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八百七十六章 影子中的刺客
    虽然“滚”兴致勃勃地要出来溜达,但说实话这时候的南郊真心没什么可玩的地方。原本这就是个人口稀少的偏僻城郊,而现在又到了全省降温的时候,南郊一半以上的人口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太,这时候街头根本没多少人顶着寒风出来遛弯的。郝仁领着猫姑娘在略显冷清的街道里绕来绕去,一路上基本没遇到什么人,这对他而言倒是好事:起码不用担心这只蠢猫突然跑去抓别人的裤腿惹来一大堆麻烦了。

    不过虽然郝仁没见到几个熟人,“滚”见到的倒是不少都是这附近的野猫们。就如莉莉有自己的汪之军势,郝仁看着这只猫手底下的势力也小不到哪去……

    为了防止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郝仁特意挑着人迹罕至的地方走,周围的景象也是越来越荒凉。他这要是领着正常的女孩子出门肯定不该这样,但“滚”是只猫妖,这家伙才不管要去哪玩呢,事实上能去各种稀奇古怪的冷清街道里溜达反而正合了猫姑娘的心意。她在郝仁身边精神十足地跑来跑去,只要郝仁稍微一分心,她就会立刻窜到平常不让她乱跑的地方,比如墙头和树上,然后几秒钟内便被郝仁吼下来:简直就像是故意做出不听话的举动想要引关注一样。

    他们不知不觉便来到了远离最后一片居民区的地方,这里所有的房屋都格外破旧,道路两旁没有任何两层以上的建筑,入目之处的都是那种三四十年前建造的砖石平房,而道路前方则可以看到几座较大的房子,斑驳脱落的墙皮上还能依稀看到诸如“粮站”、“批部”之类的字样,几乎已经褪色的不成样子了。

    这里是被完全废弃的城区,南郊最陈旧的街道,时间在这里仿佛停滞了一样,所有东西都带着一种几十年前才有的氛围。在十年前最后几户人家从这附近的平房里搬走之后,这条街就彻底荒废下来。一直荒废到了今天。据说这片城区的重建项目已经被列上计划,但就如整个南郊一样,时间在这里是种缓慢的玩意儿,很难说要什么时候才会有人来翻新这里破败的砖瓦房舍。

    郝仁甚至记着自己很小的时候来这里玩所见到的就是眼前这幅光景了。尽管那时候街道西边还有最后几户人家居住,但街道的破旧样子与如今这完全荒废的情况几乎没什么差别。

    街道上的景象让自己想起很多小时候的事情,郝仁心中略有些感叹,随后他抬头看着路旁已经落尽枯叶的老杨树,尽管身体并不怕冷。他还是下意识地搓搓手:“天气真是越来越凉了啊。”

    猫姑娘趁郝仁走神,轻轻巧巧地跑到旁边的矮墙上,三两下就顺着墙爬上了附近一座民房的房顶。她机灵地四下张望着,然后很快锁定了自己的目标:不远处屋脊上停着的一只胖鸽子。

    “滚”高兴地搓搓手,突然感觉自己的喵生意义再次回到了自己身上,她弓起身子迈着猫步沿着屋脊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准备给自己加顿餐,然而这憨货却忘了件事:出门的时候郝仁强行把她的尾巴给绑在衣服里面了。所以猫姑娘刚往前迈了没几步就感觉身子一晃,她下意识地想竖起尾巴恢复平衡,然而下一秒还是一头从屋脊上向下栽去。这年久失修的老房子根本经不起她这么折腾的。于是只听到哗啦啦一阵瓦片碎裂的声音,房顶直接破了个洞。“滚”刚开始还愣了一下,然后立刻手忙脚乱地扑腾起来,但还是不可阻挡地从洞里掉了下去。

    郝仁这边正忙着感慨时光流逝呢,一没注意就现身边的蠢猫不见了,紧着着他便听到了那只猫弄出来的大动静。他循声望去正好看到“滚”从大洞里掉进去的景象,根本来不及反应那只猫便已经不见了。

    两秒钟后,他才听到附近的房子里传来猫姑娘惊慌失措的喵呜声。

    “这个蠢货!”郝仁咂咂嘴,赶紧朝那废屋子跑去。他知道这里所有的房屋都已经是危房,以“滚”那已经成精的体质在这里面折腾说不定能把房子都弄塌了。“在里面别乱动!我去帮你!”

