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八百五十二章 逆子的矛与盾
    在一万年前,曾有朝圣者用这样的文字记录下苏卢恩圣地的景象:这是一片神圣而庄严的土地,被女神眷顾的巨人们在这里建造了他们宏伟的城市,以长久地记录他们母亲的伟大和荣光。他们从宇宙深处运来恒星与行星的残骸,并在星系的核心中将这些材料打造成黑色的砖石,这些砖石比任何钢铁都要坚硬,但却比羽毛还要轻盈。成百上千的方碑耸立在大地上,它们之间跳跃着永不休止的光芒,巨人又用采自新星核心的水晶镶嵌在他们的神殿顶端,这些水晶充盈着能量,在苏卢恩之门最神圣的星球上像灯塔一样照耀着所有的凡人国度。

    即便如今这颗星球已经近乎全毁,郝仁还是可以从那些残垣断壁里看到这里曾经的辉煌局面。

    在城市废墟中央有一座最大的建筑物,它是由大量黑色石柱、尖塔、四棱方碑以及奇特的多边形巨石堆砌而成的,总体上的形状像是一座拥有复数棱线的尖锥,它层层叠叠地分成很多部分,每一个部分都浮动着隐隐约约的淡绿色光芒。在这座仿佛神殿一样的巨型建筑物上,可以看到很多地方都镶嵌着那种淡绿色的水晶,而水晶最密集的几个地方还可以看到断裂的、像是桥梁接驳口一样的断茬从神殿外墙探向天空。郝仁猜测那些断裂的地方应该就是曾经的“光河”,昔日神殿全盛时期,有十余条用来输送能量的光河连接在那上面,让神殿充盈着强大的力量。

    这座巨型建筑物不仅仅是一座朝圣的殿堂,更是一个强大的兵器,它曾经肩负着对太空射毁灭性镭射的使命,不过逆子们用窃取来的神性武器刺穿了星球护盾,在太空把这些镭射炮摧毁了。

    在巨龟岩台号慢慢靠近这座殿堂的时候,郝仁看到它的一侧外墙上有个触目惊心的洞口,熔融的建筑物墙壁向内塌陷、收缩,这应当就是致命伤害。

    飞船在圣殿旁边慢慢减下降。它越过了一系列建造在殿堂周围的高大石柱,在前方是一片连续的平台。郝仁突然注意到平台上有什么东西:“等会,前面那是什么?防空炮么?”

    只见平台上布置着大量仿佛三叉戟一样的黑色武器,那些武器被安装在圆形可旋转的底盘上。并且大部分指向天空。很多武器已经被摧毁了,但仍然有一些上面还弥漫着淡淡的光晕。这些东西肯定打不到太空里的目标,或许是用于大气层内防卫的。

    诺兰很快扫描了这些“三叉戟”的状态:“根据能量残留,这些武器刚才应该还使用过……那边有尸体。”

    在一座三叉戟防空炮旁边,一位巨人倚靠着武器底盘倒在那里。不知道是不是刚刚战死的士兵。

    “我们过去看看,”郝仁立刻离开坐席,同时呼叫了穆鲁,“穆鲁,你也跟我们来。莉莉,老王,你们两个跟我来,伊丽莎白你留下看着飞船。”

    要依小恶魔平常的性格这时候肯定得抗议两句,小姑娘可不愿意错过探险的机会,但在这里她意识到气氛严肃。所以一句话都没多说,只是乖乖地点了点头。但她肚子里有啥小想法那就不好说了。

    伊扎克斯拍拍自己女儿的脑袋,抬头对诺兰的全息投影说道:“她要拿改锥戳你你就把她关仓库里去。”

    众人:“……”知女莫若父啊!

    穆鲁终于不用在格纳库里闷着了,他随郝仁一同离开巨龟岩台号,在阔别一万年之后再次踏上故乡的土地。然而这个地方已经面目全非,城市和土地近乎全都化为废墟,空气中弥漫着灼热有毒的气体。莉莉不得不戴上维生项圈来过滤这里的毒气,她的尾巴在炙热空气的炙烤下打着蔫:“这里简直像要烧起来……”

    “这里已经烧过了,没看到河流和海洋都几乎蒸干了么。”郝仁皱着眉,第一次踏上神国领土(虽然这里还不算真正进入创世女神的神国)的感觉并不好。这是个灼热的地狱,并且几乎没有一寸光景能让人感觉好受一点。他快步来到之前看见的那位巨人身边,现对方穿着一件黑色的长制服,并且是一位女性。

