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五百四十二章 神秘之星
    莉莉和薇薇安瞪眼看着数据终端,后者全然不为所动,一副“反正我壳硬有本事你咬我呀”的模样。而郝仁是从一开始就没真的相信一只哈士奇和一只蝙蝠精凑到一块能搞什么科研,他敲敲桌子让莉莉别磨牙,随手把那个五边形的水晶板拿到手上:“现啥线索了?”

    数据终端激活了自己的全息投影:“跟日记差不多,是天文台的某个工作人员留下的,本机已经给翻译好了,你自己看。”

    郝仁瞪着眼睛看着全息投影上的日志记录,现这是一些日记性质但通篇都在记录工作内容的记录。开头一部分都是些没什么营养的设备维护、天气、星座内容,但后面突然提起了一个让人在意的事件:

    “……九日夜,晴朗无云,大气稳定度极佳,在夜空中观测到不可思议的现象。阿坎那第一星爆出一阵亮光,星星的轮廓一度扩张到与太阳尺寸相当,红色亮光照亮了四分之一的天空。设备记录下了这一神奇现象,导师推测这是一次新星爆,他认为这可以证明阿坎那第一星确确实实是一颗老迈的恒星:尽管它的各种参数都与寻常的恒星大不相同……所有人都很遗憾未能在阿坎那爆之前测定这颗古老星星的数据,但也应庆幸这次爆,或许我们可以从它的光谱中分析出∑这颗星星的成分……”

    这段日志被数据终端用特殊颜色标了出来,郝仁问了一句:“你觉得这个‘阿坎那新星爆’跟塔纳古斯的长子之灾有联系?”

    “还记着你从阿拉曼达找到的那个数据库吧,里面存储着塔纳人的全部资料。根据资料里的记载,星球上第一次出现长子的触须就是在那次新星爆事件之后的第三天。”数据终端关掉全息投影,“无论如何。这个阿坎那新星爆是长子之灾前的最后一个大型异象,不论新星爆与长子之间有没有切实联系,我们都应该关注这个天文事件。”

    郝仁严肃起来,坐在莉莉身边思索了片刻,突然问道:“我交上去的那个数据库现在已经和帝国数据总网连线了吧?”

    “早就连线了,而且已经完成整体转译和备份,目前连接在第三样本库。你可以用自己的审查官权限激活任何一个灭绝文明的遗物博物馆,但你只能对挂在自己名下的灭绝文明遗物进行修改,”

    “连接塔纳古斯文明数据库。检索阿坎那星的资料……嗯,还有长子之灾前夕的所有天文事件。”

    存储器里的新星记录给郝仁提了个醒,让他想起不管长子还是创世女神其实都是来自星空的——如果当年的灭世事件真有什么先兆,这个先兆也有极大可能会体现在某种天文现象上。他应该关注这方面的情报。

    第三样本库又被称作“文明坟场”或“物种陵墓”,它是一个容量无限大的存储器,专门用于保存那些在希灵神系统治范围内夭折的文明样本,这些样本有百分之七八十都来自审查官们:审查官在穿梭世界的过程中总会遇上各种各样夭折的文明,而收集整理这些文明的遗物便是审查官的日常工作之一。

    由于第三样本库的特殊性质,对其访问需要更高保密度的精神直连。郝仁感觉自己的心灵一分为二。就和上次在龙脊山脉“分灵”回归表世界一样,既神志清醒地看着自家客厅,又有一部分视角被带到了某个奇妙的领域。他的一部分精神在一个非常空旷的地方穿行,隐隐约约有无数个行色匆匆的身影在他身旁掠过:那些身影是来自其他宇宙的审查官。他们也正在访问第三样本库。这些审查官中有一些感应到新人来访,几个身影友好地打着招呼,郝仁一一回应。而很快。他要找的资料已经被呈现在自己眼前。

