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六百九十一章 不正常的现象
    郝仁看着大胡子手里的怪异容器,事到临头还是略微有点紧张的:“话说还用我光着膀子躺地上不?”

    “你在这儿坐着就行,”大胡子微微笑着,“对你而言,只进行接种源血的部分就够。∷,不过我还是建议你能集中精神,试着在心中呼唤我们的女神虽然很难说不带虔诚的呼唤能产生什么效果,但应该可以提高一些成功率。”

    郝仁咬咬牙,对旁边的数据终端点点头:“帮忙监控我的身体情况,如果生意外……”

    数据终端的声音听上去特别期待:“放心,本机第一时间砸蒙你。”

    郝仁总感觉这货的声音貌似有那么点不怀好意,不过这时候大胡子已经将那带有尖针的容器抵在自己额头上,他感觉一阵微微的凉意传来,但随后并无任何变化。

    大胡子干咳两声:“咳咳,那什么,你先把护盾停了。”

    郝仁赶紧拍拍后脑勺:“哦哦,我忘了这茬。”

    源血顺着刺针渗入皮肤,一种温热的奇妙感觉从额头弥漫开来。

    那些液体就如其名字一样,蕴含着永恒的和最初的生命力,它们没有丝毫冰冷或者异物的感觉,恰恰相反,当它们渗入皮肤的时候,郝仁几乎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主动接纳这些外来物。一种温和而且略带酥痒的刺激在皮肤下面蔓延开来,而且正在逐渐向着四肢百骸渗透。郝仁脑海中禁不住闪过一个念头:

    自己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啊,这不就等于把来路不明的微生物往自己血管里打么……这搁在随便哪个桥段里都是个作死的1ag,而他现在竟然敢乐呵呵地搞这种实验。这放在一年前都是不敢想的。

    当这个念头浮现出来的同时,郝仁心中也突然划过一丝疑惑: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期待向体内注射源血?这符合自己的谨慎性格么?进行刺印仪式的冲动貌似是从第一次见到这个仪式的时候就产生了……这种冲动真的只是因为好奇?

    郝仁感觉自己的精神慢慢散。对于源血的期待感和一种仿佛回归母亲怀抱的安心感同时袭来,这不但冲淡了他刚刚冒出来的那点疑惑。并且有一种某个愿望被满足的欣喜将其取而代之。

    数据终端的全息投影上显示着源血在郝仁体内的扩散状况,它们仿佛雾气一样不慌不忙地扩张着,温和无害而且生机勃勃。莉莉有点紧张地看着这一幕,喉咙里呜呜几声之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这真没问题吧?我怎么感觉跟电视上看的非法医学实验似的……”

    “只不过是一次暂时的接种试验而已,”数据终端的声音倒是照旧悠悠然,“放心吧,这家伙体内的强化因子很快就会把外来物质分解掉,在那之前,咱们就看他能‘听’到什么东西……嗯?”

    数据终端出一声轻微的惊呼。众人随之看到了异常的一幕:在全息投影上,本来正在郝仁体内逐渐弥散开的源血因子竟然一瞬间全都消失了。

    薇薇安眉头一皱,脸色不自觉地浮上一层阴影,但很快恢复到面色如常,同时想起了一次与之类似的情况。

    莉莉则伸手戳戳数据终端的外壳:“……你感应器掉线了?”

    “扯,本机状态良好着呢,”数据终端嗡嗡地震动几下,飞快地在郝仁身边盘旋了好几圈,“消失了……不对。好像是一瞬间全都吸收了?喂,大胡子,这是正常的么?”

    这时候大胡子跟奥本主教俩人都还愣着呢,光从他俩的眼神上都能看出来这不正常。奥本主教立刻过来检查着郝仁身上的情况:“没生过这种事……不管是谁。接种之后都要有很长时间的适应才对,而且身体也应该出现明显的变化……异邦人,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郝仁这时候才从那种莫名其妙的复杂体验中退出来。他低头看看双手:“没啥变化啊。这就完啦?”

    “源血在你体内消失了,”数据终端把之前的全息影像记录放出来。“似乎是一瞬间被吸收,而且吸收完之后你的身体没出现任何变化。源血也没留下任何痕迹。”

    “吸收啦?”郝仁瞪着眼睛,“我怎么感觉还啥都没开始呢?”

