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三百九十三章 王大全的心事
    又是一年春节,即便人迹渐少的南郊也会在这几天重新热闹起来,在外打工的男人,分家搬走的子女,还有其他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在此处常住的老居民们,在这天都会回来相聚。往日里稍显冷清的街道上多了很多平日不见但各自熟识的面孔,大家互相打着招呼,互道一年来的辛苦和来年的好兆头,家家户户的门前都张灯结彩,迎接这一年一度的盛大节日。

    郝仁这座已经数年没有年味的大屋也终于热闹起来。晚上薇薇安给大家伙做了一桌极为丰盛的年夜饭,家里最大的一张桌子都摆不下,郝仁只好又在客厅的茶几上开了个“分宴”。现在这一屋子十个人(不算猫和鱼),要凑在一块吃饭还真是个挑战,不过所幸这屋里的也不是拘泥常礼的家伙,大家凑在一块图的就是开心,反正看莉莉满屋子跑来跑去地觅食是挺开心的。四大金刚原本还打算跟往常一样在屋后面挑战荒野求生,但被郝仁生拉硬拽地拖了进来——笑话,平常让人家在野地里就着西北风烤兔子还能说是尊敬信仰,这大过年的还不让人进屋那还叫过年么?

    大胡子他们拗不过,只好一个个乐呵呵地进来跟大家一块凑热闹。

    莉莉拎着个烤羊腿满屋子乱窜,整个人兴奋的跟……也别比喻了,她都哈士奇还有什么可解释的。反正这姑娘处于严重的亢奋状态,逮着谁都跟谁鞠躬拜年,连薇薇安都让她抓到好几次,弄的吸血鬼姑娘哭笑不得的。郝仁则捧着酒杯满屋子敬了一圈,作为“一家之长”开始讲话:“这一年……嗨,也不到一年。来这儿最早的也就莉莉吧,大半年。反正不管认识多久了,这阵子都谢谢大家的支持。咱们这么多人,天南地北啥族都有。凑到一块也不容易,今后都好好相处,争取让咱们团伙……额不对,让咱们团队成为世界知名品牌,这杯酒我就……”

    薇薇安从旁边踢了他一下:“别晃了,就这一杯酒你举着绕了十几分钟了还没喝呢,装什么醉啊。”

    郝仁讪讪地坐下:“其实我不好喝酒……你咋也不配合配合我呢。”

    豆豆正在桌子上趴着,这时候好奇地支起身子探头去郝仁的杯子里舔了两下。顿时出一阵乱七八糟的咕噜声,然后开始在桌子上扑腾起来,那阵势跟上了岸喘不上气的鱼似的。薇薇安赶紧把杯子拿走:“你们真是爷俩,这酒量……”

    这时候外面的鞭炮声已经响成一片,莉莉颠颠地跑到郝仁面前,跟小孩子似的伸出两只油晃晃的爪子:“房东,给我鞭炮,我要去门口放炮。”

    郝仁看着这姑娘可爱的模样心里大乐,顺手从随身空间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鞭炮往门口走去:“同去同去!”

    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响起,莉莉在火光里跟个兴奋过头的孩子一样上蹿下跳。把南宫五月这个沉稳姑娘也勾起兴趣来。俩成年人跑到屋前空地上变着花样地点燃烟花爆竹,仗着自己人之身,。

    贝琪跟四大金刚在门口看着。一个个脸上都满是惊悚,大胡子愕然地拽了拽郝仁的袖子:“这地方每年都这样?”

    “是啊,”郝仁捏着半截点着的香,“城里面倒是不让随街放炮了,不过郊区这边还不怎么管。”

    贝琪非常佩服地看着郝仁:“感觉你们这个世界的人比我们那勇敢多了,每年定期在自家门口点燃大量爆炸物来庆祝节日,真有点传说中的狂战士遗风……”

    身后的大门敞开着,众人不注意的时候豆豆竟然也从屋里蹦了出来,小家伙啪嗒啪嗒地蹦到郝仁脚下。但四周的鞭炮声让所有人都没注意到这点小小的动静。

    小人鱼有些害怕又有些兴奋地看着空地上那些出巨响的火光,随后好奇地从旁边地上捡起一个没能炸响的炮仗。她抱着这个依稀有点食物香气的红棍子端详半天,这才撕开“红棍子”的尾部。现里面流出一些奇怪的黑色粉末来。

