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七百八十四章 历史记忆
    本来这个镇子的气氛就已经阴森诡异到让人不寒而栗,海瑟安娜一句话说出来更是让所有人都哆嗦了一下,南宫三八立刻举着小手弩在楼梯口瞄来瞄去:“你确认?我怎么啥都没感觉到?”

    薇薇安二话不说就扔出个小蝙蝠去检查二楼的动静,蝙蝠扑啦啦地在上面飞了一圈,薇薇安摇摇头:“上面没人,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啧啧,现在弄的我都有点瘆的慌了。”郝仁搓了搓胳膊嘀咕起来,他倒是经历过许多比这里危险百倍的事情,但有时候危险跟吓人不是一回事这个镇子的气氛和怪异都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刚进来的时候还没太大感触,但随着在这里呆的时间越来越长,郝仁也觉得心里越来越不踏实。这里的一切都在向外散着莫名怪诞的气息,不只包括火塘里那凭空漂浮的火焰,也包括空气中某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

    大概就是那无处不在的灵体令人起鸡皮疙瘩吧。

    “先检查一下这座屋子,”薇薇安身边慢慢浮现出更多的蝙蝠,她开始指挥这些哨兵去大宅的每个角落查探情况,“巫师曾在这里藏身的可能性很大。”

    “那我先变成人类形态再说,这老房子的过道太窄了,尾巴转不开,”南宫五月对郝仁招招手,“给我衣服。”

    队伍众人分散开去各处检查废屋情况,郝仁则和薇薇安一组,去屋子的二楼查看。

    这座大宅的内部很复杂,虽然从外面看着的时候还没现多么富丽堂皇,但其内部仍然有着当时那个年代的贵族所喜欢的繁复结构。整个房屋由一个长屋和两侧的两座**小楼组成,大部分建材是厚实的木板。长屋的一层是大厅和供仆役与牲口休息的几个隔间,而长屋二层则有笔直的走廊和很多房间,应该是领主及其家眷住的地方。整个宅邸到处都亮着灯光。在那些黑乎乎的墙板上每隔几米便挂着一盏油灯,油灯里全都是同样的干涸情况。灯火在没有燃料的情况下凭空漂浮在灯具上方几毫米的地方,其共同点是毫无温度。

    郝仁和薇薇安在二楼慢慢探索着,木地板在他们脚下出吱吱嘎嘎的声音,仿佛不堪重负随时准备塌陷似的。郝仁注意到走廊里有些房间门口还铺着厚实的地毯,那些地毯和周围的东西一样都染上了一层灰黑色,但在这些晦暗的颜色中仍然能依稀看出其原本的华丽花纹。

    薇薇安弯腰查看了一下地毯上的纹路,露出些怀念的神色:“看上去是意大利来的高级货。贵族啊……哪怕是这么偏僻的小镇上的贵族,也要用上这种程度的奢侈品。这么一块毯子应该够镇上一户五口之家的平民花销半年了。”

    “这里也到处都是灰,”郝仁在推开旁边另一扇房门的时候摸了一手灰,“这里在房屋内部,但积灰的情况和外面一样严重。看样子这些灰很不寻常……恐怕也是非自然的产物。”

    门后面是一间不太大的屋子,而且装饰也并不华丽,看上去不像是领主或者贵族亲属住的地方。薇薇安看着屋子里的陈设,根据自己对那个年代的了解做出推断:“应该是管家、顾问或者类似的高级仆役住的地方。这种高级仆役掌管着贵族家中的所有大小事务,而且跟着自己效忠的家族一起世袭罔替,代代为仆,所以有资格跟主人住在这么近的地方。不过他们没有贵族头衔。所以一些限定身份的装饰品是不允许他们使用的。”

    郝仁微微点头,走进屋子的时候顺口念叨一句:“话说你好像还挺适应这气氛的我都感觉后背毛了。”

    “我没啥感觉啊,”薇薇安笑了起来。“我当年还经常住在坟墓里呢,血族嘛,跟这些东西打交道才正常。”

    屋子里同样是遍布烟灰,一张橡木床被放置在房屋的东南角,床铺上曾经的高档被褥已经腐烂的千疮百孔。在床旁边有一张带抽屉的写字桌,桌子上还可以看到陈旧破烂的书写工具和一些像是纸张的碎片。屋子的另一侧则有一座小小的暖炉,炉子中静静燃烧着毫无温度的非自然火焰,在暖炉前还放着一把老摇椅,摇椅上有几片破布垂坠下来。

