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五百九十一章 突破最后一扇门
    关押脑怪的密室位于女王宫殿的正下方,它严格来讲并不是监狱,而是一个坚固的地下室。↑纳萨托恩没有监狱,作为一艘移民飞船,这座城市里只有一些类似禁闭房的收押设施,而且其安保程度远远不够,所以当初海妖女王下令将这个怪物关到了自己的地下室里。这是整座城市最坚固的牢笼——但很显然,它离女王的寝宫太近了,而这产生了致命的后果。

    莎琪拉被分到了前往脑怪密室的这一队,她和郝仁一起率先进入那条昏暗的甬道,确认这段路上没有敌人之后才招呼其他人下去。薇薇安看着周围昏暗逼仄的陈旧管道和冒出气泡的墙壁接槽,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这地方看上去已经很多年没人走过了,而且从设计上也不像是正常的走廊。”

    “这是一条水压调节管,原本不是密室入口,”莎琪拉多少对这地方有点了解,“密室真正的入口应该是在宫殿内部,而这里只是个类似通风管的地方。从那些水骸离开这里之后,应该就没人从这地方出入了。”

    薇薇安突然有些感慨:“名义上脑怪是被‘关押’在这里,但实际上这里反而成了那家伙的堡垒,真正失去自由的却是外面的看守们。跟梦位面沾边的东西,真是防不胜防啊。”

    莎琪拉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好奇地回头问了一句:“梦位面是什么?”

    “有机会会让你们去看看的,”郝仁随口回了一句,同时有点好奇。“话说你以前在纳萨托恩是干什么的?怎么对女王宫殿也这么熟?”

    莎琪拉露出腼腆的笑容:“以前我做过女王的侍卫……额,外围那种。跟女王卫队没法比。不过做侍卫的时候我还是被获准可以在宫殿内外走动,所以对这里有些了解。而且对这附近的岗哨什么的也熟。索玛则是负责维护皇宫魔能机关的技术人员,她本身还是个高阶水法师。”

    莉莉抖了抖耳朵:“侍卫和维修工?你们当年上岸的信使都是怎么选出来的?”

    莎琪拉耸耸肩:“抽签,随机点名,还有自告奋勇,乱哄哄地就上岸了,上岸之后我还糊涂了挺长时间来着——因为出时得到的命令几乎是一团糟。”

    莉莉心直口快:“说实话你们女王在这种大事上决定抽签派人的时候你就该意识到她脑子不正常了。”

    郝仁摸着下巴:“照这么说渡鸦12345平常随时都能干出这种抽签派人的事吧,据说她搓新艾瑞姆星的时候都是扔骰子随机出来的。”

    “你觉得你家上帝那脑子正常么?”

    莉莉话音落下立刻就抱着脑袋缩到了郝仁身后,这是生怕被神罚劈个五雷轰顶,但等了半天连个火花都没引出来。郝仁拍拍她的脑袋:“别怕,阐述事实不会引神罚的。”

    这是郝仁小队的光荣传统:谁不在黑谁。

    在这一队人马正在阴暗逼仄的“下水道”中摸索前行的同时,上方的另一队人马则是一路连轰带炸地在女王宫殿中开着路,声势浩大远地下的郝仁一行。

    “轰”的一声巨响,一团炽热的硫磺火轰飞了两名嘶嘶尖啸着的哨兵,顺带在墙上炸开一个大洞,周围的水中热流四溢,弥漫着刺鼻的硫磺味。伊丽莎白两手抱着一团几乎有她半个身子大的火球,抡圆了使劲往外砸着。一边砸一边嚷嚷:“在水里打架太憋屈啦!威力根本不剩多少嘛!”

    南宫三八一边用大弩拖住那些海妖哨兵的进攻,一边对伊丽莎白扔出去的火球瞪眼睛:“你这还嫌威力不够?!”

    伊丽莎白这时候又默出一个级大火球,这次她干脆不往外砸了,而是举着这个火球直接往敌人堆里冲。整个人跟个制导导弹似的在人群中横冲直撞,视线范围内见着啥都是一火球砸下去:恶魔法术制造出来的火球内部有着一块坚硬无比的灼热铁核,砸下去那是沾着就死碰着就亡。威力吓人。这战斗方式要是让人类法师看见了估计得吓出胆痉挛来,哪怕恶魔里面也没几个敢这么打架的。唯有伊丽莎白——这个“体弱多病”的恶魔公主把她的全部战斗点数都加到了魔法上,结果硬生生点出了这种奇葩而强大的法术控制力!

