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八百九十五章 线索
    莉莉这一膀子力气应该算是她唯一的优点了,不管门往哪开反正她都能给推开。在家族大厅的沉重门扉被她暴力拆除之后,薇薇安召唤出一阵狂风吹散了挡在众人眼前的尘雾和扑鼻而来的浓重血腥气,大厅里的情况一览无余。

    郝仁丝毫不意外地看到了跟外面一样的惨烈状况,而且他也终于找到了那个失踪的猎魔人战团的主要成员们。

    大厅中一片狼藉,死去的安卡特罗家族成员和猎魔人尸体混乱地堆积在一起,暗黄色和黑红色的血液早已干涸,变成了地上和墙上大片大片让人作呕的污迹。在这些尸体之间,大量桌椅碎片和摔破的碗盘散落一地,破损的长桌上还可以看到某场宴会残留的痕迹。

    大厅的拱形穹顶被某种强大的魔法轰了个洞出来,混混沌沌的天光从洞口中洒进大厅,为大厅里的一切镀上了一层不详的暗淡光彩。

    “这些应该就是那个长者阿姆图拉带过来的猎魔人们,看样子没有幸存者,”莉莉捂着鼻子走在这修罗场中,尾巴都不自觉地高高翘起,生怕在毛上沾了血,“很多都是被自己人杀掉的。”

    郝仁和薇薇安一同检查着最近的几具尸体。他在一个中年猎魔人身上现了被高热武器灼伤的痕迹,并且从死者伤口中找到了像是弹片的东西,但这个猎魔人的直接死因却是额头的一个孔洞,根据孔洞周围残留的魔力判断,这是被圣银弩箭贯穿导致的。

    薇薇安把手探在这个猎魔人身体上方。一片稀薄的血红色雾气在这具尸体上慢慢浮动:“十七处伤口,七处伤口来自猎魔人的兵器。另外十处伤口应该是塔纳人的热能枪和辐射武器造成的,致命伤来自自己人。没有现阴影残留的迹象。另外根据周围其他死者的情况。他们死亡的顺序应该是……”

    薇薇安颇为专业地把一个月前生在这里的战斗情况还原了一下,郝仁颇有些意外地看着她:“没想到你对尸检和案情分析还挺有经验的?”

    “毕竟见得多了,”薇薇安淡淡地说道,“而且我怎么说也是跟鲜血打交道的,血液中会藏着死者的秘密。”

    这时候一道温暖和煦的光芒突然从旁边升起,赫斯珀瑞斯就仿佛化身为光源一般,召唤出暖光驱散着大厅里萦绕的阴冷气氛,同时她的视线落在大厅里那些破碎的杯盘和桌椅上:“他们应该是在宴会途中突然打起来的。”

    现场不但有猎魔人和塔纳人混战的景象,也可以看到宴会桌和大量已经腐烂的食物。虽然常人很难相信猎魔人和异类走在一块会举办什么宴会。但这里的证据是确凿无疑的。郝仁想起了从白火那里得到的情报:“看样子跟白火说的一样,长者阿姆图拉带着猎魔人来这里本来是一次和平的拜访。”

    “而且安卡特罗家族还设下盛宴招待了这些猎魔人,”韦恩看着那些残破的长桌,“变故应该生在宴会中途。应该是家族镇压的封印突然失效,混沌之影出来突袭了秘境里的人,导致了这场大混战。”

    “你们觉得这是巧合还是有人蓄意为之?”伊扎克斯沉声问道,“依我看这如果是巧合的话,时间简直巧的不像话了。安卡特罗家族看守封印数千年都没出过意外,为什么偏偏在猎魔人前来拜访、双方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失控了?似乎是专门等着所有人都在场的时候才动手似的。”

    赫斯珀瑞斯微微点头:“我也这么认为。肯定是人为因素破坏了封印。”

    “但可能是他们么?”薇薇安指着那些死了一地的猎魔人,“所有猎魔人也都死在这里了,整个秘境恐怕根本没有活口。如果是人为事故,动手的人大概也死在这儿了。”