    阿坎那第一星,是位于塔纳古斯星球黄道面上的一颗古老星星。而且还是一颗让塔纳古斯天文学家们困扰了上千年的“怪星”。

    塔纳古斯的天文学家将黄道面上的第一个星座称作“阿坎那”,在他们的语言中这是“红色箭头”的意思。而阿坎那第一星便位于这个三角形星座的尖端。它在所有季节都呈现出耀眼的红色,亮度居群星之,并且自塔纳人的近代天文学起源一直到长子之灾的上千年间始终以一个固定频率进行明暗变化。这种明暗变化与寻常恒星不同,是它的第一个未解之谜。

    而第二个未解之谜,就是塔纳人甚至无法确定这颗红色星星到底是不是恒星。

    按理说除了恒星系内的行星之外,夜空中闪耀的群星都应该是恒星,因为行星是不光的,也不可能被地表生物用肉眼观察到。然而塔纳古斯的天文学家们研究了上千年,都无法测定阿坎那第一星是颗怎样的“恒星”。它的各种参数和特征都与行星更加接近,它低温,低辐射,不具备任何恒星应有的光谱特征,它“毫无疑问地呈现出固态星球的特征”,并且在它周围也观测不到任何星光扭曲:这证明阿坎那第一星的质量也很小,至少远远达不到恒星的标准。

    然而它就是那么悬挂在塔纳古斯的夜空中,在任何一个晴朗的夜晚都清晰可见。

    塔纳人在塔纳古斯数据库里专门对阿坎那第一星进行了详细的百科记录,并注解道:不论从哪种角度看,这颗红色星星都是一个不应被观测到的天体,这种低温低质量的行星应隐藏在黑暗的太空深处,然而事实上它始终是夜晚最明亮的天体之一,这几乎在挑战我们现有的科学体系……

    而阿坎那第一星最大的未解之谜却还在后面:无法测定它的距离。

    它就那么堂而皇之地挂在天上,塔纳古斯天文学家们却测不出它具体的距离。因为寻常的测量方式:三角视差法,分光视差法,造父视差法等方式要么总会得出截然不同的数据,要么就压根测不出数据。它就仿佛一个印在视网膜上的影子,你能看到它,但休想在现实空间中找到它。

    正是由于这些未解之谜,塔纳人长久以来关于阿坎那第一星的争论就没有停止过,他们在这颗星到底是恒星还是行星,亦或者干脆就是一种太空海市蜃楼三种观点之间争执不下。

    就是这样一颗近乎“自然”的怪星,在一万多年前生了“新星爆”,而在那之后第三天,长子的第一根触须刺出了地表。

    郝仁揉揉眼睛,从第三样本库脱离出来,莉莉立刻就摇着尾巴凑了上去:“怎么样怎么样?”

    “很复杂的怪星星,”郝仁随手捏捏莉莉的耳朵,跟对付宠物一样让这姑娘安静下来,随后把自己在数据库里看到的资料大概说了说,“总而言之是个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东西,我怀疑真有可能跟长子有关……”

    正在郝仁他们几个讨论阿坎那第一星的问题时,一个声音突然从后门方向传来:“大家都聊着呢啊?”

    郝仁抬头一看,原来是大胡子正拎着半拉烤兔子推门进来。一看外面天色竟然都已经黑下来了:不知不觉间已经晚上,大胡子完成了一天的野外求生,现在正到收功回家的点。薇薇安一拍脑门:“诶,没看表……我去做饭!”

    莉莉流着口水看着大胡子手里的烤兔子,尾巴跟敲鼓点一样把沙扶手拍的啪啪作响:“房东房东你饿不饿?你一定想吃烤兔子是吧?但你一个人肯定吃不完是吧?所以……”

    郝仁捂着脸:“你这点智商就别玩迂回了……胡子兄,借你烤兔子一用。”

    大胡子乐呵呵地把兔子肉交给莉莉,一边问:“刚才讨论什么呢?”

    “塔纳古斯的事,”郝仁随口把那个奇怪的新星记录告诉大胡子,“一万年前,塔纳古斯的夜空瞬间爆炸……”

    大胡子本来也是随口一问,但听到郝仁的描述之后他皱了皱眉:“等会,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辉耀教派的古籍里也有类似的记载。”

    郝仁:“……啥?!”(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