    他们正在突破女王卫队的最后一道防线。在警报拉响之后。有无数女王卫兵蜂拥着前来护驾,众人不知道已经干掉了多少敌人,更不知道其中有多少是复活过来再次作战的。现场唯有哈苏和白火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对付这些海妖卫兵的复活特性:前者通晓在战斗中快施加封印的技巧,后者的天赋圣焰则可以重创灵魂。

    不过不管怎么说,伊扎克斯的碾压性战斗力在这里仍然奏效,在简单粗暴的突入作战中,女王所处的房间已经近在眼前,哈苏几乎可以感应到前方那扇大门后面传来的恐怖压力——那不是有形的魔法波动或者别的什么东西,而单纯是一个老猎人的警惕心在报警。

    最终,随着伊扎克斯一拳砸裂寝宫前的最后一扇大门,周围的海妖卫兵仿佛突然收到什么命令似的四散而去,眨眼间就跑了个干干净净。

    “怎么跑了?”南宫三八喘着气,在确认那些卫兵真的已经跑干净之后顿时牛气起来,特潇洒地把大弩往肩膀上一放,“切,还以为多高战斗力,不过是一帮散兵游勇……”

    五月一边治疗着南宫三八胳膊上的伤势一边念叨:“你这时候能不能别装了?!看你的伤!”

    伊扎克斯在看到那些卫兵撤离之后也是一愣,顿时高声提醒众人:“大家小心,情况可能不太对。”

    哈苏在那扇已经遍布裂痕的宫殿大门前默念了几句咒语,确认背后没有陷阱和伏兵之后才小心翼翼地推了门一下。

    沉重的宫殿大门应声破碎,化为碎片缓缓倒下,众人立刻各自举着武器或准备着魔法冲进宫室,全神戒备。

    内室里一片安静,在昏暗的灯光下,可以看到这里是一个华丽宽敞的大房间,陈设着各种看不出作用的家具摆设。刚才外面爆的激烈战斗似乎完全没有影响到这里面,它安静如常仿佛遗世独立一般。

    一个身影从昏暗的灯光阴影中浮现出来,哈苏立刻举起手弩:“注意!”

    “你们……来了……”

    四周传来一个带着嘶嘶回响的嗓音,那个身影也从阴影中游到众人眼前。她是一个人鱼形态的海妖,容貌仪态雍容华贵,双眸明亮。

    索玛一边维持着众人身边的水结界,一边下意识叫了一声:“女王陛下……”

    海妖女王静静地悬浮在水中,姿势显出一些怪异的僵硬感,她歪着头观察着眼前的敌人,看不出任何敌意,倒好像是单纯的好奇:“你们……异常,有无法识别的气息……”

    她僵硬地抬起手臂指着伊扎克斯父女:“你们两个,是什么?”

    哈苏紧皱眉头:“等会……我怎么感觉这个海妖女王跟其他被控制的海妖不太一样?”

    同一时间,在女王寝室正下方数百米深的地下空间,郝仁也接近了最后一扇隔离门。

    一块硕大的冰块正在他们身旁缓缓落地,里面冰封着两个眼睛一片黑暗的海妖卫兵,薇薇安拍拍手:“我感觉我的冰封对付海妖还挺管用的:起码她们短时间没办法复活了。”

    “这里的居住条件可比预料的差劲啊,”郝仁摸了摸眼前这扇沉重破旧的合金隔离门,又环视四周,这是个逼仄压抑的地方,正常人绝对不会喜欢住在这里,“脑怪控制纳萨托恩之后也不知道给自己换个好点的房间,看这地方我还真感觉它是被关押起来了。”

    “世界观不同呗,”莉莉晃晃尾巴,“赶紧打开赶紧打开~~”

    “伊扎克斯他们去对付女王倒是不用担心被精神攻击,”郝仁笑了笑,把手伸向那道闸门,“咱们可要提高警惕了。”

    在切割光束划过之后,密室闸门无声无息地裂成两半。

    郝仁又见到了那种巨型大脑:它蜷缩在圆形密室中央的地面上,表皮在水流中微微起伏着。大门打开的瞬间,巨型大脑便反应过来,它立刻浮起身子,所有触手都放在身前,对众人做出戒备的模样。

    郝仁紧皱眉头:“等会……我怎么感觉这个巨型大脑跟之前见过的不太一样?”(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