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三百一十八章 有些脑洞能补,有些脑洞没治
    这里需要友情提示一下大家,除非你确认自己真的是个人,否则千万别相信那些拎着电钻风锤切割锯就想给你做开颅手术的江湖郎中胡扯——当然理论上这种江湖郎中一出门应该也就让人打死了,基本上不会存活到找你拉活的时候。

    反正莉莉觉得她身边这个房东实在不是个好医生,甚至他压根就不该跟医生俩字沾边,生在眼前的事情与其说是在“治疗”,其实更像是一台机器在维修另一台机器,你看那火花四溅的样子就知道这事儿绝对跟医学不沾边了。作为一个资深兽医,莉莉自认为自己还是能算个医学从业者的,所以她决定今后绝对不跟郝仁讨论治病救人的事儿……

    救狗的事也不能提。

    “其实这是个很精密很安全而且很科学的过程,”数据终端还在旁边解释呢,“休眠舱提供了强大的麻醉和维生环境,哪怕处于开舱状态这些功能也是可以用的,自律机械的操作则可以精确到微观级别,赫斯珀瑞斯的身体强度决定了她能轻松承受这种程度的手术,因此整个过程都处于安全可控的状态。你们之所以感觉动静不太对,主要是风暴巨人血统给这位病人带来了一副过于坚固的骨骼——应该感谢这幅骨骼,让她当年不至于被猎魔人一弩爆头。现在我们进入下一个环节,用小范围的定向爆炸来清除坏死组织……诶,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

    郝仁低头无意识地拽着莉莉尾巴上的绒毛:“别说话,我拔两根毛冷静冷静。”

    莉莉一把将自己的尾巴抢回去:“别动!我还想省着点等无聊的时候慢慢拔呢!”

    郝仁:“……我就是开个玩笑……不过你不是一向挺宝贝你的尾巴么?怎么自己还舍得拔?”

    莉莉哭丧着脸抱着尾巴,抚摸着上面被烧焦的那三分之一毛:“反正这里已经烧焦了,早点清理干净长新的。”

    说话间那边的“手术现场”终于安静下来,自律机械出一声庆功的欢快咕噜声飘到一旁。数据终端先飞过去看了一眼,故意用死板的声音宣布:“手术顺利完成,病人生理特征平稳。情绪很稳定,过会谁来打点水洗洗这里面?”

    郝仁和莉莉赶紧跑过去查看情况。结果现情况比预想的要好很多,休眠舱中甚至没有多少血迹,似乎自律机械用什么办法达成了完美的术中止血效果,而赫斯珀瑞斯则呼吸平稳地躺在棺材里,额头上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度慢慢愈合起来。设备这时候关掉了强制休眠效果,赫斯珀瑞斯深吸一口气慢慢张开眼睛,眼球一转便直挺挺地坐起来:“好了?”

    郝仁指着对方的额头:“你自己确认一下。”

    赫斯珀瑞斯伸手摸摸自己的脑洞,又大大咧咧地把手指头伸进去掏了掏。一连串举动把郝仁和莉莉吓的直起鸡皮疙瘩,但她本人却似乎一点感觉都没有,摸到自己的伤口正在快愈合,掏了掏又现里面没有箭头,她舒心且惊喜地呼了口气:“竟然……真的好了!”

    然后她从休眠舱里跳出来,不可思议地看着周围的设备以及那台正在不远处擦拭自己触手的自律机械:“我该说点什么……你这里的情况虽然看着乱七八糟的,但竟然还真把这事办成了?”

    郝仁笑呵呵地点头,说实话他自己都感觉整个过程很不可思议,但最终他只能把一切都归功于两点:异类本身丧心病狂的健壮程度,以及渡鸦12345那从不按常理出牌的女神之力。反正只要跟以上两点沾边的事情就没正常展过。这次两点凑在一块,只碰撞出来这么点火花已经很让人欣慰了。

    “这就是取出来的箭头,”郝仁招招手让自律机械过来。从后者的触手上接过一个只有一寸长、闪烁着微微银光的狭长三角形金属块,他把这东西递到赫斯珀瑞斯面前,“你要这个还有用不?你要用不上的话我就留着搞研究了。”

    赫斯珀瑞斯表情怪异地看了那东西一眼:“这个陪了我几千年……”

    郝仁大惊:“你不会跟这玩意儿产生感情了吧?!生理上开刀我这儿能治,心理上拔创我实在没辙啊!”

