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三百六十一章 水深
    郝仁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愕然半晌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只海妖这么厉害呢?

    “呼——”南宫五月长长地出了口气,脸上表情变幻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随后她蜿蜒上前将那个仍然在昏睡的小孩子卷起来,回到郝仁身边,“这边搞定了。这孩子应该是被药弄晕的,出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就好了。”

    郝仁看了那小孩一眼,才现这还是个小姑娘,只是浑身脏兮兮的而且穿着破衣烂衫以至于刚才竟然没辨认出来。他转头看着岩石大厅中的情况,失望地现竟然没看到任何活口,那些教徒要么耗尽生命力和魔力之后变成一滩烂泥,要么是在南宫五月诡异的能力面前变成沙土,看样子要想通过寻常方法捉拿他们根本不可能。

    两人在大厅里认真搜索了一番,想要找到与这个隐秘教派有关的资料典籍,但一无所获。郝仁又开始翻找那些教徒死后遗留的衣物装备,现这些教徒可能都是雷顿镇以及周边地区的居民,从衣着来看有农有商有贫有富,甚至还有职业的军人和佣兵。他在一个化为泥浆的教徒身上甚至现了一个小小的挂坠,这挂坠让他忍不住低声惊呼起来:“王国骑士?”

    这些异教徒的成员中竟然有王国骑士团的士兵?!这组织到底是个什么来历?!

    而这时候南宫五月也有现,她在那名变成尘土的教徒领衣服内衬现了一个纹章,这纹章赫然就是辉耀教派的标识:“这边还有个辉耀教派的!”

    郝仁飞快地跑过去看了一眼。确认那纹章确实是教会的神职人员才会绣在身上的东西,随后他在那一团沾满灰尘的衣服里好好搜索了一番。才现一本薄薄的小册子,马上翻阅起来。

    小册子上记录的是大段大段仿佛梦呓般的疯癫话语。就好像一个神志不清的人把自己那凌乱的思维直接拓印在纸上一样,郝仁越看越皱眉,那些段落凌乱的句子和内容让他感觉很不舒服。所有的文字都在用各种不同的方式描述某个“女神”的伟大和智慧,同时字里行间不断斥责辉耀教派窃取真神力量、蒙蔽世人的罪行。郝仁很奇怪这样凌乱而且干巴巴的宣传册子究竟是怎么把一群人洗脑成这样的:他看着只感觉可笑而已。

    但即便可笑,这小册子上的东西还是让人分外重视,郝仁想到了之前从那个巨型大脑记忆享到的幻象,,总觉得三者之间呈递的关键就在这些疯疯癫癫的段落里。他让数据终端把小册子的内容扫描留档,随后将它顺手扔进随身空间里。准备回雷顿镇找机会交给某个“专业人士”。

    他知道自己人生地不熟地追查这些事情会很麻烦,相比之下,不如引导着辉耀教派或者骑士团的人去追查这件事。

    现岩石大厅里再也找不到更多线索之后,他就和南宫五月一同离开了这处山洞。此刻外面的夜幕仍然浓重,大概还有两三个小时才能迎来清晨,而天空的乌云已经越积越多,似乎在天亮之前就会下起暴雨来。南宫五月用尾巴卷着之前救下来的小姑娘,跟在郝仁身后不紧不慢地走着,始终显得心事重重。而郝仁则还在思考那个“巨型大脑”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沉默了一会之后郝仁决定不再考虑这些让自己头大的东西,他扭头嘿嘿笑着看了南宫五月一眼:“没想到你挺厉害啊!”

    五月的脸色却莫名有点不好看,她撇撇嘴:“别提了,我现在才反过劲来。”

    郝仁好奇地看着她:“反过劲来?跟我说说刚才那是什么情况。”

    海妖姑娘抓抓头。犹豫了一下才开口:“你知道海妖不死的说法吧?”

