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五百八十章 迷雾
    郝仁与哈苏在水囊泡的中央相对而坐,周围不时闪过的水下光影在他们身边投下斑驳亮斑。郝仁对哈苏提出一个问题:“如果有一项本能,它从生物进化的角度讲对你们的繁衍和进化都毫无助益,它与获取食物或提高生存几率无关,只是让你们对其他一些具有知性、理论上可以交流的智慧生物产生莫名其妙的敌对心,你觉得这种‘本能’是自然产生的或者正常的么?”

    哈苏摇着头就打算站起来,郝仁叫住了他:“这是很严肃的问题,希望你能认真对待。”

    哈苏冷哼一声:“或许你是认真的,但你不了解猎杀本能对猎魔人的重要性,这是一万年来我们在异类战争中占据上风的关键。”

    “但如果没有猎杀本能,异类战争根本就不存在——它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它恰恰是问题本身,”郝仁抬手指向白火,“这位年轻的猎魔人绝对有跟你不一样的看法,因为她跟我一样,都可以跳出猎杀本能的控制而冷静思考这个问题。你这样的老牌猎魔人已经被猎杀本能控制太久,甚至当成了你生命中理所当然的一部分,以至于你根本不去思考它的不合理性。”

    【≦

    哈苏那张总是板着的脸上终于露出些古怪的神色:“这是我听过的最怪异的言论……你知道你在讨论的是一种近乎自然现象的东西么?讨论它的合理性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它古往今来就这么存在着。”

    “那么新生代猎魔人对异类的本能敌意正在减弱你该怎么解释?”郝仁摊开手:“你们并没遇上什么遗传病,地球上的环境变化也不至于影响到这方面。如果猎杀本能真是一个理所应当的现象。那么它的消退是不是也是理所应当的?如果它的消退也是理所应当,那它之前的存在意义是什么?”

    图坦因默默看着郝仁和哈苏的争论。这个沉默的男人没有表任何看法,他从怀中取出一本古老的祈祷书。以一个怪异的姿势坐在水泡边缘开始默默研读。这里已经是水下十几米深的地方,光线晦暗,然而这并不影响一个大师级猎魔人的视线。

    索玛正在水泡外面维持这个魔法环境,莎琪拉好奇地来到郝仁旁边,听着这场怪异的讨论。

    哈苏意识到眼前这个看上去毛毛躁躁的年轻人类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是个天真的愣头青,他从郝仁的一些言论中听出了某种被隐藏起来的线索味道。这个古老的猎魔人能活到今天不全是凭着战斗力,他还具备一个长者应有的机敏和沉静。在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哈苏微微摇头:“我回答不了你的问题,但我仍然坚持一点:在猎杀本能已经切实存在的前提下。再讨论它是否应该存在是毫无意义的。无论是本能控制了我们,还是我们在利用这种本能,它都是一个既成事实,而且我们对此欣然处之。”

    薇薇安来到郝仁身边看着哈苏:“哈苏,你是个比较聪明的猎魔人,我现在以一个长者的身份告诉你一些事情:各个异类种群之间的先天对立也正在减弱,包括狼人和血族之间的。我知道上次雅典庇护所的乱子有你一大半功劳,那你应该也看到了那里异族混居的情况——在神话时代,这是不可能的。我有一个看法:不论猎魔人还是异类。本质上其实完全一样,对这颗星球真正的主人人类而言,我们全都是自然的‘异族’。所谓猎杀本能并没有比异类之间的先天敌对要高明到哪去,这统统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在一万年前突然冒出来的现象,而现在它开始消退了,你亲眼看到它消退的情况。所以我建议你冷静下来好好考虑一下这背后的真相。”

    在远处安静冥想的白火抬起头向这边看了一眼,眼神中似乎有些光彩闪过。但随后又低下头去,仿佛对这边的讨论漠不关心。

    哈苏仅剩的一只眼睛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他深吸口气:“你们是不是掌握了什么……上古的秘密?”

