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四百七十章 神秘的怒灵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异常生物见闻录》更多支持!

    “要塌啦,要塌啦,要塌啦……”

    含含糊糊又带着古怪节奏的咕哝声渐渐远去,郝仁看着那个精神貌似不正常的少女渐行渐远并消失在走廊尽头,感觉这座古堡中处处隐藏着秘密。

    一阵寒风不知从何处吹来,郝仁下意识地紧紧衣服,但突然意识到这里正处在古堡最深处的走廊里,四面八方压根没有门窗。

    他扭过头,寻找寒风可能的来源,却看到了正对着走廊的那面墙上悬挂的女性全身像,这幅被标为“魔女”的古怪画像静静地伫立在那里,黑纱遮掩了她的面容,郝仁却感觉到似乎有一道视线从那黑纱下渗透出来,似乎正在好奇地打量突然闯入这座城堡的陌生人。

    远方隐隐约约传来几声响动,听上去又是那位不幸染上疯病的少年在屋子里砸烂东西,城堡庭园方向传来两声尖锐的狗叫,但旋即转为低声恐惧的呜咽。城堡下面深深埋藏着的巨大黑暗正在缓缓蠕动,它或许已经意识到有陌生人闯入了自己的牢笼,但它应该也察觉到这些人强大的力量,所以现在它蛰伏着,似乎在等待什么。

    郝仁挠挠下巴,只是感觉这很有趣,随后溜溜达达地回到房间。

    莉莉正坐在壁炉前脑袋一点一点地打盹,南宫三八则在旁边检查着自己的作战工具,其他人不见踪影。可能已经各自回屋休息了。郝仁推门进来的动静把莉莉惊醒,她欢快地跑过来打招呼:“房东你回来啦?”

    “还不睡觉?”郝仁摁了摁莉莉的脑袋。随后走向南宫三八,“刚才我在外面遇见个人……”

    他把之前看到的那个疯姑娘给南宫三八描述了一下。对方果然点点头:“那是安娜,伊戈尔的女儿,你听到的声音是阿基姆,安娜的弟弟,他们两个是安德烈家族最年轻的一代——如果‘恶灵’不能根除,我担心他们两个也就是最后一代了。”

    郝仁在最近的高背靠椅上坐下,顺手把豆豆从怀里掏出来让小家伙去附近的桌子上自己玩着,同时给自己倒了杯水:“他们精神不正常?”

    “嗯,安德烈家族的‘遗传病’。”南宫三八皱皱眉,“他们每一代人出生时都格外健康,但在六岁之后就会病。疯癫,精神分裂,妄想,处于极度天才和极度愚钝的不断变化中,他们会莫名其妙地获得一些知识,有很多都是在书本上无法学习的,但同时也会莫名其妙地产生一些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记忆。这让患病者的精神状况更加糟糕。这种疯癫会持续到十八岁,在十八岁生日那天,恶灵仿佛离开了他们的身体,只留下一个满脑子古怪知识的‘天才’——这就是安德烈家族每任族长都颇具天分的原因。但其实很多人都坚持不到十八岁。严重的疯癫会要了他们的命,甚至有的倒霉子嗣直接在疯癫中彻底失去了自己的灵魂,他们的躯壳里被塞进了别的东西……我怀疑是怒灵在不断侵占安德烈家族成员的躯壳。它可能在寻找逃离这个地方的办法,而当年我家生的事儿大概就是这城堡下面的怒灵成功逃离了一次。”

    说着。南宫三八用力握紧拳头:“但愿这次能彻底终结这个怪物。”

    郝仁已经接触过异世界的魔法和科技,也见证过不可思议的空间和宇宙异象。但在地球上生的这些神秘事件仍然让他兴致勃勃,因为他知道地球上这些自然现象的根源同样来自梦位面——而这些自然现象对普通地球人的影响自然就是梦位面对现实世界产生侵扰的症状之一。

    南宫三八之前已经在这座城堡忙活过很长时间,所以对安德烈家族的情况很熟悉。他提起了那两个被恶灵缠身而神志不清的可怜人,语气有些唏嘘:“他们两个其实是很好的年轻人,阿基姆在神志正常的时候彬彬有礼,喜欢音乐,安娜则是个喜欢画画的姑娘。安娜的情况比阿基姆稳定一些,所以经常出来走动,我跟她说过几次话,她能清晰地记着自己神智失控时的体验:她提起自己躯壳中被塞进了一大团晦涩难懂的古老知识,还有这座城堡里三百年来隐藏的所有罪恶勾当——怒灵一直在观察这座城堡里生的一切事情,然后把这些事情都塞进了那个可怜姑娘的记忆里。安娜似乎对自己的家族非常厌恶,总是咒骂那些挂在墙上的列祖列宗们。阿基姆则很少出来,但偶尔露面的时候他会去中庭散散步,只是没办法离开城堡大门。”

    郝仁眼睛一亮:“安娜知道安德烈家族过去三百年的经历?那怒灵的由来呢?”