    小人鱼想了想,觉得应该勇敢探索这个世界,于是一仰脖子把炮仗里的黑色粉末往嘴里倒去。

    几秒钟后,小家伙才终于哇一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使劲呸呸呸地吐着火药粉,这时候郝仁跟薇薇安才注意到自己脚底下的动静,马上乱成一团:“诶这孩子怎么出来的……”“她吃火药了!她吃火药了!”“我去还真吃了?”“赶紧弄点热水去……诶呀不是漱口!豆豆又冻住了!”“五月!五月过来帮帮忙!弄点热水把豆豆化开……”

    郝家大宅充满了节日的热闹气氛——虽然热闹的方式貌似有点问题。

    薇薇安和南宫五月折腾了半天才终于让豆豆安静下来,当然也有个可能是小家伙在低温下又进入了半冬眠状态所以比较好哄。后来看出小家伙非常想在外面呆着,薇薇安想了个好主意:她把家里的电饭煲端了出来,用一根长长的延长线把客厅的电接到门口,电饭煲里盛满水,烧开之后把豆豆放进去,这样小家伙就能在冰天雪地里观赏室外景色了。虽然不能跳出去,但豆豆明显已经很满意,一边泡着开水澡一边看她狗姐姐在前面的空地上放炮,嘻嘻哈哈笑个不停。

    郝仁想了想,从屋里拿出张红纸写上“年年有鱼”四个字贴在电饭煲上,随后深深折服于自己的创造力。

    “就是门口这对联……”薇薇安皱着眉扭头看看大门口的对子,“要不是看在女神亲笔题词的份上,这东西真不好意思往外贴啊……”

    渡鸦12345御笔亲批的对联已经堂而皇之贴在大门口,上面亮瞎狗眼的除了字迹还有内容,郝仁正在犹豫着是不是要在其他好事之徒从自己门口路过拍照之前自己给拍下来到网上去,也算今年新春为广大网友提供些槽点。

    但难看归难看,这幅对联贴在门口貌似还真有那么点效果,在郝仁已经异化的视线中,他能看到自家大宅周围很大一片区域正笼罩在某种神秘的光辉中,只要走入光辉范围,就会有一种特殊的安心感涌上心头。或许渡鸦12345说的没错,就这几张纸,把方圆两里地镇成圣域真没问题。

    这时候贝琪突然现周围少了个人:“大个怎么没来?”

    郝仁这才注意到伊扎克斯没跟众人一块出来,他转身回到屋里,意外地现伊扎克斯正一个人坐在桌子前面喝着闷酒,似乎对外面的热闹充耳不闻。

    “老王!伊扎克斯!老伊!”郝仁在门口招呼了几声都没把大恶魔叫起来,只好跑到对方跟前敲敲桌子,“怎么自己喝上了,外面正放炮呢,不过去凑凑热闹?”

    “不了,”伊扎克斯闷声闷气地说道,脸上扯出一个招牌式的吓人笑容,“我在这儿喝点酒挺好。外面闹得慌。”

    郝仁立马感觉气氛有点不对,伊扎克斯平常虽然是个温吞吞的性子,但他可不是讨厌热闹的人,而且现在他这模样显然是有心事:“怎么着了?有心事?”

    伊扎克斯已经喝下去两瓶高度酒,但这些人造的酒精饮料对他特殊的体质而言根本毫无意义,他呼了口气,看着窗户外面的万家灯火和烟花,思绪似乎有点飘远:“是合家团圆的日子啊……你们这个节日挺好的,我们那儿……起码恶魔里面都没这个概念。”

    郝仁看着伊扎克斯那张吓人的大脸上流露出一种莫名的孤寂,他没想到这个猛人也会有带出这种表情的时候。犹豫了半天他才开口:“那什么……我知道你是个有故事的人,你要不愿意说呢,我就陪你喝闷酒,你要愿意说……我就听着。大过年的,有事情别闷在心里,咱们这么多人,兴许能给你解决解决。”

    伊扎克斯笑着看了郝仁一眼:“……我还是给你说说吧,你这个酒量陪我喝闷酒容易把自己弄死。”

    郝仁呆了一下,就听到伊扎克斯慢慢开口:“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想我女儿了……”

    (大过年的,给点月票当红包行呗?)(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