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九百一十章 暗影深处
    当越过那扇传送门的一刻,郝仁便感觉到四面八方的一切都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只是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那么简单,这种变化甚至会让人产生突然落入异世界的错觉。他感觉到自己的每一个感官都在那一瞬间生了偏移,周围的气息,引力,温度,还有整个空间带给人的氛围……在踏上这灾难回廊的一瞬间,他便意识到自己来到了一个近乎异界的地方,虽然这里是安卡特罗领域的一部分,但这片空间已经完全异质化了。

    紧接着一种几乎要深入骨髓的寒意便突兀地袭来。

    郝仁打了个寒战,他还以为自己受到袭击,但很快他就现这只是寒意而已,并且这股寒意并不是真实存在的,而是某种巨大的、不可描述的力量正在窥探着这边,这股力量的敌意和威压让他产生了如坠冰窟的错觉。

    “真是个鬼地方……”郝仁自言自语了一句,用自己的声音稍稍驱散心头的不安,他四下张望,看到自己正站在一条深邃看不到尽头的走廊中,这走廊比预想的要窄一些,但却有着极高的、仿佛沟槽一样的斜顶,一条条破破烂烂的布幔从斜顶上垂坠下来,尽管无风,这些布幔却还是在空气中微微摆动。整个走廊是用巨大的黑色石块堆砌而成,没有任何装饰和鲜亮的色彩,双眼所见的只有一片压抑,就仿佛颜色这种东西已经从这里被删除了一样。

    但走廊中并不是彻底漆黑,一种看不到来源的微弱光线均匀散布在空气中,让郝仁能看清这里面的情况,他注意到走廊里弥漫着一层薄雾,这薄雾的质感与他刚刚进入安卡特罗秘境时看到的浓雾很相似。

    身后传来脚步声,伊扎克斯等人也跟着传送来到了这个地方。哈苏与郝仁一样感觉到这里异常的气氛,他一手举着手弩,一手捏着符文卡片,语气十分严肃:“你们感觉到了么?”

    伊扎克斯瓮声瓮气地回答:“嗯,一个强大的力量正盘踞在这里。并正在窥探这边,但感应不到它具体的位置。这股力量就好像散布在整个空间里一样,恐怕是那些混沌之影的母体,如果它们有母体的话。”

    薇薇安是最后进来的,她也皱了皱眉,但听到哈苏和伊扎克斯的对话之后她有点莫名其妙:“强大的力量?有么?我怎么没感觉?”

    “你感觉不到?”郝仁讶异地看了薇薇安一眼,“我都感觉到了,浑身鸡皮疙瘩掉一地。”

    “我只是觉得这地方气氛真糟。”薇薇安不太舒服地缩了缩脖子,“不是单纯的昏暗,而是四面八方都潜伏着什么东西的感觉,不过除此之外就没了。”

    郝仁和伊扎克斯面面相觑。他们都清晰地感觉到这片空间中盘踞着某个强大到不可名状的东西,虽然无法用语言描述,但被那东西盯上的感觉让人汗毛倒竖,绝误,可一向感知敏锐的薇薇安在这儿反而什么都没感觉到,这有点不太正常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薇薇安也知道郝仁他们不会说谎,她的神情严肃起来,“看样子我跟你们的感知出现偏移了……有两个可能。要么这空间有异,不同的人在这里会感知到不同的东西。要么问题出在我身上。”

    薇薇安的第二个猜测没有明说,因为她自己都知道自己身上奇奇怪怪的事情简直太多了,解释起来毫无头绪的。但她猜测这次的问题可能跟她数千年前成功封印混沌之影有关:如果她对这片空间中的异常气氛能无视的话,说不定她真的有机会重新封印那些影子。

    走廊中只有一条路,沃古斯说的没错,这座阴影中的迷宫是用来困住那些无理智的蠢动之物的,有正常神智的人在这里便看不到遍布整个迷宫的无数岔道和陷阱。在稍微收敛精神之后,伊扎克斯和郝仁一马当先地走在了前面,向着那看似毫无尽头的走廊深处前进。

    薄雾与昏暗的光线阻碍着一行人的视线。但郝仁他们本身便不是普通人,所以在这里倒还能看清情况。而且他们也不敢随意制造什么光亮:光照会产生影子。而影子会吸引那些混沌之影,这反而会增添危险。

