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五百一十三章 另一个长子
    薇薇安很多次以长生种的视角来评价短寿种的历史传承,这些评价总是深刻而准确。就如在安德烈家族流传的魔女故事,短短三百年的家族传承都会让当年的真相生如此巨大的偏差,更何况是梦位面这边长达一万年的历史记录中间还有过数次波折和中断,这样一来流传至今的传说生多大误差都可以理解。

    如今即便梦位面那些较为长寿的种族也搞不明白当年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了。

    人们一直以为是古代魔法帝国对禁忌技术的研究触怒了女神,那些魔法皇帝们建造的人工神迹是亵渎的象征,包括落日火山在内的三大奇观长年被视作离经叛道之证,但谁又能想到这些东西其实是用来镇压长子的?

    尽管这些东西的镇压作用恐怕相当有限。

    落日火山脚下是大片的石块旷野,由巨大黑色岩石层层叠叠铺起来的大地一直延伸到东侧的海岸线上,而在这石块旷野和灰岩堡垒中间的一座小土丘上则坐落着一个看上去几乎已经废弃的古老修道院。

    这座修道院是辉耀教派在王国东侧的最后一座设施,里面只有几个老迈的苦修士在打理。

    斑驳脱落的教堂外墙上爬满荆棘,修道院周围除了大片碎石就是稀稀拉拉生长的几丛耐盐灌↘,↙.≮t木丛,仅从外表看恐怕谁也想不到这里就是第二座神圣洞窟的守望教堂。郝仁他们没有在灰岩堡垒耽误时间,奥芙拉和堡垒守军简单交接之后就直接领着队伍来到了这座破旧的修道院,通往神圣洞窟的入口就在修道院地下。

    莉莉看着这座古老修道院破败的样子有些感慨:“这地方真破啊……一座堡垒。一个老修道院,真能守住落日火山这么重要的地方?”

    “别小看了这些古老的设施。”奥本大主教摇摇头,“三座古老遗迹都有对应的圣堂镇守。贝因茨教区的湖心教堂,落日火山的老修道院,还有生命巨树的小圣堂,这三处设施是最古老也最强大的神术节点,整个王国的教堂系统都在对这三个节点提供能量,尽管他们看上去破败,但纵然一支军队也难以攻破这里的防御。”

    “贝因茨血湖的湖心教堂一瞬间就完蛋了,事后调查现长子当时完全切断了小教堂的神术运转,”奥芙拉耸耸肩。“事实证明长子的力量远远出我们理解,古代魔法帝国都对抗不了它,我们如今的神术体系只是些残篇断章,更派不上用场。”

    奥本大主教摇摇头,没再说话,小修道院的修士们则打开了通往地下的入口:这入口就位于修道院的小教堂后花园里,从外表看只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大型墓碑。郝仁估计当初贝因茨血湖的湖心教堂也有这样的一处入口,通往教堂地下的“圣棺”存放点。不过当时他还没来得及找到那入口,整个小教堂就被漩涡吞噬了。

    三处封印着长子的神圣洞窟其实有着相同的构造:长子沉睡在一个巨大的地下空洞中。地下空洞周围遍布着仿佛迷宫一样的洞穴体系,在这一体系上方则有一层人造的岩石外壳(建造者是古代的魔法皇帝们),岩石外壳托举着上层的地表,而整个体系的正上方则建造着一座小教堂(建造者是辉耀教派的初代教皇)。小教堂的地下存放有不断对长子施加“催眠”的安全装置。即圣棺。

    整个结构就仿佛在棺材上钉下一根防止邪灵复生的银钉这个世界就在这种脆弱的安全装置保护下度过了一万年。

    沿着一条陡峭的岩石甬道向下前进,便可以抵达小教堂的地下部分。这里是一座规模中等的地宫,很宽敞。但结构简单,毫无装饰。是彻彻底底的实用设施。

    郝仁跟在奥本大主教身后从甬道里走出来,看到一处被魔法辉光石照亮的宽敞岩厅。岩厅中央放置着一座石台,石台上空空荡荡,但中央微微的凹陷似乎证明这里曾经存放过什么东西。而大厅周围则可以看到许多正在冥想的灰袍修道士灰色长袍是苦行僧的打扮。

    “这些是从王都派过来的苦修团,”奥芙拉低声解释,“教会和王都增派了很多人手来监视两座神圣洞窟的动静,但因为普通人过于靠近触须的话就会被精神控制,所以大部分人都只能在灰岩堡垒守着,只有这些苦行僧和一些高阶骑士进入了地下。高阶骑士们在其他地穴里。”

    郝仁点点头,他知道长子沉睡的地方就如同一个庞大的地下迷宫,这附近应该有着无数纵横交错的甬道和巨大地穴,来自王都的骑士团和修道士们应该已经去各个地穴里了,在这里的苦修士应该是负责把守入口的。

