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九百零二章 奇怪线索
    当那道刺眼的白光渐渐消散之后,空气中仍然残留着一种空洞的回响,这种回响持续了数分钟才渐渐平息下去。一种微热的气息也有可能是幻觉盘旋在家族大厅上空。所有的混沌之影似乎都在那道白光之下消散了,哈苏让猎魔人们维持着圣焰屏障,他自己领着白火去前面查探了一下,才终于来危机解除的信号。

    “呼……”莉莉长呼口气,尾巴上炸起来的绒毛慢慢平复下去,“真是身心俱疲。”

    郝仁表情古怪地看了这个哈士奇一眼:“刚才你从头到尾都在旁边看热闹吧。”

    跟混沌之影开打的时候莉莉基本上派不了任何用场,她对魔法一窍不通,就那两把爪子除了壮胆貌似也没啥用,所以她刚才唯一做的事儿就是在郝仁旁边呐喊助威。在赫斯珀瑞斯和薇薇安去对付那个失控猎魔人的时候她倒是想帮忙,不过还没来得及行动一切就结束了。

    然而哈士奇姑娘自己倒是一挺胸,表情挺自豪的:“我刚才用战吼给你加bu来着啊!”

    郝仁想了想,寻思着就莉莉那咋咋呼呼的加油要也能算战吼的话,那他去大型犬养殖基地转一圈回来脑袋上至少能顶三排bu……

    “这算是结束了?”郝仁抬头望着家族大厅的方向,从大门里不断涌出来的黑色阴影已经完全消失,大厅内一度笼罩的黑暗环境也烟消云散了,大型驱魔仪式荡清了这座建筑物内外的所有负面能量,现在它整体甚至隐隐约约透出一种圣洁感:淡淡的乳白色光晕在它的圆顶上慢慢浮动着,“你们这仪式挺给力啊。”

    “这是猎魔人的方法,”白火身上的火焰渐渐熄灭,她神情间略微有点疲惫,但除此之外没有大碍,“现在看来我们的驱魔法术比你们的暗影力量更靠谱。哦当然,你那把枪倒是挺厉害。”

    这时候赫斯珀瑞斯拖着一个浑身黑乎乎的猎魔人走了过来。她把手上的人往哈苏面前一扔:“给你,你的部下完好无损,算这小子命大他要是不恢复我就顺手弄死他了。”

    这正是刚才一度被混沌之影操控了心智的那个猎魔人。他被薇薇安的真?十万伏特?散落吧蝙蝠精给饱和轰炸了一轮,现在浑身上下黑的跟刚从锅炉里捞出来似的。而且还时不时地抽搐一下,衣服的缝隙里偶尔有电光流过。哈苏立刻弯下腰检查这名战士的状态,现他除了肉眼可见的皮外伤之外精神方面已经完全恢复过来。

    “彻底恢复了?”白火看到这个情况惊讶地叫道,“你们怎么办到的?!”

    “什么怎么办到的?”赫斯珀瑞斯本来不打算跟哈苏师徒二人多说话,但白火出声询问她还是没忍住开口了。“胖揍一顿自然就恢复过来了啊。”

    郝仁现哈苏一脸严肃地不断检查那名猎魔人的情况,还用上了各种测试魔法,隐隐约约意识到情况似乎有些不对:“怎么了?不该恢复的么?”

    “从未生过这种情况。被混沌之影侵蚀导致的精神狂乱需要非常复杂的仪式才能恢复过来,”哈苏没有抬头,“从一个月前开始就已经6续有些猎魔人被这些影子袭击,我们根据古代资料也大致摸索出了解除精神狂乱的方法,但那些方法无一例外都很麻烦,从没听说打一顿就能恢复过来的。”

    莉莉在旁边插了个嘴:“可我看电视上那些被精神控制的人都是揍一顿就清醒了……”

    郝仁斜了她一眼:“你也知道那是演电视的,这不是编剧为了剧情方便么。”

    这时候数据终端冒出来嘟囔着:“事实上还真有位大佬能一巴掌扇醒任何失心疯……额,不过他没在这儿。”

    哈苏没在意数据终端说的话。他把注意力放在赫斯珀瑞斯和薇薇安身上:“你们当时做什么了?”

