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八百零八章 碧翠丝与巴蒂斯特
    柏妮亚正呆呆地坐在旁边神游天外,郝仁突然说话把她吓了一跳,这位还远不成熟的小小圣女像任何一个处于她这个年纪的小孩子一样容易走神。等郝仁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要求之后柏妮亚才赶紧蹦起来并跑进神殿后面的一个小房间里,在一阵叮叮当当的翻找之后,她小心翼翼地捧着一个陶制的小罐子走了出来。

    前面便已经说过,这个世界的人们日常生活与各种香料息息相关,香料不但是一种生活物资,更涉及到宗教、民俗、礼节等方方面面。不同种类的香料被用在不同的场合,有的用于祭拜神明,有的用于洁净自身,有的则被用在新生儿的洗礼仪式上。柏妮亚取来的小罐子里装着一些灰白色的粉末,这是她亲手制作的,用各种草药和魔法焙制而成。郝仁取了一些这种粉末,感觉一种强烈的、像是甘草的味道扑鼻而来,他把数据终端取出来:“分析一下。”

    “少量可以影响脑神经育的成分,能在幼儿大脑育早期施加影响,降低创造性思维能力以及……”数据终端说着,在柏妮亚身边盘旋了一圈,以确定这个世界人类的生理细节,“以及独立批判现实的倾向。但它并不会影响智力和遗传因素。总而言之这是一种可以让人‘听话’的东西,并不高明,但如果大量应用在每一[个人身上的话,几乎可以确保整个文明的停滞。当然,光有这些药剂是不够的,还需要一整套教育体系。我相信这里的部落已经做到了。”

    郝仁皱着眉:“这算是一种保护措施?”

    “如果放在普通文明身上,这应该是犯罪。但在这里这确实是某种保护,”数据终端上下浮动着。“这个世界的地下空间并不丰饶,而且整个星球都没有能源没有太阳,星球本身储藏的能量是极其有限的。你应该知道高度达的人类社会能以多快的度消耗行星寿命,所以这里的人类文明被停滞了,目的应该是延长整个生态圈的寿命。”

    “这种香料也是女神教你们做的?”郝仁指着小罐子问柏妮亚,后者飞快地看了薇薇安一眼,脑袋使劲点了几下。薇薇安则继续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就当是我教你们的吧。”

    郝仁想了想,把香料放在一旁,继续看着碧翠丝留下的那些日记。那位魔女是一位富有探索精神的学者。与她那个年代那些只知道争夺势力和古物力量的同行们有很大不同,她留下的记录里用很大篇幅讲述了自己在这个世界的研究现。她甚至还留下了图纸:图纸上描画着火之部族和山之部族记录在石板上的古代事物。碧翠丝认为这些东西应该还掩埋在地下深处,她提起自己一些未能实现的探险计划:

    “……大地深处应当还留有很多遗迹,我现一些永恒之柱周边存在不正常的裂隙,这些裂隙就仿佛刻意留下的通道一样通向地下。然而永恒之柱本身是这个世界的‘神迹’,当地人认为这些柱子是巨人的手臂,而深入柱子的根基会让巨人痒,进而引起天空崩塌,所以我只能放弃……

    “火之部族在上古时代似乎是被称作‘厄比修斯’的魔法民族。他们擅长制造以火焰驱动的机器和魔导设备,我从他们的石版书里复原了一些东西,这些东西的图纸在……”

    后面的很多羊皮纸上开始记录碧翠丝的考古现,她还提到了部族成员至今仍在保留的一些古代遗产。郝仁随意翻阅着这些东西。而他旁边的柏妮亚又开始坐着打瞌睡了。小圣女旁若无人地冒着鼻涕泡,上半身不住地晃来晃去,她挂在脖子上的一个圆饼形吊坠因而在燃素灯的光亮中不断折射出金灿灿的光芒。海瑟安娜的视线突然被这个圆饼吸引。她叫醒柏妮亚:“小丫头,让我看看你的吊坠。”

