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六百六十九章 山中
    好像没人注意到乌鲁克的尴尬尽管这位狼人领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但他的坐骑仍然跟老熟人聊的热火朝天。郝仁还记着自己第一次来到梦位面时那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的情况,因此他对自己在这里最初认识的狼王颇有亲切感。在一番交谈之后他也搞明白了为什么狼王会从草原迁徙到这大西部的雪山里来这可是一段不远的路程,而且大山上与这些草原狼昔日生存的环境有着天壤之别,如非必要,狼群是不会随意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的。

    因为草原上的气候生了变化。

    龙脊山脉的崩塌所产生的影响比想象的还要深远,山脉崩塌之后,原本会从群山东侧回卷的湿热空气失去阻挡,直接吹入圣山以及圣山周边的沿海区域,与此同时海洋季风也开始长驱直入地进入草原,带来了低温和盐分。草原西南沿线的很多植物不太适应这种变化,植被减少的同时也导致很多追逐水草的兽群开始向北方帝国的方向迁徙。生活在草原上的狼群也受此影响展开迁移,绝大部分草原狼都追逐着猎物前往了北方,也有向东继续前进的,而狼王却领导着它的族群走了反方向:它们径直朝圣山这边来了。因为狼王拥有出普通动物的智慧,它认真琢磨了一下,觉得在食物已经减少的情况下追逐其他狼群一起去北方竞争不是什么好主意。在长途奔袭之后,它的狼群不一定能比别的狼优秀多少,还不如往西边来。

    虽然草原西边的食物已经减少。但也不至于没吃的,还是有很多适应力强的猎物留在这边,相比较而言这边甚至比北面的情况还好,而且在这里还生活着狼人虽然狼人跟狼不是一码事,但这两个种族关系融洽是世人皆知,狼王寻思着自己可以在这里找个落脚的地方,于是一番周折之后。它就领着兄弟们找到了乌鲁克的部族。

    在把当地狼人们吓一跳之后,这些会说话的聪明狼群就顺利入伙了。

    郝仁没想到在自己一行人忙活着拯救世界的时候。一群狼也在自己的世界里经历了一番了不起的冒险。他很奇怪地看着狼王:“你说的我都明白,可你们不是草原狼么……你们在这儿能适应?”

    “为什么不能适应?”狼王还奇怪呢,“我们只是住在草原上而已,但跟我们一个品种的也有在山上住的。”

    郝仁顿时就明白过来自己这又是拿地球上的生物模板往这些异世界生物身上套了。

    这些会说话的狼刚来的时候把狼人们吓了一跳。因为狼王一直带着自己的族群在草原上隐居,即便遇上人类也从未暴露过自己的特殊之处,人们知道古代那些神神叨叨的魔法师曾改造过很多动物,却没几个人真正见识过这种改造生物的后代狼人更没见过它们。不过很快双方便取得相互信任,狼王的判断没错,要跟狼人打交道,比跟人类打交道容易多了。

    郝仁跟狼王聊了半天,乌鲁克终于是忍不住了,他梗着脖子表情古怪地憋出几个字:“你俩聊完了么?”

    狼王抬头斜着眼看了看乌鲁克:“急啥啊。我好不容易跟熟人见面……”

    “……”乌鲁克一句话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周围是一圈被憋的脸红脖子粗的士兵,郝仁见这个情况赶紧摆摆手:“好了好了。办正事要紧,办正事要紧。”

    狼王从鼻子里喷出一声哼哼,乌鲁克低头跟自己的坐骑商量:“那什么,咱走吧?”

    狼骑兵队伍终于转身朝山道里走去,郝仁他们在后面跟上,南宫无敌看的啧啧称奇:“鄙人生平百年。从未见过有出行还要跟自己的坐骑商量的……”

    郝仁看着趴在自己肩膀上的数据终端,幽幽地来了一句:“你见过看个视频还要跟自己pda商量的么?”

