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四百七十七章 魔女
    白火说的没错,在猎魔人眼中,这个被封印在西伯利亚极北地区的怒灵是安全无害的。尽管有一个人类家族在怒灵的侵扰下苦不堪言,但在猎魔人看来,召唤恶灵并招致祸害的人不值得同情——事实上在他们眼中任何人都不值得同情,他们对异类的战争有很多理由,但惟独不包括对普通人类的同情心。

    他们判断一个异类是否有害的标准就是这个异类是否有成长展的可能,以及是否会威胁到猎魔人的组织本身,而除此之外,他们是很少分心去管的。

    因此他们很少会找怒灵的麻烦,至少不是主动去找:怒灵大多出现在人迹罕至的地方,而且没有理智,不会扩大自己的地盘,不会经营势力,它们是一种介于生物和自然现象之间的怪异之物,甚至无需当做“敌人”看待,所以哪怕被它们纠缠的人类通常生不如死,猎魔人也不甚在意这个问题。

    安德烈家族在三百年前招惹了这个可怕的灵体生物,他们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才勉强将怒灵束缚在自己的城堡地下深处,随后这个家族的先祖们便开始向黑暗世界寻求帮助:他们寻找懂得巫术的人,也找过教会,甚至求助于一些异类,他们的活动自然落在猎魔人眼中,但猎魔人甚至懒得露面过问一下这件事。

    猎魔人对这里这个怒灵唯一感兴趣的就是它竟然在物质世界滞留了这么长时间:一般情况下一个怒灵并不会长时间呆在现实世界,它们是“从噩梦中诞生的怪物”,某个扭曲的冥府世界才是它们的归宿。所以怒灵通常会在大闹一番之后自己消散,而安德烈城堡地下的怒灵已经盘踞了三百年之久。它或许是被城堡下的封印装置束缚在这个地方。也可能是当年的“魔女”命令这个怒灵长久折磨安德烈家族的后人以惩罚他们的不听话,但不管怎么说。这点特殊之处并未引起正统猎魔人组织太大注意。

    南宫三八这个自己游荡的半吊子是第一个过问此事的猎魔人,而在南宫三八被怒灵一招秒回老家之后的第二天,白火也前后脚地到了这里,说实话如果南宫三八迟两天再行动的话这俩人就碰上面了。

    现在看来白火并不知道南宫三八前两天已经在这里和怒灵交过一次手的情况,郝仁自然也不会主动提。

    “话说伊戈尔也不知道你下来帮忙啊?”郝仁看白火在前面带路也不说话,只好自己找话题打破沉默,“你是怎么进到这里的?”

    “伊戈尔?哦,你是说城堡里住的那些人……我不是来帮他们的,”白火耸了耸肩。“虽然我觉得他们确实很……值得同情,但我的导师说过,同情心不能作为猎魔人的行动准则,我只是来寻找自己的猎物而已,自然没惊动城堡里的人。哦,前面就是了。”

    白火指着前方不远处,郝仁这才注意到众人不知何时已经脱离风雪最猛烈的区域,在前方是一片小小的土丘,土丘上耸立着一座纯黑色的建筑物。那建筑物非常古怪。其四面墙上粗糙的断裂、切割痕迹就仿佛这整座房子都是从另一个更大的建筑物里直接“撕出来”的一样。它突兀地被放置在土丘上,尽管有着人造的特征,但配合上周围扭曲怪异的环境,整个氛围看着分外诡异。

    “这是城堡的一部分。”白火指着那座长方形的屋子,“原本应是地宫里的某个大厅。它被从城堡上撕裂下来,扭曲融合进了怒灵制造的异空间里。我怀疑这座屋子是封印系统的关键部分。所以它才能保存如此完整,怒灵的注意力就在这座屋子附近徘徊。但它始终不敢过于靠近这个地方:完美的落脚点。”

    白火上前推开怪屋的沉重铁门,腐朽古老的铰链出吱吱嘎嘎的声音。屋子里一片漆黑。白火便轻轻挥手,在空气中制造出一朵朵漂浮的火花来照亮周围环境。郝仁看到里面确实是个较为宽敞的大厅,而且还隐隐能看出它曾经作为地宫中枢的华丽装饰——只是这个地方已经在怒灵的侵蚀和扭曲下变成了异空间的一部分,大厅里到处都是凌乱的堆积物和怪异的黑色碎片,只有中间很小一块区域被清理出来,那是白火这两天休息的地方。

    “自己找地方休息吧,”白火走在前面,“那些黑色物质是灵魂砂岩,在外界很难搞到的施法材料。”

    她后半句话是对南宫三八说的。

    莉莉一看这地方有她没见过的“好石头”,顿时一声欢呼就跑着探险去了。

    郝仁大大咧咧地找了片空地直接坐下,好奇地抬头看着白火:“话说你对这座城堡还有这里的怒灵都知道多少?咱们交换交换情报。”

