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三百三十二章 苦行僧
    所谓“观察设施”是一座圆筒状的建筑,四周对称分布着四条长方形辐射出去的走廊,整体的形状就如一枚即将射的老式火箭这种建筑是坎贝尔人相当喜欢的风格。观察设施用于科研,坎贝尔人将他们在茫茫太空探索之旅中现的奇怪东西送到这类综合性的研究中心里,圣堂宝珠和四个苦行僧很显然也符合“奇怪东西”的条件。郝仁他们一行在观察设施的某条走廊前下了车,现这里有着远其他各处的守卫数量,很多荷枪实弹(应该是枪支)的小绿人在设施入口站岗,设施周围的地面上也可以看到大量旋转的金属小塔:后者应该是某种哨戒炮或者其他什么形式的警戒装置。

    塔拉姆这个星球总长亲自全程担任向导:“……自从那四个奇怪家伙住进这里,我们增加了一倍的警力。那四个人一直想跑出去,虽然他们不是高科技装备的对手,但他们有很多奇奇怪怪的能力,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只能增派守卫。”

    观察设施的守卫们已经接到命令,他们对星球总长的亲自到访并不意外,而是飞快地完成了认证和准入手续。郝仁在塔拉姆的带领下走入这座造型奇特的建筑物,他看着沿途忙忙碌碌跑来跑去的小绿人:“你们已经把他们关好几个月了?”

    “严格来讲,不是~长~风~文学‘关押’,”塔拉姆晃动着硕大的脑袋,皮肤的绿色更显深邃,这表示他对这个词很严肃。“他们不是罪犯,只是略有点……不安定。再加上我们不敢保证这四个人是不是其他文明圈的重要人物或者探险家,所以也不好看管的太严。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们让他们在观察设施后面的生态园里散散心。这样多少换取了他们的一点点认可要不是这样,我们甚至连破解他们语言的机会都没有,刚开始的整整两个月他们甚至不和我们说一句话。”

    “苦修士是一帮很顽固的家伙,而且有不少禁忌,”贝琪在郝仁旁边小声嘀咕,“尤其是他们和圣堂宝珠一起被从教堂里传送出来,大概他们会把这视作一种来自女神的‘考验’,而坎贝尔人……肯定被当成妖魔了。”

    苦修士这种极端生物在郝仁看来是世界上最难打交道的家伙,哪怕还没亲眼见面。他都能猜到跟对方肯定不好相处,因此直到现在他还在不断思索一会应该怎么跟那四个人交流。这时候听见贝琪说话,他忍不住打听起来:“你觉得该怎么让那四个苦修士信任咱们?”

    贝琪想了想,使劲点头:“想办法跟宗教扯上关系你要是胆子大点思路宽点能直接扯到女神身上就更好了。”

    郝仁点点头表示了解,再次跟上塔拉姆的步伐。他们已经打听到那四个苦行僧这时候正在后院的生态园里“放风”,便直接穿过建筑主体来到了观察设施后半部分。这个封闭式生态园用坚固的玻璃墙和光束栅网与外界隔离,通过透明的屏障,郝仁可以看到对面有很多淡紫色和蓝绿色的高大阔叶植物,形成了氛围独特的外星园林。塔拉姆伸手指着两株阔叶植物之间的人影:“他们四位就是。现在是他们……嗯。‘沉思’的时间,他们把这种呆坐着一动不动的过程叫做‘沉思’。”

    郝仁探着头往里面看了一眼,看到四个身穿灰色长袍的人正在生态园中席地而坐,其中一人在中间。另外三人在外面形成品字形护卫着。他们身上的灰袍已经破旧,然而身材并不像郝仁印象中的苦修者一样消瘦干瘪。四人中有三人摘下了兜帽,郝仁惊讶地现苦行僧中竟然还有女性:两个留着长的灰袍人不论从侧脸还是从隐隐约约的身材来看都很明显是女人。

    这时候四名苦行僧也从暂时的冥想中脱离出来。他们抬起头互相轻声交谈着,郝仁见状领着贝琪等人向生态园的入口走去。同时对塔拉姆摆摆手:“剩下的交给我们就行了,你们在外面等着。”

