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九百零四章 神智束缚
    韦恩他们不知从什么地方找到了失踪的猎魔人长者安达赫尔,然而这位长者的状态却似乎有点问题。她神情呆滞,行为迟钝,对周围的事物毫无反应,哈苏试着和她交谈了一下,但对方只出几个毫无意义的含混音节,便继续站在那里呆着不动了。

    哈苏一边用各种检测魔法检查安达赫尔的情况,一边询问图坦因:“你们在哪找到她的?”

    “在那座高塔下面,我们现她的时候她正在高塔旁的空地上游荡,当时就已经是这个状态了。”

    哈苏伸手在安达赫尔眼前晃了晃,后者却保持着面无表情的模样在那站着。又过了一会,她突然向旁边走开,在众人好奇的视线中,她来到那些散落一地的宴会残迹旁,在一堆腐烂变质的食物中翻找起来。

    郝仁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她这是在本能地“觅食”。

    哈苏立刻上前扶起安达赫尔,并把自己随身带着的干粮分给她。安达赫尔对哈苏仍然没什么反应,但她本能地接过了食物,并熟练地打开干粮外面的包装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哈苏又递过去一瓶水,安达赫尔也接了过去,并且她还知道怎么打开瓶子的盖子。

    “自理方面的本能都还保留着,但貌似失去了和人交流以及大部分感应能力,”薇薇安看出一些端倪,“看样子她这一个月就是这么过来的。”

    “这是怎么个情况?”伊扎克斯很诧异,“难道混沌之影不但能让人疯,还能让人变傻?”

    莉莉甩着尾巴开始进行有创造性的猜想:“她也是古老者,会不会是跟蝙蝠一样老年痴呆啦?”

    薇薇安立刻瞪着她:“别说什么都把我捎上!我就是健忘,又不是痴呆!”

    在莉莉和薇薇安又准备呛火的时候,哈苏突然从对安达赫尔释放的检测法术中找到了什么:“等等,不是混沌之影的影响,是神智束缚的法术,不过是施术者对自己释放的。”

    郝仁一愣,看着安达赫尔呆滞的脸:“神智束缚?”

    薇薇安干咳两声:“就是弱智术。”

    弱智术听上去很逗的名字。但实际上是一种切实存在而且很常见的法术,猎魔人和一部分人类巫师以及被称作“夜魔”的异类种族都懂得这种魔法。这种魔法作用于智慧生物的精神,能扰乱感知以及削弱思维能力,强大的施法者甚至可以让人彻底失去思考能力。这种魔法的效果因施术者的能力高低而有很大变化。同时也会被受术者的抵抗意识所影响,因此实际上是一种不怎么可靠的法术,因为被你魔法控制的人说不定什么时候脑海里就会突然想到自己的老婆/老公/别人的老婆,然后一下子精神大振从而摆脱控制。

    但如果施术者对自己使用这种魔法……因为从一开始就通过自我暗示的方法压制了自己的反抗意识,因此魔法的持续时间几乎是无限的。

    安达赫尔就是被弱智术影响了。并且施法者正是她自己。

    “她怎么对自己动手?”伊丽莎白抓着犄角一脸奇怪,“被混沌之影狂化后如果找不到敌人就会揍自己么?”

    “不,她应该是为了防止自己伤到别人!”郝仁脑海里激灵一下,“混沌之影会影响没有神智的目标么?”

    “好像不会,”哈苏反应过来,“混沌之影引狂化的主要途径其实就是无限放大人内心中的愤怒和敌对意识,但如果一个人连思考能力都没了,那就肯定不受影响的。”

    “外人能解除这种自己对自己放的神智束缚么?”伊扎克斯紧跟着问道。

    哈苏眉头紧锁:“……很难。神智束缚这种法术最特殊的地方就在于它的威力不但受限于施术者的水平,更取决于目标自己在受术时的反抗意识,这是纯粹精神和意志层面的东西。曾经有过手无缚鸡之力的乞丐抵抗了猎魔人大师的魔法。也有过在战场上杀人如麻的战士被一个学徒级的弱智术命中,当了整整半辈子傻子的。而安达赫尔是自己对自己施放法术,她当时的反抗意识是零,施法水平则是最强……从外部恐怕无解。”

    哈苏详细解释了神智束缚法术的作用和原理,就是为了说明解除这东西的难度。但伊扎克斯仍然从中听出一丝希望:“也就是说受术者仍然是可以产生反抗意识的,只不过这部分意识被屏蔽了?只要能让她主动产生清醒过来的想法,她还是可以清醒的?”

