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五百零六章 关于异邦人的讨论
    郝仁知道自己和这些教会顶层人员的交流肯定会有些麻烦,因为归根结底“宗教”是个敏感问题,尤其是当你提出的要求与他们的信仰核心有关,而你又不是出于对神明的信仰提出这些问题的时候。一个顽固的宗教狂信徒可能会把这种贸然要求视作一种侮辱在他们看来一切神圣的仪式都是生来即神圣的,它理所当然地存在,生效,具备神性,并且不可被凡人深究。

    当然,辉耀教派是一个相对宽容开明的宗教,尽管他们对女神的信仰异常坚定,但他们对异教徒采取的是用行动感化而非用暴力强求的宣教态度,这一点也能从那四位苦行僧身上体现出来,所以郝仁觉得自己这个要求应该能获得许可。再怎么说教皇和大主教不可能是傻子,他们应该能意识到死板的老规矩和这个世界的安全哪个更重要。

    或许较为低层的信徒还更固执一些,但坐在最高位的教皇却反而必须是最清醒的。

    奥本和教皇低声讨论了很长时间,中间似乎有几句短暂的争论,随后教皇抬起头,静静地看着郝仁的眼睛,声音平淡听不出什么情绪:“这是一个神圣的仪式,从辉耀教派建立以来就只有正式入教并且通过初级考验的神职人员可以参与。尽管它是最基层教士都会接触到的基础仪式,但,它依然是神圣的。”

    “我明白,”郝仁点点头,“但很显然‘长子’的问题更重要。这种古老生物也是女神造物,它的秘密就是女神的秘密在这个前提下。我们应该放开一些固执的老传统。”

    “四位大师很信任你们,”教皇轻声说道。“你没有找他们询问刺印仪式的细节么?”

    郝仁点点头:“问了,我知道仪式过程就是将一种神圣物质与人的血脉融合在一起,但这种神圣物质只有各地的大教堂才有,四位大师只能跟我讲述过程,可我感兴趣的是那些‘物质’。”

    教皇沉默了片刻,对奥本点点头:“带他们去第十六圣殿观看刺印仪式。”

    “这不会违反教义么?”

    “如果教派的传承在第五代教皇时就出了偏差,我们就更应该相信女神在我们心中投下的直觉指引,而非那些残缺不全的古卷,”教皇微微眯起眼睛。“带他们去,女神会允许的。”

    奥本主教回以一个崇高的礼节,站起身转向郝仁他们:“随我来,第十六圣殿就在离此不远的地方。”

    郝仁心说还算顺利,起身跟着这个满脸字幕的光头大叔准备前往那个第十六圣殿。莉莉还抱着个烤鸡腿在那使劲啃呢,一边啃一边含混不清地嚷嚷:“等我会等我会……怎么这就要走啊……”

    郝仁终于对这个吃货忍无可忍,伸手把莉莉抄起来:“你就不能有点出息?!”

    莉莉下意识地就要张嘴咬人,不过幸亏给憋回去了。南宫五月见这情况有点感慨:“狗吃东西的时候还敢上去撩拨,而且最后还不被咬房东你真是把她训出来了。”

    贝琪比莉莉情况好点。但放下盘子的时候明显也是一脸恋恋不舍:你不能指望一个多年来都跟着这个世界上最粗俗的一帮暴力职业者在酒馆里喝酒吹牛的土姑娘在国王面前能有多少矜持,其实刚才她吃东西的动静不比莉莉小多少。在离开房间之前这姑娘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件大事没问,赶紧扭头看着莫罗恩:“诶等等,陛下。我差点忘了问我的赏金……”

    郝仁快被身边这些专门破坏气氛的家伙弄疯了,上前拽着贝琪的围巾直接就把她拖了回来,临出门的时候对留在房间的奥芙拉嚷嚷了一句:“别忘了安排贝琪的封赏。这货快为这事儿犯心病了!”

