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八百六十三章 影像记录
    恶魔火焰引起的大爆炸把整扇闸门炸的四分五裂,连带着半条走廊都在剧烈震动,等呛人的烟雾终于慢慢消散之后,郝仁顶着护盾一马当先地走在前面,第一个进入了这座飞船的控制中心。

    闸门后面是个宽广明亮的仿佛礼拜堂一样的大型大厅,呈不规则的多边形,除了那些几乎可以说是招牌式的雕塑之外,这大厅里还有很多造型奇特的控制设备以及投影装置,所有控制台都按照同心圆排列,一层层地分布成三个环形。那些设备都经过了精心装饰和设计,其造型虽然可以看出是机器,但更像是某种宗教仪式上才会使用的礼器。这种风格在整艘飞船里随处可见,因此并没什么值得在意的地方。

    大厅的穹顶高耸,在其顶棚有三个硕大的圆形开口,明亮的光柱从那圆形开口中照射下来,成品字形排列在大厅里最内层的一圈设备中央。那些光柱上浮动着令人眼花缭乱的数据和图表,当郝仁进入大厅的时候它们还在飞快地刷新着——如果没错的话,这应该就是飞船主控系统的显示界面了。

    郝仁提高警惕,以防这里有自动响应的警戒装置或者哨兵机器人之类的东西,不过他一直来到那三座巨大光柱跟前都没受到攻击,看样子这艘飞船连核心区的警戒装置都已经离线了。他站在那三个巨大光柱前,好奇地看着上面那些不断刷新的字符,由于从未接触过逆子的科技,他并不知道这玩意儿的状态如何。

    数据终端把光柱上的信息稍微解析了一下:“是核心主机的自检程序,已经卡死了,正在不断重复几个线程。它可能是在尝试重启的过程中出了问题。”

    郝仁随意哦了一声,好奇地在那些控制设备之间走来走去,他看到光柱周围的控制设备有很多都还亮着,那些设备的操作面板独具特色:大多数装置的操作面板是几根平行排列的水晶条块,在水晶条块之间有一根根仿佛琴弦一样的红色光芒,那些光芒便是输入装置。郝仁让数据终端确认了其中一台设备的作用之后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在它的面板上,仿佛弹琴一样拨动了一根“光弦”,于是附近一块天花板上的灯光便黯淡下来——这种操作方式倒是很有趣。

    虽然逆子们的偏执和愚行为这个宇宙带来了深重的苦难,但郝仁不得不承认。他们或许是个在艺术上独具天赋的物种——但凡他们能把自己这天分用在稍微正常点的地方该多好啊。

    正在这时,莉莉突然在几排设备之外大声嚷嚷起来:“房东房东!这边有尸体,这边有个尸体啊!”

    郝仁一听这个顿时激灵一下子,拔腿就朝那边跑去,只见莉莉指着两座控制器中间的空地:“你看!”

    郝仁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赫然看到一个身穿华丽短袍的男人面朝下地俯卧在地板上,身体扭曲成怪异的姿势,显然已经死去多时了。

    这意外现让郝仁跟伊扎克斯都目瞪口呆,他们没想到这艘已经人去船空的战舰上竟然还留着一具尸体,恐怕这个死去的船员就能揭开飞船乘员紧急撤离的秘密。伊扎克斯上前小心翼翼地把那具遗骸翻过来,在看到那尸体状态的一瞬间,三人都惊讶地“咦”了一声。

    死去的是一个指挥官模样的“逆子”军官,由于这个种族从上到下都是帅比因此无需对其容貌额外描述。他的死状相当特殊:这尸体脸色惨白,眼窝凹陷,皮肤起皱并且有明显脱水迹象。这些特征似乎意味着这人在死前遭遇了严重的失血。而更令人在意的是这个男人的表情:惊恐,极端难以言喻的惊恐,他的眼睛几乎完全突出眼眶,嘴巴张大的仿佛要从下巴撕裂出去,他脸上的每一寸肌肉线条都刻满了恐惧,那双失去神采的眼睛一片混沌,眼白之间布满血丝。他的一只手按在心脏位置,另一只手怪异地扭曲到背后,似乎想要去抓住什么东西。

    他几乎像是被活活吓死的。

    现场仨人都不是合格的验尸官,所以数据终端主动上前检查起这具尸体的情况。郝仁看着终端在半空中飘来飘去。忍不住急切地问:“死因是什么?难道真是吓死的?”