    赫斯珀瑞斯想了想,现自己全程在干的事儿就是抡着狼牙棒砸人,并且也没砸中几下,于是抬手指着薇薇安:“最后一击是她打出来的。”

    “是电击,”薇薇安很坦率地答道,“就是蝙蝠群放电,对我而言是很普通的招式啊。而且这一招也没有任何驱魔镇魂方面的效用。”

    “电击?电击就能解除精神狂乱?”白火不可思议地咕哝着,“没听过电两下就能治这个的。”

    这时候躺在地上的那个猎魔人努力挣扎着欠起身,张嘴吐出一股黑烟:“不……不止两下……”

    说完这句话他就躺回去继续抖了。

    在哈苏和白火认真思考电击是否能驱逐混沌之影的精神侵害时,郝仁却一下子想到了别的方面。在了解过有关薇薇安的很多事情之后。他当然会联想到这个蝙蝠精的特殊身世:“恐怕跟电击无关,说不定是薇薇安本身驱逐了混沌之影的影响。”

    哈苏不明白此言何意,薇薇安则在愣了一下之后露出古怪的神色:“你是说……怎么这种奇奇怪怪的事情总是跟我有关?”

    郝仁还没吭声,莉莉翻着白眼来了一句:“谁让你是家里边最奇奇怪怪的家伙呢。”

    “你们在说什么?”白火一头雾水地看着郝仁他们。“薇薇安女伯爵的力量能克制混沌之影?”

    “哦,不,没什么,只是个猜想,”郝仁感觉这个问题一时半会解释不清,于是摆着手敷衍道。“事实上薇薇安正是几千年前出手封印混沌之影的几个古代神灵之一,所以我寻思着她是不是无意识间还保留了克制影子的天赋。”

    哈苏惊讶地看着薇薇安:“此言当真?你真是当年建造封印的人之一?”

    薇薇安尴尬地点点头:“好像是,不过我也记不清了。”

    郝仁把有关封印由来的事情大概跟哈苏讲了讲,随后话题还是转移到刚才那些混沌之影上:“刚才那些影子是怎么出现的?你们谁有头绪?”

    白火回忆着当时的情况,微微颦眉:“它们是突然出现,我完全没有觉察到,还是你的那个……助手第一个跑出来报警的不是么?”

    “如果一个月前这些混沌之影也是像这样突然出现在大厅里的话,那安卡特罗家族以及那些猎魔人的遭遇也就可以理解了,”哈苏沉声说道,“他们根本来不及应对,而且只要有人陷入精神狂乱,情况就会立刻失控。”

    现场所有人都知道刚才的情况其实很凶险:如果不是数据终端提前示警的话,就以当时大厅里的人员密度和地形的局限性,即便经验丰富的猎魔人也会被混沌之影偷袭得手。那影子引人狂乱的属性是最大的威胁,越是在人多的场合它就越是能挥效力。所以不难想象一个月前阿姆图拉领着大批猎魔人和安卡特罗的家族成员们在这座大厅中会面时,混沌之影突然冒出来之后引了多么毁灭性的连锁反应。

    “当时所有人都做了什么?动了什么?有没有看到什么异常的现象或者感觉到特殊的气氛?”伊扎克斯低沉有力的声音响起,带着镇定与让人安心的可靠感,“我们要搞明白是不是有某种东西会‘召引’到那些影子。”

    所有人立刻开始回忆当时大厅里的情况以及自己的行动,数据终端还提供了一份非常清晰的影像记录:它利用自身机能拍摄下来的画面比任何人的描述都要精确且直接。

    等所有人把情况回忆完之后,郝仁和伊扎克斯现其中并没有什么特别引人注意的地方,似乎混沌之影真的是毫无原因就凭空出现的。

    不过在大家都陷入困惑的时候,白火突然若有所思地说道:“非要说的话……那些影子是在我完全放松下来的时候出现的。”

    哈苏看向自己的弟子:“你的猎人直觉指向这条线索?”

    “嗯,应该有些关联,”白火微微点头,并详细解释了自己的感觉,“在我对身边的赫斯珀瑞斯完全失去警惕的时候,那些影子出现了。”

    在白火的提醒下,其他猎魔人似乎也纷纷注意到刚才的违和之处,就连哈苏和赫斯珀瑞斯也想起了自己当时那片刻的放松心态,赫斯珀瑞斯甚至坦言:“我当时好像有那么几分钟都忘了哈苏是自己的仇人。”(~^~)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