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三百八十六章 疑惑
    说实话,郝仁觉得让那四位大师就这么继续在外面挑战人与自然相当不靠谱,苦行僧的生活方式跟普通人的差距实在巨大,扔在梦位面你还能用信仰虔诚来解释,但扔在自己老家这块你怎么讲?估计当代城市人很难理解一群人明明有房住却非要在旷野里凿穴而居是个什么原理,更不能理解他们顶着零下十几度的西北风念俩钟头经、在人家后院挖坑生篝火、在城市旁边漫山遍野抓野兔子的生活方式……

    但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事件磨砺,郝仁怎么也算是趟过风风雨雨的,在很多奇奇怪怪的人和事方面已经不像当初还是个小市民的时候那样拘谨死板,他很看得开:反正南郊这块人烟稀少,几位大师又只是生活方式奇怪点,不怕引起麻烦,他们乐意这样那就随他们便吧。\  \而且话说回来,这年头搞行为艺术的还少么……那帮艺术家干的事儿比人与自然可狠多了。

    于是家里的四个新房客就以如此奇妙的方式暂住下来:他们每天晚上回来睡觉,白天天一亮就跑到屋子后面的旷野上思考人生,基本生活所需就是每天几个馒头和适量自来水——说实话,要不是这边地下没水源,大胡子是有心凭四人之力在郝仁屋后面挖一口土井的。四位苦行僧每天的生活非常规律而简单,除了冥想和祈祷之外,就是在旷野上四处行走,吃饭的时候会顺手打个野兔子或者掏些鸟蛋回来(也不知道他们从哪找到的),除此之外不关心任何事情,生活充满自然真趣。大概他们认为这种生活方式是崇敬自然的最好体现。郝仁这两天一直在犹豫该不该告诉几位大师地球上野生动物日益减少的情况——这里毕竟还是城市边上,不比山区。现在还是寒冬,野地里的动物不一定够他们祸祸到来年开春的……

    先抛开四大金刚不谈。郝仁这两天一直在整理报告。因为在梦位面实在生了太多事,短短几天时间他揭露的真相已经出过去几个月的工作成果,因此他需要好好合计一番该怎么把这些事情说清楚。而且由于离开梦位面匆忙,有些事还没来得及调查,他也需要和别人商讨、推理一番才知道该怎么和渡鸦12345汇报。

    现在这些报告终于整理完毕,郝仁就通过数据终端先把文档了过去,准备中午的时候再亲自去渡鸦12345那一趟。而他刚把报告出去就赶上南宫五月逛街回来,心中突然想起些事情,便叫住了海妖姑娘。

    “话说你这阵子也一直没出去唱歌啊?”郝仁先是随口提起南宫五月的老本行。后者顿时缩缩脖子:“这不废话么,大冬天谁出去唱歌……顶着零下好几度的西北风,我舍得唱也得有人敢豁出命站在路口听啊。”

    郝仁尴尬地笑笑,这才提起正事:“其实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商量……”

    “什么?”南宫五月看到郝仁脸上表情认真,不自觉地坐到沙上也跟着严肃起来。

    “你有办法找到地球上的其他海妖么?或者找到海妖留在地上的遗迹,或者别的随便什么东西……总之跟你们种族有关的,能说明你们文化传统和起源的。”

    南宫五月莫名其妙地看着郝仁:“怎么突然对这个感兴趣了?你真开始研究考古了?”

    “事实上我突然想明白一件事,”郝仁的眼神一下子放的很远,似乎又看到了当日在梦位面的太空中。抬头一望时那惊艳的满天星河,“你还记着当初咱们在梦位面跟人提起海妖,结果现那个‘世界’没有海妖的事吧?”

    南宫五月点点头:“哦对,你想到什么了?”

    “那之后渡鸦12345提醒了我一句。让我抬头看看天空,”郝仁脸上有些尴尬,“我一直以为自己经历挺多事之后眼界已经开阔了。但直到这次跟‘长子’打了一架我才知道自己还是没能摆脱思维定势——咱们一直都只关注梦位面的一颗星球,差点忘了头顶上还有整个宇宙!”

    说起星辰大海。南宫五月比郝仁的见识还窄,因此这时候才恍然大悟:“你是说……海妖是从梦位面的其他星球来的?!”