    “或许知道,但谁也没办法问出来,”南宫三八摆摆手,“她的神志不清,同时怒灵似乎也在有意隐瞒这部分的信息,安娜在回忆那些知识的时候会显得越疯狂,我问过几次都失败了。”

    “安娜提起了一个‘魔女’,”郝仁想起自己在走廊尽头看见的那副肖像画,“外面的走廊上挂着一幅画,是个把脸挡上的年轻女人,名字也是‘魔女’……这是何方神圣?”

    “她连这个都跟你说啦?”南宫三八有些意外,“嗬——看来今天安娜的情况也不太好。我也注意到安德烈家族的历史中有这么一个魔女了,但始终没调查出她的来头。她在安德烈家族家之初出现过,但之后的族谱传记记载里都对这个‘魔女’语焉不详,只知道她对这个家族而言是个很特殊……而且被畏惧着的人物。城堡里有个图书馆,最有年头的手抄本里用相当敬畏的语气提起过魔女,并提到安德烈家族的‘一切’都是拜这位魔女所赐——我怀疑这个‘一切’指的不单单是财富,还包括‘恶灵缠身的诅咒’。”

    郝仁皱着眉开始啃指甲,他知道地球历史上的“魔女”其实是存在的——在那个愚昧黑暗的年代里,教会和大众醉心于几近疯狂的烧死女巫和惩治巫师的行动中,藉此来转移他们对黑死病和其他天灾的恐惧,这些疯狂活动背后有猎魔人的推动,也有民众的盲目,但更有切切实实的巫术的影子:那些从异类处学到禁忌知识,或者在和梦位面的某些泄漏物接触之后获得特殊能力的人类就被称作巫师和魔女。但在17oo年前后的西伯利亚极北之处,这里也有过魔女的踪迹么?

    “咱还是说说怒灵的事儿吧,”郝仁抓抓头,感觉魔女再厉害应该也已经死了,现在城堡下面最大的问题显然是怒灵,“那东西有多高战斗力?”

    郝仁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挺轻松,毕竟也是刚从异世界战场上回来的,算吃过见过的主,他寻思着一个装神弄鬼的东西应该没多大威胁。

    不过他话音刚落就听到薇薇安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别太轻视了怒灵。”

    伴随着这句话,旁边传来扑啦啦一阵响,房间的窗户无风自开,一群浑身挂着冰碴子的蝙蝠从外面飞了进来。这群蝙蝠噼里啪啦地掉落一地,然后一个个抽抽着努力凝聚成薇薇安的身形,其中还有几个实在冻瓷实了凝聚不起来的只能继续在地上躺着。薇薇安颇为狼狈地亮相之后对郝仁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出去查看这座城堡的结构来着。”

    “有啥现?”郝仁顺口问道,“另外怒灵有什么特殊之处?”

    “城堡的建造方式明显有高人指点,虽然都是普通材料,但特殊的格局让这里形成了一个可以镇压灵体生物的封印,城堡地下有扭曲的空间反应,应该锁着个很强大的东西,”薇薇安一边说着一边从地上拾起几只已经被冻硬的蝙蝠,顺手扔到旁边的壁炉里烤着,还拍了拍莉莉的肩膀,“大狗,帮忙翻着点——房东,你没接触过怒灵所以会小瞧它们,但千万不要以为那就是普通的恶灵一样的东西。事实上它们压根不是亡灵生物,严格来讲那是一种……高强度能量体,而且有自己的意志。怒灵有强有弱,但无一例外都很难缠,它们的神秘性质连猎魔人都搞不明白,而且从古至今都没有真正意义上对怒灵的‘击杀’记录——因为搞不明白它们的生死界限,所以人们的通常看法是怒灵在被击溃之后是被放逐至它们的故乡,而不是被杀死了。另外它们也不怕物理攻击,无定形,不受束缚,没有受伤衰落的征兆,没有肢体弱点……”

    薇薇安说着,突然摇了摇头:“它们的战斗力不在于强弱,而在于神秘和未知。或许你的武器可以比它们强大百倍,但你的思维局限性就是你对付它们时最大的阻碍。”

    郝仁听着薇薇安的描述,忍不住陷入思索,而旁边的莉莉则一边用火钳子翻动薇薇安的小蝙蝠一边流着口水:“嘶嘶……蝙蝠蝙蝠,你这什么时候可以吃啊?”

    薇薇安上前把自己的小蝙蝠从火里抓出来拍到自己身上:“吃吃吃就知道吃!我就是想解冻一下——这鬼地方太冷了!”(小说《异常生物见闻录》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oo%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