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七百一十七章 乌兰诺夫
    除了回到基地的时候,乌兰诺夫在任何情况下都戴着他的全覆盖式头盔,这几乎是他的招牌形象。然而这顶头盔并不是为了帅气和拉风,也不完全是为了增强什么防御力,它真正的作用是维持一个老兵的生命,以及掩盖他的可怕真容。

    郝仁看到一个样貌骇人的男人正坐在桌子后面摆弄着某种设备,其脸庞几乎无法被称作人类。他大片的皮肤已经消失,露出的肌肉和骨骼中泛着金属的银光,一只眼球依靠某些电子线路连接着才不至于掉下来,原本是鼻子的地方只剩下一个带有阀门的金属管,从金属管上接出来的一条软管则正连接着桌子旁的某个气瓶,而他的牙齿——那里只有一排整齐的金属。

    乌兰诺夫隐藏在头盔下面的真容就仿佛一个血肉和钢铁混合铸造起来的骷髅头,诡异而可怖,饶是郝仁已经见识过各种各样奇诡莫名的东西,在看到这景象的时候都忍不住被吓了一跳。

    “你这是……”他没法掩饰自己的意外,索性直接问了出来,“怎么弄的?”

    “六十五年前,我在纳米之海附近工作,观察那些纳米机群能不能用来开拓太空殖民地,”乌兰诺夫脸上残存的肌肉配合着柔性金属抽动了一下,似乎是想对郝仁露出个微笑,但看上去几乎比伊扎≤克斯的笑容还要可怕,“‘主宰’计算机宕机的时候我没能跑出去,于是我被融化了——差不多三分之一。”

    乌兰诺夫说着,微微撩开了自己的上衣。郝仁赫然看到衣服下面是一副透明的胸板,畸形的内脏和人造的器官在淡粉色的维生溶液中缓缓脉动着。看上去仿佛从恐怖片中走出来的生化人。

    “我是那场灾难为数不多的幸存者,而且可能也是活的最久的一个。”乌兰诺夫指了指旁边的床铺,示意郝仁可以随意落座,“啊,你大概对这些不感兴趣——你找我有事?”

    郝仁刚刚从乌兰诺夫的真容和经历所带来的冲击中平复下来,他一下子不知道该说点啥了,略有拘谨地在床上坐下之后才提起自己一开始的目的:“那什么,我是想问一下……我有事要离开基地的话用跟谁汇报不?”

    “离开基地?”乌兰诺夫声音中透着询问,“你要去什么地方?”

    “在附近走走,起码要知道自己未来的住处是个什么样的地方。”郝仁耸耸肩,“而且我也不能一直在这里打扰你们吧——我不打算加入什么组织,所以总有一天是要离开的。”

    “我了解诺兰的性格,她恐怕真不介意你一直在这里住下去,因为她压根不在乎这个,”乌兰诺夫沙哑地说着,他的声音不是从嘴里出,而是从喉咙位置的一个共鸣管中传出来的,他的声带已经在几十年前变成纳米机群的一部分。如今机器代替了他一半以上的生理功能,“但你这么想也很正常。要出去的话我可以陪你,我暂时没有任务,而这地方并不太平。”

    “不不。不用麻烦你了,我怎么着也是当过兵的,这点求生技能总该有。”郝仁赶紧摆摆手,“我就是来打听一下离开基地还要办什么手续不——你们这毕竟是个军事单位。”

    乌兰诺夫哑声笑了起来:“啊哈……不用这么严谨。灰狐狸没这么多规矩,因为诺兰就是这里唯一的规矩。只要你不找她的麻烦。就没人会找你的麻烦。”

    郝仁哦了一声,乌兰诺夫则顺手从桌斗里抓出个什么东西扔给郝仁:“拿上这个,即便你不入伙,灰狐狸的身份也能帮你挡下很多麻烦,在这地方只有背后有兵团的家伙才算是人,没有身份的人都是工厂里的‘炉渣’。”

    郝仁接住飞过来的小金属牌,这是个小巧的胸卡一样的东西,上面用激光蚀刻着一个灰色的狐狸头像,是灰狐狸佣兵团的标志。在混乱的黑街,人们被森严的等级制度支配着,来自零都市的干部和各个兵团的团长是一等人,而背靠兵团的士兵和掮客们被尊称为“公民”,最下等的则是那些毫无身份,也没有能力战斗的苦力——他们在那些冒着黑烟的工厂中从事繁重的、无法被纳米机群代替的粗重活,饱受呼吸道疾病和各种污染的折磨,依靠粗劣的食物和纳米机群制成的神经麻痹药剂来维持短暂的生命,他们被称作“炉渣”。

