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六百一十六章 晚安,伊娃
    郝仁完全沉浸在精神体的世界中,他的意识随着一股混沌的力量不断下沉,海妖最古老的历史记忆在这混沌的深处浮现出来,并且愈清晰,令人如同亲历。

    他看到那些居于深海的灵巧生物开启了心智,看到她们带着惊讶和敬畏的心情去研究那些偶尔从黑暗海渊飘落下来的金属陨石,研究这些坚硬的石头到底是如何形成。她们挖掘着泥沙,编织着海草,在这片被藻类微光稍稍映亮的昏暗水世界中开拓着自己的家园,并对一切都满心好奇。在陨铁时代的第五千个年头,她们才终于知道如何从自己挖出来的深海岩石中分离出金属:在这个远离火焰的地方,她们用水和化学的力量。

    用水流击碎矿石,用元素之法提炼金属,从而制造出不会锈蚀的合金。海妖从天外陨石的有限馈赠中解脱出来,用自己的双手制造出全新的金属工具,建造起最古老的王朝,并将文字刻写在那些历久不腐的合金上,写下了历史的第一页。

    然而当这个年轻文明在深海中蹒跚学步的同时,她们的养育者——无尽的艾欧之海也沉重地覆盖在王国头顶。海妖们对上方那片无尽黑暗的水体充满敬畏,但又充满好奇。就如所有智慧种族都要经历的必然阶段:她们也想知道那片黑暗对面是什么。

    当第一个海妖对此产生兴趣并付诸实践。已经是第一王朝成立之后的一千年。

    但探索浅水层是危险的,深海的环境与浅水层截然不同,在这里有着巨大的水压——对海妖而言格外舒适的水压。但在浅水层则不然。海妖古老的训诫中警告着那些蠢蠢欲动的年轻冒险家,告诉她们无尽黑暗的海水对面是一片“虚无”的世界,随着不断靠近“世界边缘”,物质的紧密度会降低,万事万物都会彼此分离,海妖自身也不例外。就如部落时代那些尝试将陨铁送回“世界边缘”而有去无回的勇士,任何海妖都没办法越过那片神秘的黑暗水域。

    然而探索之心一旦燃起就不会熄灭。年轻的学者们仍然前仆后继地研究着如何前往世界边缘。她们不断改良着元素魔法,用魔法来改变自己的体质。让自己能适应浅水区的水压,她们不断派出一批又一批的探险者,以赴死的决心一次次冲击悬在头顶的黑暗海渊。

    活着回来的探险者会带回不可思议的东西:生活在上层水域的动物和植物,而这更让学者们坚信在黑暗海渊对面也存在可以生存的领域。那里是另一个繁华世界。

    在第一王朝成立之后的第两千个年头,一只年轻的海妖领着她小小的探险队伍挑战了这个极限。她们用了一百年来改造自己的体质,又用了整整三天时间给自己施加各种各样的防护魔法,随后向着黑暗海渊起进军。她们游过了最远的距离,越过前人从未曾抵达的水域,并将那些奇妙的浅水动植物抛在身后。随着不断上浮,她们感觉到构成自己身体的水元素愈不稳,然而更难以置信的景象开始从头顶上传来:

    在黑暗海渊的对面,有光。

    原来“光”这种现象并不是深海独有的。

    她们惊喜地交流着自己的全新现。开始更加卖力地冲向海面,以至于完全没有顾及自己体内的水元素在生怎样的变化。她们向着那前所未有的明亮世界进,卖力地游。卖力地游,终于越过了一层“物质的分界线”——在那时,她们还不知道那种东西叫做“水面”。

    一个无比广阔的、明亮的、躁动不安的世界呈现在这些探险家眼前。

    但她们只来得及看了一眼,因为在一秒钟内,她们全都因压力崩解而化为了气体。

    元素生物没有常规意义上的,在未能掌握控制技巧的情况下。她们完全不知道如何在空气世界中维持自己的高密度状态。

    等海妖知道怎么在空气世界中活动,已经是数百年之后的事了。

    郝仁的精神正处于一种奇妙的状态。他在遍历海妖的整个历史,然而他却几乎感觉不到时间流动,就仿佛这跨度达到千年、万年的记忆都如同平面般铺展在自己眼前,一眼扫去便会一目了然。他看到海妖们终于来到了海平面上的世界,并开始小心翼翼地探索这个对她们而言“空虚、广阔、不稳定”的空气世界,在这个过程中,他仿佛隐隐约约感应到了伊娃的思绪,他理解了这个海妖之灵在想什么。

    海妖们又用了上千年来建造可以抵达海面的稳定通道和各种观测平台,覆盖整个星球的艾欧之海让她们需要比其他种族多付出几十倍的努力才能多看一眼天空。她们用普通种族难以想象的耐心来适应海平面上的风暴和闪电,甚至为此再次改造了自己的生命形态。她们中最杰出的的观测者——伊维娜在平台上守候了七百年才迎来一次晴空,当“星空”这一广阔到令人惊骇的事物呈现在海妖们面前的时候,它几乎吓傻了所有人。