    薇薇安沉吟片刻,抬起头来:“你有没有想过存在所有异类和猎魔人和平共处的世界?”

    哈苏:“……如果是这种玩笑话那就别讨论了。”

    郝仁一摊手:“好吧那换种说法:你觉得猎魔人和异类是这颗星球土生土长的?你敢指着进化论和地层化石样本库说自己是这颗星球上土生土长的么?”

    图坦因和白火同时抬起头来,俩人再也不能假装冥想下去了。

    “你是说‘回归之日’?”哈苏的上半身微微探过来,“关于‘回归之日’有两个解释,第一种解释是异类力量的回归,另一种解释则相反,是异类将回归到某个被称作起源世界的地方……难道你们探测到了那个起源世界?!”

    郝仁没直接回答,而是稍微转移了话题:“有证据表明地球上所有的自然种族都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如果你学过进化论你就肯定能接受这个说法,而且我估计你们种族内部也有对这方面的讨论。我正在研究这方面的东西,你或许会对我的成果感兴趣,但前提是你愿意摒弃成见,跟一群异类共同走那么一遭。”

    在几秒钟的沉吟之后,哈苏站起身来:“等我们完成这次旅行再说吧。”

    郝仁笑着摇了摇头,数据终端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本机就知道你这次邀请不会成功的。”

    “不管成不成功,至少稍微推动了一下,”郝仁同样在脑海中回答,“猎魔人集团是个封闭的圈子,这次好不容易接触到了他们的上层成员,不使劲给他们松松土怎么行。能心平气和跟他们说话的机会可不多。”

    “那你觉得这次松土能有多大效果?”

    “我相信我们今后跟猎魔人接触的机会还有很多,而且他们内部也绝不可能不讨论有关猎杀本能逐渐衰落的情况,所以只要哈苏回去愿意跟自己的同僚多说那么几句话,局面很快便会有所改变,”郝仁呼了口气,“异类战争差不多也该结束了。”

    小姑娘伊丽莎白对这些讨论没兴趣,她正跟莉莉一起趴在水囊泡的边缘好奇地看着外面的海洋景色,这种全景式潜海的经历对她而言新奇有趣。海妖索玛正在水囊泡外面游来游去,她隔着一层水壁挥手对水囊泡里的人打招呼,随后身后荡漾起一层漂亮的波纹,她在波纹中将身体变形成一条色彩斑斓的大鱼,轻盈地追逐着一串气泡游开了。伊扎克斯看见这一幕好奇地问了身旁的南宫五月一句:“话说你们海妖到底可以变成多少形态?”

    南宫五月正在那抱着自己的蛇尾巴走神,闻言愣了一下才回答:“多少种?无数种啊,水无定形的。”

    伊丽莎白蹭蹭蹭地跑过来:“那能变个珊瑚礁么?螃蟹呢?海胆呢?”

    南宫五月顿时高兴地甩着尾巴准备展示一下,郝仁见这情况赶紧拦住:“行了行了,你就不能别逮着谁给谁讲你的皮皮虾理论?”

    南宫五月:“……”

    这时候水囊泡突然震动了一下,郝仁从周围的光影变化看出囊泡正在慢慢减,他站起身看向莎琪拉:“外面怎么了?”

    水囊泡上方传来一道亮光,众人现整个泡泡正在慢慢升上海面,索玛穿过水幕探进来半个身子:“海面上起雾了,是魔雾,可能有其他海妖正在控制这片海域。比我强很多。”

    所有人立刻提高警惕,而水囊泡此刻也已经完全升上海面。

    四面八方浓雾弥漫,天空已经混沌到看不出太阳的位置,海洋正在动荡不安,细碎而且不符合自然规律的怪浪正层层叠叠地涌动过来。

    腥咸的海风中隐隐约约有某种歌声传来,郝仁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