    如果没有一个兵团担保,贸然来到黑街的访客基本上过不了三天就会被扔进工厂中,能再完整出来的人只有凤毛麟角。而即便能逃过这一劫,在黑街的贫民窟里生存下去也不会比在工厂中做“炉渣”容易多少。

    这就是文明崩塌之后的人类社会。

    郝仁在网上查资料的时候也粗略浏览了有关黑街的情报,尽管资料简陋,他还是大概了解了这个地方的规矩和环境,所以他知道这个小金属牌其实应该是诺兰授意给自己的礼物,而且对一个外来人而言,这是一份极其宝贵的意外馈赠。他妥善收起识别牌,好奇地看着乌兰诺夫:“其他佣兵团也像你们一样好打交道么?”

    “其他?”乌兰诺夫呵呵笑了起来,声音粗劣的仿佛一个破损的老风箱,“你要么加入他们,要么被他们扔到工厂里去,大部分佣兵团同时也干着人贩子的勾当。你应该庆幸自己遇到了诺兰,她是这里最强硬也最不讲规矩的佣兵,她自己订了规矩,那就是除她之外的所有人都是狗屁——所以只要她认可了一个人,那这个人在黑街基本上就安全了,所有兵团都会给几分面子的。”

    郝仁脑海中闪过了诺兰的面容,那个有着灰色长的、始终面无表情的佣兵女孩,她的一双眼睛给郝仁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如今回忆起来,那眼睛中竟仿佛带着一种无法言喻的疏离和沧桑,就如同一个看破凡尘又然世界的脱者在旁观众生生死一般。郝仁回忆起这个细节的时候忍不住感觉背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坚信自己在诺兰的眼神里看到了某种理论上不属于她的东西:“诺兰……今年多大了?”

    “十七岁,或者十八岁——不能再大,”乌兰诺夫看着郝仁的眼睛说道,“别问更多了,我只知道这些。这地方的大军阀都对诺兰极端忌惮,他们畏惧她,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畏惧她的年纪。据说她十三岁的时候就只身刺杀了两个佣兵团长,徒手,而且是用最残酷的方式。或许你觉得自己今天从希顿手里救了她一命,但实际上诺兰估计有一百种以上的方法一个人干掉今天遇上的所有伏击者。”

    郝仁目瞪口呆:“她是人么?”

    “有人说她其实是‘第三代进化者’,只是伪装成了第一代,也有人说她其实是远东联盟覆灭之前制造出来的兵人,你可以去搜搜‘兵人计划’,说的有模有样的,”乌兰诺夫摇摇头,把调整好的呼吸过滤器装回头盔里,摘掉自己鼻子上的呼吸管之后重新戴上了头盔,“不过我建议你一个都不要信,也不要去跟诺兰打听这些。她平常脾气很好,但偶尔火的时候可没人是她的对手……哈,重新戴上脸的感觉真好。”

    乌兰诺夫戴好头盔,将上衣里延伸出来的几条线路连接在自己的面罩下面,又拉上外衣的合金拉锁,重新变成一个全封闭的、仿佛摩托车骑手一样的怪异士兵。他的头盔为他提供呼吸辅助,并不断释放出电信号保证他那严重受损的大脑能持续运转,而他上衣里面套着的一件护甲则释放另一套信号来抑制他体内那些残存的纳米机群,以防止那些致命的小东西彻底切断他的脊椎。这套装置再加上体内的人造器官共同组成了一副怪异畸形的躯体,它们已经维持了他六十五年的生命,而且只要他的大脑继续存活,这幅躯体就能继续生存下去,直到比任何一个人类活的更久。

    六十五年前,他失去了三分之一的躯体,而六十五年后的今天,他体内百分之八十的组织都接受过了更新和改造,这种程度的改造即便在第二代进化者中也绝无仅有,已经很难说改造至此的乌兰诺夫究竟是个人类还是一套活着的生化机械,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个苍老的士兵仍然活着。

    他为什么要坚持活到今天?

    郝仁看着乌兰诺夫并不魁梧的身体,知道这个面目全非的老兵肯定还有着更多故事,但他现在还没到询问清楚的时候,所以在感谢对方今天告诉自己这么多事情之后,他离开了乌兰诺夫的房间。(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