    奥芙拉哭笑不得地点了点头,看着这帮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终于消失在门口。

    房间里安静了几秒钟。莫罗恩突然坐直身子,之前那种懒散老大爷的气质一下子褪去。他眼底闪着精明,表情很是严肃:“这群人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

    “但跟我汇报的一样,”奥芙拉抬头看了国王一眼,“谁让你不信呢?”

    哈弗曼亲王掏出手帕擦了擦脑门上并不存在的细汗,他表情怪怪地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原来他们也吃人饭啊。”

    房间里另外几个大臣顿时连连点头,哈弗曼亲王的感慨算是说到他们心坎上了,也不知道这群家伙在听说贝因茨教区发生的事情之后到底给郝仁他们脑补了个什么形象。反正奥芙拉听见哈弗曼的感慨之后直接就是一个白眼扔过去:“从小到大就只有想象力比别人强点。”

    哈弗曼哭笑不得地耸耸肩没说话,莫罗恩则用手指轻轻敲着桌面,半是自言自语半是询问奥芙拉:“他们真的从天际召唤白光直接摧毁了整个贝因茨教区?我看他们和我们人类似乎没有太大区别……不管是从形象上还是言行举止上,都看不出那种毁灭性的力量。”

    奥芙拉撇撇嘴,心说你四岁那年追在老娘屁.股后面要糖的时候也看不出国王气质,但考虑到现场王公大臣太多就没好意思说出来。她只是点点头:“这群人在他们所属的某个群体中似乎只是一个……普通小队,就如同我们的士兵一样,所以他们的言行举止与普通人无异。但他们背后的力量是不可思议的。”

    “你对他们了解有多少?”莫罗恩问道。

    “不多,我知道的你们应该也知道了,”奥芙拉摇摇头,“他们是一支团队,隶属于另一个世界的某种强大力量。他们有穿越时空的能力,有组织,有纪律,我猜测他们会因使命而前往各个世界去解决问题就像在我们这里解决长子一样。他们这个队伍的成员还不是很明确,上次出现过的那个大个子这次就没来,而是多了个新人,这证明他们有某种人事调动和选拔制度。一支这样的队伍会有一个领队,就是那个叫郝仁的男人。除此之外……没什么了。”

    哈弗曼亲王表情很严肃:“你确认他们有组织有纪律?”

    奥芙拉无奈地干笑两声:“呵呵……大体上,大体上。”

    “现在值得庆幸的是他们和他们背后的力量对我们没有敌意,至少现在看起来没有敌意,”莫罗恩微微闭上眼睛,似乎有些疲惫,“我们要面对的问题太多了,那些人力无法解决的问题就放在一边。那些异邦人愿意帮我们解决长子的问题,这是万幸。”

    “我愿意相信他们的善意,”奥芙拉笑了起来,“至少我们有四位大师和一个佣兵小丫头已经稀里糊涂和他们混在一起,而且过的还不错,这应该能证明这些异邦人不是邪恶的。”

    莫罗恩微微点头,没有说话,沉默半晌之后才睁眼看向教皇:“您的看法呢?”

    教皇的表情一如既往没什么变化,似乎他的思绪始终就放在某个神秘的未知领域,留在这里的只是一具用于传达信息的躯壳,他的声音轻而缓:“我们应该更专注于思考女神的旨意。‘长子’的存在已经对教会高层造成很大冲击,而且那些异教徒暗中发展的‘回归教派’也有可能瓦解我们千百年来建立的信仰体系,这是霍尔莱塔,乃至整个世界的文明根基所要面对的挑战。想办法把这些东西的影响减到最低,让女神的教诲继续作为这个世界的运行基准,除此之外,异邦人……就随他们去。既然女神没有反对,那这便是应发生的。”

    而在同一时刻,郝仁他们已经离开皇宫,准备前往举行刺印仪式的神秘场所。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