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五百零三章 女元帅的两三事
    在王都外城区的教堂广场上有一组城市雕塑刚刚开放,雕塑内容就是俩月前战死在龙脊山脉的英雄们。

    辉耀教派为了稳定人心,强化女神信仰的凝聚力,将龙脊山脉发生的事件描述成了一场神迹,而为了让这场神迹具备更强的舆论推力,在“神圣的一日战争”中死亡或失踪的教士和士兵们都被列为了殉教圣徒并大肆宣扬,其中当然包括将自身化为神力的格尔顿教区长,也包括一群在事件中大放异彩的北方佣兵郝仁他们一群人在组织撤离的时候非常活跃,尤其是莉莉那大块头露面的时候真是想让人不知道都不行,从贝因茨地区逃出来的人都记着这群“佣兵”,所以教会上层从奥芙拉那里了解过情况之后商量了一下,决定封个烈士得了……

    于是郝仁顺着马车窗户就看到外面的广场上立着一个群像雕塑,上面格尔顿跟他正一起大战触手怪……

    不过设计雕塑的人似乎也考虑到了郝仁他们几个的特殊性,上面的人物形象有些修正,除了格尔顿和几个大主教栩栩如生之外,郝仁他们几个都魔改了一番,基本上就是漂亮的都不像本人了。

    “我说……你们弄这个就不能经过本人同意一下么?”郝仁哭笑不得地看着奥芙拉,“雕塑就算了,怎么还非要安个光荣战死的名头?”

    “这是我建议的,”奥芙拉笑着解释起来,“你们希望作为家喻户晓的英雄被人纠缠不休么?”

    郝仁:“额……”

    “不管是谁。但凡能在那场‘圣战’中活着回来都必然会成为焦点,你们领着难民在邪神触须中杀出一条血路的形象已经广为人知了。如果官方消息说你们还活着,你知道得有多少人慕名找来么。”奥芙拉笑着摇了摇头,“而当时你们就‘升天’了,教会上哪找几个人顶替你们露这个面?所以只能说你们光荣战死。”

    南宫五月吐吐舌头:“倒是这么个道理……可是听起来怪怪的。”

    郝仁摆摆手:“没事没事,这么一说我就没啥意见了。而且说实话这也不是第一次,艾瑞姆精灵给我弄了个雕塑那造型才狠呢,看着跟准备堵枪眼似的,你们这至少给我留了个站姿……”

    虽然知道自己被宣传成了死人感觉有点微妙,但奥芙拉的解释却让郝仁深以为然。他在这边是办正事的,能避免麻烦才是第一要务。不过贝琪就显得有点沮丧了:这姑娘特别现实。她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俩,一个发财一个成名,现在教廷把她宣传成烈士倒确实是成名了,但问题是她“死”了啊连上酒馆里找人嘚瑟的机会都没了,不能享受的名声有何意义?于是贝琪腆着脸跟奥芙拉商量起来:“奥芙拉大人,跟你商量个事呗……你让教皇那边改改口风,就说传奇佣兵贝琪从尸山血海里杀出一条血路活着回来了,其实没死成……”

    奥芙拉一脸不解地看着贝琪:“这有什么意义?”

    贝琪一拍大腿:“你知道用第一人称吹牛逼有多爽么!”

    郝仁使劲推了贝琪一把:“你说就说,拍我腿干什么?”

    “哦。坐太近拍错了我说呢怎么没感觉。”

    奥芙拉一脸木然地看着眼前这群怎么着都画风不对的救世主,她活了好几百年,啥样的大人物都见识过,英雄枭雄暴君良将的遗物在她的战利品储藏室里能挂一面墙。但她就是没见过这种风格的。不过愣了一会她反而舒心地笑起来:“好,我去跟教皇还有国王商量商量。你们真有意思。”

    “别麻烦,这家伙有点人来疯。这阵抽过去就冷静了,”郝仁赶紧劝。“你这日理万机的……”

    “不麻烦,”奥芙拉微笑着看着贝琪。整个人的气势似乎都突然变了,从之前那种钢铁般的凌冽和严肃状态一下子变得非常亲近,“真的,你们真有意思我想起几百年前自己当冒险者那时候了,好像跟这姑娘也差不多。哈,这么多年了,整天绷着张脸好像都忘了佣兵和冒险者的臭毛病,现在可算回忆起来点。”

