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五百三十一章 郝家日常,以及薇薇安的小木盒
    郝仁不知道正常妖怪刚成精的时候是啥样,但他怀疑这大概都要经历一个世界观重塑和新习惯养成的过程。反正有他家蠢猫照着呢:所有人花了一整天给这只猫建立新三观,但最后基本上没啥成效。

    猫姑娘还是我行我素,恶行包括且不限于在客厅的软垫子上打滚,穿着鞋踩沙,蹲在茶几上干嚎,以及跟所有人嚷嚷着要小鱼干。

    后来等其他人也回到家,他们也加入到了对“滚”的教育中,结果这猫干脆跑到房顶上躲清静去了。

    就这样折腾了整整一个白天,郝仁被猫姑娘给弄的身心俱疲,到晚上吃饭的时候才多少消停点。

    薇薇安给弄了一桌子丰盛饭菜,这奇奇怪怪的一大家子(在外面烤野兔子的大胡子除外)在饭桌旁围成一圈,开始一天中最愉快而且其乐融融的时刻:晚饭。伊丽莎白捧着个比她脑袋还大的海碗,用继承自她爹的皇族气势狼吞虎咽着,一边吃饭一边给大家讲她在外面乱逛时候遇见的趣事,全然看不出“魔界公主”这一职业应有的气质来。

    小丫头跟伊扎克斯现在也算是南郊明星人物,先伊扎克斯这张脸就是本区知名地标,当地派出所的几个小警.察再三核对了全网通缉犯的名单之后才确认这个大个子人畜无≥,∷.害,然后周围居民才慢慢接受了大恶魔的这张脸。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长得跟小天使一样的伊丽莎白横空出世,并跟在伊扎克斯身后开始走街串巷地收旧家电你们可以想象这在当地带来的话题有多热闹了。

    这爷俩站出去简直就是天使跟恶魔的组合体。俩人杵在大街上哪怕啥都不干,只要往那一站都算行为艺术。更何况他们还到处乱窜呢。

    南郊本来就是个生活淡如水的小地方,这几条街的老百姓成天都巴着能出点新闻佐料用来下饭。于是伊扎克斯跟伊丽莎白这对父女组刚出现的时候可轰动了一下。当时的盛况郝仁是没亲眼见着,但据大胡子说挺热闹:打拐的来了三茬,市公安局来了两回,最猛的一次这爷俩刚走到老街十字路口身后就跟了四五个假装出来遛弯的老解放军都带着对讲机……

    万幸啊,渡鸦12345给他们办的假证都够硬……

    其实伊扎克斯完全不需要找什么活计来养家糊口,且不说他背后有一整个魔王城愿意死心塌地地供养着这位魔王,就光渡鸦12345那边“无条件报销异类在郝仁家的一切花销”这一条,郝仁就能轻轻松松养着家里所有人。伊扎克斯出去收旧家电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闺女的兴趣,而后者竟然还真玩出成果来了伊丽莎白自称目前已经基本掌握了修旧洗衣机的技术。并且正在挑战冰箱和空调。她的下一步目标是在南郊租个店面开个家电修理铺,她觉得这是地球上最幸福的职业,而在开几年铺子之后她打算开始学帝王论之类的专业技术……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把这两件事联系起来的,大概这是魔界公主的专用逻辑吧。

    反正小丫头的计划从一开始就被她爹给否了:未成年人不准注册工商许可证,哪怕给她改个成年人的身份证都不行小姑娘踮着脚才一米三多点……

    而听着魔界公主在餐桌上吹比的同时,郝仁又偏头看了看旁边:一个长着猫耳朵和猫尾巴的姑娘正蹲在他脚边捧着个猫食盆子狼吞虎咽,那模样给不知情的人看见还以为是丧心病狂的家庭暴力呢但这货身旁就放了个椅子,她就是不坐!

    “你就不能坐在椅子上吃饭?”郝仁摁着“滚”的头,“而且你就不能用用正常的饭碗?这不给你准备了碗筷么?”