    郝仁点点头,这件事很早以前他就听薇薇安说过来着。

    “海妖其实不是不死,而是能不断复活。”南宫五月指着自己的身体,“看到了么。水做的。只要有水,我们就会无限次地复活。我确实不擅长打架。刚才那也不是什么攻击能力,我只是复活了一次而已——用那些教徒体内的水分。”

    郝仁顿时毛骨悚然。

    “我平常很不喜欢用这一招,”南宫五月似乎回忆起什么不堪回的往事,“一来是有点残忍,我这人心软,二来……二来是会出岔子。你知道的,我只是半个海妖,天赋上面大概是有点缺陷,原本海妖复活的时候必须高度集中精力才能选择自己的复活点,但我经常走神——有时候一不小心就死糊涂了……”

    郝仁对这个说法感觉一愣一愣的:“死糊涂?这也行?那然后会怎么样?”

    “然后就不能肯定复活点在哪了呗,”南宫五月吐吐舌头,“我会随机选择整颗星球上任意一个有大量水汽的地方重塑身体,当年满世界闯荡的时候有一次不小心被火车撞死了,一睁眼现自己泡在太平洋正中间——倒霉催的游了俩月。”

    郝仁眉毛一跳:“以你这个游泳度不至于啊?”

    南宫五月叹口气:“赶上洋流,迷路了,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其实没去过深海……”

    郝仁顿时咋舌不已,心说每一个魔物娘果然都有自己不为人知的奇葩一面,怪不得南宫五月生平最怕打架——她确实打不过,全指望着死后复活能阴人一把,但这个复活还有一半几率把自己扔到地球对面去。这时候他突然有点愧疚:“抱歉啊,应该是我保护你的……刚才让你受伤了。”

    “那点伤不算什么,海妖身体本来就是不定形的,权当变身失败裂了几块,”南宫五月浑不在意地摆摆手,“而且刚才还多亏了你解决掉那个飘在天上的肉团。说起来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天知道。”郝仁耸耸肩。

    正在这时,天空浓云已经密布,突然一个霹雳响起,眼看着雷雨就要来了,郝仁见这情况略有尴尬地嘿嘿一笑:“好吧,看样子它也不知道。”

    两人不再耽搁赶路时间,直接用空间传送回到雷顿镇上,而之前救下的小姑娘因为不知如何安置,也被他们带到了给自己一行人休息的别馆中。

    过了没一会,薇薇安和伊扎克斯两组人也赶了回来,今天晚上出去探查情况的人员算是凑齐了。

    一见面莉莉就跟出去撒欢归来的狗狗一样兴奋地绕着郝仁上蹿下跳好几圈,尾巴甩的能卷起小旋风来:“房东房东,我们有现,我们有现诶!”

    薇薇安慌忙把桌子上的水杯之类收拾起来,一把抓住莉莉的尾巴:“人来疯的毛病就不能改改?”

    莉莉浑不在意地抱着郝仁的手舔了舔,一脸邀功:“我们在地下现一根触手哦,我和蝙蝠大战触手三百回合……当然主要是我的功劳。”

    薇薇安斜着眼看莉莉:“也好意思说?夹着尾巴跑了一路。”

    郝仁听的是一头冷汗,莉莉这说话方式总是让人误会陡生,……

    最后还是薇薇安把情况给解释清楚,末了她还补充几句:“后来我们去扭曲林地里确认了一下,那触须确实是林地的根系。不过林子里的树木看上去没有任何异样,也不像有感应能力。”

    “扭曲林地的根系?!”郝仁大吃一惊,原来他还以为自己今晚的现已经足够惊悚,却没想到莉莉和薇薇安俩人遇上的情况更加不可思议,“树根在往地表蔓延?”

    莉莉蹲在椅子上慢慢摇着尾巴:“不一定是蔓延吧,毕竟我们只看到一条触须,或许只是凑巧长歪了。”

    郝仁觉得她这猜测很有她的特色——也就是说没个卵用。

    看样子贝因茨地区的水比想象的还要深啊。(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