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三百九十二章 一家人
    郝仁把那一箱子水果搬出来放在桌子上,顿时就引起了家里所有人的注意,连正在沙上趴着看电视、整个人已经颓废的半死不活的贝琪都闻着香味迂回过来。只见那些金灿灿的果实在空气中散着微微的金色光晕,光芒如同雾气般向周围飘散开来,这种违反常识的不可思议光辉足以说明它们绝非俗物。莉莉面对好吃的东西反应是最快的,马上抓起一个放在鼻子下面使劲嗅着:“这是什么?苹果?怎么这个颜色的?”

    “这就是我年终奖——虽然上面是把它跟米面粮油划为一类的,但我觉得这次领回来的最值钱的玩意儿就是这个了,”郝仁哭笑不得地解释起金苹果的来历,末了又提起其他东西,“哦对,还有一副对联……不过对联的事可以先放到一边。这些苹果大家分了吧,按渡鸦的说法,起码能给你们长几年道行……”

    莉莉马上皱起眉:“什么叫道行啊,我们又不是妖怪——异类跟妖怪不一个种族好么,我们不是修炼来的。”

    立刻周围所有人都看着她,薇薇安戳着莉莉的脑袋:“这儿就你没资格说这个!别忘了你就是个哈士奇精!”

    郝仁一看这俩又准备吵架,赶紧分苹果转移众人注意力。这一小箱子果实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分下来之后每人两个,还多余出一个来,他把属于自己的金苹果顺手扔进随身空间里一个,另外一个拎在手里啃着,同时抓着多余出来的一个苹果到处溜达着看给谁合适。正溜达间他就突然看见正在旁边啃桌子的豆豆了。

    “诶——这孩子怎么又咬家具,”郝仁赶紧上前把小人鱼拎起来,然后突然灵机一动把剩下的那个苹果放在小家伙面前,“丫头。吃这个不?”

    薇薇安正如同淑女一般在旁边小口小口地咬着苹果,闻言抬头提醒了一句:“这孩子只吃木纤维的你不知道?”

    但薇薇安话音刚落,郝仁就见到豆豆好奇地绕着那枚金灿灿的果实打量了一圈。随后一脑袋砸在苹果外皮上——其实小家伙是想试着咬一口的,但这水果光溜溜的连个棱角都没有。她根本下不去嘴,只能用脸砸了。

    豆豆用脸砸了好几下都没咬到东西,只好抬起头看着郝仁,一边使劲拍尾巴一边嚷嚷起来:“爸爸!我要这个!”

    郝仁顿时大为惊奇:没想到小家伙真的会对金苹果有兴趣,他曾经用普通水果测试过豆豆的食谱,后者都不为所动,所以肯定不是苹果的香气吸引了小家伙。恐怕金苹果还有某些特殊的地方可以对豆豆产生影响。

    反正豆豆喜欢吃那就是好事,郝仁立刻从苹果上切下几小片果肉来送到小人鱼手上——这就够她吃到饱了。最后还剩下大半个苹果。他抬头正好看见“滚”溜溜达达地从门口经过,立马招呼那只蠢猫:“滚!来给你吃点好东西……”

    片刻之后,郝仁惬意地躺在沙上看着电视,感觉自己似乎已经过上神仙般的暴户日子:神话故事里才有的天材地宝到他这儿都是按箱子领的,金苹果人手俩,连自家猫都能分到大半个,看着“滚”在自己脚边舒服地打着呼噜,他突然若有所思:“你说要是赫尔珀瑞丝看见咱这光景会作何感想……”

    薇薇安正在旁边分拣年货,闻言头也不抬:“能有什么感想,当年宙斯家那果树上长的跟咱们吃的不是同一种东西。宙斯家的金苹果我吃过,酸着呢,不过放在当年确实是好东西。”

    郝仁抬头看了看正抱着最后一个苹果苦思冥想做心理斗争的莉莉:“吃下去有什么效果?”

    “没吃饱。”莉莉老老实实地回答,“还想再吃一个……但不舍得了。”

    “还真当饭吃啊!”薇薇安瞪了莉莉一眼,“这东西是神品,省着点吧。没事干来帮我摘摘韭菜,我今天晚上把馅弄好,咱们明天包饺子,准备过年!对了大个,你也帮帮忙,去换下煤气罐……”

    “过年啊……”郝仁听到这个词之后忍不住心中一动。思绪突然飘散开来。

    有多长时间没好好体味过这个字眼了,多少年来都是自己一个人过。让他几乎都忘掉了过年是个什么感觉,尤其最近两三年来。“春节”俩字甚至在他印象中简化成了闹闹哄哄的鞭炮齐鸣和枯燥没劲的电视节目,回忆之下他竟然想不起来自己去年过年的时候到底有没有吃过年夜饭!

