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四百二十六章第二位面
    其实郝仁很好奇教廷联军就这么大大咧咧地把有关魔王军的情报直接贴在外面到底是否妥当——根据伊扎克斯过去几百年的知名度,这跟魔王军沾边的任何消息扔出去都起码是个社会动‘荡’,教廷联军倒好像压根不在乎这个似的。

    不过后来拉尼娜给解释了一下郝仁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十年战争刚结束,之前又有几百年属于魔王帝国统治时期,整个世界都还没从某种“惯‘性’”里挣脱出来呢,跟魔王军沾边的消息可能引起短时间的‘骚’动,但早就引不起什么恐慌了……

    因为会对此产生恐慌的那几代人都已经死绝了。

    不管这场战争是否有个正邪,也不管伊扎克斯和七英雄的志向谁更高尚,反正人们不可否认的就是:包括‘精’灵那样的长寿种族在内,四百年魔王入侵加上十年战争让这世上的所有种族都死掉了一代甚至数代人,如今活下来的都已经是近乎麻木的家伙,不管恶魔还是凡人都是如此。

    三天之后,一支由佣兵和冒险家组成的杂牌部队从卡德休斯位面出发,通过中转站辗转奔赴第二恶魔位面。

    所有通往恶魔位面的传送‘门’都是被严格监控的,而且自从魔王军从人间败退之后,卡德休斯这个最大的“世界中转站”已经封死了所有跟恶魔位面联通的传送‘门’(当然仅限人类所知的传送‘门’,伊扎克斯几百年前留下的后路显然不在此列),所以在此地集结的佣兵们要随联军部队一起从邻近的其他位面前往恶魔世界。

    郝仁他们几个就‘混’在这拨队伍里。以临时注册的流‘浪’佣兵团身份成功通过了毫无严谨‘性’可言的审查制度。当然也不能怪教廷联军对佣兵们的审查不严格——这都要去恶魔位面玩命了还有什么可审的,敢跟着教廷和七英雄的号召去找恶魔单挑的除了圣人就是疯子。这两种人明显都不用审。

    正常人是绝对猜不到魔王本人会趁这个机会‘混’进来偷渡回自己老家的:这都不能说不按常理出牌了,这是在人家斗地主的时候扔出去一张幺‘鸡’啊……

    郝仁他们离开卡德休斯位面之后就被传送‘门’送到一片荒无人烟的荒漠中。这荒漠便是这整个空间仅有的大陆:此地被称作“‘门’杜卡因”,在兽人语中就是“不‘毛’之地”的意思。

    郝仁一行人穿着低调的粗布斗篷‘混’在三教九流组成的杂牌军里,听着旁边一个脸上有道刀疤的佣兵前辈介绍这片荒漠:“‘门’杜卡因四百年前是兽人的一个聚居地,据说当年这里还有很多绿洲,兽人在沙漠里建立了一座城市和几十个镇子,整个位面依靠矿砂贸易维生,但后来魔王军把整个‘门’杜卡因所有的兽人都掳掠一空,这里就彻底荒废了,几百年来没人重建过。十年战争结束之后七英雄号召各族封锁了所有主要位面的恶魔传送‘门’。又让大术士们在比较荒凉偏僻的地方建立传送‘门’以作替代,‘门’杜卡因这才又有用武之地。”

    “沙漠中央有一座大型传送‘门’通往第二恶魔位面,传送‘门’对面是教廷联军建立的哨点,咱们过去之后就半只脚踏进地狱啦,”另一个用头巾包着脑袋的高瘦汉子爽朗地说着,“也不知道这次会有多少人留在那鬼地方……”

    旁边立刻有佣兵抱怨起来:“你tm就不能说点吉利的!”

    郝仁敷衍着和这些刀口上‘舔’血又有着一肚子英雄主义的古怪佣兵们谈笑了几句,退回到伊扎克斯身旁:“你当年够猛啊,整个位面所有人口打包带走?”

    “四百年前的‘门’杜卡因其实是兽人们流放自己同胞的地方,所谓的城市就是个巨大的贫民窟。无数兽人在这个贫瘠的地方等死而已,我把他们带走为我开采黑曜石,虽然做苦工,但起码比在沙漠里吃的饱。”伊扎克斯耸耸肩,“世人替那些兽人打抱不平,但实际上‘门’杜卡因兽人是我治下各个种族里最忠诚的一群家伙。”

    郝仁抬头看向远方。看到沙漠尽头隐隐约约有一道巨大的灰黄‘色’圆柱通天彻地:“那是什么东西?”

