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六百六十五章 回归教派的巢穴
    看来贝琪要成为一个合格的贵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当然考虑到她那死性不改的佣兵习气,她这条路估计是得走一辈子了。等搞姬的话题过去之后众人生怕这货再蹦出什么惊人之语,于是赶紧又把话题集中在邪教徒身上。

    其实说实话,郝仁对回归教派的势力范围以及这个世界的宗教局势之类都不感兴趣他只是冲着抓那个大脑怪来的。但现在奥芙拉还没来,贝琪又说的兴致勃勃,他也就跟着听个热闹。

    “话说回归教派的老巢到底在哪?”郝仁好奇地问了一句。

    贝琪随手往地图上一指:“你们肯定猜不到……就在贝因茨教区更西边的群山里。那里要越过剧毒平原,是狼人部族国的圣山。”

    莉莉愕然:“……血湖旁边?!”

    “没错,血湖旁边,但更加深入那片山脉,已经到了狼人部族国的地盘,隐藏在崇山峻岭里面。那里层层叠叠的山峰是天然的屏障和伪装,而且狼人部族国对圣山非常看重,禁止外族人随意靠近,所以我们一直没想到那些邪教徒会藏在那片山里。他们竟然在地下挖了隧道,在狼人和教会的眼皮子底下建立了一个山中要塞。”

    伊扎克斯伸手比划着地图上代表贝因茨血湖(现在改叫贝因茨水晶矿坑了)的区域:“这么说当日房东开的那一炮差点把邪教徒的老巢给打掉?”

    “但就差那么一点。”贝琪摊开手,“要么说生活永远比故事精彩呢,你看这戏剧化的。那些邪教徒很明白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而且他们在教会内部也有眼线,一部分成员甚至干脆就是辉耀教派的高阶修道士,所以他们很清楚教区的各种布置,这可以让他们安然无恙地在教会眼皮子底下隐藏下来。”

    邪教总部藏身在贝因茨教区旁边,这初听上去让人感觉荒谬,然而仔细想想却会现这异常聪明:贝因茨教区是这个世界上最特殊地方,那里人烟罕至。剧毒平原和扭曲领地这样的绝境又严重阻碍了交通,尽管它是一大教区。却因为各种天险而难以监控,再加上挨着狼人部族国,辉耀教派在那里活动起来都有点束手束脚。回归邪教的人只需要借助这些便利,藏身在教会依照常理难以注意的地方。就等于从根本上规避了被现的可能性。

    而且考虑到回归教派也跟女神之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郝仁怀疑那些邪教徒藏身在血湖旁边不只是为了隐蔽血湖本身的神圣性也是原因之一。

    尽管辉耀教派不愿意承认,但郝仁等人很清楚,辉耀教派和回归教派崇拜的其实是同一个神明,前者的圣地和根基,同样也是后者的信仰支柱所在。

    莉莉估计没想这么复杂,她就是听说邪教徒藏在血湖旁边之后感觉挺惊奇的:“真可惜啊,当时房东那一炮要是威力大点估计就直接没啥事了那帮邪教徒当时不知道吓出心理阴影了没。”

    郝仁斜了莉莉一眼:“别闹,当时那一炮要真是打偏。你在这个世界的狼人同胞就绝种了。”

    莉莉想想也是,吐吐舌头不吭声了。

    正在这时候,众人突然听到外面院子里传来一阵车马声。随后有仆役在门外传信:“女主人,元帅阁下来访。”

    贝琪高兴地站起身:“奥芙拉大人来啦!咱们赶紧迎接去……”

    一行人来到院子里,正看到一队衣甲鲜明的骑士和一队穿着灰布袍子的修道士在长廊前面列队等待,而队伍领头的正是奥芙拉和大胡子苦行僧:这俩都是好些日子没见了。奥芙拉显得比之前见面时还要英姿飒爽,看来与邪教徒的战斗反而让这位女元帅更加神采奕奕,而大胡子看着倒是毫无变化。也就身上的袍子貌似更破旧了点,以及胡子比以前还乱。

    郝仁一见老熟人就跑上前打招呼。然后介绍了一下第一次跟着过来的南宫夫妻俩。大胡子微笑着微微颔:“恭喜了,一家团聚比什么都好。”

    “你这边情况怎么样?”郝仁上下打量着大胡子,“回到老家之后生活还习惯不?”