    “这不是明摆着的么?”郝仁摊开手。“大胡子他们所称的女神是一个太空生物,那颗星球上的所有物种都是太空播种出来的,梦位面的古代魔法文明甚至已经在月球上殖过民。而且辉耀教派的创始人还提到了会有一帮外星人来帮忙消灭长子……咱们一直以来考虑事情都太狭隘了,当初第一次到梦位面我就该意识到的……一抬头,那可是满天星斗啊!”

    其实这也不能全怪郝仁的眼界狭隘。正常情况下,一个人来到一个标准的魔法世界,周围都是中世纪一般的社会环境,人们研究的都是神神道道,没有科学萌芽,没有工业革.命,你在这种环境下就会不自觉地被这种氛围所同化,忍不住把自己的思想局限在一个标准的“中世纪魔法王国”的剧本里。但凡看过几本幻想小说的,这时候谁能联想到外星人身上去?

    关键是梦位面它不按常理出牌啊!这好生生的奇幻异界大6中世纪教廷口水大戏演到一半,谁知道会突然连外星人都蹦出来了?

    “异类都来自梦位面,我一直坚信这点,”郝仁表情很严肃,“我指着达尔文誓,就地球上这环境绝壁不可能进化出一帮可以移山填海的自然生物来,海妖绝不是地球原装的。所以现在我觉得海妖应该来自梦位面的其他星球……”

    “你打算找到海妖的起源?”南宫五月很感兴趣地看着郝仁,“这听上去挺有意思的,但这有什么意义么?”

    郝仁看着南宫五月的眼睛:“你想想,现在咱们终于意识到一件事:之前一直认为的梦位面‘整个世界’其实只是宇宙中的一颗普通星球,而辉耀教派所说的女神灭世事件其实是生在这颗星球上的一次生态灾难——尽管它几乎毁掉一季生态圈,但对整个宇宙而言,这只是一次微不足道的地区事件。”

    “于是……”南宫五月隐隐约约明白了,“海妖是没经历过‘女神灭世’的。”

    “按照年代表推算,地球上的狼人和吸血鬼是在女神灭世事件之后穿越过来的,”郝仁说着自己的推测,“咱们姑且不论他们是怎么过来的,就当他们狗急跳墙的时候突然掌握了跨世界穿越技术——总之按照年代表和各种历史记录,地球上的异类起源很显然跟女神灭世有一定关系,他们或许是逃难,也或许是借助‘长子’引的某种级现象撕破现实之墙来到地球。那么现在就有一个说不清楚的地方了:海妖是怎么来的?她们没经历过‘灭世’,为什么却在同一时间穿越到地球上?”

    南宫五月皱着眉,慢慢跟上了郝仁的思路。

    郝仁顿了顿,接着说下去:“只有两个可能,要么女神灭世跟异类穿越没关系,要么……海妖的老家当年也生了类似的事情,导致她们不得不和狼人吸血鬼一样逃离了梦位面。”

    南宫五月有些不敢相信:“第二个可能性靠谱么?古魔法帝国覆灭是因为研究最初之种导致长子暴走,但海妖的老家……不管在哪个星球,都跟古魔法帝国不沾边吧?会同时出事?”

    这也是郝仁还没想明白的地方。他之前认为地球上所有异类都来自梦位面,而这些异类穿越过来的共同原因就是女神灭世,但现在他知道了女神灭世在梦位面其实只是一次星球级的“地区事件”,这样一来出身异星球的海妖就显得难以解释了。说到底,女神灭世只是因为一颗星球上的人作死而已,它不具备普遍性和必然性,其他星球理论上不可能在同一时间生同样的事情……那导致海妖穿越的原因是什么?真的跟“女神”没关系,而是另一场波及梦位面全宇宙的灾害?“女神灭世”只是正好跟这场灾害同时生了?地球上还有多少跟海妖情况类似的异类种族?薇薇安所知的异类是否就是当初穿越过来的全部?

    南宫五月看着郝仁的脸色,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虽然平常大大咧咧,但一旦认真说起某件事的时候那肯定是有所依据的,他偶尔认真,只要认真就绝不犯浑,因此她追问了一句:“听你的口气,你好像肯定海妖也遭遇了类似‘灭世’的事故?你有线索了?”

    郝仁慢慢点头:“辉耀教派的初代教宗在留言里提过,在第一个‘长子’苏醒前,会有来自群星的盟友出现——我肯定不是他所说的盟友,因为三千年前我祖宗还没生出来呢,那么问题来了:为啥那些‘真正的’外星人没出现?他们是不是也出事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