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七百一十三章 这颗星球的局势
    郝仁鼓捣了一会才搞明白桌子上那台“个人电脑”的基本操作方法,它看上去和地球上的笔记本电脑有些类似,但键盘功能和系统架构有很大不同,如果不是脑内翻译插件以及过往经验的辅助,或许他要用更长时间才能搞明白该怎么从这台设备里查些资料出来。

    在错误地打开了一大堆程序之后,他认为自己找到了类似浏览器的功能,而且惊喜地现这里竟然是连着网的。

    “真不知道这种世道是怎么维持全球网络畅通的,”郝仁看着显示屏上慢慢刷新出来的画面和文字,好奇地嘀咕着,“难不成还有人来这地方收网费?”

    数据终端通过郝仁的眼睛看着电脑屏幕,也跟着瞎扯:“坐着装甲车端着轻机枪来修光缆的电信人员,你不觉得这设定很带感么?”

    “有扯淡的功夫不如帮我想几个搜索关键词,”郝仁搓着手指,“这玩意儿可比找当地人打听方便多了。”

    数据终端随口答道:“自然人,一代进化者,二代进化者,大战,世界局势这些关键词肯定没错。”

    郝仁有些生疏地操作着这个世界的电脑,他想知道的东西终于完整呈现在自己眼前。

    蔓延全球的战争已经持续了整整三代人。

    这个世界的人类将自己脚下的星球称作“卓姆”,意译的话和表世界的“地球”其实是差不多的意思,但为表示区别,在这里还是选择当地通用语言的音译。而卓姆星球最后的和平时光是在六十多年前结束的。

    一些老人习惯将那段最后的和平称作“田园时代”,那是这颗星球上的人类所享有的最后一个太平盛世,而且恐怕也将是整个人类历史的最后一段辉煌。人类在那个年代里迎来了科技的爆式展,两项技术的出现似乎要终结这颗星球上所有的难题和隐患:一项是可靠的纳米科技,这项技术来自北半球的国家联合体,科学家们认为新出现的纳米机群将彻底解决包括环境污染、人体疾病、自然改造甚至外星殖民方面的一切问题;另一项技术则是可进化式生化插件,一种可以植入人体的、能和生物组织完全共存的机械装置,这种机械装置甚至能像宿主的先天器官一样同步育。依靠细胞能量维持终生运转。

    纳米机群的研初衷是解决环境问题和医疗难题,科学家们希望这些尖端机器人可以用于分解污染物以及治疗人类体内的损伤。而生化插件则是对人体进行飞跃式改造的基础。由于现代医学的辅助,人类这个族群脱离了优胜劣汰自然法则的监管,因此进化过程早已停滞,科技日趋先进,人类自身的肉.体在自然界中却显得原始之极,而科学家们相信生化插件将重新将人类推向进化之路的前沿因为这些插件的终极形态便是化为人类身体的一部分,从根本上改变人类的生命形式。

    毫无疑问。在卓姆星球的最后和平年代里,整个世界都沉浸在一片欢欣鼓舞、自信十足的氛围里。尽管始终存在对新技术抱持疑问和警惕态度的保守派,但这些少数派的声音很快便被全世界人民的欢呼声给淹没了。

    随着技术日趋成熟,被称作“进化者”的人群正式出现了。他们是在体内植入各种改造插件的新型人类,诸如神经强化束、辅助记忆芯片、神经-计算机接驳口之类的装置让他们获得了有别于普通人类的各种能力,原本这种人群应该被称作“改造者”,但由于那些插件本身的生物特性以及随同宿主共同生长进化的性质,第一批接受插件移植的人自称为“进化者”。

    正如很多故事里讲的那样,进化者和纯种派的自然人从一开始就存在摩擦。进化者的先天优势挤占了自然人的生存空间,而自然人凭借庞大的人口基数和占据的社会资源又对进化者做出了种种苛刻限制。但不管怎样,这种摩擦从一开始就在预料之中。社会学家和科学家们相信这都是正常的“社会变迁阵痛”,因此人类社会仍然正常运行着。