    落日火山的地表看着没什么变化,其地下却已经设置了层层防线只具备心理安慰作用的防线。

    奥本大主教指着长厅中央的石台:“这里曾用来放置圣棺,但在打开了神圣洞窟的一层外壳之后,我们把圣棺转移到了更深层的地方。”

    随后他领着队伍穿过大厅,继续朝另一条更加倾斜向下的甬道走去。没多久众人便穿过了一条看上去是刚刚被凿穿的石壁,前方的道路豁然开朗起来。

    “我们刚才穿过的是教堂地宫的外墙,上个月刚打破的,”另外一名主教回头看着那道刻满莱塔符文的黑色石墙,“从这里开始就进入长子的势力范围了。”

    队伍中的几名随行大臣立刻握紧手中的魔法护身符:这些人是普通人,他们并不具备修道士的强大精神力或者高阶骑士的强韧意志,只是使命在身让他们不得不深入长子的领域,依靠那些被祝福过的护身符,他们才能在这个地下世界自由行动。

    “我感觉有点热了,”南宫五月走了没一会就第一个感觉到周围环境的变化,“而且空气中好像有点……硫磺味?”

    “我们可是在落日火山下面,”奥芙拉笑了笑,“狼人魔法皇帝撒努尔在这下面制造了世界上最庞大也最复杂的地底纫河,会有一些热量和气体从岩石的缝隙中渗进来。但不用担心,我们已经确认过了,没有泄露的地方。”

    南宫五月撇撇嘴,在身边制造出一层水雾结界:“啧啧……怎么总是碰上这种事儿,我最近几天都开始掉鳞了。”

    郝仁:“……”

    众人沿着地下通道一路深入,越往前就越是开阔,前方经过了几个岔路口和较为宽敞的石室,就如郝仁预料的那样,每个岔路口和石室都有三到五名高阶骑士或者修道士在驻守。他们在这个地下世界建造了简陋的营地和防线,监视着那些迷宫般的甬道中可能传出的任何风吹草动。

    而与此同时,郝仁也终于看到了他想看的东西:长子的触须开始出现在周围的穴壁上。

    奥本大主教在看到那些蜿蜒而巨大的触须时脸上终于不复那种石雕般的平静,他的一脑袋马赛克甚至都微微抖动了一下,作为一个专精锤炼精神,而且对“源血”和“起源力量”非常敏感的高阶神职人员,他比其他人更清楚地感受到这些触须中蕴含的强大力量和疯狂意念:“这些是外层的触须,而且只有一少部分具备精神干扰的能力,只要小心避开就不会受影响,所以这里还算安全。但继续往前就会进入……”

    “就会进入长子的关键‘器官’,我知道,我们亲自进去过,”郝仁点点头,“这些地道应该还是在洞窟外层,你们打开内层区的外壳了?”

    “就在前面,但不是我们打开的,”奥本大主教点点头,领着众人向某个岔路口走去,“我们找了整整十天,终于在这迷宫一样的隧道中找到了上古魔法皇帝留下的屏障薄弱点,令人不安的是它上面有个缺口,长子的一部分触须就是从那个缺口里蔓延出来的。”

    继续前进十来分钟之后,队伍来到了奥本口中的“屏障入口”。这是一个巨大的圆形洞窟,洞窟周围的墙壁上随处可见古老而且神圣的文字,那是初代教皇留下的封印以及留言。有上百名苦行僧和圣骑士在这个洞窟中建造了堡垒和防线,严密监视着从洞窟西侧蔓延出来的数根触须。郝仁看到那些触须从一个巨大的裂口中探出来,而不是像其他地方一样从岩石中严丝合缝地“渗透”出来,这说明这些触须在突破屏障的时候用了更加暴力的方法,它们有意识地扩大了自己出入的通道。

    但看样子这应该只是短时间的“假醒”,如今那些触须已经再度安静下来,根据触须周围的痕迹判断,它们上次“抽搐”应该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令人后怕,”奥芙拉咂咂嘴,“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这颗星球的地下到底生了多少事情?”

    郝仁小心翼翼地接近那些触须,确认后者毫无反应之后才放心大胆地踩上去,他沿着触须攀援到石壁的裂口处,看着对面的情况。

    另一侧就是长子沉睡的密室,他看到一个弥漫着不详红光的巨大石室,无数触须从四面八方汇聚起来,形成一个纠结扭曲的肉瘤一样的器官,那器官正在蛰伏状态,其表面微弱的红光以极慢的度明暗变化着。

    “好消息是睡的很瓷实,坏消息是这个‘瘤子’看上去比龙脊山脉那个还大,”郝仁跳回地面,“圣棺在什么地方?我要分析一下它的原理。”

    奥本大主教指着骑士驻地中央的一座小石屋:“就在那。”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