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五百三十二章 远古记忆
    “蹊跷?”郝仁好奇地看着薇薇安手里的小木盒,这东西泛着黑红色的光泽,带有三百年前欧洲式的精细雕饰,由于年代久远,木盒边缘可以看到一些细微的裂纹,但除此之外它和一个普通的、来自那个年代的饰盒没多大区别,“兴许这是你当年唯一值钱的东西呢,所以郑重其事交给自己手下了。”

    “我是穷,但我对这些贵重东西其实并不怎么在乎,”薇薇安把小木盒打开,看着里面内衬的天鹅绒喃喃自语,“一直以来我最关心的主要还是填饱肚子……这盒子到底有什么奇怪的?”

    说着,她把盒子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有一种微微的血腥气,是我自己的血,应该是留下做记号的,但已经三百年了,气息变得有些稀薄。盒子里的符文也没什么特殊信息。”

    郝仁接过盒子轻轻晃了晃,突然冒出个想法:“或许这里头有夹层呢……要不把它拆开看看?”

    薇薇安顿时有点犹豫。其实前几天刚得到这个盒子的时候她就有这个想法了,但纠结到现在都没舍得真下手拆盒子:毕竟这玩意儿看上去挺漂亮的。皱着眉跟自己斗争了半天之后她才终于轻轻点头:“也是……就这么放着也不是办法。你下手小心点啊,尽量别把木板弄坏了,到时候兴许还能修£↑,≧.呢。”

    郝仁撇撇嘴,心说果然是穷日子过来的,虽然说着对贵重东西不怎么在乎,但真到临头了她也心疼。

    郝仁把小木盒放在桌子上。随手摸出个小刻刀和改锥来撬着盒子四周的木板,动手的时候非常小心翼翼。倒不是怕损伤盒子,而是担心损伤到盒子里面可能存在的夹层。在拆下几块木板之后他果然现了些东西。

    盒子厚实的底盖是空心的。

    “竟然真藏着东西?”薇薇安惊讶不已。然后将指甲伸长,在盒子底盖的夹缝里掏了掏,抽出一角黄白色的仿佛绸缎般的布料来。而随着这一方布料一起掉出来的还有一块不到拇指大小、仅有几毫米厚的血色结晶。

    郝仁带着期待的心情看着这一切,突然感觉这个过程简直跟魔幻故事似的:从三个世纪前的古老珠宝盒中找到夹层,里面隐藏着魔女留下的秘密知识,珠宝盒的保管者是一位活了三百多年的永生者,而拆盒子的地点还是个地下室……整个过程除了魔女本人是个穷比蝙蝠精之外其他似乎都挺高大上的。

    薇薇安小心地将那块材质怪异的“布料”展开,现它出人意料的薄且坚韧,似乎材质远非古代人类的纺织技术所能达到。它展开之后有将近三尺见方。上面三分之一的地方都用暗红色的“颜料”密密麻麻写着字,剩下的地方则画着一些简单的图画,另外还有大片空白的地方,似乎是准备将来再用的。

    “这是……埃及神系用过的布料,我记着荷鲁斯曾经送给我一些这样的东西,让我帮他治疗一种瘟疫,”薇薇安看着那三尺见方的“绸缎”若有所思,“这些布料不是当年的人类能制造出来的。”

    郝仁则现布料上的字迹颜色有些奇怪,深浅不一。似乎不是一次性写下,而是在许多不同的年代留下的断断续续的笔记:“这是你写的么?”

    “是我的笔迹,而且书写材料就是我的血,否则它们不可能保存这么久。”薇薇安费力地辨认着这些留言的逻辑次序,“……我当年写字真难看啊,而且这上面全是上古文字。现在应该没人能看懂了。”

    郝仁:“……”

    “这是开头,”薇薇安指着布料的一角。慢慢读了出来,“……‘一些记录遗失了。与记忆一同消失,再也找不到它们的踪迹,我甚至不能明确知道自己遗失的是什么东西。将记录保存在休眠的地方或者埋藏起来并不可靠,无人看管,它们可能因自然环境的变化而破坏掉,而且我苏醒之后也不一定还记着这些东西。应趁着所有东西都遗失之前再次将它们抄录一份,保存在可靠的仆人手中,或者让它们进入人类的博物馆。即便我再次遗忘这些东西,它们至少也还保存着,有几率重见天日。有几率就是好的。’”

    郝仁皱着眉:“什么意思?”