    这时候马车车厢突然一震,郝仁才注意到外面街道上传来的嘈杂声已经很远,显然车子来到了一个较为僻静的地方。又过了一会,前面的车夫轻轻敲着马车的隔板:“大人,到了。”

    郝仁一行推门下车,发现车子正停在一座大型别墅前。周围相当大一片区域都很安静,并且随处可见同样规模的高档住宅,那些绣着家族徽记的布幔在一座座房屋的侧墙上遥遥相对,显然属于一个个显赫的大家族。毫无疑问这是王都中的贵族区,而且是大贵族的地盘:能把家族徽记用巨幅丝绸挂在外墙上,这是具备皇亲血统或者世袭六代以上的老牌贵族才获准拥有的特权。

    高阶贵族都在各地有自己的庄园地产,甚至城堡领邦,他们家族住的地方基本上都在王都之外,然而霍尔莱塔王室有规定,这些贵族的当代家主和下代继承人每年有一段时间必须住在王都的贵族区中,这些贵族区奢华高档并且紧邻着王宫,表面上住在这里是一种荣耀,但实际上这是王室对贵族们的一种监控和威慑霍尔莱塔建国以来的数次大规模叛乱和镇压促成了这种制度的建立和稳固。

    住在这里的奥芙拉是唯一例外:整个王国没有比她资格更老、威望更足的贵族,她在霍尔莱塔的地位甚至已经超出“贵族”这个概念,而近乎一个象征符号。王室没有必要监控这位几乎一手缔造了如今局面的老将,事实上也没法监控:上到国王教皇,下到王公大臣,哪个小时候没让奥芙拉揍过……

    奥芙拉住在这地方的唯一原因就是这儿离王宫比较近,上班打卡方便。

    郝仁当然不知道这些勾勾连连的细节,他只是觉得这地方的房子都挺气派的:反正比自己家强……

    有仆役上前迎接,奥芙拉对其中一个管家样的中年人点点头:“这些是我的贵客,准备最好的客房让他们休息。另外安排波塞姆前往大教堂,告诉约翰红衣大主教一句话:异国的客人已经前来拜访,请两位大人把之前订好的宴席准备上。”

    郝仁跟着奥芙拉走入这座元帅官邸,这座贵气逼人的建筑物是典型的霍尔莱塔上层风格,有着开阔的前庭花园和一条从主楼一直延伸至大门口的石板路,石板路上还盖着一条长长的遮雨走廊。走廊两侧可以看到被精心打理过的花坛,不过花坛里的花样式却很简答,只有一种淡紫色的朴素小花。

    “听说奥芙拉大人最喜欢紫十字星花,”贝琪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然真的走在奥芙拉宅邸的走廊上,这时候每一步迈出去都带着朝圣的表情,一边走一边嘀嘀咕咕,“原来是真的。”

    “紫十字星花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花,”奥芙拉笑着,“耐寒,耐旱,不怕风雨,除非被人斩断,否则每年都会准时开够整整三十天,像军人一样守时。更重要的是这种花不但可以吃,还能止痛和消炎,几百年前的佣兵和冒险者把它视作幸运之花,这东西生长在荒野和遗迹附近,不知道救过多少人的命。”

    仆役上前推开大门,奥芙拉领着众人进入别墅一层的大厅:“随意坐坐,我让人准备茶点,但不要吃的太饱,去找国王和教皇蹭饭的机会可不常见。”

    郝仁好奇地看着大厅里气派但并不奢华的陈设,突然看到不远处的墙上挂着一排画像:“那都是谁啊?”

    “霍尔莱塔历代国王,”奥芙拉朝画像努努嘴,“从迦顿三世开始,一直到现任国王的老爹截止。”

    听到“迦顿三世”这个名字,贝琪突然意识到她终于有机会解开一个在佣兵八卦圈里纠结已久的谜团了,那个被无数剧作家和单身女佣兵津津乐道的故事真相就在自己面前摆着,当事人就站在自己面前!

    贝琪眼冒精光:“奥芙拉大人!您和迦顿王子是怎么认识的?您当年承诺帮他守卫这个王国四百多年又是为什么?”

    奥芙拉沉默了一下,脸色突然变得柔和:“因为霍尔莱塔工资高啊……”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