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七百四十三章 这就是变成死妹子的原因
    readx;    巨龟岩台号悄无声息地快上升,并沿着山体向一个更加荒凉的方向滑行了数千米:郝仁不希望自己的行动把人引到诺兰正藏身的山洞附近。他现飞船的加过程比预想的要慢很多,而且运行起来也缺少流畅感,这从侧面证实着他的猜测:眼前这并不是真正的巨龟岩台号。

    这只是根据他的记忆、由某种庞大程序模拟出来的、外表上非常相似的一艘飞船,由于希灵帝国制造的幽能设备对凡人文明而言是无法理解的东西,因此这艘船的核心部分完全是虚构出来的,而且无法出模拟程序本身的知识库。

    “你真觉得咱们能顺利抵达‘边界’么?”数据终端看着飞船以笨拙的方式加离开大气层,忍不住嘀咕起来,“这个世界幕后的控制者会允许有人探索舞台的边界么?”

    “可能会被人拦下,或者遇上什么别的阻拦,”郝仁点了点头,“哪怕这个世界是被一个纯粹的程序控制着,它也应该有某种自我保护的机制,这个机制肯定会阻止数据溢出。不过在此之前咱们也能观察到这个世界‘违和’的部分了。”

    尸姬终端哦了一声,好奇地问:“你觉得这个世界的本质是什么东西?”

    “或许是某种电脑程序,虚拟世界之类的,”郝仁随口说道,在知道世界的虚假性之后他立刻就产生了这方面的猜想,而且与之类似的猜测还有很多,“程序说”是其中最靠谱的一个,“世界的重置过程,还有诺兰记忆里提到的种种细节,这些都很像是虚拟世界的特征。而且巨龟岩台号和幽能手枪的状态也能佐证这点。”

    “咱们现在乘坐的飞船是虚拟出来的,那真正的巨龟岩台号在哪?”尸姬终端提了个很关键的问题,“还在你的随身空间里?”

    郝仁一摆手:“不,我确认过了,随身空间里没飞船。不过我怀疑其实从始至终我都没有打开过随身空间——要放开思想。咱们现在在一个虚拟出来的世界里,在这里经历的一切其实都跟现实隔绝了,‘打开随身空间取出东西’这件事很可能只是一个在我脑海里生的过程。还记着当初咱们第一次从卓姆回去的时候现佣兵牌带不出来,而且脏掉的衣服也完好如初的情况么?因为所有过程都是程序模拟出来的……虽然咱们在这里面根本找不到程序的接口在哪。”

    尸姬终端又哦了一次。接下来就继续在控制台上坐着呆:她原本在飞船上的位置是控制台上的插槽,但现在进不去了,无所事事的她只好在自己的插槽上面坐着假装自己很有用。郝仁看着这样的终端,禁不住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样,大概是这表情太过明显。后者忍不住斜了他一眼:“你想啥呢?”

    “我大概明白你这是怎么回事了,”郝仁指着对方的身体,“比如你为啥会变成这副模样。”

    终端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为啥?”

    “我不是说了么,这个世界只能模拟它能理解的东西,因为它的模拟功能是个程序,而程序都是死板的。它不能理解我的幽能手枪,所以它模拟了个能退子弹的盗版货,不能理解巨龟岩台号的原理,所以模拟了个乱七八糟的壳子,”郝仁指着终端。“同理,它也不能理解一个活蹦乱跳能说会道满脑子想法而且比人都聒噪的pda是个什么玩意儿……”

    尸姬终端瞪着眼,表情僵硬地低头摸了摸自己:“……日他个仙人板板……”

    “我估计这个世界上还没出现过你这种层次的人工智能,或者哪怕出现人工智能也跟你原理不同,于是这个世界的模拟程序就蒙圈了,”郝仁翻着眼皮,“或许它是通过扫描灵魂来确定个体外形的,你丫脑子太像人类,世界就把你模拟成了人类,但你丫又是个无机物。世界就把你模拟成了死人,再加上你从来都不会安静,于是世界设定你死了也不消停……”

    看着金女孩目瞪口呆的模样,郝仁悠悠说完最后一句话:“以上都是我猜的。但我估计你提不出比这更靠谱的猜测了,因此这个过程是目前的唯一解释。”

    终端呼一下子从控制台上蹦下来:“那为啥本机偏偏被选了这么个外形?!别的形象不行么?”