    “坐着。难受,”猫姑娘头也不抬,“而且饭盆上有熟悉的气味,不换。换了吃饭不香。”

    莉莉捧着饭碗连连点头:“嗯,第二点我深有同感,以前我吃饭也认碗的。自己的饭盆有自己的味道,不过后来就改了我那饭盆都成文物了。几千块钱卖给四川一个倒腾民国收藏的……”

    “看你那点出息,”薇薇安对这种“吃饭认碗”的毛病嗤之以鼻。“这是野兽习气,你成精都没成完整啊。而且区区民国饭盆你用青铜鼎煮过东西么?”

    所以郝仁总是觉得自己很难搀和到家里这帮异类的话题里面……

    而插不上嘴的其实不止一个人,还有刚刚入伙,目前以猎魔鱼导师身份暂住在家里的南宫三八。这个半吊子猎魔人还处于熟悉组织环境的阶段,这时候也不知道该搭谁的茬,所以干脆就在饭桌上给豆豆上起了即兴小课堂。他从身上摸出一沓鬼画符一般的符卡,用筷子指着上面的莱塔符文教豆豆识字:“这个是莱塔符文,猎魔人必须学这个,这个符号是火的意思……”

    豆豆高兴地拍拍尾巴,上前三两口就把符卡咬下来一大块,南宫三八立马就愣住了。

    “我建议你别教她符卡方面的知识,非要教她符文的话就换个道具,”南宫五月抬起眼皮,“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喜欢吃木纤维。另外她正在咬你的筷子。”

    南宫三八登时一声惊呼,这时候他手上的筷子已经就剩下半截了……

    等吃完饭之后众人各自散去,“滚”虎踞龙盘地占领了沙制高点开始搜宠物节目,而且这次她是正大光明看电视。郝仁过去戳了戳猫姑娘的脑袋:“晚上先去五月房里睡吧,等明天我把一楼最西边的那间闲置屋子收拾收拾给你住。”

    猫姑娘一头雾水:“为喵啊?”

    郝仁感觉对方这问题很莫名其妙:“当然是给你安排睡觉的地方……你现在不是没自己的房间么?”

    猫姑娘用尾巴指着楼梯拐角的一团阴影:“窝啊。”

    郝仁抬头一看,那地方摆着个铺上了绒毯的篮子,正是“滚”平常睡觉的猫窝。他顿时哭笑不得:“那是给猫准备的……你现在还能睡进去么?”

    猫姑娘一听这个赶紧蹭蹭蹭地跑过去,努力在自己的猫窝里拱了两下,结果差点把篮子撑坏,她这才哭丧着脸回来:“喵啊,窝不能住啦,今天晚上睡毯子,你给我换个新猫窝!”

    “换毛线窝!你今后得在床上睡觉!”郝仁一瞪眼,“在床上睡觉,学会穿睡衣,用洗脸池洗脸,不准在垫子上打滚,你必须学会这些!”

    猫姑娘听着听着就没了耐心,懒洋洋地打个哈欠,蠕动着爬到楼梯旁的软垫子上蜷成一团打起盹来。

    郝仁对这只猫的教育再一次失败了。

    莉莉不知从哪晃了过来,在郝仁肩膀上拍拍:“放宽心,慢慢来,她总能学会人类生活的。你看我在外人面前的时候不也端庄稳重气质内敛么?”

    郝仁登时跟看盗号的一样看着莉莉:“你能别给自己乱加那些不存在的设定么?”

    “我炸毛的时候仅限于跟熟人在一块,”莉莉双手抱胸扔过来一个白眼,然后施施然地向“滚”走去,“作为成精界的前辈,我得过去指点指点。”

    好么,“滚”变成人形之后失去了对莉莉的威慑力,现在这只哈士奇倒是神气起来了。

    郝仁没兴趣观摩猫狗大战,于是跑到地下室去找薇薇安:他想让薇薇安帮忙看看那些源血样本,而后者这时候肯定还没上床休息呢。

    来到地下室,他却现薇薇安正坐在床沿上抱着一个精致的木头盒子呆。

    “你干什么呢?”郝仁随口问了一句。

    “这是保尔交给我的盒子,”薇薇安把木盒举起来示意,“根据他的说法,我当年把这东西交给他的时候非常严肃,这盒子应该事关重大,但我怎么也想不起来有关它的事情了……不知怎么回事,我总觉得这里面有蹊跷。”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