    大胡子捧着容器想了半天,一咬牙:“再试一次!”

    不等郝仁表意见,大胡子就已经把容器上的刺针噗呲一下子戳到他脑门上了,片刻之后数据终端的惊呼声再次响起:“又吸收了!”

    看着大胡子又有跃跃欲试的架势,郝仁顿时冷汗直冒,赶紧摆手拒绝:“停停停别试了别试了,这不是生理盐水好么!”

    大胡子这才颇为遗憾地把容器放一边去,莉莉则迫不及待地蹦了出来:“所以房东这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只知道以前也生过类似的情况,”薇薇安咬咬下嘴唇,提起了郝仁的古怪体质,“他对一部分魔法免疫,而且以前我用血魔法给他施咒的时候他也吸收过我的血液。”

    “连吸血鬼的血都吸?!”南宫五月顿时对郝仁惊为天人,“你俩到底谁吸谁啊?”

    薇薇安尴尬地别过脸去:“我在这方面的专业技能确实不怎么精通……”

    “别讨论食谱问题了,”郝仁摆手让她们别跑题,“现在问题的关键是我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我的魔免体质对源血都管用?”

    “也可能是神性冲突的问题,”数据终端这时候幽幽来了一句,“如果源血是以神性部分对其他生物产生影响的话,那肯定会跟你身上的神性冲突,抵消掉也是可能的。”

    数据终端很谨慎地用了“抵消”而不是“被吞噬”,这是照顾到了现场的两位辉耀教徒的心情,不过郝仁还是明白终端话中深意的。他意识到这个宇宙的创世女神在神性上弱于自己身后那个女神经病,因此前者的神性力量对自己不起作用这要放在往常是个值得骄傲的好现象,但现在它显然对自己的工作产生了意料之外的干扰。

    “但这也说不太通吧,”伊扎克斯出于好奇也了解过有关“神性”的知识,他感觉有哪不对,“这里的源血是生命之种‘繁衍’出来的不知道第几代物质,和创世女神的联系应该没那么强了才对,而且非要说的话,这个世界上所有生物都是从源血里孕育的,如果源血有神性,那岂不是全世界的苍蝇蚊子都有神性了?真这样的话房东在星球上登6的瞬间这边就全家爆炸了。”

    薇薇安皱着眉:“但要不是这样,怎么解释房东体内源血消失的现象?”

    南宫五月好奇地绕着好人爬了一圈(因为现在是海蛇形态,所以用爬):“别的先不说了,房东你集中精神能听到女神说话么?万一还有点效果呢。”

    郝仁一听也是,立刻闭上眼全神贯注地调动起自己的精神力,在脑海里默默呼唤那个不知道在哪的创世女神,周围其他人看到这个情况也纷纷安静下来防止打扰,整个仪式房间中变得落针可闻。

    一阵微弱的声音从不知什么地方传来:“啪叽……啪叽……啪叽……咔擦咔擦咔擦……”

    郝仁睁开眼,有点困惑:“我就听到一阵奇怪的啪叽声。”

    莉莉举着手:“我也听见啦!”

    郝仁四周一看,赫然现不远处的地上有个正抱着桌子腿使劲咬的鱼宝宝:“……豆豆在啃桌子!”

    一番手忙脚乱的折腾之后,浑身滑溜溜的豆豆总算是被大人们抓住了,而郝仁的这次尝试也终于宣告失败。

    他无法进行刺印仪式,不但如此,他甚至不能和源血进行任何形式的接触。

    大胡子和奥本主教又用别的方法测试了几次,最后一次他们将源血涂抹在郝仁皮肤上,片刻之后,那些仅仅是涂在表皮的源血还是被迅吸干了,并且连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说起来……以前我还真没直接接触过源血来着,都是隔着观察容器或者隔离手套的,”郝仁看着自己的手背呆,在几秒钟前,那里还涂着一些温热的红色液体,“结果现在才现这个现象。”

    “但我的接触貌似没啥问题。”莉莉举着手嚷嚷起来,她刚才也自告奋勇地接受了和郝仁一样的全套测试,结果是她体内没生源血消失的现象。

    但除此之外,莉莉也没能和女神建立什么所谓的精神联系。

    不管怎样,这次尝试是失败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