    “说的应该是保留这些手稿的事情,看样子我还保存了其他类似的留言,而且是经常保存和复制它们,但每次沉睡醒来都会现遗失了一部分手稿,”薇薇安根据自己的习惯推理着当年的事情,“貌似我试过在沉睡前把它们放在身边,把它们埋藏到地下,但最后现如果没人看着这些手稿就总会出问题,所以最后我才选择把它们交给仆人,或者诱导人类的考古学家把它们放到博物馆里。”

    薇薇安说到最后自己点了点头:“嗯,人类虽然寿命短暂,但他们的传承性比异类的寿命还可靠,起码……比我的脑子可靠,把东西诱导进人类的考古体系似乎是个保存遗物的好办法。”

    郝仁嘿嘿一乐:“那是现在。搁在古代可不一定,你要遇见焚书坑儒和亚历山大图书馆的一把火呢?”

    薇薇安撇撇嘴:“亚历山大图书馆的一把火我看见过,但焚书坑儒绝对没后世传的那么严重,嬴政烧书的时候基本上都留了个副本,而且孤本不烧的直接藏在他的书库里。”

    郝仁:“……那咱还是继续看你当年的遗言……哦不,留言吧。”

    薇薇安趴在桌子上使劲分辨那些写于百年前、千年前甚至近万年前的古老文字,上面所使用的符号如今已经无人知晓,它们甚至是人类起源时期的原始文字乃至象形文字,甚至还有人类历史上根本未曾出现过的、只有薇薇安还记着它们来自哪个部落或者哪个神系的神秘文字,当然,其中也包括一小部分莱塔符文,但莱塔符文并不适合记事,所以这部分内容很少。薇薇安知道这些字的意义,却说不清它们具体起源于什么地方可以说,这是一份全球仅有一人可以解读的密函,如果它真的流转到人类的考古学家手上,不知道会引起多大的轰动。

    但它注定不能落入那些专家手上,现在只有它的书写者在艰难地回忆那些字眼曾经的意义,将它们断断续续地解读出来:

    “……以下内容是从其他旧手稿上抄录来,以及回忆得来,可能不甚准确,而且早期年代无法回忆。

    “……在一片荒原上苏醒,太阳升起的地方是大片海滩,太阳落下的地方有一道山脉。长久的冰原已经消退,大地似乎正在复苏,呼吸变得更舒适了。向着有暖风的方向走,可以看到草原和正在返青的树木。在石头堆里看到人类的聚落,他们熬过了结冰的季节,正在打猎。我被视作神女,得到了食物供奉。开始恢复体力……

    “……季节变化了两百次,部落开始恐惧我的长生和力量,于是离开。向太阳落下的方向前进,翻过山脉,飞过了一片很广阔的地方,见到白色高塔和宫殿,这出了人类技艺,或许是与我类似的人在此居住。

    “高塔中的人不欢迎我,于是离开。在旷野中结识了阿蒙和奥西里斯,他们在前往一个有大河流经的地方,邀我同行,但睡意袭来,需要找一个可以沉睡的地方。而且最近心情烦躁,已经莫名其妙与人争斗过一次,最好不要继续和他人同行。

    “找到稳固的山洞,设下防御,准备入睡。最后一夜是满月,月色明亮,但已经没有精力去看了。”

    “……在洞穴中醒来,寒冷,外面正在降雪,希望不要又是那种漫长的结冰季节。洞穴外现了人类聚落的痕迹,有一些被废弃的石屋和工具,看来在我沉睡期间这里曾出现了一个部落或小王国。这次向太阳落下的方向继续前进……找到大片平原,现了较大规模的人类聚居地,他们的生命力真顽强。

    “体力再次开始恢复,沉睡之后的虚弱感已经退去。向着吹来冷风的方向前进,路上开始回忆起更多有关自己力量的事情,这似乎是好现象。在山上结识了采石的宙斯和赫拉,是一对有趣的夫妇,他们似乎打算圈养一批人类,但不知道他们要怎么着手。

    “体力恢复的很快,似乎回到了全盛时期,在战斗中轻松击败了一群猛兽和亡骨。但在那之后就有一种怪异的愤怒无法褪去,似乎那些兽群和它们背后的主人是我的仇人。大概跟某些失却的记忆有关……力量持续增强,终于出手消灭了入侵领地的亡骨之主,愤怒稍减,但睡意袭来,我需要找个沉睡的地方,这次选在山上。”

    薇薇安一边翻译一边加上自己的推测:“第一次说的应该是冰河后期或者更靠后的阶段,第二次似乎是七八千年前……宙斯还未创建奥林匹斯山,他在那之后几千年才真正关注人类国度。”

    “这好像是你每次苏醒和沉睡的日记,”郝仁皱起眉,“你记录这些干什么?”

    薇薇安摇摇头:“我不知道……只能继续看下去了。”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