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五百九十四章 抓捕归案
    战斗力低也有战斗力低的好处,起码南宫五月这样的哪怕狂暴化了也只能继续给身边所有人刷治疗术——顶多就是不再瞄准而已。估计这种情况是那个脑怪无法预料的,只可惜现在郝仁也没办法跟脑怪确认这事儿。“薇薇安,莉莉,你们先把这兄妹俩带出去,”郝仁一边躲闪着南宫五月戳来戳去的尾巴尖一边扭头吩咐道,随后抓起银色长枪冲向伊扎克斯,“老王,我来助你!”五月一边出嘶嘶声一边转身看向郝仁,毫不客气地扔过去一大堆水元素结界和活水治疗之类的辅助法术。莉莉顺手抓住五月的尾巴朝外拖去,后者还在挣扎,抓着地板叽里咕噜地乱嚷嚷着,不过她那点力量在莉莉面前也就跟条小蛇似的人畜无害,直接就被倒拖着拽走了。薇薇安则分化出一群蝙蝠卷起昏迷不醒的南宫三八离开了这个地方。“海妖女王”注意到新的敌人加入战场,她出一阵让人牙根痒的嘶鸣声,郝仁立刻感觉举步维艰,身体仿佛被一层极其强韧而且正在快凝结的强力胶包围一般,而自己的护盾容量则开始以肉眼可见的度下降。那只脑怪在长达百年的身体支配权交锋中终究是掌握了海妖的各种法术,它现在正增大郝仁身边的水压,这水压几乎让人产生水已凝固的错觉!“干……这可不怎么好受……”随着护盾容量快下降。郝仁感觉到一种几乎令人失去意识的痛苦压迫感从四面八方传来,他觉得自己眼底应该已经充血了,因为眼前的景象正在快覆上一层淡红色。而与此同时,他四周的水流也涌动起来,撕扯着要将水中异物碾为粉末。郝仁用尽全身力气才能在这水流中勉强移动,他现在很惊讶那个哈苏竟然一直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作战——看来他低估了猎魔人的力量,这水压已经是寻常异类都无法支撑的程度了。伊扎克斯挥舞着魔剑搅动起一道灼热的漩涡,合身冲向海妖女王。他对自己身上不断切割的水刀浑不在意,那些水刀将他坚若磐石的皮肤切出一道道极细的伤口。灼热的岩浆和融铁从里面喷涌而出,这让他冲出去的时候如同一尊被投入水中的灼热巨像。占据着海妖女王躯壳的脑怪显然也被这攻击方式吓了一跳,它立刻抽身闪避,而郝仁抓住这瞬间的机会,扬起长枪就是一等离子炮。海妖女王在千钧一之际闪开了这次炮击。灼热的银白色光团擦着那团活水命中了远方的一座尖塔,随着一阵沉闷的轰鸣,尖塔缓缓倒塌下来。“但愿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我不用给这帮蛇姑娘掏修理费……”郝仁甩甩脑袋,擦了一把从鼻孔里渗出来的血,举着防护水晶猛冲向“海妖女王”。似乎是感应到防护水晶对自己的威胁,那团活水中传来一声尖锐的呼啸,一阵冲击波迎面扑来,郝仁感觉自己身边的一切都在沸腾,而他身后的整片建筑群都开始在尖啸声中土崩瓦解。宏伟的高墙和历经万年之久的飞船循环管道就仿佛被散弹击中的泡沫一样从内部爆裂开来。无数巨大的建筑碎料正在从高空砸落。郝仁在这土崩瓦解的世界中尽可能躲闪着,他眼角的余光看到一团电光从下方的烟雾中冲出,那是一支巨大的弩箭。上面裹挟着强大的圣焰,正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冲向“海妖女王”护身的活水。活水屏障被弩箭打出一个大洞,“海妖女王”的身体似乎在那瞬间被撕碎了一次,但下一秒她便完成复活,随后猛冲出包围圈,向着远方的一座尖塔逃窜。然而伊扎克斯已经在等着这一切。一道布满绿色邪能符文的屏障突然出现在半空,“海妖女王”结结实实地撞在那上面。