    小圣女赶紧把脖子上的坠子解下来交给海瑟安娜。

    海瑟安娜原本还以为这就是个装饰用的金属饼。但拿到手她才现这是个精密程度乎想象的东西。正圆形的“吊坠”大概有怀表大小,表面用仿佛激光蚀刻一样的手法制作出了复杂精细的花纹。一些花纹末端还镶嵌着已经磨损的细微晶体。海瑟安娜在翻看这东西的时候碰到了金属饼旁边的一个按钮,于是这个设备便一下子弹开了,露出里面结构精巧的机械结构和线路来,在它的盖子内侧则还刻写着一些符号和文字,薇薇安好奇地凑过去看了一眼,通过翻译插件解读出上面写的是什么:

    “国立大图书馆-厄比修斯档案库管理员钥匙-可取代泛用身份卡”

    “这是古代的圣物,”柏妮亚擦掉鼻涕泡,很认真地说道,“圣女们代代相传的。这个上面寄宿着知识之灵的化身,还有女神的旨意。”

    “一个精巧的炼金道具,混合着机械学与魔法原理,”海瑟安娜用手指轻轻抚摸着那古代钥匙里面的纹路,虽然它的外部已经磨损,但内部还保存的很好,“地下大概有个跟它配套的遗迹?”

    而郝仁那边则正翻到最后几篇手稿,碧翠丝的记录就要临近尾声。她是在自己人生的最后一个年头留下这些东西的,那时候她的身体已经饱受各种奇特病痛的折磨,她意识到自己时日无多,而且越是在手稿末尾,她就越频繁且明确地提到了自己的死亡临近。

    “……我的时间已经不多,越是频繁用魔法和草药压制病痛,它就反弹的越是激烈。我的身体不能适应这个世界的很多物质,现在这些积累下来的‘毒素’就快要了我的命了。我已经和莫贝卡(当年的部族圣女)道过别,她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但命运无常,谁能与之对抗呢?

    “……有趣的是,临近死亡的时候我反而开始怀念自己的故乡。虽然那个世界正处在最艰难的时期,魔女和巫师都遭受着难以言喻的恐怖高压,但孤单单地死在这个遥远的异乡似乎也不是太美好的事。我最近频繁回忆起家乡的事物和熟人,以至于手头对古文书的破译工作也停滞下来。我或许变得脆弱了,但在这最后的日子里,没有人苛求一个落难的魔女必须坚强……

    “……巴蒂斯特,请原谅我在一切最终即将结束的时候才提起你的名字,但我真的时常想起你,我是如此想念,以至于我甚至不敢把你的名字写在任何地方或告诉任何人,因为每次听到这个名字都只能让我更加深切地意识到我们之间究竟相隔了多远的距离。或许你现在仍然在寻找我的下落?我多么希望现在能和你对话,我现在唯一想要告诉你的,就是远离这个地方。

    “这里没有希望,这里什么都没有,这个世界是个有来无回的混乱空间,我曾教给你的那些知识远不足以应对这里的危险,所以,千万不要来找我。”

    手稿到这里就结束了。

    在羊皮纸的最后几个篇章,碧翠丝的记录已然有些凌乱,甚至有点分不清现实和妄想的感觉。这些东西并不是一次写成的,而是她用了一年的时间断断续续回顾着自己过去十几年在这里的经历,因此最后几张羊皮纸应该是反应了碧翠丝当时的糟糕状态。但不管这些文字多么凌乱,它的含义仍然明确无误:

    巴蒂斯特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寻找炼狱第二层的原因就在这里。

    这时候从神殿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后一个脸上涂着红色颜料的部族战士突然闯了进来:“女神大人,圣女大人,哨兵在荒野上抓到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下午出去外地参加同学婚礼,大概两天就能回来,这章早点更新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