    奥芙拉目瞪口呆地看完全程。感觉郝仁真是自己这辈子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家伙:“你身边奇奇怪怪的事情怎么这么多?”

    郝仁叹了口气:“以后出门找工作的时候别相信路边的小广告。”

    奥芙拉一头雾水:“?”

    在狼骑兵的带领下,霍尔莱塔士兵们小心翼翼地进入了这座被神秘笼罩的古老高山,并沿着曲折原始的山道逐渐深入。山中道路崎岖,而且很多地方甚至压根就没有路,普通士兵只能徒步前行,连狼骑兵也走的很慢。郝仁跟在乌鲁克旁边,一边注意路边动静一边随口问道:“话说换了个会说话的战狼,有啥感想没?”

    乌鲁克虽然之前给人的印象似乎不怎么好相处,但这时候看来其实也不是话太少的人,他想了想便闷声闷气地答道:“刚开始还很新奇,而且有一个如此聪明的战狼做搭档似乎挺不错的。”

    郝仁一听就知道还有转折:“后来现情况没这么好?”

    乌鲁克板着脸:“……它比我还能说,而且逮谁跟谁聊……”

    乌鲁克这还是没全抱怨出来呢,他肚子里的怨念可多:自己的坐骑比自己口才还好,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古晓今(起码以一只狼的标准是这样),吃东西的时候要感谢大自然,睡觉的地方要求坐北朝南,早起打个猎还得等它做完早操,更神奇的是这只狼它还看书!嗜书如命你敢信?它甚至还趁乌鲁克不注意的时候叼着族长大印跑到图书馆去给自己开了个终生通行证要不是图书馆只认签名不认爪印,它就成功了!

    想到这儿乌鲁克这个颇有威望的狼人族长都禁不住满腹怨念,他一声长叹:“几天前它还跟我们族里的祭司吵了一架,祭司现在还闭门谢客在家思考人生呢。”

    虽然郝仁不知道狼王在狼人部族国的生活到底是啥样,但他完全可以想象这家伙都干了点啥从乌鲁克的脸色上都能看出来个七八成了。他很同情地看着乌鲁克,知道“自己的坐骑比自己嘴皮子还利索”是一件多么匪夷所思又令人蛋疼的事儿。他嘿嘿一笑:“我理解,我理解。不过你也想想好的:至少它聪明啊,而且还愿意当你的坐骑,这多可遇而不可求。”

    乌鲁克看了郝仁一眼:“虽然你说的有道理,但我不觉得普通人能理解我这情况。你有过跟自己的马吵架落败的经历么?”

    郝仁叹了口气,随手把数据终端拿起来:“你看,这是我的……嗯,笔记本,就跟你们这个世界的记录魔石一个道理。终端,给放两段音乐助助兴呗。”

    “逗比,自己操作去,本机哪知道你想听啥。”

    郝仁摊开手:“你看。”

    乌鲁克愣愣地看着郝仁的数据终端,突然脸色一肃:“你我可成莫逆之交。”

    郝仁意外地现这个狼人领竟然还挺有幽默感的。

    郝仁跟乌鲁克在前面谈的貌似很投机,其他人在不远处跟着看到这一幕都感觉有些意外。莉莉碰了碰奥芙拉的胳膊:“我现我们房东这社交天赋有点厉害啊,乌鲁克跟我是同族,我都没找到机会说上话的。”

    贝琪伸着脖子看着前面那俩人:“他们聊什么呢这么热闹?”

    伊扎克斯瓮声瓮气言简意赅地吐出俩字:“三观。”

    南宫三八看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

    “能跟他聊这么热闹的话题,只有三观。”

    而在乌鲁克和郝仁边走边聊的同时,队伍已经逐渐靠近了此前被标注出来的“心灵控制危险区”。

    在前方的岔路口,郝仁看到一面狼人部族国的旗帜孤零零地插在山道旁边,旗帜旁还有一个醒目的红色标杆。乌鲁克立刻停下闲聊,表情严肃:“再往前就是危险区了,大家提高警惕。”(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