    而直到一千七百年过去,她们才知道原来云层后面不但有星空,还会有阳光:那是第二次放晴的日子。

    搞明白“昼夜交替”是更往后的事情了。

    海妖做的每一件事都要比其他种族付出更多努力,这颗星球特殊的自然环境让她们根本无法像普通种族一样搞明白自己该研究什么以及正在研究什么,闪电、汪洋、巨浪和不稳定的大气更是让任何原始种族在海平面上举步维艰。与此同时她们还要分出更多精力来调整自己的生命形式。“深海元素生物”这一生命形式让她们生来受限,她们在改造这一点上所消耗的精力几乎比观察这个世界还要多。

    但她们还是没有停下向外探索的脚步,仍然不断地向着世界外面进——她们的理由并没有多么高尚远大。她们甚至没想到“星辰大海”这个说法。

    她们只是想出去走走,想看看其他地方是不是也存在一片和故乡一样的大海。

    在伊维娜观测到星空之后的第四千个年头,海妖才制造出可以穿过艾欧风暴的飞行器——在无法生火,充斥闪电,风暴不息,连最初的空气动力学研究都无法进行的世界里研究出飞行工具并不容易。当然也可以说她们在这方面的天资愚钝,但那又如何呢?

    反正她们终于可以好好看星星了。她们对此很高兴。

    郝仁感觉自己的意识开始轻飘飘地上浮,他看到了海妖的太空时代。看到这些神奇的生物尝试着射探测器去其他星球上寻找大海,看到她们在自己的星球轨道上建立一座座的观察站,将好奇的视线投向更广阔的宇宙,看到……

    一群来历不明的太空战舰突然降临在艾欧。在一场莫名其妙的混乱战争中,海妖们的王国土崩瓦解,直到最后整颗星球被某种仿佛全球emp一样的能量风暴武器横扫,海妖文明就这么覆灭了。

    覆灭的毫无道理。

    艾欧之海上的风暴正在愈演愈烈,巨大的闪电横扫天际,裹挟着寒冰的滔天巨浪一*涌来。莎琪拉和其他三位海妖一起努力维持着一小片水域的控制权,她看向这片水域中央:“他到底什么时候好?我一点都没感觉伊娃有平静下来的迹象!”

    南宫五月飞快地潜入水下,确认了郝仁的状态之后又浮上来:“他还在连接状态!我亲眼看着他跟脑怪连接过几次,我知道这个状态……看上去很顺利!”

    索玛嘟嘟囔囔着:“我可不觉得这顺利。”

    又是一阵风暴激荡。一道如山般的海啸朝着众人涌来,海妖女王高高举起双手将这道海啸挡下,而就在她也按捺不住准备亲自去看看郝仁状态的时候。后者突然从水里露出头来。

    郝仁一睁眼就看到了外面的疾风暴雨和滔天巨浪,他愣愣地看着这狂暴的水中世界,思维仿佛延迟了一个世纪那么僵硬。直到南宫五月游近,他才喃喃自语一样开口:“她在哭。”

    “什么?”南宫五月一时没听清。

    “她在哭,”郝仁抬头看着天空,看着那些探向太空的手臂。“伊娃,她在哭。她还只是个孩子。”

    狂风暴雨的声音在耳边呼啸,天地间充斥着怒吼一样的轰鸣,无穷无尽的愤怒、懊恼、恨意有如实质一样混杂在风暴之中,几乎要将置身其中的人摧垮。然而这一次,郝仁从这些狂暴的声音和气息中体会到了别的东西:伊娃的恸哭声。

    对于一个文明而言,伊娃还只是个孩子。她茫然无措,她什么都没准备好,她才刚刚知道这个世界的宽广宏大,但一切就这么毫无道理地戛然而止了。

    她用了那么久才爬出摇篮,她用了远其他种族的耐心和时光来看到自己头顶上的世界,她要付出几十倍的代价才能完成在其他种族看来稀松平常的成就——尽管她自己或许意识不到这一点,但无论如何,艾欧十几公里厚的海洋,无休无止的动荡大气,千百年都不会消散的云层,所有这些东西都好不容易才一一克服,她如此艰难地从深海里爬出来——但一切就这么毫无道理地戛然而止了。

    伊娃甚至不知道生了什么,就这样横死在自己的摇篮边上。

    所以她拒绝着这个事实,海妖那难以消灭的灵魂让她挺过了世界末日,转而以类似“残响”的状态盘踞在这颗星球上。她就仿佛一个被抢走了玩具的孩子,迷茫而又愤怒地攻击着一切,同时大声哭闹。

    “我从来没想过种族意识可以成为这种状态……”郝仁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看到的和体会到的东西,只能对莎琪拉她们摇摇头,“其实文明的夭折现象到处都是,但很少会出现像‘伊娃’这样的个体。她对自己的毁灭感到茫然无措。非常伤心,她只是在泄不满……而且或许是最后一次泄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海妖女王不知所措地看着郝仁,“有什么办法能……安抚她么?”

