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七百二十四章 各有秘密
    格斗场上,郝仁和诺兰相对而立,周围是一圈起哄的佣兵。

    郝仁都不知道情况是怎么展到这一步的,老实说他并不喜欢这种被人围观的情况因为他出风头早就出够了,现在想要的不过是安安静静搞调查而已。但数据终端说的没错,这个名叫诺兰的女孩确实有很多古怪之处,尽管看上去不像是被守护者影响过,但她确实具备着不符合其年龄和身份的能力。

    直接接触是最佳的测试手段,如果诺兰真的被自然力量影响过,郝仁有自信瞬间识别出来:毕竟他跟“守护者”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

    是的,他打算在战斗中刺激对方一下,看在危急情况下这个诺兰会不会使用出出人类的力量。

    诺兰对郝仁探出一只手做邀请状:“你是客人,你先来吧。”

    郝仁皱了皱眉,他在想着待会应该怎么尽量让诺兰察觉不到自己身上的异常能力,同时还要把这个小姑娘的隐藏力量逼出来,结论是先必须关掉刚性护盾:打起来之后自己身上金光乱冒总不能跟人解释说是白日飞升吧。

    关掉护盾之后,郝仁谨慎而又快地上前,一击平平无奇的直拳打出。他并没受过什么专业的格斗训练,但身体强化带来的提升让他能和最佳的格斗大师一样精准控制自己的每一份力量,也有着出普通人的反应能力和度,再加上一年多来在各种危险局面下的历练,郝仁的心性也不像最初,他自信光凭着人的身体力量就足够应付这个小丫头了。

    但下一瞬间,他就现诺兰以一个刁钻的角度扭过身子躲开了自己的拳头,而几乎与此同时。他感觉自己肋下一阵刺痛:诺兰竟然借着郝仁自己胳膊阻挡自己视线的瞬间计算出了偷袭的路径,用手刀在后者肋下飞快而有力地一个戳刺。

    “砰砰”两声皮肉交击的闷响之后郝仁立刻抽身后退,肋下的隐痛迅散去。虽然他已经把所有防护技能全都关掉。但强化过后的身体仍然不是诺兰能用拳脚力量伤到的,估计对方使出全力也只能让自己痛一下而已。但他心中却很是惊讶:刚才两人快进行了几次交手。郝仁现一件可怕的事:这个诺兰的格斗技巧竟然高的吓人,甚至达到了未卜先知和瞬间计算的能力,他的每一次动作都好像是诺兰在自己脑海里勾勒过无数遍的,自己这边刚一抬手,诺兰往往就已经把后手准备完了!

    是单纯的技巧?某种预知的能力?还是经验?

    而诺兰看着郝仁的眼神也非常怪异。她倒是没现对方体质上的异常,但却从经验上判断出眼前这竟然是个格斗上的门外汉:尽管对方有着极快的反应能力和度,光从架势上大概能唬住任何人,但这唬不住诺兰。她一眼就看出了郝仁隐藏在高力量下的技巧软肋。

    这真的是个纯粹的自然人?

    周围起哄的佣兵们倒是看不出名堂,他们只是胡乱喊着口号给自己的老大加油,在看到场上两人打的一点都不热闹之后还捣乱地喊叫起来,而诺兰和郝仁却各自都集中了精神。郝仁意识到诺兰恐怕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好对付,而诺兰则对郝仁的“自然人”身份产生了怀疑。

    没有经过身体改造的自然人是不可能有这种反应能力和肉.体强度的。

    两人重整态势,再次拳脚相交,这次各自都拿出了真正的实力,场上立刻回荡起连续不断的“砰砰”声,可其中大部分声音并不是打中皮肉的响动,而只是拳头破开空气的闷响。双方都现了对方的不好对付。所以都在尽量避免正面硬拼,打起来只是看着热闹却很少有肢体碰撞的时候。周围的佣兵们刚开始还在乱糟糟的起哄,但很快他们的动静就都减弱下去:这种格斗已经有点出他们认知了。

