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四百七十一章 伊戈尔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异常生物见闻录》更多支持!在这紧挨着北极圈的地方,阳光并不能带来多少温暖的感觉,尤其是不能给安德烈家族的冰冷城堡带来任何温度:这座黑色的沉闷建筑只能依靠木炭和锅炉来为它内部的居住者提供有限的庇护.西伯利亚的寒风从窗缝里吹进房间,刚洗刷完的贝琪顿时一激灵:"嘶——这谁又把窗户打开了!"

    莉莉蹲坐在窗户前面对着冷风露出单纯干净的笑容,旁边的薇薇安瞥了这个哈士奇一眼:"这货一大早就来这儿享受先祖加成来了.瞧笑的那傻样."

    莉莉站起身切了一声:"懒得理你.吹点冷空气有好处,提前适应适应这里的气候方便之后活动,至少不会跟你昨天似的飞出去一圈差点给冻成冰坨子掉下来."

    薇薇安一叉腰:"只冻住三只!而且都没掉下来——我最后不是成功滑翔进屋了么."

    "反正下次冻住了别找我帮你烤,烤了好几分钟你竟然告诉我不能吃,这不浪费感情么……"

    莉莉跟薇薇安一如既往伴着嘴,不过很快城堡外面的动静就转移了她们的注意力:只见远方的皑皑雪原上有一支小小的队伍正在快速靠近,凝神细看之后原来是三只大型雪橇组成的雪橇队.那些雪橇坚固而漂亮.上面铺着厚厚的棕色熊皮,并装饰有闪闪发亮的铜质鹿角和侧面金属挡板,在雪橇前是身强力壮的雪橇犬——是的.西伯利亚哈士奇,整整三群.

    尽管科技制造的雪地车更加易于使用,但现在这个年代仍然有人用狗拉雪橇作为雪原上的交通工具,尤其是一些有着怪异坚持的传统族群更偏爱这种古老技艺.城堡外面的雪橇队毫无疑问是此地主人伊戈尔的,看样子城堡的主人已经从老友那里返回了.

    强壮的雪橇犬已经经过长途跋涉,喘着粗气将雪橇拉到雪地边界便再不愿前进,城堡里的仆役们早就收到通知.这时候慌忙跑过去接应.郝仁这时候正好溜达过来,他站在窗户后面颇有兴趣地看着那些造型传统的漂亮雪橇.忍不住赞叹:"啧啧,雪橇啊."

    莉莉也眼睛放光地看着雪橇前面的套索和皮绳:"哇,雪橇啊!"

    郝仁古怪地看了莉莉一眼,隐隐约约觉得自己跟这个哈士奇关注的地方一定有哪不同……

    薇薇安不怀好意地戳了戳莉莉的胳膊肘.用下巴指点着城堡外面那一群东倒西歪的哈士奇:"喂喂,你亲戚诶,不上去打个招呼?"

    莉莉二话不说推开窗子发出嘹亮的嗷呜一声,顿时城堡外的哈士奇群就骚动起来,然后几秒钟内所有的雪橇犬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地乱窜,最终整齐地排列成三个单纵阵朝着城堡这边嗷呜成一片,跟喊口号似的.

    莉莉关上窗户,挑衅地看了目瞪口呆的薇薇安一眼:"我给你讲,这地方长翅膀的东西难找.哈士奇可是成堆,你信不信我晚上爬到房顶上一嗓子就能吼出两百小弟?"

    莉莉趾高气扬地走了出去,留下薇薇安跟郝仁面面相觑.良久前者才嘀咕起来:"我跟丫没法交流."

    那个僵尸脸中年管家第一件事就是把客人的事情告诉伊戈尔,听到之前请来的那个猎魔人竟然没死,而且还带了一大群帮手回来,伊戈尔分外惊讶,立刻就在城堡二楼的客厅招待了客人们.

    正好这时候郝仁他们还没吃饭呢,一听说城堡主人邀约就赶紧跟过去蹭大餐去了.

    伊戈尔是个不到五十岁的中年人.身材低矮壮实,头发稀疏.皮肤苍白,但却有一个通红的大鼻子,这让他看上去多少有点滑稽.不过这个面相滑稽的中年人脸上却始终笼罩着一种压抑的气色,这种压抑感也让他看上去的气质远远超过他实际的年龄:伊戈尔就像一个迟暮的老人般敏感多疑,城堡里的恶灵极大加快了他的衰老速度,这一点就连郝仁都能一眼看出来.