郝仁这时候已经冲到非常近的距离。他感觉自己手中的防护水晶正在逐渐散出热量,这东西感应到攻击性的精神能量之后自动启动了内置的防御程序。四周水体里面的电场强度终于削弱下来,一种怪异的嗡嗡嘶嘶声也从脑海里褪去,而那只人鱼一样的海妖则在邪能屏障的束缚下尖锐地嘶鸣起来,并抱着脑袋仿佛失控一样飞快地变换着形态,瞬间变为浑身覆盖鳞片的怪异女性,下一秒又化为海蛇,随后又变回人鱼——水晶正在用对付长子的方式削弱这个充满敌意的灵魂的思维活动,而思维活动的减弱意味着它对这具窃取来的躯壳的控制力下降。这时候一只覆盖着熔岩和硫磺渣的大手突然从旁边伸过来,抓住“海妖女王”的尾巴并将其迅甩了二十多圈,随后将其扔向郝仁这边。郝仁顺手把防护水晶贴在海妖女王脑门上,抬头看着伊扎克斯:“你这手法够熟练的啊。”伊扎克斯咧嘴一笑:“伊丽莎白小时候给她洗完澡我就这么甩干的——我们恶魔都这样。”“……她给你当闺女真不容易!”海妖女王的身体在防护水晶的冲击下不断痉挛着,最终彻底失去意识,而且好现象是她的身体也不再变形了,这让郝仁得以把她绑起来。随后伊扎克斯恢复人形来到郝仁身边:“这算是搞定了?”“算是吧,但后面还得想办法让他们‘交换’回来,”郝仁看着被自己的尾巴绑起来并且在外面被捆了一大团合金缆索的“海妖女王”,接着打开通讯器,“‘滚’,莎琪拉,上面搞定了,把大脑袋带出来。”“到底生了什么事?”哈苏扛着大弩游到郝仁面前,“海妖女王怎么会具备这么强的精神控制力?你不是说只有脑怪才能这么干么?”郝仁拍拍身边的蛇球:“因为脑怪就在她体内,那东西能把自己的意识和其他人交换,连海妖女王都着了道。你应该庆幸你脑仁足够结实,否则在刚才的紧要关头它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拿你当做第二个容器。”哈苏是个实诚人:“为什么是我?”“刚才离这家伙最近的就是你跟伊扎克斯,”郝仁抬手指着旁边的大恶魔,“你看看他这脸,你要是脑怪你愿意么?”哈苏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脸,微微点头。虽然郝仁小分队的习惯是谁不在黑谁,但伊扎克斯貌似是个例外。仨人拖着已经失去意识的“海妖女王”往回游,同时四周还不断有巨大的建筑碎块往下掉,水里面充满了粉尘、油滴、细沙和硫磺味。下方的建筑物是一片狼藉,女王寝宫已经全毁了,而几次打偏的魔法则炸烂了宫殿外面的至少三处设施,刚才短短几分钟的交战所产生的破坏力让纳萨托恩的核心控制区几乎全完。郝仁注意到女王宫殿后半部分是个仿佛舰桥的地方(那里有很多延伸向其他地方的管道和灯带),现在它只剩几节冒着火光的平台在水里晃荡,这令他很遗憾:“看样子纳萨托恩不可能再飞起来了……除非还有人能找到这东西的设计图。”“额,咱们好像闹的是大了点。”伊扎克斯挠挠光头。郝仁看着伊扎克斯身上那些正在快愈合的伤痕:“你这伤没事吧?”“擦伤而已,不要紧,”伊扎克斯咧嘴笑着,“海妖女王是个强敌,在她的地盘上打架确实挺有难度,不过怎么说呢……我更厉害一些。”在已经全毁的女王寝宫外面,众人重新汇合在一起,莎琪拉和滚也带来了那个看上去有些笨拙僵硬的“脑怪”。哈苏惊异地看着这个奇妙的生物,他对它那怪异的形态啧啧称奇:“这个……它的嘴在什么地方?”“我建议你别这么失礼地盯着看,它体内困着女王的灵魂,”郝仁提醒了哈苏一句,随后转头看向“脑怪”,“女王陛下,你知道该怎么逆转这个交换过程么?”(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