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九百零八章 带来毁灭的圆盘
    安卡特罗家族族长沃古斯还活着,虽然非常虚弱,但他总算从低温和轻度窒息中缓了过来。安达赫尔在现这位挺过一劫的老族长之后立刻把他转移到更加温暖的地方:赫斯珀瑞斯身边。

    赫斯珀瑞斯正略有点无奈地站在大厅中央,她浑身上下逸散着温暖的光芒,这光芒中带着让人伤病痊愈、精神振奋的力量,比刚猛的猎魔人圣焰和躁动的火焰魔法更适合现在的局面。情况最危急的塔纳人都被搬到她身旁,在黄昏女神的光芒照耀下一点点恢复气力。看来物尽其用的原则不光是在郝仁家里那帮奇葩之间通用,其他异类和猎魔人也懂得善用各种自然力量,赫斯珀瑞斯现在就成暖气了……

    郝仁和哈苏等人来到那位族长身边,看到这个有着淡金肤色、上了年纪的塔纳人正在安达赫尔的照料下慢慢睁开眼睛,他略有点糊涂地看了周围一眼,似乎还不太能把握情况:“我这是……你们是谁?”

    “沃古斯,”安达赫尔抓住老族长的手,“听我说,事情暂时已经平静下来了,这些是前来搜救的人员。”

    “我是哈苏,猎魔人长者,旁边这个是郝仁,亚洲区一个异类庇护所的领,”哈苏对沃古斯点了点头,或许他自己都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以这种态度跟一个异类族长说话,“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还好,”沃古斯用力撑起身子,水汽凝结的水珠从他的衣服上滴滴答答地落下,他用力咳嗽了几下,从吐出一些从冷冻仓里带出来的维生物质,随后他注意到周围那些正在接受照料的同胞,“其他人都还好么?”

    哈苏和郝仁把当前的大致情况告诉这位族长,并在最后告诉他,现在已经是一个月后了而整个安卡特罗领如今存活下来的人应该只有这几百人。出乎预料的,沃古斯在听到这些之后显得很镇定。似乎在走入冷冻设施之前他就已经想到最糟的结果,而现在只是获得了证实而已,也或者是塔纳人的情感表达方式跟地球人不太一样,郝仁和哈苏都很难从那张缺乏表情的外星人面孔上看出明显的悲痛神色。

    薇薇安从后面走了上来。她在沃古斯面前微微俯下身:“我是薇薇安,薇薇安?安塞斯塔,不知道你们家族还有没有记录我的事情。”

    听到薇薇安名字的一瞬间,沃古斯那张淡金色的面孔上终于流露出了地球人能理解的表情,他显得很惊讶。在看向薇薇安的时候眼神就仿佛在看一个活着的神话故事:“薇薇安?!你是……曾与我们先祖一起……”

    “太好了,看来至少在你们这儿传承还没断绝,”薇薇安呼了口气,“我的记忆丢失了,外面的家族也是七零八落,我真担心自己永远也找不到人能告诉我当年到底生了什么。”

    郝仁有一大堆的问题要从沃古斯这里得到答案,因此在让这位族长休息了一会稍微恢复体力之后,他就立刻和哈苏开始了一系列的询问。在有关阿姆图拉和那些猎魔人的问题上,沃古斯的回答与安达赫尔所知的情况差不多,所以这些问题被很快掠过。郝仁最关注的事情还是先天敌对和混沌之影。

    “你们封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郝仁满脑子都是这件事,“它们是生物?是某种现象?还是某种诅咒?”

    沃古斯依靠在一根柱子上,声音低缓:“都不是,那不是任何可被具体描述之物,它是一种抽象的……概念,那是神灵内心中的阴暗面,是神灵的怒火和仇恨,它不是诅咒,而是比诅咒更加抽象的,凡人智慧难以理解的东西。”

    郝仁听到这个答案之后却是一愣。因为他忍不住想起了之前那个灵界侦探皮埃尔的说法混沌之影是古代那些异类神灵心中阴暗面的具象化,是远古众神(比如宙斯家族和奥丁家族)在争斗中产生的仇恨逐渐实体化的结果。但这种说法出自一个灵界侦探之口,郝仁从一开始就对它的可靠性抱极大怀疑,他可没想到负责看守封印的安卡特罗家族竟然也是这么认为的!