    郝仁看着这样的景象。脑海中似乎浮现出了这屋子曾经的一幕:温暖的小火苗在暖炉中静静燃烧着,照亮了不大的房间。一名老管家在完成主人交待的工作之后回到屋中,坐在自己钟爱的摇椅上盖着毯子休息。火光映照在他脸上,在老管家布满皱纹的面庞上投下阴影。随后这名管家突然想起什么,站起身来到写字桌旁,在一张羊皮纸上写下些东西,那张羊皮纸便被他收在桌子下面的第二个抽屉里……

    郝仁突然晃了晃脑袋恢复清明。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快了几拍,刚才那些不知道是想象中还是出现在眼前的幻觉仍然没有完全消退。他瞪着眼睛看向屋子中央的老摇椅,刚才那一瞬间,他似乎真的看到有个满脸皱纹的老管家坐在上面,甚至之后生的事情也仿佛亲眼所见一样清晰地印在自己脑海里。有那么一瞬间,真实和虚妄的界限好像被动摇了,郝仁觉得自己的意识从当前这个时空的废宅中抽离出来,落入了几百年前的某次记忆里。薇薇安立刻注意到他的不对劲:“郝仁,怎么了?”

    “我好像看到些东西,但跟莉莉看到的方式不一样,”郝仁一边说着一边下意识地来到放在床边的写字桌旁,桌子下面的第二个抽屉上挂着一把锈死的挂钩,“我好像看到了一整段记忆……”

    他一边说着一边随手捏碎了抽屉上的挂钩,打开抽屉之后,他看到许多羊皮纸零落地被扔在里面。

    羊皮纸周围还有一些严重风化的碎片,那应该是普通纸张未能抵抗时间的侵蚀变成了碎渣,但羊皮纸基本上还保存完好。他小心翼翼地把那些已经很脆弱的纸片取出来放到桌子上,顺手掏出数据终端:“扫描一下,提高对比度,看看这上面写的啥。”

    终端哦了一声便飘在桌子上空扫描起来,一道蓝色光线从其下部射向纸张,而其上方的全息投影上则显示出被解析出来的文字。其中有一些字迹已经彻底消失,技术手段无法复原,但其他字迹还能看出来,那是好像日记的东西:

    “……海默温的多疑和暴躁正在变本加厉,他对那些平民之间流传的迷信说法深信不疑,甚至还主动传播它们……我看着他长大,但我开始不了解他了,自从卡琳娜生病之后,他就像……或许那个‘学者’很可疑,但海默温对他的信任无以复加,而且那名学者用手触摸了十字架……我最好还是把这些写下来,但写给谁看呢?但愿将来这些东西不必流传出去……”

    把这张纸上的内容破译完之后,郝仁把其他羊皮纸也放在终端面前,并让后者排列好所有文本的顺序,他现这些纸上记录的东西比想象的还重要:似乎可以解开这座镇子的秘密。

    “……那名学者究竟是什么人?查不到他的来源,但他有着切实可信的证据来表明他并不是邪恶的。他触摸了十字架,还用洁净的盐清洁牙齿,他也不惧怕我在壁炉里添加的香料或许他已经注意到我的几次试探,所以很坦然地主动去展示这些特质……但疑惑还是挥之不去。镇子里的流言丝毫没有减少,并且愈演愈烈,前些日子驱逐出去的女巫今天早上被现死在河滩附近,她似乎是想偷一件衣服,但仍然没坚持到太阳升起来,她的魔法没有奏效么?

    “……女巫的尸体被烧掉了,黑魔法的迹象确凿无疑,我或许应该忏悔,我之前竟然还怀疑过她是不是个无辜的姑娘但火光升起来的时候我只感觉无比的恐惧,女巫的尸体在点燃的瞬间有剧烈的震颤,随后火焰中冒起了巨大的浓烟,那是可怕的景象,浓烟中泼洒出来的灰烬几乎覆盖了整个广场……收集起来的灰烬比三个成年男人的体重还要大,有人说那是女巫之前吃掉的小孩子的重量。灰烬被圣水净化,撒进了铺满石灰的坑底……

    “……女巫事件之后,我对学者的怀疑并未稍减,因为疾病并没有像他说的那样终结,不管是驱逐女巫还是烧掉女巫的尸体,镇子上的小孩仍然在生病,大人也开始虚弱起来……

    “……有一天晚上,我看到那个学者在烧毁女巫尸体的地方停留,那里没有任何人,但他嘴巴在动,仿佛一直在和某个人交谈。我不敢太过靠近,但隐隐约约听到他提到了‘门的对面’和一个叫‘血之王’的人……毫无疑问,他和女巫是有关联的。”(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