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五百一十五章 告别
    古代魔法皇帝们显然并不知道该如何有效地镇压长子,因为直到他们全线溃败,长子在安全装置的作用下强制陷入沉睡,他们也未曾真正意义上找到杀伤这种太初生物的办法。⊙頂頂點小說,因此在长子沉睡之后,他们采取的镇压措施基本上都是在碰运气:每个魔法皇帝都选择了不同的封印形式,以期它们能起到作用。

    龙脊山脉的山体屏障和无生命的岩石巨人已经被证明效果不大,生命巨树则据说早已枯萎,现在看上去保持正常运转而且貌似威力强大的封印只剩下落日火山。

    这座火山就压在长子身上,狼人巫王撒努尔在火山下面制造了天罗地网一般的熔岩河流和岩浆柱,让它们如同纵横交错的钢钉般穿插在长子的各个器官周围。这里地下深处的世界远比贝因茨地底更加错综复杂,深岩裂缝和岩浆湖构成了脆弱但又稳定的平衡,而只要长子一苏醒,它就会触动落日火山上的元素烈焰,随后这一地区会整个塌陷下去,长子会被推入地幔深处的岩浆里。

    然而撒努尔并没有尝试着直接用这种办法杀死沉睡中的长子,说明他很清楚仅仅推入岩浆还是不足以杀死这个怪物的,这只能导致它提前苏醒。所以郝仁猜测落日火山下面的镇压措施也只是个拖延时间的东西,魔法皇帝所指望的到头来还是那些已经注定永远不会到来的“群星盟友”。

    郝仁在采集到了圣棺里的组织样本以及信号频率之后,决定深入长子本体沉睡的地方看看情况。再往前已经是普通人绝对无法涉足的领域,哪怕拿着教会的护身符也随时可能受到长子梦境的影响。所以这次他只带上了薇薇安、奥芙拉和奥本大主教。其他人都留在洞窟里待命。

    本来贝琪也想跟着过来:她作为佣兵的职业习惯让她觉得自己应该深入下去,而且她的精神力量也不亚于高阶骑士或者修道士。在深层洞窟能自由活动。但郝仁觉得没必要带太多人,就让她和莉莉等人一起留下了。

    四个人从岩石屏障的大裂缝钻进长子其中一个“肉瘤”沉睡的密室。然后在四通八达的洞穴系统中摸索着前进。深层洞窟的环境比外面要恶劣数倍,这里有着让人难以忍受的高温,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硫磺味,显然距离岩浆柱已经很近。而且走在这里面还时不时会“听”到些奇奇怪怪的声音,脑海中总是浮现出一些混混沌沌的景象,这是长子正在梦呓,踏足其中的人不由自主受到了影响。

    “这家伙貌似比龙脊山脉那个更‘成熟’一些,或许已经临近‘成年’了,”郝仁下着判断。“我记着龙脊山脉的长子精神干扰没这边这个强,我只有偶尔才会听到它的声音。”

    奥芙拉点点头:“长久以来人们就流传着落日火山里沉睡着魔法皇帝恶灵的传言,灰岩堡垒的士兵经常在梦境中听到从地下深处传来的怪声,但没想到这是长子的活动导致。”

    前进了许久之后,一道巨大的地底裂谷出现在四人面前。

    这道黑色裂谷向两侧延伸至视线尽头,郝仁他们所处的洞穴出口就在裂谷半中央。在裂谷峭壁间可以看到巨大的触须仿佛桥梁一样纵横跨越,而在裂谷下面则可以看到暗红色的岩浆在缓缓流淌,距离洞穴出口几百米的地方甚至还有一道岩浆瀑布从高空垂下,形成一道炽热的火柱。岩浆发出的红光照亮了这地狱般的地下世界。郝仁抬头向上看去,只能看到一片朦朦胧胧的阴影:那是更多触须交织成的棚顶,托举着上面的岩石层。

    空气中弥漫着令人难以忍受的味道,每一次呼吸都炽热的仿佛要将内脏点燃。薇薇安召唤出一阵冰霜气息勉强抵挡了周围的恶劣空气。随后释放出一只小蝙蝠。那只小蝙蝠在对面峭壁附近盘旋了几圈,飞回来的时候身上就已经蔫的跟肉干似的了。

    薇薇安顺手把小蝙蝠拍进身体里,皱着眉:“前面没路了。只有一根触须像桥一样连接着对面的一条坡道,但路很不好走。而且那条触须有点细。”

    “这是个充满恶意的地方,”奥本大主教深吸口气。皮肤上的符文闪闪发亮,“空气中弥漫着敌意。”

    “没必要继续深入了,这里大致是核心地带,”郝仁摇摇头,放出数据终端,“结构图扫描的咋样?”