    “理论上可以,”哈苏疑惑地看了伊扎克斯一眼,“但你打算怎么做?她的灵魂被封存在精神深处,根本听不到外面的声音。”

    伊扎克斯的双眼中慢慢升腾起恶魔特有的绿色邪火。他粗声粗气地笑了起来:“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是个恶魔,我最擅长直接和别人的灵魂对话。”

    “抽取灵魂?!”等明白伊扎克斯的意思之后哈苏和旁边的图坦因同时惊呼起来,随后图坦因下意识地反对,“不可。与异类合作已经是破天荒的事情了,让一个恶魔去触动长者的灵魂,这已经逾越底线。”

    “不会抽取,”伊扎克斯不紧不慢地说道,“只是深入她的精神世界,和她说几句话而已。我可以保证这位猎魔人女士的安全。并且绝对不会在她的灵魂中动什么手脚。”

    伊扎克斯确实是诚意十足,但关键是他不管从这张脸还是从这个种族上都太拉仇恨了,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建议不管怎么听都感觉怪吓人的。哈苏和图坦因脸色都是绿的,俩人都不敢点头。

    这也怪恶魔这个种族在各个世界的名声虽然很多世界都有各种各样的恶魔,但来自不同世界的恶魔却在性格和行为方式上大同小异,他们都擅长对人的灵魂动手脚,而且特别喜欢将这种天赋用在邪恶的地方,从没有听说有哪个恶魔接触到别人的灵魂之后还给原封不动放回去的,更别提用通灵仪式跟人唠嗑了。像伊扎克斯这样五讲四美热爱生活积极向上,每天有空不是看人民日报就是去路口扛老奶奶过马路的恶魔,也就是运气好让郝仁给收留了,否则这时候应该已经送研究所供起来了……

    看到哈苏的态度之后薇薇安终于是有点不耐烦了:“那你想个管用的解决办法。”

    哈苏张了张嘴:“……我正在想。”

    “你觉得咱们现在是能浪费时间的么?”薇薇安的气势咄咄逼人,“给你三十秒。郝仁,开始掐表。”

    哈苏哭笑不得:“您这也太……”

    “二十五秒。”

    这时候白火突然插了个嘴:“导师,我觉得可以试试吧。”

    哈苏一愣:“嗯?”

    “您不是说过么,力量只是工具,工具不分正邪,善恶全看用场,”白火很认真地说道,“如果情况需要,猎魔人也可以用毒和偷袭,那如果是为了救人,恶魔把通灵力量用在治疗上应该也没什么区别吧?”

    哈苏一下子有点没话说,薇薇安则满意地拍拍白火的肩膀:“小丫头有前途,比你师傅活络多了。”

    哈苏没想到关键时候被自己的弟子将了一军,但想到这些确实是自己平日的教导,而且白火的话也很有道理,他只能点头:“那就试试吧,但如果有任何意外,必须立即停下。”

    旁边立即有猎魔人表示质疑,哈苏却只是摇摇头:“事急从权,不论如何要先想办法让安达赫尔长者恢复过来。”

    他一边说着一边看向薇薇安,表示这件事真正拍板的人是这位活祖宗,顿时现场的猎魔人们都不怎么反对了没人愿意跟薇薇安呛火,因为他们真怕打起来的时候薇薇安一边揍他们一边嚷嚷:“当年我揍你爸爸/你爷爷/你太爷爷的时候他们都没吱声过!”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所有人的敌对本能都已经莫名消失,在这种情况下,猎魔人们也开始以更加理性的方式来思考问题了,如果是以前被敌对本能控制的情况下,他们应当完全是另外一番态度。

    在无人反对之后,伊扎克斯立刻开始对安达赫尔进行灵魂仪式。(~^~)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