    “一半的死因是惊骇,他的心脏都破裂了,但另一半的死因是……失血。这具尸体起码失去了一半的血液,每一条血管都有程度不一的扭曲变形。而且他的一部分内脏仿佛被加热过,在血管较稠密的地方,内脏几乎熟了。说实话,这两样都是致命因素,本机都不敢确定他到底是先吓死的还是先被自己的血煮死的。”

    数据终端这不带感情的平淡描述让莉莉忍不住吐吐舌头:“听上去怪猎奇的。”

    “这死亡方式倒是清新脱俗自成一统,”郝仁努力调动脑细胞想让这个话题显得不那么猎奇。不过他这张嘴大家是知道的,这一开口直接就让莉莉甩了他一尾巴,“额,先不管他是怎么死的了,看看还有别的尸体没有。”

    莉莉抽着鼻子四下找了找,但什么都没现,倒在地板上的这个男人似乎就是这里唯一的线索。

    郝仁站起身,一边思考着这名叛军指挥官离奇的死亡状态一边若有所思地看向周围那些处于待机状态的机器设备,他突然想起件事:“对了,这地方该有监控之类的玩意儿吧?毕竟是这么先进的飞船。”

    “本机去找找,但说实话别抱太大希望,”数据终端一边说着一边飘向大厅中央,“这里的系统已经完全离线了,很难说事故生的时候有没有资料保存下来。”

    数据终端来到那三座大型光柱中间,随后激活了自己的感应机能,它银白色的外壳上顿时浮现出大量细微的淡蓝色线条,一种轻细悦耳的鸣响随之在空气中荡漾开来。这个经常被郝仁当成杯垫、板砖、镇纸、锤子以及走马灯的家伙终于有机会显露自己高科技产物的气势了,它让自己的信号波动与附近的“简陋”设备们产生共鸣,开始以碾压级的计算力入侵这艘船的神经系统。

    随着数据终端大规模入侵附近的所有设备,那些处于待机状态或者死机状态的控制台一个个就仿佛复活一样运转起来,郝仁耳边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机器鸣响以及各种各样的系统音效。他看到眼前有两台投影仪闪烁着开机,设备上方的全息画面里呈现出了外面太空的景象,巨龟岩台号出现在其中一幅画面的角落:看样子终端已经获取了外部监视器的权限。

    数据终端先尝试重置这艘飞船的主机状态并获取整个战舰的控制权,但它现这艘飞船的主机模式有点特殊,要完全接管恐怕需要点时间,为了避免全面失控,它重新锁死了星舰主机的重启进程,转而开始单独调取看上去像是舰内监控的资料。

    郝仁他们就在旁边耐心地等待着,像终端说的那样,并没有抱太大希望。

    但今天似乎是个幸运日,数据终端没过多久便高兴地嚷嚷起来:“找到了!”

    郝仁打个响指:“接到大投影上。”

    终端接管了那三个大型光柱之一的控制权,它把光柱上不断刷新的主机状态报告暂时屏蔽掉,随后把监控系统的画面转接上去。

    光柱上的画面有一些抖动,但很快恢复稳定,它开始播放一段在不久前留下的影像资料,郝仁看到那正是这间控制大厅的情景,而且是在乘员们弃船逃生之前留下的。

    控制大厅中一派繁忙景象,叛军的军官们正在这艘指挥舰上忙碌地号施令,制定计划,每一个工作席前都坐着一个神情严肃的操作员,根据他们的行动,显然这艘船正处在交战区域,而且恐怕正投身在一场战斗之中。

    郝仁三人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幕,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导致了飞船里的巨大变故。

    随后他们看到有一团液体突然出现在画面中央。(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