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四百六十八章 怪异古堡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异常生物见闻录》更多支持!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恐怕谁也想不到在西伯利亚最荒凉偏僻的地方会存在这样一个古老的城堡:这里甚至已经濒临北极圈,但某个不幸遭到恶灵纠缠的家族还是凭借着巨大的人力物力在这里修筑起了他们的庇护所。~頂點小說,

    地平线上出现了高大建筑物的影子,那是一座样式古怪、说不清是什么风格的黑色石堡,它有着厚重的环形外墙以及高高的三座塔楼,同时却还有着与整体风格不搭配的碗状顶棚。城堡周围是白雪皑皑,但那座黑色的巨大建筑物却仿佛与周围隔绝一般丝毫没有沾染上白色,也不知道是城堡的主人精于打理还是某种超自然的力量在封锁着堡垒周边。

    郝仁驱车靠近那座城堡,离得越近就越发感觉不舒服:那座看上去华丽宏伟的建筑物实际上有着令人相当不快的气氛,它厚重的外墙和怪异的顶棚就如同监狱,在这冰天雪地的世界里束缚着一个莫名的怪物,这是一座与世隔绝的阴森牢笼——仅仅看着它的模样,就能让人体会到巨大的违和感。

    当初修建这座城堡的人要么是心理上有些什么毛病,要么是在恶灵纠缠中迫于无奈,否则很难想象谁会心甘情愿住在这种阴森恐怖的地方。

    驱车驶近之后郝仁发现城堡周围还有别的东西,最外围是一圈古老厚重的铁栅栏,内层则还有一圈低矮的石墙。这两圈障碍物更让人感觉那堡垒不像是给人住的地方,而是一座用来关押什么东西的监狱。车子显然不能直接开进去。郝仁减速在铁栅栏旁边绕了半圈才找到一扇生锈的大门,他摁了几下喇叭。等了许久才看到内层矮墙旁边有个小屋里走出一个穿着褐色大衣的老仆人出来开门。

    那老仆人看上去相当苍老虚弱,而且严重秃顶,脑袋上只有周围一圈乱糟糟的白发在西伯利亚寒冷的风中颤抖。他的身体在一层厚重如壳的大衣下面佝偻着,并迈着小碎步来到门前,颤颤巍巍地把栅栏门打开一条缝,谨慎地看了外面那辆古怪的小车一眼,鼻音粗重:“什么人?”

    南宫三八从车窗探出脑袋:“是我!”

    老仆人看到南宫三八的时候脸色一变,显得有些惊恐,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猎魔人还活着:“你没死?”

    南宫三八呵呵一笑:“我是专家。专家都是不容易死的——我带来了几个帮手。遵照和伊戈尔的合同,在驱逐恶灵之前我会始终履行合约,如今我履约来了。”

    老仆人嘴唇抖动了几下,似乎想说什么,但后来还是什么都没说。他打开栅栏门,在小车开过身边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始终感觉不对劲的地方在哪:这片茫茫雪原上唯一能用的交通工具就是雪橇和特制的雪地车,眼前这辆车是怎么一路开过来的?

    老仆人悚然看向北斗星开来的方向,发现栅栏门外连一条车辙都看不见。

    郝仁可不知道这些,他摇下车窗使劲招呼了一声:“老爷子!把车停哪?”

    这到普通人面前了。他可不能跟之前一样随手把自己的宝马良驹扔随身空间里。

    老仆人从惊讶中镇定下来,他在这个怪异的古宅中效命了几十年,面对各种超自然现象已经有些麻木,所以这时候只是叹口气。转身给郝仁指了片空地:“随意吧。”

    然后他就看到了又一个“超自然现象”:小小的北斗星里面竟然陆续钻出来六个人,其中南宫三八还拎着个起码半人高的箱子(他的战斗道具)!

    老仆人愣了愣,慢慢嘟囔起来:“这次来的可能真是专家吧。”

    这头几个人已经下了车。郝仁随手摸出数据终端冲着车子摁了两下,终端憋了几秒钟才不情不愿地“滴滴”两声。然后在郝仁脑海里念叨起来:“你丫的能别想一出是一出么?本机随时带入新场景很累的!”

