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三百六十三章 暴雨
    乌云翻滚,雷声隆隆,豆大的雨点如同天河倒悬般从高空泼洒下来,贝因茨周边地区迎来了一场暴雨,而且是酝酿一夜的暴雨。

    或许是因为紧挨着“上古遗境”之一的龙脊山脉,也或许是贝因茨血湖的神秘影响,这一地区时常会生类似的极端天气,有时候是暴雨倾盆,有时候是盛夏大雪,甚至有时候凭空雷暴——与大草原上的怪异天象颇为相似,因此镇子上的人对此也见怪不怪。镇上居民纷纷紧闭门户抵御风雨,镇子周边的魔法塔则开启了减弱雷暴影响的法阵,以防止闪电击中镇上建筑。而在这场暴雨中,王国骑士团的领奥芙拉元帅却登门拜访了。

    “希望贸然拜访没给你们带来麻烦,”奥芙拉仍然是一身戎装,似乎不管走到哪都不会换下身上这套盔甲似的,“有些事情想跟你们确认一下,关于明天的行程。”

    阵阵寒风从敞开的别馆大门吹进客厅,但竟然没有一星半点的雨珠飘进来,奥芙拉只是站在门口,暴雨就好像绕开了她一般,郝仁现对方身边半径两米的范围内竟然成了雨幕的真空区。而在奥芙拉身后还跟着一个看上去平平无奇,只是身材健壮似乎与年龄不符的老人,似乎是女元帅的跟班。

    “哦,没事没事,先进来吧。”郝仁一边说着一边慌忙把奥芙拉迎进客厅,心说这正准备去找她呢,人家自己就来了,这算巧合还是怎么回事?

    莉莉正趴在门旁边的长榻上打瞌睡。这时候已经让寒风弄醒,她见到客人进门便忙不迭地跳起来尾巴一甩把门撞上:“嘶——冷死了冷死了……”

    薇薇安一边织围巾一边斜眼看着哈士奇:“你对得起自己的血统么?当年老祖宗称霸北极圈的光荣业绩呢?”

    奥芙拉身边的健壮老人看到莉莉的耳朵和尾巴忍不住多瞄了两眼。但是没说什么。

    郝仁把奥芙拉迎到沙上落座,而那个看上去仿佛跟班的老人竟然也大喇喇地在旁边坐了下来。这让郝仁有点意外,看样子刚才误判了这老爷子的身份,这兴许也是王国骑士团的重要人物,今天便装出门了。不过对方身份如何对他而言都没什么意义,他只是顺手给两位客人倒上热茶:“你来啥事?”

    奥芙拉忍不住手抖了一下,她担任王国元帅好几百年这是头一次有人这么跟她打招呼——她忍不住想起上一个用类似口吻跟她说话的年轻人,当时也有这么一个血气方刚的人类小伙子,穿着板板正正的贵族衣装,却跟个流氓一样蹲在酒吧的长凳上跟她搭讪:“找你有事……”

    奥芙拉甩甩头。把这些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回忆扔到一边去:“关于明天的行程,我们要护送四位苦行僧前往王都,考虑到此行性质特殊,为防止异端破坏,需要你们配合一下……”

    郝仁摆了摆手:“且慢,正好我们也有些情报想告诉你,估计听完之后你还得改变计划——有关异教徒的。”

    奥芙拉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微妙起来,她身上的贴身轻甲出一阵金属摩擦声,整个人上半身微微前倾:“异端?”

    “异端。而且已经渗透的相当厉害,,召唤来自异界的怪物,献祭活人。而且成员中甚至有王国骑士团和教会成员,”郝仁毫无心理压力地把这些情报一股脑倒出来,反正他不担心任何后果。“另外血湖周边……”

    郝仁用了十几分钟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和盘托出,完全不遮遮掩掩。就好像说出这些吓死人的情报是理所当然一样,奥芙拉越听越惊讶。史诗级英雄也一下子没在这些信息量面前把持住。最后她等郝仁说完忍不住把手按在矮桌上,眼神异常肃然:“你说那些都是真的?有证据么?”