    韦恩和大多数正统异类一样。对猎魔人存在着巨大的偏见和敌视态度,所以他下意识地就想把责任都推给后者:“说不定这就是他们计划好的,为了消灭异类。他们能付出任何代价,自杀袭击也……”

    “让三个长者带着一群大师来搞自杀袭击?就为了消灭一个与世无争的家族?”薇薇安淡淡地看了韦恩一眼。“动动你的脑子,当初对雅典庇护所动的进攻也只有两个长者出马。那还是正面战争。”

    韦恩顿时有点词穷,但还是努力想给这份指控找个合适的理由:“说不定是猎魔人中的某个极端分子,大概这也是他们计划外的吧。”

    “某个极端分子趁人不注意就能破坏封印么……”薇薇安不怎么认可这个说法,“那封印也太不可靠了。”

    “现在的关键是找到那个封印原本的位置,”赫斯珀瑞斯打断了薇薇安和韦恩,“要搞明白混沌之影最初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只要找到哪里是最初的战场就可以了,”薇薇安点了点头,“这间大厅看样子嫌疑很大——如果混乱先是从别的地方传来的,这大厅里的长老和领们应该会第一时间跑出去控制局面,但现在看来所有高阶猎魔人和家族长老都死在大厅里,所以最初的混战应该是在这边,随后向着秘境其他地方蔓延。”

    伊扎克斯眉毛一挑:“封印的原始位置可能在这间大厅……或者大厅地下?”

    赫斯珀瑞斯从旁提了一句:“也可能导致封印破坏的某个‘行动’就是在大厅里生的,所以导致这里成为了混沌之影的宣泄口。”

    不管怎么说,这间大厅应该隐藏着最大的线索是跑不了的。郝仁他们拿出了十二分的仔细,继续检查着大厅里的每一个死者和每一处战斗痕迹,以期从这混乱的情境中还原出一个月前事故刚刚生那一瞬间的场面。

    郝仁注意到韦恩就在自己旁边不远处,于是顺口问了一句:“话说你知道安卡特罗家族的族长长啥样吧?”

    韦恩却好像没听到郝仁的话,而是自己皱着眉一脸疑惑:“奇怪……”

    郝仁提高了声音:“奇怪啥?安卡特罗族长的事儿?”

    韦恩这才注意到身边的人,赶紧解释道:“这里好像没有族长的尸体。”

    “你说安卡特罗家族族长没在这儿?”郝仁难掩惊讶,“你确定?”

    “现在还没现他的尸体,”韦恩眉头紧锁,“按理说他肯定在这儿,这种宴会族长是必须出场的。”

    郝仁揉了揉眉心,猜测那个族长下落的同时又问了一句:“那有谁找到那三个猎魔人长者的尸体了么?”

    他话音刚落,就听到伊丽莎白在不远处大叫起来:“仁叔叔仁叔叔,这边有一个!是阿姆图拉!”

    众人被小恶魔招呼过去,现一个头花白的健壮猎魔人死在一根金色的柱子下,他背靠着柱子坐着,双眼半睁半闭地望着天花板上的空洞,黑色风衣上的血迹已经干涸,这个老猎人的手中紧握着一把银色匕,但奇怪的是匕上并没有血迹: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似乎并没有用这把武器杀敌。

    “这是阿姆图拉?”郝仁感觉这个老猎人从穿着到气势都确实不像普通猎魔人,但他不知道小伊丽莎白是怎么认出来的,“你怎么确定的?”

    小恶魔指着老猎人手里的匕:“上面刻着他的名字!”

    郝仁哦了一声,低头检查阿姆图拉是不是留下了什么线索,结果突然现对方身后的柱子上有些异样:“等会,他身子后面好像藏着什么。”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老猎人的尸体推到一旁,果不其然,那柱子上留着一行潦草的字:

    “他们没错,我们搞错了。”

    字是刻上去的,毫无疑问,是阿姆图拉手中那把没有血迹的匕留下的。(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