    塔拉姆一边退开一边松了口气。绿色的大脸上虽然没有表情但明显色泽淡了挺多,这是心情放松的体现。说实话这四个苦行僧在他这儿呆着这几个月给所有人的压力都挺大的,主要就是他们那古怪的性格和各种禁忌,让习惯了啥事都横冲直撞的小绿人们相当无所适从,就这几个月里站岗的卫兵都有三茬人申请调休了坎贝尔人死都不怕,可真心怕了这些喜怒无常(在他们看来)的苦行僧们。

    这也多亏坎贝尔人素质高加上眼光长远,这帮小绿人能忍到现在也挺不容易的……

    一阵脚踩在落叶上的沙沙声突然从生态园的入口传来,四名苦行僧立刻止住交谈,他们身手敏捷地跳起来转向声音来源,所有人脸上都是异常的严肃和戒备。

    然而这戒备之色迅变成了震惊。

    出现在眼前的不是那些拿着奇怪武器并且对宝珠“图谋不轨”的绿色生物,而是一群和他们一样的、活生生的人类狼人和吸血鬼在他们看来也是人类,郝仁胳膊上挂着的鱼则可以暂时不研究到底是个啥。

    “女神垂怜啊!”一名苦行僧夸张地惊呼起来,他迅将手交握在胸口,定定地看着郝仁的方向,“人类!和我们一样的人类!是女神派来的援军还是同样被那些绿色生物抓住的同胞?你们从何处而来?”

    “接你们离开这儿的,”郝仁早有意料对方会反应比较夸张,他摆摆手让眼前的四个灰袍人放松下来,“先坐下先坐下,我知道你们的情况,知道你们从何处来以及如何过来。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郝仁……”

    “我叫贝琪!”佣兵姑娘立刻紧跟着嚷嚷,“是霍尔莱塔王国的佣兵!北方人!”

    四个灰袍人听到“霍尔莱塔”四个字顿时眼睛又是一亮,刚才他们还只是因为看到和自己外形相同的人类而惊喜,现在却可以真正确定眼前这些人类是“自己人”了。而那两名女性苦行僧中较为年轻的一个则看着郝仁,嗓音略带嘶哑地开口:“你知道我们如何来到此处?”

    “你们是从小教堂被传送到这里的,”郝仁想起贝琪的交待,便使劲把话题往教会的神秘氛围上拽,“当时应有一道闪光,把你们连同小教堂的一部分都卷了过来。你们在这里应该感应不到女神的力量,因为此地距离你们的故乡已经非常遥远,甚至远到你们无法理解的程度,辉耀教派从未涉足过这个地方。”

    “你还真知道……”最先开口的苦行僧点了点头,眼前之人能把这些细节说出来,这足够让他产生多一层的信任,“朋友,你也是女神的使者?为何你不穿教会的圣袍?”

    郝仁摆摆手:“我不是神职者……不对,我是神职者,但跟你们不太一样……也不对,我是合同制的神职者……算了,我说不明白,总之我不是辉耀教派的人,但现在能帮你们。”

    苦行僧听到郝仁说自己不是教会成员却并没有太大反应,他只是淡淡地点头:“那你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么?为何我们会被送到这个地方?”

    “其实你们已经不在自己的世界了……”郝仁叹了口气,随后在贝琪的辅助下一五一十地把梦位面和表世界的情况告诉对方。他一开始确实想着用些吓唬人的信息量唬住这些苦行僧,不过后来想了想……妈蛋,还有比梦位面本身更能吓唬人的么?

    果然,也不用怎么添油加醋,郝仁光把梦位面和表世界这两个概念一解释就把四个苦行僧给吓了一跳,然后又一解释穿越世界的问题,对面四个就已经唬到说不出话了。那个声音嘶哑的女性修士瞪着眼睛看着郝仁:“你说我们穿过了一道传送门,来到了别的世界?!这里距离女神庇护下的土地到底有多远?”

    “距离无法形容,”郝仁摊开手,“两个世界的天堑,这是只有神才能丈量的概念。”

    “那你又是什么人?”始终没说话的那名满脸大胡子的苦行僧好像反应过来什么,他定定地看着郝仁,“你非女神的仆人,我现在看你甚至不像是女神的子民但你明显又是站在我们这边的,你到底是什么人?”

    郝仁一摊手:“交警!”(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