    混沌之影的特殊之处就在于它们不是单纯地潜伏在黑暗之中,而是潜伏在光与暗同时交织成的阴影里,所以走廊里整体的昏暗反而是安全的:没有光明,阴影也就无法突显出来了。

    这大概也是这座“暗影迷宫”的封印手段之一吧。

    灾难回廊悠长曲折,笔直的长廊和拐角一次次出现,但始终看不到尽头的迹象,郝仁只能根据这些拐角的分布模模糊糊判断出自己确实正走在一个迷宫里面:这走廊的形态很像是迷宫中弯弯曲曲的路径。他猜测自己身边经过的那看上去完整平滑的墙壁上一定隐藏着无数岔路和暗门,但由于自己神志清醒,无法察觉这些不可见的路径。

    或许在被混沌之影感染之后就能看到那些隐藏起来的道路了?

    郝仁脑海里突然冒出这个没来由的念头,随后赶紧甩着头把这个危险的想法排除出去。

    这诡异的空间如此压抑,都要让他的思想也跟着变得奇怪起来了。

    伊扎克斯走在郝仁旁边,他用手抚摸着走廊墙壁上的黑色岩石:“这片空间已经完全异质化了,这些石头……它们原本是石头,但现在摸上去有一种仿佛生物般的油腻腻的感觉,可是它们的材质并没有改变,表面也没有任何东西覆盖,生改变的是这片领域,它在扭曲这些石块的性质。”

    “我们已经走多久了?”哈苏突然问了一句。

    郝仁顺手把数据终端从兜里掏出来看时间:“快俩钟头了吧,这破地方还挺大。”

    数据终端一被掏出来就赶紧降低自己的亮度:“嘘往外掏之前跟本机说一声,让本机有点准备。”

    哈苏愣了愣,突然指着数据终端:“你还把这个带进来了?不是说只有咱们四……”

    “这个应该没问题吧,”郝仁挠挠头,“它不受混沌之影的影响,而且虽然嘴皮子挺碎但实际上咱们可以不把它算成人数,因为它是个ai……”

    数据终端砰一下子砸在郝仁脑门上:“你丫才不是人!”

    郝仁抓着数据终端:“你是人么?”

    “本机不是人啊。”

    “那你唧唧歪歪个毛!”

    “哦也是。”

    哈苏:“……”

    “所以我劝你别研究郝仁身上这些奇奇怪怪的玩意儿了,”薇薇安看了哈苏一眼,“你就把他当成个机器猫,知道他很神奇就行,别追究他兜里任何东西的合理性。”

    郝仁:“……”

    不管怎样,数据终端的打岔倒是歪打正着地稍微驱散了萦绕在周围的压抑氛围。郝仁把这块合金板砖塞进兜里之后抬头看了一眼远处仍然悠长的走廊,他仍然能感觉到那个强大力量的“余威”仍然在自己身边涌动,但却丝毫感觉不到自己离那个力量的本体是不是真的靠近了一些。

    就好像这片空间是无限延伸的一样。

    但这看上去无止尽的走廊终归还是有极限的,在继续前进了又一个小时之后,郝仁注意到周围的情况有了变化:走廊开始变得宽阔起来,转角也在减少,他们好像正在靠近这个巨大建筑的核心地带。

    前方突兀地出现了一道门扉,一种压抑、混乱、恐怖,充斥着仇恨和敌意的气息从大门后面传来,郝仁几个交换了个眼神,立刻跑向那扇大门。

    “这上面有字!”薇薇安似乎完全不受周围气息的影响,在郝仁他们面对大门中传来的气息严阵以待的时候,她却饶有兴致地观察了一下那扇石门,并在大门下半部分现了刻上去的几句话,出人意料的是那并不是塔纳古斯文字,而是古老的莱塔文:

    “……一个永恒的诅咒降临在我们头上,我们这些来自异域他乡的被流放者是背负重孽的,我们注定将陷入无止尽的厮杀,被毫无根源和理由的仇恨所控制……此门背后便是一切罪恶和诅咒的因缘,然而任何人必不能消弭它或安抚它,因为这罪的加害者和受害者都已经死去,再无人能够赦免什么了。”

    这段话的落款是一个陌生的名字:醒悟者卡珊卓。(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