存的这个宇宙的情报。

    至少要让人家知道自己老家长什么模样吧。

    但在此之上的情报就是保密事项了,比如时空管理局的结构以及整个宏世界体系的事情,这些是不能说的,提到这两个名词倒是没问题,但不能泄露它们的详细内容。

    所以在不触犯保密协议的情况下,郝仁让哈苏了解了地球上这些异类的来龙去脉,也详细介绍了弑神战争的整个真相。

    哈苏终于能把郝仁之前接触完太阳轮盘之后说的那些话折腾清楚了,他目瞪口呆:“也就是说,我们这些猎魔人和异类们一万年来打生打死,水火不容,其原因就是因为有一群压根和我们无关的人,杀掉了自己的创造者?”

    薇薇安叹了口气:“他们就是一切的开端。”(~^~)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