    "很高兴看到你还活着,我的朋友,"伊戈尔脸上挤出笑容与南宫三八寒暄,他穿着厚厚的毛皮外套,但这身厚衣服好像并不能帮他驱散家中的某种"寒气",他仍然在微微发抖,而且声音低沉微弱的仿佛也上了冻似的,"那晚我听到可怕的爆炸声,钟楼里的光芒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我派人下去找你,却只找到一些血迹和一扇锁死的铁门,我还以为你被恶灵吞噬了."

    南宫三八在郝仁他们面前是本性毕露的不着调,但在外人面前他仍然是颇负盛名的驱邪专家,因此这时候满脸严肃,说话那气势是十足的有范儿:"我与恶灵经历了一番恶战,我确信已经削弱了它的力量——但我不得不说你提供给我的情报不尽详实,第一次封印失败了.我为此不得不找了一群更加强大的帮手,他们携带着一股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这力量足以驱逐古堡下面的灵魂."

    郝仁跟莉莉只管低头扒拉自己面前盘子里的饭菜,这时候才抬头跟伊戈尔笑笑算是打过招呼,随后他偷偷碰碰南宫五月的胳膊:"你哥挺有派头啊."

    "正统猎魔人都是自己干自己的,从来不屑于去接普通人的什么‘.[,!]生意’,他们甚至不让普通人知道他们的存在,所以我哥这个半瓶子醋满世界乱晃反而成了最有名的驱魔大师——毕竟就他一个跳出来的."

    客厅兼做餐厅,长长的华丽餐桌上放满了丰盛的食物,但伊戈尔显然没心思享用美食,他和南宫三八闲聊了几句便迅速转入正题,开始询问有关恶灵,诅咒,驱魔方面的事情.

    这个可怜的老家伙从出生就被这城堡里的黑暗力量纠缠,疯病纠缠了他的整个少年时代,可怕的噩梦则直到今天还占据着他的脑海.他不断听到一些从地下深处传来的喃喃低语——有怒灵那无以名状的怪异知识,也有他的父辈,祖辈,甚至安德烈家族三百年前先祖的声音.他知道眼前这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东方人是自己的救命稻草:眼前这个是他找了无数驱魔人,道士,僧侣,修士之后第一个貌似靠谱的家伙,至少南宫三八真的可以凭空搓个火球出来,而且他还用符文暂时压制了伊戈尔的噩梦.

    这就已经压倒性地超过伊戈尔之前寻找的那些江湖骗子了.

    在伊戈尔不断询问有关巫术的知识,南宫三八不断替郝仁他们强行吹比的时候,客厅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了,一个瘦弱的仿佛游魂一样的白色身影轻飘飘地晃悠进来.

    是安娜,这个精神不正常的姑娘披散着亚麻色的长卷发走进客厅,她的视线在郝仁身上扫过,最后落在伊戈尔身上:"爸爸,您回来了."

    伊戈尔看到自己的女儿时表情微微有些变化,似乎有些不悦,但更多的是忧虑.他带着歉意对客人们介绍:"抱歉,这是我的女儿安娜,她平常不怎么和外人接触."

    随后他看向安娜,询问对方的精神状态是否好了一些,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才露出些舒心的笑容,让这姑娘在客人们旁边坐下一起用餐.

    安娜慢慢在郝仁身旁坐下,似乎瘦弱的身子连快一点的动作都承受不住,她拿起汤勺,仿佛在自言自语:"阿基姆不能来这里吃饭么?"

    伊戈尔脸色阴沉:"会有人给他送去——如果他的病稍好一些,他就能下来吃了."

    安娜默默吃着自己的食物,但郝仁总感觉这姑娘的眼神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这让他吃饭都有点不安生.正在他准备主动开口询问的时候,安娜却突然转头看了过来:"你们杀不死那个东西."

    "哦?"郝仁感觉有趣地回应了一声.

    安娜深褐色的眼珠中闪耀着莫名的光芒,她看着郝仁,视线焦点却在更远的地方:"塔纳古斯的力量已经升华了它的子民,每一个塔纳人都获得了不休,你们无法扭转那种高能量聚合态,只能不断把那个裂隙变得越来越大,迟早迎来灭顶之灾."

    郝仁愣了愣:"……啥?"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