    郝仁没吭声,只是轻轻按按胸口:在那里有一个隐藏的口袋。豆豆正在里面蜷着,按两下是提醒小家伙别随便跑出来。不过豆豆在里面也不会无聊:在不方便让她露面的时候小人鱼可以通过一个小小的监视器观察外面,郝仁衣服领子附近的扣子就是摄像头……

    这身衣服还是直接在巨龟岩台号的舰载工厂里制造出来的,都魔改的不知道还算不算衣服了。

    古堡前的庭院已经荒废不知多少年,或者说这里应该从一开始就没什么庭园。这么寒冷的地方很难有多少植物以作妆点,石头矮墙附近却修建着仿佛花坛一样的几圈石砖,石砖里面的空地上只能看到一些干枯冰冷的怪异荆棘,说是庭园,倒更像是一片铲平了的坟地。郝仁他们几个在老仆人的引领下向着古堡正门走去,沿途都没看到其他人,这甚至给人一种错觉,仿佛整座古堡就只有这一个老人似的。

    “这里没别人啊?”贝琪被这里怪异的气氛弄的心里有点发毛,只好找个话题打破死寂。

    “有,在房子里,但不多,”老仆人的声音低沉,仿佛从坟墓里传出来一样,“伊戈尔老爷今天凌晨就出门了,大概明天会回来,在这之前你们可以在房间休息。”

    说着,他已经把众人领到大门前,按动门上电铃之后,沉重古朴的大门打开一条缝,一个穿着管家服饰而且面无表情的中年人出现在郝仁面前。

    老仆人介绍了这群客人的身份,南宫三八则上前和那个僵尸脸的管家握手:“我带帮手来了。”

    中年管家脸上总算带起些僵硬的笑意:“当时从地下室传来的爆炸声吓到很多人,幸好你还活着。”

    一行人在中年管家的带路下向着城堡深处走去,南宫三八随意问着自己“撤离”(实际上就是让人打回城)这里之后发生的事情:“那之后恶灵又出来过么?伊戈尔去干什么了?”

    “恶灵在那晚的爆炸之后就再没动静,地下大门也重新封锁起来,我们不知道下面的情况,但那东西应该又被镇压了回去。伊戈尔老爷以为您已经失败,所以今天凌晨去拜访自己的一位隐士朋友,希望寻求一些慰灵的熏香和草药——但现在看来用不上了。”

    南宫三八的表情哭笑不得,但干他这行的死亡率高也是事实,所以只能嘿嘿干笑两声:“算了,我们先休息整顿一下,等伊戈尔回来之后再商量下一步的驱灵。我带来这些帮手都是战斗力比我还强的家伙,如果不是以前的交情,谁都请不动这些人——城堡里的恶灵算是走到头了。”

    他这是为了让郝仁他们能顺利取得城堡主人的信任而提前开始强行吹比,不过郝仁并不在意这个,他正忙着观察走廊两侧挂着的那些画像。

    城堡内倒是不像外面看的那样阴森压抑,虽然古老的石头建筑不免有些逼仄之感,但至少走廊是温暖明亮的。在暖色调的灯光照射下,可以看到走廊两侧悬挂着大幅的人物画像,他们穿着各个时代的华服,或站或坐,栩栩如生,而且每一幅画看上去都作于不同的年代。

    “这是安德烈家族历代先辈,”南宫三八在郝仁旁边小声介绍,“咱们要见的那个伊戈尔是这个家族当前的‘家长’。”

    郝仁微微点头,视线继续在那男男女女的画像上游移。随着他的视线每一次扫过那些画像,画像上那些表情死板的先人们似乎就更活泛一分,他们的眼神注视着走廊上的外人,视线冰冷僵硬,了无生气,但确确实实仿佛在注视着每一个和他们对望的人。

    郝仁发现这里所有画像上的眼睛都是一模一样的:不论男女老少,都有着同样的一双深褐色眼睛。

    南宫五月撇了撇嘴:“好像有点意思。”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