    这位女性巨人倚靠在防空炮基座上。庞大的身躯失去了活力,她的上半身有数个烧焦、贯穿的致命伤,而她的手在最后一刻还搭在三叉戟的某个控制装置旁。郝仁上前检查的时候这位巨人的手才无力地滑落下来,控制装置由此被激活了,伴随着一阵尖锐的鸣响,从三叉戟尖端迸出一道刺目的闪电打向空荡荡的天空。

    莉莉被吓了一跳。

    “她死了。”穆鲁在这位同胞身边单膝跪下,用这个简单的姿势致以敬意,“死于荣耀,在最后一刻都未放弃战斗,母亲会为这位战士感到自豪。”

    郝仁的手接触到了女性巨人的皮肤,一股温热感从指尖传来:这位守护者才刚刚战死没多久,甚至恐怕就在十几分钟前她还活着——之前众人在远处感应到的交火就是在这里生的。这片防空炮阵地只有一个士兵在坚守,她的敌人却是逆子的战斗机编队,战斗力差距是如此悬殊,以至于她毫无希望。

    直到这一刻,亲眼看到一位可能十几分钟前还活着的守护者战士,郝仁才真切地意识到自己正身处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弑神战争的现场。

    之前他在理论上推论了这颗星球的时间仍冻结在一万年前,在飞船上摧毁了逆子的三艘飞行器,在空中看到了还冒着热气的城市废墟,但这些给他带来的感觉远没有眼前这位战士来的真实且直接。从指间的温度中,他感觉到一种时空颠倒错乱的独特感悟向自己倾轧过来,一万年前生的罪恶战争以不可思议的方式跨越了时间,跨越了空间,就这样硬邦邦地砸在他眼前。

    一阵灼热感伴随着岩浆崩裂的声音从身边传来,伊扎克斯慢慢变身成了恶魔形态以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他向四周打量了一圈,突然大踏步地走向阵地一角,声若滚雷:“这边有东西!”

    在距离防空炮阵地数百米的地方有一个冒着浓烟的大坑,不断有火花从大坑里迸裂出来。郝仁他们飞快地跟上伊扎克斯的步伐,在跑到大坑旁边之后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

    一个数十米长的、外壳仿佛卷曲的龙虾一样的苍白飞行器残骸在坑底躺着,表面破了个大洞,但整体结构基本上还是完整的。

    是“逆子”的残骸。

    穆鲁转头看向防空炮阵地:“那位战士在阵亡前打下来一个。”

    这突然现让郝仁大为惊喜,他原本还在为自己彻底摧毁了三架“龙虾战机”而懊恼——巨龟岩台号的火炮威力太强,即便最小功率的副炮都能把目标撕碎成粉末,以至于他在刚才的战斗之后根本不可能找到逆子的残骸样本,可没想到现在眼前就冒出来一个。他抓着数据终端在残骸上照了照:“这玩意儿不会爆炸吧?”

    数据终端出一道蓝光,扫描过残骸之后给出安全的结论:“安全,能量储存装置似乎被击穿了,飞行器内没多少能量残留。”

    郝仁和莉莉马上跳进大坑里,开始检查这个残骸的情况。

    这形状怪异的飞行器与大多数飞船和战斗机都不一样,它弯曲复杂的外表上没有明显的舱门结构,不过莉莉凭鼻子找到了这玩意儿进人的地方,她挥舞着火之非常高兴在龙虾战机的一块弧线装甲上火花四溅地切割着,由于后者已经失去充能状态,莉莉很快便挖开了一个足够容纳自己钻进去的大洞,然后刺溜一下子跳了进去。

    郝仁则捡起被莉莉切下来的那块装甲板,他看到这装甲板的内侧描绘着很多复杂的花纹,这些纹路肯定不是为了装饰的,但看着也不像是电路之类的东西。

    “这是神纹,”穆鲁蹲下来,忍着满心厌恶为郝仁解释这些符文的秘密,“他们从母亲的话语中窃取了这个宇宙的真理,并把它刻写在装甲上,因此他们的军队能免疫各种各样的自然力量,还能有效对抗守护者们的法术和精神攻击。他们甚至把这些符文刻在自己士兵的头盖骨上,让那些士兵也具备了同样的抵抗力。如果说他们那些能对抗神性的混沌武器是矛,那么这些神纹就是他们的盾,他们就是依靠这两样东西才站到了和神一战的水平线上。”(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