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七百零六章 不对劲
    郝仁躲在一处掩体中观察着外面的动静,虽然暂时没有看到敌人出现,但从远方传来的枪炮声可以判断这并不是什么太平地方,在搞清楚情况之前保持隐蔽是很重要的。∷∷,

    他看到四周街道破败,建筑物斑驳坍塌,墙壁和路面上随处可见弹孔,街角则堆放着扭曲的金属残片,到处都是一片战争破坏之后的痕迹。天空灰蒙蒙的仿佛是要下雨,但干燥微寒的空气提醒着他这并不是阴云,而是某种不散的高空尘埃云。一阵微风吹来,带来了远方的硝烟味道,还有一种刺鼻的、仿佛化工污染的怪味儿。

    “啥情况?第三次世界大战真开始了?”郝仁一边咕哝着一边,集中精神,检查了自己的大脑状态,现自己没有做梦。

    “也不可能是做梦……”他自言自语地嘀咕着,“细节太完备了……难道又被传送到梦位面某个地方了?”

    普通人沉入梦境之后是难以辨识自己处境的,因为大脑会自然地加工在梦境中的所有细节并自我欺骗地构筑出所需的感官,但郝仁已经接受过身体改造,而且针对性地训练过自己的精神力,他可以在梦境中保持清醒,也可以在极端沉睡中分辨出现实,甚至一定程度上抵抗各种强力幻术。但在确认自己身处现实之后郝仁还是有些疑惑: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又进入梦位面了,但这次进入之后总有种违和感挥之不去,他也说不出来是怎么回事。

    “终端,能听到么?”郝仁激活了精神连接。在脑海中呼叫数据终端,他知道那家伙是二十四小时和自己心灵连接的。包括自己沉睡的时候,“我现在的状况有点微妙……”

    数据终端的声音延迟了几秒钟才传来:“收到。信号清晰,不过本机的状况也有点微妙……”

    “你也进来了?”郝仁一边在脑海中说着,一边谨慎地向着最近的建筑物转移,他希望可以去高处看看这地方的情况,“这是不是梦位面?”

    数据终端的声音忽大忽小:“应该是,但这次传送过程很突然,本机是被你的精神力‘拉’进来的,没来得及记录‘下潜’过程。另外周围环境也有些异常,但无法描述。”

    “呵。竟然又睡着觉进入梦位面了,”郝仁扯扯嘴角,他看到一座高高的塔楼,虽然外墙破损不少,但结构还很完整坚固,他决定上去看看,“我还以为今后再也用不着这种进入方式了呢……一年多没体验过啊。”

    “理论上不应该生这种情况,你的精神力已经日趋稳固,高度可控。不会再生不受控制的梦境潜入,而且本机与你连接在一起,作用相当于一道防火墙……至少预警功能是有的。”

    “总有意外的时候。话说你提到这地方环境异常?大概是咱们这次又以精神体进入梦位面的缘故吧,”郝仁随口推理着。“自从找到塔纳古斯裂隙之后就一直是实体进入,我都快忘了精神体进入是个啥感觉了。”

    数据终端的声音又延迟了几秒钟:“资料不足,无可奉告。”

    郝仁爬上破旧塔楼的三层。俯视着下面的街道:“你怎么突然严肃起来了?话说这地方可真……不乐观。”

    站在塔楼的阳台上俯视城市,入目之处满目疮痍。几乎每条街道都在一副破破烂烂的模样,这整座城市一定遭遇了大规模的轰炸或者是在旷日持久的城市战中被摧残至此的。

    数据终端的声音还在继续传来:“本机需要分出一部分计算力来分析这里的情况。”

    “好。你继续分析吧,”郝仁随口说道,“不过在此之前你能不能确定一下这颗星球的位置?这里距离霍尔莱塔大概有多远?能联系到晶核研究站或者阿拉曼达基地么?”