    难道那些东西真的是异类们心灵中的阴暗面具象化出的玩意儿?是各个自然种族心中的原始罪恶?

    真要这样的话可就玄乎了。

    郝仁看不出沃古斯脸上的表情。沃古斯倒是对地球人的情绪很了解,他看到郝仁神情变化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但他只能摇摇头:“我知道你对这个说法很迷惑,但我所知的就是这些,这都是先祖传下来的字句,我只是原封不动背给你听而已。那些混沌之影从一开始就是无法描述之物。即便我们家族的先祖都不知道该怎么给后人解释这些,所以这种含混不清的隐喻就这么一代代传到了现在。”

    “好,混沌之影先不提,我们就当它是此世之恶,”薇薇安不耐烦地摆摆手,“那东西和先天敌对到底什么关系?为什么在异类之间的敌对感应消失之后那些影子就活跃起来了?”

    沃古斯苦笑着:“说实话我也不清楚,如果我知道的话这次的事情也就不会生了,我的记忆还停留在一个月前,你们知道么,对我而言,混沌之影在几个小时前才刚刚摆脱封印,所以我现在能告诉你们的只有我从祖辈那里继承来的各种教诲而已。”

    薇薇安显然对这个答案不满意,于是沃古斯在一番思索之后把自己从前的某个猜想说了出来:“必须要有个答案的话……或许混沌之影就是各个种族之间先天敌对感应的另一种表现方式。”

    “混沌之影就是先天敌对?”郝仁迅从沃古斯的话中听出这层意思,“你说那些影子……是异类血脉中的‘先天敌对’被抽取出来的样子?”

    “我们的祖先曾留下一些话,”沃古斯声音低沉地说道,“‘我们是被流放在这个世界的受诅咒者,一个长久的诅咒将永远落在我们头上’,这个诅咒指的就是各个种族的敌对感应,所以这种敌对性从一开始就是不能解除的。但我之前抱了不必要的幻想,而且根本没想到尝试解除诅咒会遭致如此可怕的反噬:那些混沌之影或许就是监视这个诅咒的哨兵,当各个种族的敌对感应消失,它们就会立刻破开封印,冲出来将我们重新‘感染’,以保证这个杀戮循环永无休止地持续下去。”

    郝仁知道沃古斯的话中含有很多他自己的臆测部分,所以他不敢全信,但对方的说法仍然值得重视:

    混沌之影就是先天敌对,而且这两者会相互补充和共鸣,一旦各个种族的先天敌对感应消失,混沌之影就会出现并重新感染各族,再次开启先天敌对。这个机制就如同一个带有自我修复功能的恶性病毒,深深地扎根在各个自然种族的血脉中。

    如果相信这个说法,基本上就能解释众人在这片异域空间中至今经历的事情了。

    “但即便你把那些影子说的那么玄乎,我当年还是跟你们的祖先一起把那东西封印起来了,”薇薇安抱着胳膊看向沃古斯,“我记着是封印到一个叫太阳轮盘的东西里面了吧,那个盘子在哪?我们去看看情况。”

    和其他人比起来,薇薇安对混沌之影的态度略有点不屑,大概是因为自己老早以前成功封印过那东西一次,她内心深处有种秘之自信然而这个蝙蝠精浑然忘了自己已经连当年的天赋树都忘光了……

    “太阳轮盘……”沃古斯的声音一时有些凝重,“您曾经帮助我的先祖控制那件神器,您当然是有资格看它的,但您现在还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么?”

    “我听安达赫尔说太阳轮盘并不是你们造的,你们只是在保管它,”薇薇安轻轻点头,“那东西的历史比你们家族还古老,是一件当之无愧的神器。”

    “它来自未知的地方,是某个我们无法理解的伟大存在制造出的东西,”沃古斯的声音带着一点点畏惧,“是的,它是一件神器,但它跟‘神圣’二字毫无关系,那是带来灾祸的事物,是混沌之影最初的容器,甚至可能是先天敌对现象的根源,但我们别说摧毁它了,过去几千年里仅仅是让它保持安定都已经竭尽全力。那东西从内到外都充斥着毁灭和疯狂的气息,在封印尚且完好的时候都是如此,而现在封印已经破坏,我完全不敢想象它的情况。”(~^~)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