    “‘门’杜卡因支柱,它支撑着我们脚下的这片大陆。兽人传说中一旦这条支柱断裂,整个‘门’杜卡因大陆就会掉落到黑暗太阳里去——他们坚信自己脚下的大陆背面有一颗黑暗的太阳。与天上那个永不落下的太阳争夺着大陆的支配权,”伊扎克斯笑了笑,“这个空间是没有夜晚的,整片大陆维持着永无休止的极昼,太阳在天空沿着一条曲线运动,数万年来都未曾落下。其实兽人的传说多少有点依据,因为‘门’杜卡因大陆背面确实有一颗褐矮星,由于引力锁定的原因,那颗褐矮星永远不会升上地平线,只有斗胆跑到大陆边缘的人才能在凑巧的情况下看到褐矮星的微光从无尽深渊中透出来一点点。”

    莉莉长长地“噢”了一声表示惊叹,事实上理科白痴的她压根没听懂什么意思,就知道自己脚下的大陆是被夹在两颗恒星中间了,她惊奇地看着地平线尽头的灰黄‘色’通天柱,“那东西真支撑着整个大陆啊?它从‘地上太阳’延伸过来的?”

    “只是个不靠谱的传说而已,”伊扎克斯摊开手,“事实上那只是一道沙尘暴,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它已经八百多年没有停下来了。‘门’杜卡因支柱周围是很危险的地方,咱们应该不会到那边去。”

    伊扎克斯说的没错,人间界那帮大术士们张开的人造传送‘门’就在前方不远的地方,距离‘门’杜卡因支柱有着足够的安全距离。郝仁他们没多久便来到了一座被风沙掩埋的城市遗迹附近,根据那城市遗迹的建筑风格,这显然就是很多年前被流放至此的兽人们建立起来的家园。现在古城已逝,原地只剩下残桓断壁,而教廷联军这些后来者们则在城市遗迹附近建立了一个小小的集镇作为据点,管制并维持着那座人造的恶魔传送‘门’。

    传送‘门’是一个半径达到十余米的暗红‘色’漩涡,以很古怪的方式斜躺在沙漠上,与地面有着三十度左右的夹角,看上去就仿佛日晷的盘面,在传送‘门’周边是一圈用暗红‘色’符文石制造的约束装置,这些符文石漂浮在半空,上面传来仿佛来自恶魔位面的炙热压抑气息。

    传送‘门’前负责守卫的联军战士们验证了这批佣兵以及负责带队的联军军官的身份,这才吩咐‘激’活大‘门’。

    只见斜躺在地面上的暗红‘色’漩涡骤然变得活跃,整扇大‘门’哗啦啦地直立起来,漩涡中的景象一阵扭曲,随后呈现出恶魔位面的红‘色’天空和荒芜大地。

    郝仁一行跟在队伍后面,迈步跨入这座大‘门’,伊扎克斯在越过大‘门’的时候轻声默念了一句:“但愿是真消息……”

    眼前景象光影变幻,郝仁感觉沙漠的气息骤然褪去,鼻孔中飘来了恶魔位面独有的、无处不在的微微硫磺味。

    眼前已然是一片暗红‘色’的天穹,以及延伸出去的黑红‘色’贫瘠大地。

    在他身边的南宫五月双手叉腰,意气风发地看着恶魔位面独有的景观,豪气干云:“吐信子的时候又到啦!”

    “这时候就别豪气干云了好么,”郝仁顺手扔过去一个项圈,“之前把这玩意儿忘了……其实你可以戴上这套维生装置来适应环境来着。”

    五月傻愣愣地看着手里的项圈,终于忍不住跳起脚来:“你之前怎么没想起来?!”

    郝仁叹口气:“这不是思维局限‘性’么,这玩意儿设计用来执行太空任务的……而且说实话咱们几个里面也就你一个完全适应不了环境,我们几个压根也用不上它啊,我还是看老王送给那个叫温妮莎的小姑娘一块护身符才想起来可以给你个这玩意儿的……”

    南宫五月捧着项圈真是百感‘交’集,下决心今后一定要自己照顾好自己:眼前这家伙是指望不上了。

    莉莉跟其他佣兵一样正在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这里是教廷联军在恶魔位面建立的诸多据点之一,也是第二位面最大的人类基地,它被建设在一片易守难攻的高地上,前方是平缓向下的斜坡。

    整个据点占地范围并不太大,视线中都是人类风格的营房和塔楼。

    当年伊扎克斯横行所有恶魔位面,把其他恶魔君主压制的一个个都抬不起头来,结果十年战争结束之后教廷联军就借着自己的气势以及其他恶魔君主实力不逮的机会,将哨站开拓到了每一个恶魔位面。

    尽管他们要维持这些据点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但不管怎么说,将近一年过去,这些‘插’在恶魔君主们鼻子底下的据点还是都坚持了下来。很多恶魔君主并非拔不掉这些据点,而是教廷联军努力造成了一种平衡:恶魔君主之间的争斗,教廷联军不断增长的军势,这两大因素让这些位置微妙的据点存续到了现在。

    不过就在郝仁认为今天可以平安无事的时候,却突然听到远方传来一阵嘈杂声。

    嘈杂声很快‘波’及到这支刚刚从人间界支援过来的杂牌军中,郝仁总算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教廷联军的一股部队在破碎平原地区和巴奴克拉克的恶魔们正面‘交’战了!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