    郝仁顺手从旁边拎过一个布包来,在奥芙拉面前打开:“这个瓶子里是那些异教徒死后的奇怪残骸,这个是王国骑士团的徽章,这是教会神职人员的衣服,仪式用的匕,他们的企业文化宣传册,祭坛里的血浆样本,另外这个则是从地下触须上采集到的标本,已经证明和扭曲林地的树皮是同一种生物组织了。这个是薇薇安的菜谱——为啥这东西会在里面?”

    薇薇安三两步蹦过来把菜谱收走:“昨晚上整理东西时候放错的,我说呢怎么找不到了。”

    奥芙拉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些东西:“还真是……”随后她表情怪异地看着郝仁:“这么说你们昨天四处查探这些情报去了?这好像不是一个普通佣兵团会主动去做的事情,王国密探也不一定做到这种程度。”

    郝仁特光棍地一摊手:“对啊,我们昨晚上查探去来着,而且我们从一开始就对贝因茨血湖周边的事情很感兴趣。至于原因……我说是学者的热情你信不?”

    “要是我不信呢?”

    “那我再编一个。”

    奥芙拉:“……”

    “不开玩笑,”郝仁脸色一整,“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们对霍尔莱塔王国没有任何恶意,我们自肺腑地想解决这地方的麻烦事,而这些情报都百分之百是真的。我们这么做的动机很难跟你解释清楚,只能说出于善意。当然如果你对此有所怀疑也很正常,毕竟你是王国元帅——因此我们很欢迎你对本佣兵团进行调查。”

    这就是昨晚上郝仁想了半天之后决定的说法,也就是没有说法——正所谓光脚不怕穿鞋,光棍不怕老婆,他算是想开了,自己在这个世界就属于个无敌泥鳅,身为来无影去无踪的帝国特派员,世界上有啥泥潭可怕的啊。

    反正自己在这边连个户口都是假的……

    只是有点连累了贝琪,想到这儿郝仁看了正在窗户边和莉莉一块趴着打瞌睡的佣兵姑娘,这位可是梦位面有根基的合法公民。不过考虑到这姑娘今后十有也只能跟着自己瞎跑,而且贝琪本人也对这个问题看得很开,也就这样吧。

    奥芙拉现在则是感觉越来越看不透这些突然冒出来的佣兵了,她今天来这里商讨明日行程其实只是原因之一,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有人报告说这群佣兵昨天晚上突然从镇子上消失,所以这时候过来看看情况的,她坚信自己特殊的技巧可以勘破这些人昨夜的真正动向。但她没想到自己还什么都没说,眼前的人就跟缺心眼一样把东西都抖搂了出来。

    不对……不是缺心眼,是眼前之人压根就不在意这点麻烦。

    “如果此事属实,那宝珠更要尽快送往王都,”奥芙拉沉吟着,“异端教派已经渗透到这种程度,宝珠留在这里不安全。但我必须确定你的情报确实是真的。”

    郝仁掏出一张纸:“当然没问题,异教徒举行仪式的山洞还在那呢,我画了路线图,你可以派人过去查探。当然要尽快,应该还有其他异教徒存在,他们可能会把现场破坏掉。”

    奥芙拉凝重地接过路线图,仔细看了看之后更凝重地看着郝仁:“昨天晚上是谁去那处洞窟查探?我希望有人能带路。”

    郝仁眉毛一挑:“不信任我么?怀疑是陷阱?”

    “不,”奥芙拉举起地图,“你画的太难看了。”

    郝仁:“……”

    “好吧,我带你们去。”南宫五月这时候站起身来,“我还认识路。”

    奥芙拉点点头,正待要说什么,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响雷打断了她的举动。

    紧接着,她似有所感地抬头望向某个方向,郝仁不明所以地等了一会,就听到一阵来自极远处的低沉轰隆声一阵阵地传来。

    听上去有点像是打雷,但声音更加低沉而且连绵不断,持续的时间显然过雷鸣。

    莉莉尾巴上的毛根根炸起,突然警觉地趴到窗户前看着外面,她看到贝因茨血湖方向突然升腾起一道白色光柱,紧接着从雷顿镇的钟楼方向传来一阵急过一阵的钟声!(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