    直到六十五年前。一场灾难在北半球爆开来,开启了持续至今的“大战”,也让卓姆星球的繁荣盛景荡然无存。

    郝仁当然对这场灾难异常在意,但他查找了一大堆资料却现都是漏洞百出矛盾重重,六十五年前的真相已经被战火破坏殆尽,而且战争中的各方势力也都在拼命用有利于自己的方式去记录和宣传这场战争的开端。最后郝仁只整理出几条有用的线索:灾难的开端似乎是多方面的,其中包括粮食污染、金融危机以及一次进化者暴乱,而最致命的直接原因则是纳米机群的一次失控事故。

    六十五年前,这颗星球北半球最大的纳米机群指挥中心遭遇了突然袭击。三台被称作“主宰”的巨型计算机在袭击中同时宕机,直接导致指挥中心周边的纳米机群之海失控。在机群自身的安全装置因不明原因失效之后。这些原本用于分解无机垃圾和净化水源的微型机器人流向了周边城市,直接溶解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三座城市其中包括一个国家的都。

    持续了六十五年的大战就以此为开端,而且从一开始就混乱异常。

    当时事件的调查结果已经被历史封存,但网上的流言倒是很多。据说有切实证据证明动袭击的是进化者中的激进分子,他们借助进化者特殊的脑芯片功能获得了一部分纳米机群的直接控制权限,其目的是释放出暴走的纳米机群来大规模屠杀自然人,摧毁自然人的人口优势和社会资源优势之后再借助纳米机群在废墟上建造出属于新人类的国度,但由于控制机群所需的计算力过于庞大,动袭击的进化者全部因大脑过载而死在“主宰”的机房中。另外的流言则说动袭击的是南半球的某个国家或者某个极端宗教团体……总之说法多种多样,结论只有一个:纳米机群的失控摧毁了北半球的国际势力平衡,导致大量二线国家想要趁虚而入争做老大,自然人和进化者之间的矛盾也被完全激化,在后续的一系列事件推动下,战争就以失控的态势蔓延了整个星球。

    没人能想到这场战争竟然持续了整整六十五年,直到如今它几乎摧毁了这颗星球的所有秩序,一个畸形的、苟延残喘的人类文明在这里苟活着,而这个文明原有的样子早已荡然无存。

    在知道了这颗星球当前局面的起因以及现状之后,郝仁又进入了关于“进化者”的详细词条,他终于搞明白第一代进化者和第二代进化者是怎么回事了。

    两代进化者之间并不是字面意义的“辈分”关系,而是指他们各自使用的改造技术。进化者的技术基础是生化插件,而早期的生化插件都只能在较为成熟的个体身上应用,植入手术通常生在十四周岁以后或者更迟的十八周岁。这种植入手术是在成熟人体身上施行,因此改造程度有限,通常都是些局部的肢体强化,而且身体外部可以看到明显的手术痕迹,诺兰脑后的插槽就是个例子。由于这种改造技术较为原始,因此采用这种改造的人被称作“第一代进化者”。

    直到今天,还不断有新的“第一代进化者”出现,他们通常是佣兵,为了在战场上活下去,或者为了修补身体受到的致命伤残而不得不接受改造。

    第二代进化者则是使用更先进植入技术的人类,他们在大战爆后才出现,是进化者中的极端派成功建立政权之后研究出的“高科技成果”。与第一代不同的是,这些人是在胚胎时期便接受改造的。

    人类就仿佛扮演了造物主的角色,研制出了带有“遗传信息”的“机械芯核”,他们将这些豆粒大小的机械芯核植入到人类胚胎中,新生儿一出生便已经是血肉和机械融合在一起的人。机械芯核中生长出来的强化束会随着人体一同生长,简直如同人体内同时生长出另一副身体般融合无间。

    这些人就是“第二代进化者”。

    郝仁看了静静躺在床上的金少女一眼,想到了对方血肉中那些异质化但却与身体完全融合的管线。

    “你现在这个身体就是第二代进化者的,”郝仁戳了戳数据终端的脸蛋(暂用版),“而我身上没有任何机械插件,所以在当地人看来就是纯种派的自然人。怪不得他们看见咱俩在一块会那么惊讶这俩阵营现在脑浆子都打出来了。”

    “实际上你丫身体改造的程度比谁都高,”数据终端碎碎念着,“而本机现在却用着一副连眼睛都睁不开的破烂外壳……并且还破了个窟窿!”

    郝仁翻着白眼:“死者为大,你能不能别抱怨了,这姑娘死的多惨啊,你还占着人家的尸体……”

    数据终端嚷嚷着:“那换你进来试试?!”

    郝仁:“……”(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