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四百三十四章伊莎贝拉的母亲
    郝仁不知道伽达摩提起的“真正的世界之喉”和所谓的空间泡沫区核心是什么东西,但看伊扎克斯的脸‘色’他就知道这肯定非同凡响。.:。只见伊扎克斯‘摸’着下巴,‘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神‘色’:“这个空间的‘性’质和手稿上的记录一致么?”

    “目前看来很‘吻’合,”伽达摩点点头,“通往世界各地的传送‘门’,不稳定的开启方式,还有随时变化的映‘射’规律——这些都与手稿的预测惊人一致。不过我们没能探测的太过深入,那个空间不太适合生存,没有恒星和固态行星,只有一些能勉强提供落脚处的……奇怪天体。王城要开启大结界才能维持全城人的生存,然后我们就很难有余力再派人探测外面了。”

    伊扎克斯微微颔首,他知道这些事情当前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好吧,你把过去一年发生的事情整理一下,等会听你详细汇报。”

    随后他才转向自己的小‘女’儿,脸上带起空前开怀的笑容:“现在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我的‘女’儿还活着!伊丽莎白……我就知道你会没事的。不过这个东西……”伊扎克斯说着,抬头望向王座上的“自己”:“这到底是个啥?”

    伊丽莎白脸上还带着刚才又哭又笑留下的‘乱’七八糟的痕迹,不过这时候已经平静下来,她拽着伊扎克斯的一根手指,使劲蹦着自豪地介绍:“那是爸爸三号!我和锤子叔叔一起设计的!”

    伊扎克斯脸上表情古怪,刚才听到这个名号的时候他就已经哭笑不得了。而郝仁则好奇地跑到王座前爬上去看了看,他发现这个假货“疯魔王”制作的惟妙惟肖。不论是那粗糙的皮肤还是独具特‘色’的铠甲都与正品无异,只是可能因为正处于待机状态。这个“魔偶”皮肤上的火焰和岩浆已经消失,想来这些“特效”都是用魔法模拟出来的。

    郝仁爬到“魔偶”‘胸’口。从那打开的机体盖板看进去,发现里面是一个结构‘精’巧的合金驾驶舱,但却看不到‘操’纵杆和按钮之类的东西,只能看到一些样式古怪的合金圆柱以及整齐排列的符文石面板,还有一个小号的座椅。那些‘操’作装置上有微光不时浮现,一些复杂的符文偶尔还会从空气中投影出来,郝仁借助翻译‘插’件识别了一下,读出这些符文的内容:压力指数,动力炉。表情组合,智能平衡,体表燃烧伪装,行走辅助控制,奔跑辅助控制……

    郝仁感觉到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在自己胳膊旁边拱来拱去,然后莉莉的脑袋钻了进来:“让我看看让我看看……嗷……这是高○驾驶舱诶?”

    “于是你就一直用这玩意儿假扮老爸来着?”伊扎克斯也好奇地过去看了一眼,扭头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己的天才‘女’儿,“真亏你想得出来……没‘露’馅?”

    伊丽莎白顺着魔偶的‘腿’爬上去,自豪地‘挺’‘胸’抬头:“只要‘露’‘露’面稳定人心就行啦!平常深居简出不会‘露’馅的。”

    说着。小姑娘略有些遗憾地低下头:“可惜也只能做些最基本的事情,控制起来非常麻烦,行走姿态奔跑姿态都调节了很久,后来我用黑曜石巨像的姿态核心才把它稳定下来。另外这个也没什么战斗力。不能用魔法,出力也不足……”

    小姑娘嘀嘀咕咕地说起来就没完,伊扎克斯怜爱地‘摸’了‘摸’她的脑袋:“伊丽莎白从小就喜欢研究这方面的东西……她体质比较差。但脑子格外聪明,我就让她跟着小老头学习炼金术和星相学。”

    郝仁看了伊丽莎白一眼。心说只要眼睛没瞎的都能看出来这小姑娘跟一个正常恶魔比起来体质是有点差——都差的没法形容了!五米高的伊扎克斯是怎么生养出这么个一米出头的小丫头片子的?

    旁边莉莉更加心直口快:“你俩确认是亲爷俩啊?”

    伊扎克斯也不恼,似乎早就料到有人会这么问:“伊丽莎白的母亲是人类。”

    现场顿时一片安静。莉莉作为众人中最有文学范儿的一位,张了半天嘴冒出一句话:“我脑补了四十多万字……”

    郝仁一巴掌拍在伊扎克斯胳膊上:“大个儿你有一套啊!看不出来你这样的糙汉子竟然也走这种路线——你怎么娶了个人类当老婆?”