    这废弃多年的老屋连门窗都已经朽烂,郝仁只是轻轻一推就把房子的整个大门给拆了下来。他跑进去的时候现这废屋里到处都黑乎乎一片,只有屋顶上破的大洞照下来一道光束让人能看清屋子中央的情况,只见屋子中央的空地上铺了一片乱七八糟的碎瓦。“滚”正灰头土脸地从里面爬起来,看上去狼狈的跟刚让豆豆揍过似的。

    猫姑娘听到门口的动静之后立刻抬头,然后喵呜一声就扑了上来:“大大猫!我掉下来啦!”

    听上去一丁点尴尬的意思都没有,反而还挺兴奋的:貌似这货完全把刚才的事故当成挺好玩儿的事了。

    “说多少次了不准随便乱跑!”郝仁一把按住猫姑娘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的脑袋,阻止了这货想用撒娇来蒙混过关的举动,“你再这样今后就不让你出门了啊!”

    猫姑娘梗着脖子振振有词:“可是以前在房顶上跑的时候没有掉下来过!”

    郝仁一瞪眼:“废话。你以前才几斤重?也不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赶紧……嗯?”

    郝仁训斥蠢猫刚训斥到一半,突然感觉一种莫名的寒意从不知何处袭来,他几乎没有思考的时间便下意识地把“滚”推到一边,紧接着猛然向旁边跳去!

    然而在他闪开之后那股寒意根本没有远去,它就如跗骨之蛆一般跟上了自己闪避的动作,贴着皮肤并顺着他的四肢百骸延伸上来。下一瞬间,郝仁感觉自己的汗毛都根根直竖,而那股寒意也在同时一下子凝聚成仿佛刀刃般的东西从斜下方猛窜向他的咽喉!

    郝仁肌肉紧绷,他的眼睛本可以在黑暗中看到一切,但这次他根本什么都看不到,他只能凭直觉感应到有一道险恶之极的刀锋正在袭向自己,在那刀锋几乎贴上他皮肤的最后一刻,他用尽全力扭转身子,险险地避开了。

    然而避开了什么?郝仁甚至不知道自己避开了什么。他什么都没看到,眼前只有一如既往的空气,从刚开始的寒意到前一瞬间的“刀锋”都仿佛是错觉一样,空有感知却没有任何实物。但郝仁敢肯定自己刚才肯定躲开了某种攻击,因为他在黑暗中看到自己皮肤上泛起一点银光,那是刚性护盾自动激活之后和某种东西碰撞产生的。

    这次险恶的刺杀失误之后,那股寒意就仿佛突然乍现时一样迅开始消退,然而郝仁知道某种“东西”仍然潜伏在自己身边,并且潜伏的极近。在各种危险环境中锻炼出来的第六感正在出警报,他感觉到某种微凉的气息就像微风一样在自己脚下盘旋不去,如同潜伏在草丛里的猎豹一样,等待着猎物松懈的瞬间。

    “滚”被郝仁推开之后连续蹦了好几下才终于站稳,这只蠢猫往常要是遇上类似情况肯定会傻乎乎地蹦上来询问为啥要推自己,但这次就连她都好像感应到了空气中的异样。猫姑娘浑身肌肉紧绷着,不自觉地变成了四脚着地弓起腰背的姿势,她的眼睛在黑暗中出微微光芒,那副用于掩饰猫瞳的美瞳镜片不知何时被她取了下来,现在一双张大的猫目正在黑暗中紧盯着郝仁身边一米方圆的空间。

    “喵呜呜”滚从喉咙里出一阵阵威胁的声音,仿佛野生动物一样展露出强大的敌意。

    郝仁一边注意着四周动静一边问猫妖:“滚,你看到什么了?”

    “不知道……”滚的声音有些困惑,“看不到,但能闻到,能感觉到,好可怕的东西啊喵……”(~^~)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