    “你留着吧。”赫斯珀瑞斯微微笑着,郝仁已经注意到她身上的气质稍微有了些改变,那种阴郁感都消退了不少,取而代之的一种平和而略带活力的感觉,似乎脑袋里的箭头之前也影响到了这位“黄昏女神”在正常情况下的性格似的。她把那枚箭头推回去,然后郑重其事地鞠躬致谢:“谢谢你。巫师,虽然我总觉得你浑身都是可疑的地方。但你是我从神话时代结束至今见到的第一个值得信任的人,这个糟糕的年代。像你这样还肯诚心帮助别人的家伙不多了。”

    郝仁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不在意地笑了笑,然后小心翼翼地将那枚箭头收进自己的随身空间里,准备等有时间的时候慢慢研究。

    三人从地下室出来,正好这时候薇薇安刚把客厅的家具擦干净,她奇怪地看了郝仁一眼:“你们刚才在下面忙什么呢?我听那动静怎么跟建筑工地似的?”

    郝仁:“……”

    赫斯珀瑞斯指了指自己额头:“他在帮我疗伤,你看这里。”

    “疗伤?疗伤还能用上金刚锯?”薇薇安拧着抹布嘀咕,但看到赫斯珀瑞斯额头上的情况还是忍不住一惊,“等等……你的脑洞真补上了?”

    “这是个工程学上的奇迹,”郝仁双手背在身后装大尾巴狼,边说话边高深莫测地点头,“虽然很难归于医学。”

    “你又弄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了?”薇薇安疑惑地看着郝仁,随后不在意地摆摆手,“算了,反正你总是会弄出些让人惊讶的东西。总之赫斯珀瑞斯你现在可以高兴了,也算没白来我们家一趟,今天晚上我做几个拿手菜给你庆祝一下。”

    赫斯珀瑞斯一脸惊喜地看着薇薇安,作为对方多年好友(虽然平均每个世纪才见一两次面),她自然知道这个奇葩吸血鬼有着一手好厨艺,同时她更知道薇薇安能主动请别人吃一顿饭是何等弥足珍贵——毕竟后者大部分时间都是买不起菜的。赫斯珀瑞斯甚至觉得她可以把这件事当成新闻拿回去宣传一下。

    而郝仁则从实际出看了看外面已经渐沉的夕阳,现在时间已经傍晚,而这座大房子多日没有住人有很多地方需要收拾,他挺担心薇薇安能不能忙过来:“还是明天吧,今天晚上你收拾屋子已经够累了。”

    薇薇安笑着指了指水房方向:“没事,南宫五月给自己开了个新功能,今后收拾屋子有一半都可以交给她了。”

    薇薇安话音落下,郝仁就看到水房的门被人推开,维持在海蛇形态的南宫五月从里面一扭一扭地爬了出来,那条三四米长的尾巴上每隔半米就缠着一条湿布,海妖姑娘麻溜地沿着s型轨迹从水房一路跑到客厅对面,所过之处一尘不染……

    而且她还自带地板烘干和富氧离子吹风功能。

    豆豆也跟在后面凑热闹,小家伙尾巴上绑着一条手帕,使劲蹦着跟紧南宫五月的步伐,啪啪啪地留下了一地的水印子。

    郝仁扭头看着正在抚摸额头上最后一点小伤痕的赫斯珀瑞斯,心里头就一句话徘徊不去:这位姐姐的脑洞倒是补好了,自己家里这帮奇葩的脑洞谁来帮忙补一下?

    这天稍晚些的时候,在外面浪荡了好几天的滚也终于循着动静回到家中,滚先给豆豆请了安,然后莉莉又给滚请了安,就此这座大屋中的奇怪房东和奇怪房客们终于凑齐,众人一直热闹到深夜才各自回屋。

    第二天一大早,郝仁开始写这次行动的报告——他觉得有必要让渡鸦12345知道雅典庇护所那边生的事情。(未完待续)
龙8国际