    一个身体上的人。一个经验上的怪物,俩人认真起来开打的场面完全跟这些佣兵平常的厮打不是一个概念的。

    只见郝仁和诺兰的身影在场上辗转腾挪,各自都没有固定的路数或者招式,但每一次进攻或防守都异常精确简练,刨除花哨的动作之后只有最简单实用的攻防,这是绝对遵循实用主义的战斗技巧,是毫无观赏性,但在战场上比什么都管用的东西。佣兵们有些完全看不出名堂,而有些则在看出双方实力之后咂咂嘴:“原来老大平常跟咱们都没认真啊?”

    “我感觉老大揍我的时候挺认真的……”

    “滚。你就是挨揍的时候认真。”

    乌兰诺夫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场面,面甲挡住了他的表情:“那家伙真的是个自然人?”

    郝仁额头冒汗。但更多的是紧张。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在技巧和经验上与眼前这个小姑娘有着天渊之别,虽然不知道对方是怎么练出来的。但在不启用自然能力的情况下要保持对诺兰的压制确实需要使出浑身解数。他现在完全是依靠人的身体素质来和对方周旋,用单纯的力量和度来弥补技术上的不足。

    看不透对方的行动,那就硬生生依靠神经反应来跟上诺兰的动作,郝仁现在就是这么个状态。

    诺兰身上也冒着细汗,不过她的表情一如既往只有木然,惊奇神色完全被她掩藏在眼底。灰色的马尾辫已经在打斗中散开,湿漉漉的头贴在脸上,但她却没时间去整理。她已经不止一次打中眼前的对手,攻击的都是关节、神经之类能让人瞬间失去战斗力的位置,但这些攻击都没奏效,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眼前的情况只能继续这么打下去。

    在一个错身之后,诺兰再次找到进攻的间隙,她这次似乎是铁了心要把郝仁放倒,趁着对手不注意便一个凌厉的鞭腿甩过来。而郝仁这时候却一个没注意,下意识地升起了“防御”的念头。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一片微微的光芒便出现在他体表。

    “糟糕!”郝仁脑海里刚冒出这俩字,诺兰已经一脚踢了过来,他飞快地撤去护盾,但对手的攻击已经到了。

    “砰”一声结结实实的闷响,郝仁被冲击推的后退了半步,诺兰则身子一个不稳险些跌倒,在最后时刻她勉强站住了身子,一条却腿不自然地垂着。

    周围的佣兵们不明所以,因为刚才一切都生在电光石火间,旁观者根本看不出生了什么。

    郝仁立刻上前想要扶住诺兰,因为他看到少女的身体已经开始摇晃,恐怕下一秒就会摔倒。而诺兰则在郝仁伸手之前主动把手按在他肩膀上:这样看上去只是普通的切磋完之后打个招呼,她就这样不动声色地稳住了身体。

    “平手,”诺兰面无表情地对周围人说道,接着用力一挥手,“今天打累了,解散。”

    佣兵们一阵骚动,但“老大”开口的威压还是有的,这些被教训的很服帖的大头兵们只是抱怨了几句便纷纷散去。最后现场只留下一个人,不是乌兰诺夫,而是一个皮肤微黑的中年女子:医生。

    “扶我去那边。”诺兰在郝仁耳边低声说道,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堆废弃钢材。

    两人来到可以休息的地方,“医生”也不动声色地跟了过来。诺兰始终保持着淡然的表情,走路的时候也勉力维持着如常的姿势,但找到可以坐的地方之后她还是疼的嘶了口气。“医生”也不吭声,只是沉默着取出随身的注射器,装上一管医疗用的纳米机群抵在诺兰的脚踝位置:那里已经明显地肿胀起来。

    “轻度骨折,需要十五分钟修复。医生”帮诺兰注射完“药剂”之后只咕哝了这么一句话,说完之后就走开了,什么也没问。

    “刚才那是什么?”

    诺兰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