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七百三十七章 豁免重置之人
    一抹灰色影从视野的角落闪过,郝仁瞬间捕捉到这一幕,赶紧追了上去。

    诺兰的度飞快,如同一只敏捷的猎豹般在走廊中疾奔着,同时不断警惕地观察着周围动静,看上去跟郝仁一样也是在躲避这里游荡的士兵。郝仁在开头两个拐角的时候还险些追丢了对方,但终究人类的脚力赶不上自己这个人,在转进一条笔直通道的时候,他看到诺兰的身影就在前面不远处,于是赶紧招呼了一声:“诺兰!”

    对方正在全力奔跑,这情况也顾不上先隐蔽自身再徐徐图之了,所以郝仁选择最简单有效的方式把诺兰叫住:反正自己有护盾顶着,哪怕诺兰跟卡尔一样六亲不认也不用担心那些小口径的步枪能对自己造成什么危害。

    诺兰听到身后的叫声脚步一顿,但身子的动作行云流水毫不迟疑,灰色长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她借着停步的惯性扭转身体伏低身子,瞬间便用肩上扛着的火箭炮瞄准了这边。

    郝仁吓了一跳:“……”

    说好的小口径步枪呢?这姑娘竟然扛着门火箭炮在这里乱跑?

    “这怎么局势展总是跟我预料的不一样,”郝仁抓狂地跳着脚,同时向身后摆摆手让尸姬终端别忙着蹦出来,他抬头看着前面不远处的灰少女,“诺兰,别开枪……炮,是自己人!额,话说你也……”

    他注意到诺兰身上的衣服也生了变化,从灰狐狸的佣兵制服变成了一身浅灰色的厚布军服,既不像之前遇上的6战队又不像这座设施里的守卫,或许是第三方的人员。但不管怎么说,服装的变化意味着一件事:诺兰也重置了。

    她还记着之前的事情么?还是说跟卡尔一样,完完全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郝仁皱眉等着诺兰的反应,但如果他推测没错,这个女孩应该可以记住这个世界每一次变化的信息:这就是她那些不同寻常的技巧和经验的来源。

    诺兰看着郝仁的眼神也有些惊讶:在这个世界的变动再一次开始的时候她就做好了和周围所有人作战的准备,但眼前这个男人的反应似乎说明他还记着自己的事情。她皱着眉,但并未把武器收起来:“你记着我是谁么?”

    “诺兰。绰号灰狐狸,是灰狐狸佣兵团的老大,”郝仁微笑起来,“还是你把我带到这儿的。”

    诺兰稍稍放下手中武器:“那你记着你是谁么?”

    “郝仁。在废土上闲逛的家伙,金砖砸人的专家,”郝仁知道诺兰已经放下警惕了,“咱俩在裂谷市认识的。”

    诺兰皱着眉:“还有呢?”

    郝仁愣了愣,看到诺兰一脸认真的神色之后简直想哭出来。他使劲揪着自己的头:“非要我说恋尸癖仨字么!”

    诺兰脸上似乎微不可察地划过一丝笑意,紧接着这微微的笑容便被意外之情和某种兴奋给取代了,这是郝仁认识这姑娘一来第一次在她脸上看到这么丰富的表情。诺兰走向郝仁,声音中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你竟然记着上次轮回的事?”

    “果然是轮回么,”从诺兰口中听到这两个字之后郝仁长出口气,有种真相大白但又更加深陷迷雾的纠结感,“看样子你什么都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一次保持记忆?”诺兰上下打量了郝仁一眼,“如果你跟我一样经历了很多次,那应该不会有这疑问。”

    郝仁知道自己的情况解释起来太复杂。所以干脆摆摆手:“我的情况太难理解了,而且我现在还糊涂着呢,基本上回答不了你的问题。还是你跟我讲讲这边的情况吧,我要没猜错的话,咱俩现在互相应该是这个世界上仅有的‘伙伴’吧。”

    诺兰点点头,正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却听到尸姬终端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搭档!你俩聊起来了咋不叫我一声?”

    郝仁扭头一看,看到那位本质上是块板砖的金女孩正步伐僵硬地朝这边走过来,诺兰一看这个情况就愣住了:“她……活了?而且她也能记着之前的事?”