    “你问我我问谁去,”郝仁对天翻着白眼,“大概是系统默认表情包?”

    他这么说着,突然冒出个想法:“也有可能是因为你丫在灵魂层面真是这么个……卧槽!”

    终端被这声“卧槽”吓的一激灵:“你干啥!?”

    郝仁瞪眼看着对方:“你丫的真浪费自己这么个形象!平常性格不能好点么?”

    终端:“……所以你到底在说啥?”

    郝仁摆摆手转过身,不再搭理这个乱七八糟到令人匪夷所思的pda。转而专心观察飞船外面的情况。他心里对自己的推测还是很有自信的,虽然目前未能洞悉这个世界的真正规律,但他已经通过对幽能手枪的试验和对巨龟岩台号的观察确定了这个世界的“模拟”机制,所以数据终端的变异根本不是什么夺舍,而是彻彻底底的“换了个形象登场”,只是由于这个世界的模拟功能不完善,pda才变成了个死妹子。

    目前看来数据终端是他的所有工具里变异最严重的一个,哪怕是内部变成抽象迷宫的巨龟岩台号,也没有化成人形的终端变异严重。郝仁猜测这大概跟终端的高度人格化有关:一个活生生的灵魂,比什么高科技都复杂。

    想到这儿他突然有点别扭,忍不住自言自语地嘀咕着:“工具么……”

    平常跟数据终端吵架斗嘴的时候他都忍不住把对方当做人来看待——否则他也不可能跟一个pda那么认真地吵吵闹闹,但在进入这个世界之后,终端显然是被这个世界的判断机制当做了一个工具。尽管它被模拟成人类外形,但“模拟”这个过程本身,就意味着被模拟之物的非人属性,因为“人类”在这里是无需模拟的。

    终端咋咋呼呼的声音在旁边响起:“你又在说啥?”

    郝仁随口说道:“你说你算是工具还是人?”

    他刚说出来就感觉这话题有点不妥,貌似自己问的太直接了,却没想到终端压根没在意:“这有区别?希灵神系不研究这个,因为世间万物都是帝国的零件。不过你非要纠结的话……本机那妥妥的算工具啊,精密工具!特厉害那种!”

    听见这货如此自豪地宣布自己是个工具,郝仁一巴掌拍在脑门上:“我就知道替你操心是浪费感情。”

    终端这时候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飞船外面,虽然这个半吊子的“巨龟岩台号”在运行起来各种奇怪,但它至少真的具备飞向太空的能力,现在飞船已经置身于茫茫宇宙了,而卓姆星就在飞船下面的视窗角落,已经收缩成一个拳头大小的蓝色小球。看着外面的星空景象,终端若有所思:“本机原来还以为这个世界会采取点更积极的防御手段……比如压根禁止咱们的飞船升空,或者更严重点,限定一切飞行器都只能在大气层内运行。”

    “既然成功飞出大气层了,那这证实了我一个猜测,”郝仁则轻轻点点头,“这个世界的虚拟场景有个大前提。”

    “什么前提?”

    “必须符合自然规律,必须足够‘真实’,”郝仁指着越来越远的卓姆星球,“为了提高这个世界的‘真实度’,某种程序必须完全还原自然界的一切细节,既然有天空,那就必须有抵达天空的手段,既然有宇宙,那宇宙飞船就必须能用。它可以用陨石或者自然灾难之类的东西阻止人类射飞船,但它不能制定一种不存在的自然规律来让飞船的原理失效——因为真实宇宙中没有这样的自然规律,所以它制定不出来。”

    “嗯,有道理,不过咱们升空到现在貌似连一点阻碍都没遇上吧,”终端有些疑惑,“难道这个世界就这么放任咱们去探索边界?”

    郝仁眉头微皱:“我也正在奇怪……不过先不管了,当前就是继续往前开就行,咱们看看这场梦到底有没有尽头!”

    终端抬手指了指外部监视器传来的画面:“或许……那边就是尽头。”(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