    伊扎克斯嘿嘿笑着,脸上‘露’出些怀念的神‘色’,他靠在自己的王座上慢慢回忆:“那是我刚开始统合战争的时候,当时的人类各国反应跟以往一样,以为又冒出来个力大无脑的杂牌魔王,于是便自发地冒出来不少勇者讨伐军什么的准备找我刷声望,伊丽莎白的母亲是早期来找我麻烦的‘勇者’之一。”

    郝仁他们一听这个都傻了,薇薇安嘴角‘抽’‘抽’着看向伊扎克斯:“你这辈子按常理出过牌么?”

    郝仁则很好奇‘女’勇者和魔王的故事:“然后呢?伊丽莎白的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不是那种特厉害又特善良,整个人圣洁的跟上帝家探照灯似的姑娘,跟你决斗了几次就把你给感化了?”

    伊扎克斯嘿嘿笑着摆手:“厉害倒是有点,但除此之外就是个傻大胆的姑娘,我还记着她名号呢,当时她被称作‘剑之圣‘女’’,在人间界某个国家的名声很大,在那个国家好像还是个什么什么的象征……反正是个大人物,不过实际上就是个没多少心眼的傻丫头。她那样的,全部‘精’力都用来研究怎么打架了,结果被人义正词严地忽悠一下就成了护国勇士,又忽悠一下就来找魔王决斗,在我看来所谓的护国勇士也就是被上头的政客利用而已,她当时却还‘挺’自豪。”

    莉莉一个劲往前窜:“然后呢然后呢?”

    “当时来找我麻烦的勇者不少,而那时候我正缺人,所以基本上都会想办法把他们截下来入伙,实在拉拢不了的就让他们回去多多宣传,争取下次能多带点人过来,”伊扎克斯耸耸肩,“伊丽莎白的母亲也是这样,她被我连着放跑三次,第四次竟然还愣头愣脑地来了——理由是打架输了心里憋屈。说实话我从没见过有人以这个理由来讨伐魔王的,所以感觉很有意思,然后就干了点有意思的事儿:我变‘成’人形,偷偷溜过去跟她组了队,我说我也是勇者,来找魔王单挑的……”

    郝仁也忍不住了:“你这辈子按常理出过牌么?”

    “主要是无聊,”伊扎克斯耸耸肩,“那时候我没别的娱乐,偶尔就会观察‘勇者’这种生物的习‘性’来解闷。反正那个傻姑娘也没怎么怀疑就相信了,然后她说自己当前的本事不够挑战魔王,硬拉着我到处‘历练’,说是要积累足够的资本再去魔王城……”

    拉尼娜突然干咳了两声:“这段历史我都听城里的老人们说起过:为了让那个神经兮兮的勇者赶紧来魔王城挑战,王领着她在领地里到处跑,几个魔王组团给她单刷,还让邪火龙大爷躺地上假装被屠龙……”

    “最后等她到魔王城的时候我就都坦白了,”伊扎克斯一耸肩,“结果她愣了一会,说要留下。”

    郝仁津津有味地听到最后,等了一会还以为有下文呢,结果半天没动静,他很好奇:“这就完啦?”

    “这就完了。”伊扎克斯笑着点头。

    薇薇安一愣一愣的:“你俩能接受这个种族差异?别的不说……审美观受得了么?”

    伊扎克斯乐呵呵的:“恶魔是一种审美观跟人类不太一样的生物……事实上我们大都不怎么在乎伴侣的形态,感觉合适的话人类也没关系,我就这么跟她在一块了,而她好像也能接受我的人类形态。”

    莉莉愣愣地看着伊扎克斯那张大脸,怀疑当年那勇者姑娘第一次跟伊扎克斯见面的时候是不是就已经瞎了……

    薇薇安犹豫着问了一句:“那她现在……”

    “很多年前死了,”伊扎克斯脸上很淡然,“哈,放心吧,安安静静寿终正寝。我用恶魔法术延长了她的寿命,她陪了我三百年,不过她毕竟是个人类,而且最终也不愿意彻底变成半恶魔以再度延寿,所以我尊重她的意思。但不管怎么说,能和她开开心心地过三百年,我觉得……还不错,我这已经比绝大多数恶魔的家庭生活美满了。”

    说着,他拍了拍伊丽莎白的脑袋:“而且我这不还有个宝贝‘女’儿么。”

    伊莎贝拉把脑袋扭来扭去,好奇地看着郝仁他们几个,现在的伊扎克斯跟她记忆中的父亲似乎略有点区别,但她也说不出来是哪里有了变化,只知道可能跟眼前这群奇奇怪怪的家伙有关。

    “好了,再聊下去没完没了,”伊扎克斯主动截住话题,开怀地哈哈一笑,“今天是个好日子!伽达摩,不是已经准备宴席了么?通知下去,规模办大点!今天咱们要庆祝一下!”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