    郝仁一瞬间意识到,比起自己的情况,这个尸姬终端才是最难解释的!

    他使劲摁着脑门含含糊糊地敷衍:“额。差不多就这个意思吧……反正她现在算是活着呢,而且她知道你的事。你别问是怎么知道不清。”

    “她的腿脚怎么回事?”诺兰注意到了尸姬终端那一瘸一拐的步伐,“受伤了?”

    郝仁面无表情:“脑血栓后遗症。”

    诺兰一脸古怪地看着郝仁:“你们俩真是多灾多难……上辈子她死了你疯了。这辈子她脑血栓……”

    郝仁简直要抓狂:“是是是你说啥就是啥!我上辈子整天背着个死妹子当恋尸癖,这辈子还要养个脑血栓的话痨,而且我的pda还修炼成精了,我还走到哪都让人当成神经病我说咱能不能别谈这类似的话题了,有完没完?!”

    诺兰被郝仁这突然爆弄的一愣一愣的,听到对方最后几句话的时候才恍然大悟。她心想眼前这位的疯病恐怕并没痊愈:毕竟他保留着上次“轮回”的记忆,兴许连神经病也一块保留下来了。

    郝仁在给上帝当了一年多的助理之后终于达成了很多神职人员梦寐以求的境界,那就是跟自己的神同享荣光他和自家神仙姐姐都被人当成顽固性神经病了。

    还是万幸,他不会读心术。

    “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再说,”诺兰脑海中的念头只是转了一下便被扔到旁边,她示意郝仁跟上自己,“这地方到处都是敌友不明的家伙,活下来才是第一要务,否则就要等下一次循环了。”

    “话说你就拎着这么个玩意儿到处跑啊?”郝仁表情古怪地看了诺兰手里的火箭筒一眼,虽然这个世界的科技比地球先进,火箭筒也因而明显轻便精密很多,但拎着这种规格的武器怎么看都不像是跑路用的,“不方便吧?”

    “没办法,睁开眼手里就只有这东西,”诺兰扯着嘴角,“我刚才就在找机会看能不能从某个落单的倒霉蛋手里抢到武器,但一直不太顺利。不过我力气很大,拎着这个也不影响行动,而且多少比赤手空拳强。”

    郝仁低头看看自己手上,他之前倒是有一把轻型突击步枪,但在乌兰诺夫消失之后不久那把枪就不知何时不见了。他想了想,干脆直接从随身空间里取出一根银色的短杖递给诺兰:“拿着这个。”

    诺兰目瞪口呆地看着郝仁“变魔术”的举动:“这是怎么……”

    郝仁有自己的想法,在现这个世界的异变情况如此诡异之后,他觉得没必要太遮掩自己的自然力量了:反正对其他人产生的影响都会被重置掉,而唯一不会被重置的诺兰则隐藏着不比他少多少的秘密。当务之急是找到个安全的地方,而且如果能稍微震慑住诺兰的话,接下来的很多事情也会顺利不少。

    当然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他得保证诺兰的存活,毕竟目测就这一个了解情况的人可问了。

    “武器,你先别管是怎么来的以及是什么原理,人人都有秘密,反正你只要知道我是跟你一边的就行,”郝仁教着诺兰该怎么使用这件来自艾瑞姆精灵的军火,这是当初从艾瑞姆军火库中带出来的诸多兵器之一,但由于郝仁已经用惯了等离子长枪+幽能手枪的搭配,所以到现在没怎么派上用场,“这玩意儿叫哨兵手杖。握住这个部分,这里可以打开保险。手杖这一端是射击口,红色按钮是扳机,黑色按钮是力场盾,把画着花纹的一面朝向前方,就像这样……”

    诺兰一头雾水地记忆着这些奇奇怪怪的操作,她把手杖横在身前,按了一下黑色按钮,一道带着优雅弧线和光芒花纹的、椭圆形的绿色护盾立刻张开,挡住了她大半个身体。

    这突然出现的护盾让她目瞪口呆。

    “盾牌和射击功能不能同时开启,毕竟这个技术有限,”郝仁交待了最后一句,“但总比扛着火箭炮到处乱跑管用。”

    诺兰继续目瞪口呆。(未完待续。)

    (本书采集来源网站清晰、无弹窗、更新度快)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