    这时候通讯频道里也突然传来了数据终端的呼叫声:“你们好了没有!本机这边状况有点不太妙!”

    郝仁看着海妖女王。又看了一眼南宫五月,用力点点头:“再给我几分钟。另外你们两个过来,我需要你们帮忙。”

    二人异口同声:“帮什么忙?”

    “只要呆在我身边就好,”郝仁伸手抓住海妖女王和南宫五月的手,“让咱们连接在一起,让伊娃感应到你们的存在。”

    说完这句话,也不管两位海妖脸上的困惑神色。郝仁再次和伊娃建立了连接。

    那种混沌感再度袭来,而且这一次郝仁更加清楚地从中感应到了伊娃的意识。那是一种似真似幻的感觉。几乎无法确认那是一个意识抑或只是一段带有倾向性的记忆,但郝仁愿意相信情况属于前者。他在混混沌沌的状态中只能隐约感觉到南宫五月和海妖女王在自己身边,这是唯一的问题:两位海妖并不具备精神联系的能力,处于狂乱状态的伊娃能感应到她们么?

    “伊娃!”郝仁集中精神。在脑海中出呼叫,但很快他意识到“伊娃”这个名字也是海妖们给起的,海妖之灵自己恐怕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她还没来得及给自己起个名字。

    然而奇迹的是,那片混沌的精神力量仿佛真的对“伊娃”二字产生了反应,郝仁感觉到冥冥中有什么东西正在关注自己。

    或许海妖们在逃离艾欧之前就有着关于“伊娃”的传说,因此作为所有海妖聚合体的海妖之灵,她是知道自己叫“伊娃”的。

    郝仁再次集中精神:“伊娃,我知道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别害怕,我对你没有恶意。我只想帮你。我知道你经历的事情,我对此深表同情,很多文明都逃不过夭折的命运。你并不是……”

    一阵狂暴的思绪突然袭来,混沌中涌来一阵不安的波动。

    “好吧好吧,我们不要谈这个……”郝仁赶紧重新组织语言,“伊娃,伊娃,安静下来。我只是想给你看些东西——其实你并没有失败,某种意义上。你延续下去了,而且走的比谁都远。伊娃,通过我,你应该能感应到两个同胞的气息……”

    郝仁安静下来,将自己的思绪存在感降到最低,好让伊娃可以通过自己这个媒介感应到现场其他海妖的存在。由于陷入狂乱,伊娃已经失去了感应其他海妖的能力,所以郝仁必须让自己成为伊娃的临时感官。

    他觉得这个尝试应该奏效了。

    伊娃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并且好奇地关注着这边的情况。

    “有一艘方舟成功逃离艾欧,来到了另一个世界,”郝仁默默对伊娃说道,“我就是从那边来的使者,我的职责便是监督并评估文明展的情况。我要告诉你,海妖文明仍然存在,你已经在另一个世界延续下去。注意到我身边有一个特殊的海妖了么?她的血统是海妖,但她身上应该带着特殊的气息——她是在那个世界诞生的,是你在另一个世界扎根延续的证明……”

    通讯频道中传来数据终端的呼叫:“老大!情况好转了!那些水正在慢慢收回去!”

    郝仁没有回应,而是继续和伊娃交流着:“伊娃,别再伤心,也别哭了,坏时光已经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混沌的黑暗中亮起一道光,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从光芒中浮现出来。郝仁惊讶地看着这幻景,他听到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那边也有海么?”

    “有的,很大,很漂亮,而且我们还有6地——就是突出海面的岩石和土壤,海妖们偶尔会去6地上游玩,但她们大部分时间还是在海里。”

    “她们快乐么?”

    “仍然与世无争,无忧无虑,最近生了点小麻烦,但我轻松解决了问题。你看,我在解决麻烦之后就带她们回家看你来了。”

    在仿佛一个世纪般漫长的沉默之后,光芒慢慢消散,一声叹息传来:“谢谢,我终于可以睡了……”

    所有幻景如潮水般褪去,郝仁睁开眼睛,看到风暴止息,云开雾散,艾欧又迎来了千百年一遇的晴空,真正的晴空。

    繁星挂在天际,让人忍不住想到许多年前,那位名叫伊维娜的海妖站在古老的观测台上,惊奇地看着这一幕时的景象。

    这些星星肯定把她吓坏了。

    数以兆吨的海水开始在伊娃最后一丝力量的牵引下回到艾欧表面,这壮观一幕在太空中看去惊心动魄,郝仁在行星表面看不到这景象,但他仍可想象一切。

    一道拱桥般的水弧慢慢从郝仁和海妖们眼前滑落,莎琪拉惊讶地指着它里面:“看!还有活下来的生物!”

    一条淡金色的小鱼从水弧中跃出,在空中一甩尾巴,回到海中。

    它奇迹般地挺过了那可怕的太空之旅,终于安然回家了。

    郝仁长呼口气,低头看着脚下平静的海面:

    “晚安,伊娃。”

    (晚上没法更新,所以干脆两章合并到一起了。)(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