    “在哪里都一样,女神的荣光无处不在,”大胡子还是那副一本正经的模样,“只要生存在女神恩威下,高山远土就都没什么区别了。”

    等大家互相打过招呼,郝仁才一脸严肃地对奥芙拉点点头:“情况我从贝琪那里大概听说了,现在前线的状况怎么样?”

    奥芙拉转身指着自己身后随行的大型马车:“咱们这就动身前往法师塔,路上我再跟你们详细说说。”

    等一行人上了马车,周围也没有闲杂人等之后,奥芙拉才将战斗前线的情况详细解释:“教会骑士团和皇家骑士团已经包围了西部山脉,国王陛下还通过外交途径和狼人部族国取得合作,部族国那边帮着封锁了山里面的所有大小山道,邪教徒插翅难飞。这两天西部山脉里面已经爆过几次战斗,不过骑士团一开始占了先手,包围山脉的时机很早,所以山里面的邪教徒还没来得及收拢兵力,也没来得及求援,我觉得他们不成气候。”

    奥芙拉说这些话的时候很自信,脸上洋溢着常胜将军的奕奕风采,郝仁一见这个情况赶紧确认了一下:“你们没有太深入吧?”

    “放心,我记着你的警告呢,”奥芙拉笑着点点头,“而且部分士兵确实在进山之后频繁产生幻觉或者做噩梦,我们根据这些士兵产生幻觉的地点绘制了粗略的心灵力场分布图,这样就能防止有人进入那怪物的心灵控制范围。”

    旁边的大胡子出声补充了几句:“教皇冕下用侦查神术笼罩了整个山脉,但山脉腹地有一片区域是神术也无法穿透的,我们怀疑那邪魔就藏身在神术无法触及的地方。”

    薇薇安一直摸着下巴安静旁听,这时候突然好奇地问了一句:“话说为什么那个脑怪不逃呢?也没移动地方?它的心灵控制能力距离很远,在山里移动方位的话,不是能给你们造成很大麻烦么?”

    奥芙拉听到这话之后脸上也露出肃然神色,显然这个问题不光薇薇安能想到:“这确实很奇怪,我们一开始就设想过如果那怪物见势不妙逃跑或者仗着自己的心灵力量主动出击该怎么办,但包围山脉至今已经两天,那怪物始终没动过地方,整个山区的能量分布也没有过变化……不知道它在想什么。”

    伊扎克斯沉声问道:“你们确认那里就是邪教徒的老巢?确认脑怪就在山里?”

    “当然确认了,否则也不会通知你们过来,”奥芙拉用力点头,“教皇的神术不会出问题,他确认山体深处有一个无法穿透的能量场,除了那怪物的力量,这没有别的解释。”

    “难道有什么东西把它困住了……或者那个脑怪出了状况,导致它暂时不能动弹地方?”薇薇安皱眉看向郝仁,“你觉得呢?”

    “只有等过去之后才能搞明白了,”郝仁咂咂嘴,“我有点不好的预感……脑怪不是傻子,它在这种情况下还固守在一个地方,肯定有问题。”

    众人各有心事地低头思索起来,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队伍便来到了位于王城北侧的法师塔。那座奇妙的、在半空中断裂悬浮的高塔仍如上次见到的那样熠熠生辉,而且显得更加明亮,高塔上方的空间裂缝中不断可以看到有醒目的光芒闪动,整座高塔都在出一种柔和的嗡嗡声。在法师塔周围可以看到大量临时的魔法设施,它们是一些数米高的四棱柱,一些法师学徒正在维持这些设施的运作。它们是为法师塔提供额外能源的东西:这几天不断有高阶修道士和骑士们从王都前往贝因茨教区,这座拥有大型传送阵的法师塔已经马力全开,需要额外能量供应才能承受得住那些负载。

    一行人没有在王都停留,在和法师协会的副会长打过招呼之后,便通过传送装置直接前往贝因茨教区。(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