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四百六十五章 三八有难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异常生物见闻录》更多支持!郝仁正趴在窗户前面呼吸新鲜空气,突然看到街对面晃晃悠悠地走过来一个有点眼熟的身影,他定睛一看才惊讶地认出那果然是个熟人:南宫三八!

    但对方的状态明显不是很好,走过来的时候摇摇晃晃神情恍惚,似乎处于相当虚弱的状态。郝仁远远地就看到南宫三八的脸色在阳光下苍白如纸,赶紧诶呦一声跑去开门,但有一个人比他动作还快:

    南宫五月本来正在客厅里爬来爬去地帮薇薇安擦地,这时候心灵感应一般抬头看向门口,来不及变回人类形态便唰一下子跑过去开门:“哥?!”

    郝仁赶紧上前拽了五月一把防止她就这么爬出去,随后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南宫三八面前:“三八?你这是怎么搞……卧槽你高烧快六十度了吧?!”

    而这时候贝琪和伊丽莎白也压根没走出多远,听到家门口传来的动静之后都跑了回来,俩人这是第一次看到南宫三八,贝琪好奇地看着对方:“熟人?”

    南宫三八面色苍白,身上却带着不正常的高温,他明显正处于相当糟糕的状态,但听到郝仁的话之后竟然还有闲心回敬一句:“别闹,六十度都快熟了……赶紧扶我进去……我有事要告诉五月……”

    “你先尽量不要说话。我这边有医疗设备,”郝仁慌忙把南宫三八扶进屋,同时抬头对茶几上趴着看电视的数据终端一声吼。“去准备医疗舱!”

    这时候家里的人已经全都被惊动起来,所有人都没想到南宫三八阔别几个月之后竟然会以这种状态再相见。郝仁还以为对方是受了伤,但扶进屋的时候检查了一下却没现后者有外伤迹象,他只是脸色苍白,体温极高,而且脖子附近的皮肤上布满了不正常的黑色纹路,仿佛血管暴涨着要从皮肤下面冒出来一样诡异吓人。

    南宫五月平常提起她哥的时候都没什么好口气。但这时候可算体现出兄妹情深了,海妖姑娘都有点被吓傻的迹象。一边走一边用尾巴卷起冰碴子往南宫三八脸上拍:“哥,哥你别吓我啊……哥你坚持住……”

    薇薇安拽了南宫五月一把:“你哥快被你拍晕过去了。”

    数据终端已经飞去地下室准备医疗设备,郝仁小心翼翼地扶着这个看上去已经只剩半口气的半吊子猎魔人往地下室走,一边走一边问:“你这是怎么了?”

    南宫三八一直想说话但就是找不到机会。这时候终于赶紧憋出两个字:“怒灵!”

    旁边的南宫五月表情微变,郝仁立刻意识到这恐怕有很复杂的情况,于是加快脚步:“你别说话了,赶紧去地下室,先把你治好再说。”

    到了地下室,南宫三八对这下面的景象当然是大吃一惊,但他还没来得及吭声便被众人七手八脚地塞进了医疗舱里。看到仪器设备顺利确定南宫三八的身体状况并迅开始治疗众人这才松口气。

    郝仁还记着刚才把对方放进医疗舱的时候看到他连手臂上都有那些怪异的血管纹,忍不住询问正跟医疗舱连接在一起的数据终端:“他那到底是什么情况?”

    数据终端确认了一下设备反馈的数据:“短时间大剂量辐射导致的组织崩溃,还有重金属中毒迹象。血液里面全是毒素以及组织器官溶解后的碎片。幸亏猎魔人生命力强,他这还能活着,但晚来半天就难说了。”

    南宫五月顿时后怕地把自己团成了一个球。久久无法解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众人在焦急等待中感觉时间流逝的格外缓慢,但最终治疗过程还是顺利结束了。医疗/休眠舱出“滴”的一声轻响,舱盖缓缓滑开,南宫三八长出口气从里面坐起来。看上去还有点虚弱,但显然已经没什么生命危险了。

    数据终端跟个老中医似的在旁边嘱咐:“静养两三天。精力和体力上的损耗最好还是慢慢调理的好。”

    南宫三八费劲地从医疗舱里爬出来,第一件事竟然是回头看了看那套古怪的高科技装置:“看在我妹的面子上……你应该不跟我要钱吧?”