    郝仁忍不住抬头环视着客厅,有一只吵吵闹闹的哈士奇精,有一只嘴巴不饶人但性格温柔的吸血鬼,有正在哼着乱七八糟歌词的海妖,有用一根小指头拎着个煤气罐往外走的大恶魔,趴在旁边的沙上看电视的贝琪,挂在自己胳膊上正吧唧嘴的人鱼,屋后面四个正在挑战荒野求生的异世界苦行僧……

    还有脚边那只吃饱不愁的缺心眼傻猫。

    郝仁惬意地舒了口气,感觉前所未有的满足。或许往年他的大屋中也有过住满房客的时候,但历年来任何一个房客都不像眼前这些奇奇怪怪的家伙一样:这些异于常人,甚至压根不算人类的奇怪生物住在这里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生疏感,他们闹闹哄哄,不拘世俗,像在自己家一样过日子,终于让这个从来看不出“家”味儿的大房子具备了某种热量。

    “想什么呢?”薇薇安抬头看到郝仁正看着自己,脸色莫名有点古怪,“……”

    郝仁咧嘴笑了笑:“过年真好啊。”

    薇薇安愣了一下,也跟着笑起来:“是啊,过年真好,尤其是今年……我这辈子好像都没有像今天这样期待一个节日,有生以来头一次啊,和这么多人闹闹哄哄地过个年,感觉挺新鲜的。虽然身边有个大狗让人有点不爽。”

    “我又招你惹你啦?”莉莉用韭菜棒儿戳着薇薇安的鼻子,尽管口气挺狠,可这手上的动作是只有经历过很多事的老友才能乱开的玩笑,“我还不乐意跟一只蝙蝠一块过年呢。不过今年确实挺热闹,比去年强多啦——去年我在大兴安岭过的,身边连个熟人都没有,吃饱喝足之后在出租屋里睡了一整天,睁眼醒来就已经大年初二了……”

    南宫五月也忍不住加入话题:“我也是啊,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过的,去年春节的时候躺在火车站旁边的小旅馆里听了一晚上的炮仗……”

    “行了,你们这都不错了,”薇薇安撇撇嘴,“我去年这个时候在神农架的一个山洞里住着,年夜饭是老鼠。”

    郝仁一听这个眼泪就快下来了:薇薇安来这里之前的人生简直是部一万多集的苦情连续剧,随便截俩片断下来都够上选秀节目竞争前三甲的。不过万幸,这倒霉吸血鬼的苦日子可算结束了。

    贝琪从沙上抬起头来:“不知道你们说的是什么……不过这个节日好像挺重要的?”

    “嗯,是挺重要,起码对我们这边的人挺重要,”郝仁看了贝琪一眼,微微笑起来,“合家团圆的日子。虽然这一屋子天南地北哪的人都有,但人呐,凑在一块总归热闹,这个道理还是通用的,你就当是一个可以尽情热闹的节日吧。”

    贝琪眼神闪烁了几下,突然有点沮丧:“热闹啊……我还是想我老家那些佣兵伙计了,上次回去一趟都没来得及跟他们打个招呼,估计都以为我死在哪个遗迹里了呢。说好啊,你得尽快找到那扇稳定大门,我还得回去报平安呢。”

    贝琪一句话突然勾动了其他人的心事,南宫五月也叹了口气:“我哥也是的,大过年的也不知道还在哪个古堡里潜伏着,就不能回来歇两天么。实在回不来……给个电话也行啊。”

    “也不知道海瑟安娜在干什么,”薇薇安皱着眉,“以前到处飘的时候从没想过,现在安顿下来了……我好像还没跟她好好庆祝过一个节日。我甚至连她的生日都记不起来。”

    “雅典庇护所那边肯定离不开人,南宫三八一时半会也联络不上,”郝仁坐起身子,“总之今年恐怕来不及了,但你们给我提了个醒,明年吧,明年咱们一定要把所有人聚起来,热热闹闹一次。”

    第二天,随着第一枚爆竹在郝仁家门口炸开一团红光,辞旧迎新!(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