    “……资料不足。只能确定是在梦位面,但无法确定当前所处位置,与晶核研究站和阿拉曼达基地的信号传输正常,但物理地址无法解析,可能出现了意料之外的干扰或数据链错误。”

    “也有可能是太远了,”郝仁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仿佛要透过那层尘埃看到其背后的星空,“或者这地方处于某个特殊的星区。”

    在这个真神爆炸的宇宙,出现一两个时空规则混乱的畸变区域并不是什么不可想象的事儿,现在郝仁只庆幸自己是精神体进入了这地方,生危险的话还可以全身而退。

    然而一个疑惑已经开始在他脑海中徘徊: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掉到这地方?

    他最初进入梦位面就是像现在这样通过梦境“下潜”的,所以对这个潜入过程倒是并不陌生,但他也曾测试过,在表世界通过梦境下潜的话百分之百会被传送到霍尔莱塔星球上似乎霍尔莱塔和表世界有着某种映射关系,或者说现实之墙的一道大裂隙就正好投射在霍尔莱塔星球上。

    但这次,他却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星球,而且貌似和霍尔莱塔距离甚远。

    他把这个疑问告诉数据终端:“终端,你觉得这是怎么回事?”

    数据终端想了想:“……悲观估计,这种现象可能意味着现实之墙的裂隙正在进一步扩大。原先你在表世界做梦只能进入霍尔莱塔,但现在……梦位面有更多地方和表世界产生了连接。”

    郝仁感觉一阵肝疼:“那乐观估计呢?”

    “乐观估计是你脑子出毛病了所以乱窜。”

    “你大爷!”

    “本机来自生产线,本机的大爷是一台基板检测仪,请注意你的取向,本机的大爷比你身上任何一部分都要硬。”

    听到数据终端这么精神地跟自己斗嘴,郝仁心中松口气:貌似这个逗比也从突然传送引的后遗症中恢复过来了。

    “还没完全摆脱困境,”数据终端感应到郝仁脑海里的想法,似乎有点沮丧地来一条消息,“进入梦位面的时候出了点数据换算方面的错误,本机失去了移动能力,你来接本机一下。”

    郝仁一愣:“你这次怎么出这么多岔子?”

    “本机问谁去!下潜过程中你才是主导!”

    “好吧好吧,我上哪接你去?”

    数据终端把导航信息传输到郝仁脑海中,后者顺着精神感应向着某个方向看去,现那里的街巷正冒出阵阵青烟,一阵断断续续的交火声正从那里传来。

    那货还真是选了个“着6”的好地方。

    郝仁晃晃脑袋叹口气,直接跃下三层楼,向着冒出硝烟的街巷快步跑去。

    在接近交火区的过程中,他现了一些尸体:穿着不统一的战斗服装,男女均有,装备着小口径的单兵武器,根据伤口判断应该是在最近的一次交火中战死的。

    等他赶到数据终端出信号的街巷时这里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硝烟味儿,血腥气混杂在微风中不断飘来,在这里战斗过的士兵应该已经撤离或者战死,只能看到地上残留的破损装备以及在街角掩体后面的几具尸体连尸体都没来得及带走,这显然是失败的一方。

    郝仁左右看看,没现活人,而离他最近的几块水泥板后面则躺着两个阵亡的士兵,他走过去的时候顺便弯下腰检查了一下这两个人的状况。

    “枪械是火药动能,但比地球上的先进,”郝仁一边检视着阵亡士兵的装备一边嘀嘀咕咕,“嗯,枪身上镶嵌着先进的电子辅助装置,可能是瞄准和制导用的……和战斗服连接在一起……”

    他伸手拿起一把步枪,枪身上立刻投影出一行文字:用户错误,机构已锁死。

    “……竟然还带权限识别功能。”

    正在这时,一阵从身后传来的清亮呵斥声突然打断了郝仁的动作:“不许动!前面的人,把手放在脑后,面向这边慢慢站起来!”(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