    白火确实是在安德烈家族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潜入地宫的,但她来这里之前也收集了不少有关这座城堡的情报,通过猎魔人的情报网和她所能接触到的那些来自第三方的古老典籍,她所知道的有关安德烈家族的事情并不比南宫三八在城堡图书馆里看到的东西少。而且这位奇奇怪怪的猎魔人大小姐似乎并不介意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出来:“我确实查探到一些东西……要说起怒灵起源的话,必须提起安德烈家族的兴起。三百年前,这个家族的先祖曾与另外一个人共同为一位魔女效劳:在那个年代,这是很常见的事。但后来他们出于贪婪背叛了那位魔女,合谋偷走了魔女的两样宝物。其中一件宝物以及取走宝物的那名背叛者已经无法考证,只能确定安德烈家族的先祖偷走的宝物是‘财富’……”

    郝仁一开始还以为要再听一次从南宫三八和伊戈尔那里听来的传说,结果白火一开口就和他所知的事情大相径庭,他顿时忍不住了:“等会等会!你说安德烈先祖从魔女那里偷了宝物?不是继承来的?”

    “至少我所知的就是这样,”白火认真点头,“而且说实话,一个魔女不大可能赠送两个凡人仆役什么礼物,就历史上的魔女而言,最后不取走自己仆人的灵魂都已经算心地善良了,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安德烈家族的先祖伙同另一个人类仆役偷走了魔女的东西。而怒灵毫无疑问是一个惩罚。”

    “人类不大可能召唤出怒灵,这种东西是没法召唤的,”南宫五月也赞同地点点头,“所以伊戈尔的说法明显站不住脚,大概是安德烈家族的后人们为了给自己老祖宗脸上贴金才篡改了当年的事实。我觉得怒灵大概跟他们从魔女那偷来的宝物有联系,他们就这么引火烧身了。”

    郝仁摸着下巴陷入思索,然后突然看到薇薇安正愣愣地看着周围呆,他好奇地问了一句:“想啥呢?”

    “总感觉……”薇薇安看着周围破败的大厅,眉头紧锁,“总感觉忘了点……”

    她话音未落,跑到一旁“探险”的莉莉突然嚷嚷起来:“诶诶!你们看你们看,我现东西诶!”

    郝仁赶紧跑过去看情况,莉莉指着大厅墙上:“你们看,这里也挂着画像嗷!”

    原来墙上挂着一些椭圆形的相框,相框里也是众人在城堡上层曾见过的那些安德烈先祖的形象,而且或许是怒灵空间的特殊性,这些相框里的画像还显得很清晰。不过在这里能找到的相框只有那么几个:地宫早在两百年前就已经封闭了,自从最后一个能勉强与怒灵对抗的安德烈家族成员死于疯病之后,就再没人将新的家族画像送到这间大厅里,以至于直到这间大厅被扭曲空间吞没、同化,这里还保留着两百年前最后一位安德烈家族成员离开时的光景。

    两百年前……

    郝仁脑海里突然激灵一下子想到什么,他立刻扭头看向大厅尽头:按照他在城堡其他地方看到的结构,那里应该挂着另外一幅最特殊的画像!

    但那里什么都没有,原本应该挂着魔女画像的地方只有一面空荡荡的石壁。

    莉莉这时候也猜到了郝仁的想法,她赶紧跑过去仔细检查墙壁,突然现墙上还留有浅浅的颜色不均痕迹:显然这里曾经是悬挂过什么东西的。

    贝琪不愧是经常钻各种遗迹的佣兵,这时候理解力和直觉都惊人的强,不用郝仁开口她就直接猜到了该找什么东西,于是立刻跑到墙根,在那些堆满地面的灵魂砂岩中翻腾起来,很快她就看到了在黑色碎石下只露出一个角的某物。

    “找到了!在这儿呢!”

    贝琪一边高兴地喊着一边小心翼翼地把那东西从黑色碎石下面扒拉出来。这果然是一块巨大的画像,被装裱在坚固的木板画框中,表面甚至还覆盖着一层昂贵的石英来保护这幅画。

    郝仁回忆起伊戈尔曾说过的事情:在他祖父的祖父那一代,因为一个家族成员梦到魔女的幻象而失足从城堡上坠落,这座古堡中所有的魔女画像便都加上了面纱,从那天起,再无人知道魔女的容貌。

    但仍然有一副原始版本的魔女画像被保存在城堡里:就在这地下深处,被怒灵封闭了两百年之久的异空间中。

    莉莉和贝琪一起小心翼翼地拂去画像上的灰尘和碎石,一个容貌姣好的女孩出现在画像上。

    薇薇安。

    “哦,我想起来啦!”吸血鬼少女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当年我在这儿住过!”(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