    “完整,”数据终端投影出一片复杂的地下世界扫描图,呈现出一片由熔岩、裂谷、触须、洞窟以及怪异的大块生物组织交织而成的椭球状区域,如同噩梦一般扭曲怪诞,“我们最好回去考虑个稳妥的行动方案。”

    郝仁叹了口气:“撤吧。”

    考察队伍返回了灰岩堡垒,随后直接传送回到王都。

    他们没有去生命巨树那边,因为生命巨树的情况并不复杂,比落日火山这边容易解决多了。而且在郝仁的某个行动方案里,只要能解决落日火山下面的长子,生命巨树地下的洞窟完全不是问题。

    当然,郝仁还是从奥芙拉那里要了些资料作参考,是过去两个月辉耀教派的修道士们在生命巨树地下探明的结构图以及有关那株巨树的历史文献。不管用不用的上吧……反正情报这东西从来不嫌多。

    其他几位随行大臣以及主教们分别返回了各自该去的地方,他们各有情况需要找自己的老大汇报,而奥芙拉则和郝仁他们一起回到贝琪的庄园里。女元帅显得有点忧心忡忡:“我该怎么报告?”

    “让国王放宽心,我有办法的,”郝仁表现的很有自信,“事实上在洞窟里面的时候我就有了几个方案……只是任何方案都有一定风险,落日火山的情况很复杂,我得防止那些岩浆爆发出来。”

    “我们回去研究研究,一有结果就立刻回来,下次我们再来的时候这颗星球上的长子问题就该彻底解决了,”莉莉也一脸专家模样地在郝仁旁边帮腔,“反正房东肯定有办法,他高科技着呢。”

    “你们这就要离开了?”奥芙拉看了这群人一眼,视线最后落在贝琪身上,“她留下?”

    “她舍不得这边的庄园地产呗,”郝仁耸耸肩,“不过对我们而言穿梭个时空什么的跟出门打个酱油也没多大区别。反正我们不在的时候贝琪就劳烦你多照看着了,你知道这姑娘脑子有点……”

    他话还没说完就让贝琪瞪了一眼,而旁边的莉莉也立刻尾巴一竖喉咙里发出乌鲁乌鲁的威胁声。郝仁哭笑不得地看着莉莉:“我这次没说你……”

    莉莉呲着牙:“但我知道你下一句肯定用我举例子!你这张嘴谁不知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周围登时一片安静,薇薇安拍了拍莉莉的肩膀:“你可算吐了个象牙出来。”

    莉莉还没反应过来呢:“汪?”

    郝仁捏了捏莉莉的耳朵,笑着看向奥芙拉:“另外关于那个邪.教团的事情还是请你帮忙盯着点。我听说现在还没找到他们的线索?”

    “他们是一个松散的教团,极有可能是十几个小型团伙拼凑起来的,”奥芙拉摇摇头,“只能确定他们还在某些地区活动,但始终抓不到人。”

    “找到之后给我留些活口,”郝仁点点头,“我要研究他们召唤出来的那种巨型大脑。”

    “另外记着把那封信转交给教皇和国王,”薇薇安在旁边提醒了一下,“那里面是我们掌握的有关长子灭世的真正原因——魔法皇帝们背了一万年的黑锅,现在你们想辙给他们洗洗吧。不管上头那些大人物信不信,魔法皇帝们确实是无辜的。”

    奥芙拉微微点头:“我明白。”

    奥芙拉很聪明地在郝仁他们主动送客之前告辞离开,留下郝仁他们跟贝琪告别。佣兵姑娘到这时候果然还是对朋友们有点依依不舍,毕竟都一起生活了那么长时间,哪怕贪财佣兵也是有感情的:“你们要经常来看我啊,就是把长子的事儿解决了之后也要来——另外今后要有什么刺激有趣的事儿也还要带上我,我还想坐着飞船去冒险呢!另外下次来的时候给我带点薯片和可乐……”

    郝仁看这姑娘难得露出这种模样,顿时感觉很有趣:“既然这么不舍得那干脆跟我们回地球吧。”

    贝琪蹭一下子后跳一米多,抱着门柱子不撒手:“路上小心注意安全一路顺风,走好不送——我还是在这儿当土豪比较好。”

    郝仁:“……”

    众人离开了贝琪的庄园,薇薇安问了一句:“咱们直接从阿拉曼达传送门回安德烈城堡?坐飞船去还是传送过去?”

    “不,还有件事,”郝仁微微抬头看着天空,“还有个更重要的遗迹没看。”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