    南宫五月瞬间一尾巴把她哥抽回到医疗舱里:“都这时候了你就不能长点脸?!”

    郝仁耸耸肩:“看样子你哥恢复的挺好。”

    南宫三八第二次从棺材箱子里爬起来。但还是感觉很不可思议。他刚才进屋的时候明显是抱着必死的觉悟来着,几次三番想开口说点遗言都被郝仁给强行摁回去了,这时候他才惊愕地现自己竟然真的没死成——甚至还在古怪装置的治疗下痊愈了。他好奇地看着这地下室里不管怎么看都不像居民设施的景象:“平心而论……我觉得人类科技还没妖孽到这个地步……你们这儿暗藏洞天啊?”

    郝仁刚才是救人要紧来不及想太多,再加上南宫三八本身也是个“异类”,勉强处在渡鸦12345交待给他的“安置”范围内,所以才让对方看到这里这些东西,这时候要解释显然就麻烦了,他只能随口带过:“以后有时间再解释吧——我这儿怎么说也是个异类庇护所,没点家底怎么敢开基地?”

    莉莉咋咋呼呼地在郝仁身后帮腔:“总之我们的事不重要,你到底遇上什么了?”

    南宫三八脸色顿时严肃起来,深吸了几口气似乎是平复一下心情,随后严肃地看着自己的妹妹:“五月,我可能找到当年带走咱爸妈的那个怒灵了。”

    五月的尾巴顿时僵硬成一道曲曲折折的折线,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你说……”

    “还不敢确定,但那种气息真的很熟悉,”南宫三八用力点头,随后抬头对郝仁他们解释,“猎魔人生来就是猎人,对各种气息的感应能力甚至远狼人,哪怕我是混血的也一样。”

    五月呼一下子扑过去摁着南宫三八的肩膀:“在什么地方?!你是让怒灵打伤的?”

    “别晃别晃,”南宫三八使劲挣脱自己妹妹的魔爪,“在西伯利亚。我没打过那个怒灵,但大概确定了它的老巢就在那里。”

    “老巢?”薇薇安立刻皱起眉来,“怒灵会有巢穴?它们从来不会长期驻留在一个地方。”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各种情报显示那个怒灵始终就没有离开过物质世界,”南宫三八摊开手,“它甚至有可能已经盘踞在那里长达数百年了,当年袭击我家可能只是它无意识‘游荡’的结果。”

    郝仁听得云里雾里,于是顺手把南宫三八拽起来:“走,去客厅坐下好好说。”

    等到客厅,南宫三八喝了口水,气色更好些之后才把自己过去一段时间的经历告诉大家:“我之前不是说接了个俄罗斯土豪的单子,去那边帮土豪驱鬼么?结果到了那边之后才现情况不简单。

    “一开始我还以为跟以前接的活计一样,是哪个大户人家年代久远的古宅子因为积怨过多或者生过恶事招致了邪灵,但到了那边之后才现事情有些大条:出委托的那位土豪是个大家族的后代,而且是个来源背景很复杂的隐世家族——他们家族与恶灵有长达数百年的恩怨纠葛,好几代人都丧命在一桩桩怪事中,据说恶灵是那个家族的某位先祖触犯生死禁忌,遵循古卷中讲述的秘法而召唤出来的。反正这一类的传说你们也知道,被普通人传个几代之后就真真假假说不清楚了。总之我顺着恶灵的线索追查下去,现他们所谓的恶灵其实是一个因不明原因滞留在物质世界的怒灵。

    “那个怒灵身上带着的气息和我小时候感觉过的非常相似,那气息我这辈子都不会忘。但当时跟它单挑实在有些托大,我没打赢……最后只能拼着命用了压箱底的禁术,把自己传送到五月身边。”

    说到这儿南宫三八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其实本来我就想着赶紧来交代一下遗言的……未曾想没死成啊。”(我的小说《异常生物见闻录》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oo%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